Summer09 – 安陽殷墟 & 初抵邯鄲 (Day 5) 列印
週三, 16 二月 2011 13:27

中國人老說自己有五千年的悠久歷史(當然,也有人覺得那是五千年的包袱啦)!但其中有大半是頗有爭議的非信史,例如咱們以前學的關於堯舜禪讓、大禹治水與商湯伐桀等,在不少所謂“疑古論”者的角度看來似乎“傳說” (或神話) 成份居多。這樣的情況在殷墟的發現後有了改觀,藉由解讀其中出土的甲骨文後,印證了史記 “殷本記” 中關於商代歷任君王的記載之真實性,商代自此不再僅僅為“傳說”,而是所謂可信的歷史了!這也間接地增加了史記裡關於夏朝與更早的三皇五帝等記述之可信度 (但仍舊缺乏直接證據啦)。而這殷墟就位於今之安陽!它也是前篇所述中國”七大古都”中可考據之最古老都城,它作為國都的年代可遠溯至公元前一千三百年呢(商代後期)!哇!距今三千三百年喔!而這安陽殷墟正是今日探索的目標!也是咱迄今造訪過最有歷史的所在! 

    
    (Day 5足跡。其中袁世凱墓僅止於列出,當日並未造訪;而殷墟的組成除宮殿宗廟遺址與王陵遺址
     外,還包含洹北商城,但並未列於當日殷墟的導覽範圍,Google Earth上亦未發現其資訊。)

雖然商代的存在被確認了,但它起迄之確切年代卻仍有爭議!根據維基百科,兩岸官方採用的年代分別是:(1) ROC:西元前1766年至前1111年 (共655年)、(2) PROC:西元前1556年至前1046年 (共510年),未來除非挖到商湯/紂王或他們夫人的墓,上述爭議或將不會有定論!倒是商代歷任君王沒太大爭議,下圖是翻攝於殷墟博物館的 “商王世系表”,左上與右下紅色框裡標示的分別是商湯(大乙)與紂王(帝辛);藍色框裡標示的則是遷都至安陽的商王盤庚。由這個表還可看出一件有趣的事兒:原來商代國王與王后都是以甲乙丙丁等天干為名!若更深入一些看,會發現商王與王后的名字並不連續,以第23代商王武丁為例,他的三個王后分別是戊、辛與癸!乍看會有許多想像空間!例如:中間缺的己、庚與壬哪去了?是觸怒老公被打入冷宮或處死了?呵,那是我瞎猜的啦,實際上他們的命名原則也尚未有定論,可能跟他們的生日或死日(或其他)等有關。而這兒我舉武丁作為例子也非偶然,主要原因是他的王后之一 (辛) 是稍後會出場的主角 (婦好),而且武丁在位期間也是商代後期的興盛期,史稱 “武丁中興”。至於為啥殷墟被稱作殷墟,一種(我覺得有些怪的)說法是:周滅殷,封紂之子武庚於此(就是目前的殷墟),後因武庚叛亂被殺,殷民遷走,逐漸淪為廢墟,故稱殷墟。

    
                                        (商王世系表。圖轉拍自殷墟博物館。)

昨晚睡得晚,早上當然也起得晚,正午12點才退房!還好今天玩耍的景點單純。出了酒店不用遲疑,打了車就走。殷墟的參觀包含宮殿宗廟與王陵遺址兩處 (兩者間隔著洹河,就是小說尋秦記裡項少龍殲滅馬賊灰鬍的洹水);計程車師傅送我到宮殿宗廟遺址 (12:26 PM),售票處也在那兒。票買後先搭電瓶車(費用含在門票中)至王陵遺址 (12:46 PM),在那兒約轉了一個小時。

     
    (左右分別為殷墟的宮殿宗廟遺址與王陵遺址之入口。據說兩個門的形制乃仿甲骨文的 “門” 字之樣
     式設計。)

所謂王陵遺址,當然就是商王或貴族們的墓葬區。不過,區內除了發現某任商王為其母所鑄的超大青銅方鼎(司戊大鼎)外,並沒發現完整而可考據的某某人陵墓;倒是散佈許多大大小小的祭祀坑(或殉葬坑?)。恐怖的是…那個年代用來作為祭祀的牲品並非雞鴨魚肉之類的(可能也有啦!),而是 “人” 耶!所以這些祭祀坑也稱作 “人祭坑”!由現場展示的照片或示範之出土祭祀坑,可見其中白骨累累!引維基的一段話:“大多都是被斬首、腰斬、斷肢甚至肢解後扔進來的,其中還發現有一周歲左右的嬰兒也被殉葬”!另外查得之資料則顯示:僅1976年清理的近200座祭祀坑就統計出1,178 “件” 人牲!這些可憐的 “人牲” 大多是戰俘或是奴隸!哇!看完這些坑坑洞洞後的感覺就是:咱活在文明當代真該慶幸啊!否則像我八成是奴隸的料!若幸運上戰場,弱雞如我也多半難逃被俘命運!最終呢,都會成為某個大王的桌上祭品!若直接砍頭就罷了,那腰斬…(Ouch!)肯定不好受呀!活著肢解就更不用說了!恐怖!

驚嚇過度!以下就偷懶看圖說故事…。(不過,當天拍的照片接近600張,讓這選圖過程也頗壓抑!)

      
                       (殷墟王陵遺址之車馬坑內與外,車馬坑陳列的是出土之殉葬車馬。)

     
    (殷墟王陵遺址之祭祀或殉葬坑。左圖一排排的是所謂“人”祭坑!每個坑裡均如右圖般白骨累累!)

    
                                     (翻拍殷墟王陵遺址之“人祭坑”出土實況!)

    
                                                (回填的祭祀或殉葬坑。)

    
    (殷墟王陵遺址出土的代表性出土物:司戊大鼎。據考據,該鼎是商王祖庚或祖甲為為其母所鑄。)

                 
    (司戊大鼎重約800餘公斤,據說是全世界出土的青銅器中最大最重者!真品在北京故宮,這兒
     與殷墟博物館陳列的都是複製品。我猜如果它不是這麼重,它現在的位置肯定是台北故宮。)

14:00PM,一樣搭電瓶車回宮殿宗廟遺址,那兒更有看頭,自己前後待了近三個小時。宮殿宗廟就是商王處理政務和居住的場所,不過如今這些 “遺址” 根本看不出啥名堂,頂多就是由木樁標示出原來建築的可能layout;另外,還有些墓地 (或祭祀坑)、甲骨文窟穴陳列館、甲骨文碑林、甲骨文寫意書法展、殷墟博物館與婦好墓 (婦好就是前述武丁的王后之一:辛) 等。除了甲骨文之外,其中意義最重大的是考古發現是婦好墓之出土!引維基百科的敘述:“婦好墓是殷墟發掘五十年來,唯一保存完整,未經擾動的王室墓葬,也是目前唯一能夠跟歷史文獻和甲骨文聯繫起來,並進而推定具體墓主的殷代墓葬,因此對瞭解商代後期 (約當公元前十二世紀前半葉) 的歷史文化考古研究,有著重要的學術價值”。咦?那為啥婦好墓不建在前述王陵區?這我就沒找到原因了!或許啥墳墓區或辦公區只是硬以現代人的觀點來解讀罷了,而以前那個年代就根本沒有區分,事實上,在宮殿宗廟區也的確處處可見一個一個的祭祀坑;另一個可能的解釋則是婦好的老公太愛這位能幹的老婆了,因此決定將她葬在自己宮殿附近長相左右。

至於婦好究竟如何能幹,就麻煩往下參考看圖說故事囉。

    
                                   (宮殿遺址復原圖。圖轉拍自殷墟博物館。)

    
    (右前方石碑註明此處乃甲骨文發現地,後方紅色木門上寫著 “殷墟博物苑”,木門後則是一仿商代
     建築。)

    
    (上圖紅色木門之後。右前註明此區為殷墟宮殿區,左後分別為另一司戊大鼎模型、與上圖所述之
     仿商代建築。)

                  
                  (上圖仿商代建築右側之殷墟博物館入口。由此進入建於地下室的博物館。)

    
    (殷墟博物館內陳列的“人頭祭祀”。它旁邊的導覽說明:將人頭割下置於“銅甗”容器中蒸煮,Ouch
     again!是祭祀活動中最殘忍的形式!)

    
    (牛尊。尊乃酒器,不知道牛嘴是否就是酒的出口,那樣喝酒的畫面肯定很有趣!Anyway,猜測
     這牛尊應該是比較特殊、或是收藏級的酒器!)


    
    (一片甲骨驚天下!上邊記述殷墟出土之甲骨文約15萬片,由其中整理出5000餘單字,約1500字
     已經解讀;其餘的字顯然越來越難解讀,以至於現今學術界中若有人能正確解出一個字,即可獲得
     一個博士學位!)

                   
    (圖中描述的是世界三大古老文字體系,包括楔形文字、埃及象形文字與甲骨文,只有後者經變化
     後仍繼續使用。)

    
                              (而四大古文明中也只有中國文明的發展未曾斷裂。)

     
    (殷墟博物館內陳列的司戊大鼎與司辛大鼎。司戊大鼎就是前述殷墟的代表性出土物之一;司辛大鼎
     則是由婦好墓中出土,估計就是婦好的陪葬或祭祀品,“辛” 就是婦好的名字。)   

     
             (甲骨文碑林之一碑。左為甲骨文,右為左圖之背面,看起來是其正體漢字翻譯。)

     
                                                    (加蓋保護的祭祀/殉葬坑。)

    
           (處處都有如同上述之加蓋殉葬/祭祀坑。遠處紅色木樁則是標示出商代建築的基座。)

    
    (堆滿甲骨的卜坑。網上查得占卜的方式大約是:先把問題刻在龜甲或牛骨之上,再放到火上烤出
     裂紋,最後依裂紋解讀來自老天爺的指示。所以坑內滿滿擺放的大概都是解讀後之龜甲。)

    
                                                          (婦好墓入口。)

    
    (還原之婦好墓出土當時的狀態。聽其他旅行團導遊的說法是當初挖掘時現場積滿了水,棺槨早已
     腐爛;但推測下方中間紅色泥土部分應該就是婦好的棺槨所在,週邊則是陪葬的器物;左右亮燈
     的凹處是陪葬的侍從、畫面遠處則為腰斬的幼童骸骨、近端未入鏡的還包括狗狗的骸骨,這幾隻
     可憐的狗狗可能是婦好生前的寵物!)

    
    (出土之甲骨中關於婦好之記載。其中包括婦好出征、參與祭祀、生育與疾病等之占卜。其中第一片
     還記錄婦好曾徵集兵員達一萬三千人以伐羌!這數字在那個年代可不少耶!而主帥還是一介女子呢!
     真可謂不讓鬚眉!)

     
    (流經宮廟與王陵間的洹河,就是尋秦記裡項少龍殲滅馬賊灰鬍的洹水。如今楊柳垂岸,是當地人休
     憩之處。)

4點40分離開宮殿宗廟遺址,打車回市區。大太陽下走了半天,累了也餓了!詢問師傅安陽的特色吃食,說是燴麵!師傅也推薦了2~3家他常吃的館子;自己選擇距火車站最近(斜對面)的勝軍燴麵。點了一碗羊肉燴麵、一份腐乳肉。那燴麵賣相看起來並不特別好(看起來似乎總有些雜質在湯裡),但麵卻很Q很好吃、腐乳肉亦不差,比開封第一樓的經驗好多了! 

    
                                            (計程車司傅推薦的勝軍燴麵。)

     
                                              (羊肉燴麵與腐乳肉,共約25元。)

餐後回酒店領了包,又買了一粒瓜;18:30 PM搭上往邯鄲的火車 (無座票)。這班火車頗為擁擠,自己就一路站到邯鄲!還好安陽與邯鄲相距不遠 (車行略少於一個小時),而且想到即將進入自己尚未造訪的河北,心情特別期待!19:30 PM火車在夕陽餘暉與霓虹燈爭艷的夜色中慢慢滑進邯鄲,那個項少龍曾經在此翻雲覆雨的趙國首都!二千多年後,我也來了!

晚宿邯鄲大酒店,是家有點歷史的大型綜合酒店(有歷史的意思是設備不新、綜合的意思則是吃喝玩樂俱全,所以有時lobby會稍亂、晚上也有騷擾電話!)。Check in後在房間愉快地解決了安陽帶過來的瓜!這粒比我背包還珍貴的瓜,車行全程,即使站的腰痠背痛,都未曾離開我的雙手!呵!no pain, no gain!稍事休息,照例外出逛逛探路,不過沒遇上啥有趣的事兒!

     
                                            (安陽車站,下一站邯鄲:趙國首都。)

     
    (邯鄲火車站 & 美味的瓜!左圖邯鄲火車站右前方乃胡服騎射雕像,標示著一個王國因此而強盛的
     關鍵、也算是邯鄲的重要歷史圖騰。)

    
    (古都安陽與鄰近兩個亦曾為國都的鄴城與邯鄲之相對位置。鄴城在東漢末至魏晉南北朝期間曾為一
     重要城市:最早袁紹、稍後曹操均曾以此為根據地,唐代杜牧詩裡的 “銅雀春深鎖二喬” 中之銅雀台
     即當時曹操所建於此,最近考據出的曹操墓位置也在鄴城之西不遠處;魏晉南北朝期間則至少有五
     個國家以此為都。而以前讀過 “西門豹治鄴” 課文中的鄴即為此地,時代背景則是戰國初期的魏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