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9 – 再訪南京玄武湖 & 晚抵合肥 (Day 1) 列印
週日, 27 十二月 2009 22:56

2009年八月的台灣氛圍沉重地讓人喘不過氣!電視畫面不斷地呈現著的盡是一張張憤怒與扭曲的臉孔…慟失親友與家園的災民、慌亂心虛的官僚、火上加油的政客與名嘴!連HBO竟然也都不播自己愛看的電影!以致甫於七月下旬結束所費不貲之澳洲行的自己在收到澳門航空的優惠方案後迅速反應,於極短時間內訂了“十八套”劇本,由南京進出,最遠甚至規劃到喬峰自盡之雁門關與吳三桂引清兵的山海關!原則是逃得越遠越好!

出發日前晚幾乎整夜未眠,06:30起床,(自我感覺)時間還早,於是慢條斯理地喝了一壺咖啡,07:10出門那一刻才驚覺相對於09:25的飛機,這似乎有些晚了!還好新竹系統交流道沒遇上塞車,但到了內壢路段,自己不得不再度陷入panic狀態!一路龜行至機場支線,西行路段竟然更塞(自己詞彙有限,已經找不到比panic更強烈的字眼了!)!待脫離車陣進入機場週邊,距預定起飛時間僅約40分鐘!放棄原本預訂的(機場外)中興嘟嘟房免費停車,就近開進第一航廈入境停車場(需先至航科館停車場登記,隔夜停車每天100元,還好只停10天!)。顯然有些事有些人就是永遠學不會!所幸有些航空公司似乎對於學習如何擺脫delay這事兒也有一點點障礙!

澳門飛南京段一樣delay,這就不是啥好消息了!因為“十八套”劇本的第一優先方案是今晚趕到開封住宿,而由南京17:20開車的D82高速動車則是我達成這個目標的唯一希望!當然,自己應該算是老經驗了啦,知道遇上這種狀況急也沒啥用;還好,在之前CW兄推薦下辦了一張還不錯的信用卡,它附贈的Priority Pass(可進某些特定的機場貴賓室)剛好可以應付這樣的狀況,排解無聊的候機時刻!

      
                       (澳門機場貴賓室。在這兒有吃有喝,無線上網也不像候機室僅限15分鐘。)

或許自己是澳門航空聯名卡會員,他們幫我劃的位子都不差,還可以優先登機呢!所以有點像搭“虛擬”商務艙的感覺。不過,南京航段卻發生重覆劃位的情況!就在自己剛剛坐定一會兒,來了一位婦人說我坐了他的位子,還找來空服員處理;空服員們忙亂一陣後要我移位,正要詢問為啥是我?沒想到他竟是要我移往商務艙!呵,那我當然沒啥好抱怨囉!就這樣,生平第二次置身於商務艙,兩度均拜Macau Air之賜!只是…剛剛(難得)才在貴賓室飽餐一頓的我稍後卻只能面對Business Class Meal嘆息!很熟悉的“世事難料”劇情喔!為什麼每次都這樣?不過,撇開吃的不談,商務艙空服員是位來自台北、說話很好聽的姑娘,全程親切地吳先生長、吳先生短地詢問自己是否需要這個或那個,一度讓我幾乎忘卻了自己的卑賤!

大約15:50左右抵達南京,重回灰姑娘身份的自己拎起大包,經過H1N1檢疫與海關後,搭上往南京火車站的大巴(20元,這應該是2007年後才開通的新大巴路線)。Guess what?大巴在火車站旁停定的時間點剛好是17:21!也就是說D82動車也正好離開!嗚!而當時雖然已接近傍晚,但一下大巴車仍能感受到一股熱氣,即使身體不動,一樣汗如雨下,更何況自己得扛著大包急行至火車售票處!據說南京也是中國的火爐城市之一,果然不假!而急著趕往售票處的原因在於未來幾天的行程取決於能買到甚麼樣的車票呢,自己可不希望今晚還得待在南京過一宿!經過一番排隊等待,只買到三個小時後(20:44)往合肥的動車票,顯然自己還需在這火爐裡烤一陣子呢!不過,也慶幸多了這些時間,讓我稍後在車站公告中發現一班由太原直達南京的夜臥火車(Z98/Z95,19:56太原開、次日06:38抵南京;之前並未在網上找到這班車。),也順利訂購一張九天後由太原返南京的車票,搞定回程交通後心情大定。

   
    (南京火車站 & 站前廣場。圖左下男子捲起T-shirt的模樣乃當天男生的典型作法,反映當時的悶熱!
     我沒敢照做,但還好自己穿著兩截式長褲,卸下褲管部分後涼快許多,但去了暑氣卻引來蚊咬!)

接下來就面臨如何打發未來三個小時的問題!在玄武湖畔拍幾張照片後決定沿著當天免費開放的環湖公園繞到對岸尋找雞鳴寺;途中詢路於一位先生,不意兩者居然因此就聊上了近40分鐘!老先生談吐不俗,乃南京某大學的退休教授!聽他臧否中國近代史中的不少名人(包括兩蔣與中共早期的主要領導人),頗能引起共鳴;不過即使言語相當突破於禁忌,但對於自己提議合照(曝光)卻仍有所保留!若非來自肩上背包的壓力、以及揮之不去的蚊子,還真想跟他老人家多聊聊。跟老教授告別後,天也接近黑了,雞鳴寺之行只好作罷。

   
                                                               (玄武湖畔納涼的民眾。)

   
                                                       (傍晚的玄武湖與對岸的南京市區。)

   
                                                                   (傍晚的玄武湖畔。)

   
                                                                       (玄武湖的夕陽。)

火車站對面的玄武湖畔剛好有一家鐵皮搭建的茶座,也兼賣餐點;茶座很不起眼,看起來也不像能炒出啥好菜;不過當時自己似乎沒啥找尋食物的動力,就決定在那兒用餐,事後也證實自己的猜測正確,他連蕃茄炒蛋都做不好,而好吃的淮揚名菜大煮干絲在這兒成了硬梆梆的炒豆干絲!只有紅燒鯽魚勉強及格。

      
                                                                 (玄武湖休閒茶座 & dinner。)

      
                                   (左圖乃山寨大煮干絲,右圖攝於富春茶室者應該才是正宗。)

   
                                                       (休閒茶座頂層拍攝之玄武湖夜景。)

餐後進入動車候車室吹冷氣,20:40檢票進月台上車。兩年前印象深刻的動車內部如今卻顯得有些髒亂,而且速度也不頂快,南京合肥間約150公里跑了一個小時多些。而合肥站火車站則因整修而顯得凌亂!更糟糕的是站前居然叫不到計程車!倒是有許多摩托車在那兒攬客,這對一個省會都市而言似乎有些不可思議!而且他們也還蠻敢漫天要價喔,一位持續跟著我的摩托車師傅雖不清楚我預訂的酒店所在,竟也開價10元!不過,關鍵仍是這種交通工具難以讓人感覺安心啦。相對地,合肥人給我的第一印象卻不差,在一邊攔車一邊問路的過程中遇上兩位大姐與一位夜市擺攤的先生都相當熱心且詳細地提供資訊;後來遠離火車站後終於攔下一部車,師傅載著我繞了半天找不到酒店所在,跳表顯示十幾元了,師傅卻說給它起步價6塊錢即可!這種人好像不多了!

   
                                                          (南京火車站動車候車室。)

      
                                   (初抵合肥,整修中之合肥火車站前…亂!穿梭的摩的也是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