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9 – 晨覽淮河、午遊壽縣古城 & 晚掃開封夜市 (Day 3) 列印
週六, 20 二月 2010 08:44

昨晚上網連上Google Maps,發現自己住宿處距淮河並不太遠,因此決定今天起個大早過去瞧瞧。那段步行的路程約10~15分鐘左右,中間會穿越一個很local的市場,然後上個堤防來到淮河岸邊。當時天空灰灰的,河邊又似乎正有工程進行中,給人很亂的感覺,導致淮河初邂逅的印象並不佳;停留一會兒後回酒店退房打車至火車站寄存行李,再步行至汽車站,然後搭上9:30往壽縣的小巴。

      
    (Day 2 and 3 在蚌埠的足跡。除了住宿處與車站,去了距住宿處不遠的夜市與國貨路步行街、看看淮
     河、以及逛逛火車站附近的公園與其對面的特色小吃街。)

      
    (由住宿處至淮河岸邊經過的街市,週遭吃的、用的俱全、還有各式批發市場等。有些在地早餐店
     還頗吸引人,只是擔心才一大早,若吃了出啥狀況會壞了一天遊興!)

      
                                      (首次見到淮河,但與初覽長江的經驗一樣印象不佳。)

安徽壽縣,古名壽春、壽陽或壽州中國歷史文化名城,更是歷代的軍事重鎮。歷史上不少重大事件壽縣都曾參與其中!例如,原本春秋戰國年代的楚國首都在今湖北荊州之南(郢都或稱楚紀南城),但郢都後來給那位曾於長平坑殺40萬趙軍的秦將白起攻下,嚇破膽的楚國趕緊將都城往東遷移以避強秦之鋒,最終定都地就是這兒(尋秦記第15卷第11章的標題正是“楚都壽春”!);壽縣也是以前自己挺迷的漢武大帝電視劇中那位野心勃勃地想取漢武帝而代之的淮南王劉安之封國首府所在(壽縣北的八公山名稱由來的典故也與劉安有關);東漢末、三國前,軍閥之一袁術亦曾經以此為都稱帝。

魏晉時期這兒更是精彩!柏陽版資治通鑑中有一冊標題為“壽春三叛”,描述的正是曹魏之中後期司馬懿家族逐漸掌權過程中,曹魏內部不同派系以此為據點連續三次高舉反司馬大旗的“叛亂”事件,但三次均遭削平,這也讓鏟除異己的司馬氏終於獨攬朝政並進而篡魏成立晉朝;五胡亂華期間,晉室南渡偏安江南,氐族符堅大帝則終於統一中國北方,並於公元383年親自南征,東晉政權危如卵石!誰知肥水一戰,潰不成軍的竟是號稱投鞭斷流的百萬大軍!這場著名戰役的發生地就位於壽縣不遠處,而那條鼎鼎大名的“肥水”正是下圖由東南往西北流過壽縣的東淝河!類似上述的事件還有很多呢!就是這樣豐富的歷史內涵讓壽縣成為此行的 must-go!

   
                                                     (壽縣、八公山、肥水等相對位置。)

然而,09:30發車,蚌埠往壽縣的小巴沿途走走停停,直線距離僅僅70公里左右的路程竟走了將近3個鐘頭!那真是心急如焚卻又無奈的難熬時段!12:20終於抵達壽縣車站,下車後趕緊購買回程票,但時刻表上赫然註明最晚班車時間是14:30!意思就是只剩約兩個鐘頭的時間了!不過,自己很清楚沒啥生氣或沮喪的時間了,趕緊招了部計程車直趨最遠的北門。

   
    (東津渡大橋,乃淮南市與六安市的界橋,過了橋後壽縣就不遠了;而壽縣在行政區上雖隸屬六安
     市,但地理上卻靠近淮南,因此若需要可先至淮南再轉車至壽縣。東津渡大橋之下這條河就是東
     淝河,也就是前述奠定東晉偏安基礎的肥水之戰之“肥水”!)

壽縣古城乃現存眾多明清城牆中少見的宋代城牆!或許也算是自己逛過“保存最完好”的最古老城牆!其他早於宋代的城牆,例如統萬城,基本上均已成廢墟。另外,據說它也是中國七大古城牆之一,其他六者(包括江蘇南京、陜西西安、山西平遙、湖北荊州、福建崇武與遼寧興城)大多屬明代或以後所築。壽縣古城牆週長略大於7公里,若以正方形計,則每邊長約1.75公里,以現代觀點來看不算大城,而且相較於傳說中壽春作為楚都時期的38公里城週,亦屬“小巫”。

不多廢話,To See is to Believe!

   
    (Google Earth下之壽縣古城,以及當天的足跡。圖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出十字交會的南北與東西兩條
     中軸線。)

   
                                                                       (壽縣古城北門。)

   
                             (看看這斑駁的城門與較細的城磚,確實有別於較常見的明城牆。)

                       
                                                              (走過城門,走進歷史。)

   
               (壽縣古城北門之內城與甕城門間成垂直走向,目的在於破壞敵人長驅直入的動線。)

                      
                     (站在壽縣北門之上面向城內兩線道寬的南北大道,另一頭是目前壽縣對外
                      的主要出入口:南門。)

   
    (站在壽縣北門之上面向城外,眼前類似護城河的小溪,根據城門上收門票的小姐說法,就是肥水!
     而更遠處則是八公山區。)

   
    (下了壽縣北門後,一時找不到計程車,就搭上壽縣還蠻普遍的三輪車往東門。三輪車師傅是位歐
     巴桑,要三塊給五元!師傅樂得還沒來得及讓我說完話就一溜煙走了,原本是想請師傅等我一會
     兒的!)

   
                                                                        (壽縣古城東門。)

                     
                     (有別於北門,壽縣古城東門的甕城之內外兩城門間方向相同,但不在同一
                      軸線,目的與前同。)

   
    (出壽縣古城東門後往回看,可以看出現代化翻修的痕跡。另外,壽縣古城還以其防洪的設計著名。
     城門右上方兩處分別註明1954與1991淮河水患時的水位,據說當時壽縣古城牆成功地擋住水患,不
     僅讓城內居民免於淹水,還能收容數十萬災民呢。)

13:20,仔細地逛完北門與東門,估計沒時間往城西那邊瞧瞧了,決定慢慢地走回城中(南北與東西兩中軸線交會之處),然後找到剛剛往城北時一閃而過的小肥羊祭祭五臟廟。步行途中經過疑似佛寺一座及基督教堂一間,兩者看起來都頗有歷史;若說到廟或教堂,就非得提一下對於宗教之兼容並蓄也是壽縣的一大特色!古城內有始建於唐代的報恩寺、明代的清真寺、元代的孔廟與(不確定年代的)基督教堂等,若再計入八公山區的道宮,那建於不同朝代的中西幾個主要宗教就都在小小的縣城裡湊齊了!“兼容並蓄”,真的是一件好事!

   
                                  (未開放的古建築,疑為一間佛寺,但應該不是報恩寺。)

   
                                                            (看起來頗有歷史的教堂。)

壽縣還有種稱“大救駕”的特色油炸酥餅,名字與典故都頗為有趣。據傳北宋開國皇帝趙匡胤擔任北周將軍期間圍攻當時隸屬於南唐(李後主的那個南唐)的壽縣,在長期圍城、兵疲馬困情況下終於攻下,入城後民眾獻上這個油酥餅,肚子正餓的趙匡胤吃了後覺得它“香甜可口”,發出“救吾駕也”的讚嘆,從此這餅就被稱作“大救駕”了!一千多年以後,同樣餓得全身乏力的一個傢伙自力救濟地買了三塊,吃了其中之一,覺得油膩異常也沒啥味道,剩下的兩塊就給丟進垃圾桶了!顯然這玩意兒只管救尊貴的皇帝之駕,卻救不了卑賤如我之輩!此外,自己對這故事也有一點點意見…通常“易子而食”的慘絕人寰景象不都是圍城內百姓的悲歌?怎麼反而有餘力來救圍城者之駕?

      
                                                      (這就是所謂“大救駕”,壽縣特產。)

13:35,走回城中,發現壽縣博物館近在咫尺,可敬的自己雖已是飢腸轆轆,但當下仍決定犧牲口腹之慾!沒想到博物館居然關門午休中!13:46又回到小肥羊,想說或許夠時間來個quick meal,推開門進入,卻沒聽見熟悉的…“歡迎光臨”!咦!怎麼服務員都分據椅子睡覺了?一個難得還在移動中的小哥抬頭回應我的疑惑:“打烊了”!更糟糕的是當我走出小肥羊,沿南北大道走至南門,其間的所有小店或餐廳也都打烊或收攤中!14:00,悻悻然地走出南門,然後攔車趕回車站,期望在那兒附近能找到任何當地食物…結果呢?Still Nothing!最終自己悲情地在壽縣車站裡吃了一碗康師傅泡麵!

   
                                                            (中場休息的壽縣博物館!)

   
                                   (顯然生意不佳的壽縣城中小肥羊,14:00不到就打烊了!)

   
    (放眼望去,小肥羊至南門街道兩旁所有吃的店都已打烊!賣黃金鑽石的啥上海老鳳祥倒是營業中,
     當時多希望它變身為熟悉的“鳳城餐廳”啊!)

   
                                  (這看起來應該乃新建的南門乃壽縣古城對外的主要門戶。)

          
                                              (壽縣汽車站的小小候車室與自己的陽春午餐!)

Well,原本乃 Summer 09 主菜的壽縣古城,竟然荒謬地只待了一個小時四十分鐘!還只能以泡麵果腹,真是鬱卒啊!其實壽縣還有不少想逛之處。前述位於城西的清真寺是其一,八公山則是其二,“負荊請罪”的趙國名將廉頗,在受忌後逃離趙國,最終卒於壽春,據說就葬於八公山上;壽縣之南現存一咸信始建於春秋時代的水利工程,據傳是由小時候教科書裡埋了雙頭蛇的那位孫叔敖所修建的喔!只能期待在很快的未來能有機會再度造訪,來個深度之旅!

14:30的回程車delay了半個鐘頭,這讓我更加鬱卒!還好車子開得快些,約17:10左右抵蚌埠。自己步行至市區某公園(17:30),然後在公園對面的特色風味小吃街吃了一斤小龍蝦與一斤手抓“豬”肉。18:20回到火車站,領了包,搭上18:40的D82,目的地開封!

         
      (回程蚌埠的車很破,左圖的車座墊罩可以為證…不過,相較於右圖這台車…呵,比下有餘啦!)

      
                                            (蚌埠市區某公園,以及公園對面的特色風味小吃街。)

今晚D82的動車似乎有些狀況,途中幾度疑似失去動/電力,讓心臟不強的我稍稍受到驚嚇!不過,看週遭人們似乎並不以為意,自己也就漸漸地“見怪不怪”了!它倒是還算蠻準時啦,僅較原訂時間晚了約5分鐘抵達開封(21:27)。一下車立刻感受到一陣寒意,一掃過去3天的炎熱,卻也讓自己小小感冒的好幾天!在興奮地拍了幾張夜色中的開封月台照片後,才突然驚覺少了甚麼!原來自己在蚌埠買的瓜給留在座位下方,回頭一看,列車卻已起動,帶走了心愛的瓜,留下懊惱的我!

      
    (左圖是在上述特色風味小吃街買的瓜,看起來像是自己喜歡的新疆瓜;當時心裡計算著等住進開封
     酒店後再來享用;拍下右圖這張開封月台照片時還沒發現自己少了甚麼呢!)

走出火車站,攔輛車至稍早預訂的開封陽光大酒店,它的位置剛好就在鼓樓夜市旁邊,有名的開封第一樓也在附近。迅速check in、卸下行李後下樓覓食,在夜市現場吃了羊肉串與羊雜湯。羊肉串不優,肉爛爛的沒啥彈性,但羊雜湯則不錯,味道好又毫無臊味,回民果然較善於處理羊料理。在毛毛雨中,意猶未足的自己決定外帶一份湯包與多隻羊蹄回酒店享用。不過,就在等待湯包過程中,赫然發現…剛剛吃羊雜湯的攤販,居然僅僅將用過的餐碗在看起來像裝著餿水的小臉盆涮一下水後就又盛上新的食物給下一位食客!當場反胃!但或許是為了補償一天的委曲、或是救贖丟瓜的遺憾,自己還是在啤酒搭配下風捲殘雲地在酒店裡解決了所有外帶食物!還好,那個晚上…Nothing Happened!

      
           (期待的開封夜市。規模不如預期,但因多數賣的是回民食物,因此仍讓自己雀躍不已!)

      
                                                            (羊雜湯、外帶的湯包與羊蹄。)

   
                            (開封夜市隨身拉著擴音設備與電子琴接受點歌的年輕賣唱女孩!)

更多關於肥水之戰 …

1.
wiki裡肥水之戰的條目中列出三句由肥水之戰所衍生的成語,剛好描述符堅伐晉的三種心理狀態,蠻有趣!分享一下:

投鞭斷流:描述的是符堅出兵前的躊躇滿志!
草木皆兵:描述的是大戰前夕符堅得知先頭部隊被晉軍偷襲殲滅後信心開始動搖,以至於誤以為八公山
                   上因風搖曳的草木皆為晉兵!
風聲鶴唳:描述的是潰敗後的前秦部隊宛如驚弓之鳥,以至於連風吹及鶴鳴,都會誤以為是在後窮追不捨
                    的晉兵!

2.
經常聽人說(或自己說)肥水之戰中東晉的7萬北府軍大敗前秦軍百萬之師,久而久之也就根深柢固了!這麼懸殊實力的以寡擊眾常會讓人覺得匪夷所思!事實上,“百萬”之數只是“號稱”啦,其中包含非戰鬥的後勤人員;而且,號稱百萬的軍力中有部分佈署於其他戰場、部分尚未抵達戰線;實際投入肥水這個戰役的前秦兵力約15萬(from維基)。即使如此,痛宰兩倍多數目的對手也算不容易!主要關鍵因素是東晉方使詐!當時兩軍隔肥水對峙,東晉將領謝玄遣使說服前秦將領符融稍稍退卻以讓東晉軍渡河決戰,前秦方的如意算盤則是待晉軍半渡時再回軍猛攻,誰知前方秦軍一退,潛伏其中的晉方間諜立刻大喊:秦軍敗了!後方部隊搞不清楚狀況、且前方部隊也真的撤退了…就這樣,整個軍心崩潰,一發不可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