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8 – 帕米爾高原之石頭城、阿拉爾金草灘 & 塔什庫爾干(Day 16-2) 列印
週日, 17 五月 2009 05:35

大約下午6點出頭抵達塔什庫爾干縣城,這是個以塔吉克族為主,人口約三萬的小城(網路資訊)。咱們先直接開到邊防站辦理明天上紅旗拉甫的通行證,然後回到剛進城的中巴友誼路十字路口旁一家看起來還蠻新且順眼的賓館(塔縣旅遊賓館),開價也算合理(100/night),咱們就決定住了下來!(不過,此家賓館供應的熱水來自太陽能,沖澡得趁早,否則晚了就得洗冷水浴了,這在海拔3200公尺的高原地區肯定不是個好主意)。大夥約好集合時間,就各自回房卸下行李、稍事休息。今天剛好北疆那邊日全蝕,電視播的都是哈密或烏魯木齊那邊的實況,熱鬧的很!可惜遠在新疆西南的咱們卻是無緣參與這個天文盛事。

   
    (塔縣旅遊賓館。賓館就位於塔什庫爾干客運站邊不遠處,斜對面則是塔縣廣播電視台,我懷疑第
     二天一早擾人的廣播就是來自於它!)

19:00PM,下樓在lobby等待與大夥兒集合。19:10師傅拉我們到位於塔縣東北方高地的石頭城。石頭城門票8元,這對一路過來常常經歷門票高於住宿費用的我倒是一大驚奇!進古城景點前得先爬一小段階梯,門旁的牌子顯示古石頭城歷史已有1300多年!不過,網路資訊則說現存城牆遺址乃清代所建;而且,城牆明顯是土夯而非石頭建成。那為什麼還叫它“石頭”城?為什麼又有1300年那麼久了?綜合自己蒐尋所得,原來,在塔吉克語中塔什庫爾干意思就是石頭城,所以石頭城應該是與此處有所瓜葛的啦;此外,唐代玄奘寫的“大唐西域記”亦曾描述他取經回國時曾途經石頭城,後代中外學者根據書中描述與實地考證,斷定玄奘筆下的石頭城就是眼前所見之斷垣殘壁,而由唐初至今,也確實就是1300多年之久了。那石頭哪去了?呵,夯土牆內外四周到處都是,只是或許年代久遠,石牆都塌了吧?網路上還有一種說法稱石頭城為上下兩層結構之建築,古代石頭蓋的城在下,後來土夯的在上;而且80年代考古學者曾在此挖掘出陶片等等的一些東東,其存在時間均約為1300年以前;另外還有唐代的銅錢與當時流行的天王捉小鬼之護身雕像,上述文物目前均存放於塔縣的文化館裏。只是,世界太大卻又去日苦多,猜想自己不太可能再走一趟了,期望未來有人能到塔縣的文化館確認一下上述說法!

    
                     (石頭城位於塔城的東北方的高地,這是入口及其大門右邊牆上的景點說明。)

   
               (畫面遠方乃清代石頭城之內城,而拍照所在石頭散亂陳列,外城的蹤影早已不見。)

   
                       (較近距離之石頭城內城。不過,在這種古跡前立電線桿?太白目了吧!)

   
                                             (置身石頭城之內,眼前城牆也已近乎傾頹。)

   
                               (傾頹城牆之上烏鴉成群,丫丫丫的聲響聽起來令人頗不舒服。)

   
                                         (細看坍塌的夯土牆,石頭似乎夾雜於土牆之內。)

石頭城的另一邊是一片峭壁,峭壁下多是土造的民居,民居前則是阿拉爾金草灘,那是由融雪形成之河流(塔什庫爾干河)所造就的草原濕地,應該是這兒的重要牧場。放眼望去,牛羊散佈,一頂頂白色的塔吉克氈房座落其間。在18X放大鏡頭下,草原間活動的居民(&遊客)活動,不論是工作或玩耍,均一覽無遺,呵,說的好像我在偷窺似的!不過,我確實還蠻享受這樣遠距離觀察在地人原汁原味生活狀況的感覺。倒是石頭城上風勢頗大,在崖邊拍照時得特別小心。約19:50咱們離開石頭城,開車進入並實地體會阿拉爾金草灘與其週遭的民居。

   
                                       (石頭城所在高地的東邊峭壁下的民居與草原濕地。)

   
                                 (由石頭城之上俯瞰阿拉爾金草灘與散佈其間的塔吉克氈房。)

   
                                         (阿拉爾金草灘上戴著典型高帽的塔吉克婦女。)

   
           (阿拉爾金草灘上撿拾牛糞的塔吉克婦女。在木頭不多的此地,牛糞想必是重要的燃料。)

   
 (阿拉爾金草灘上兩位坐著閒聊的塔吉克媽媽,旁邊是玩耍中的一男一女,Dinner則在不遠處喝水!)

   
    (由阿拉爾金草灘回望石頭城。草灘上泥土鬆軟、潛藏之小水坑處處皆是,行走其間需特別注意別
     陷入泥淖。)

   
    (兩位穿越阿拉爾金草灘的漂亮塔吉克女孩。如同前述,這是片草原濕地,行走其間得小心鞋襪弄
     髒,右邊這位小女孩就是例證。)

   
                                      (漂亮的塔吉克女孩與兩位玩耍中的塔吉克小朋友。)

      
    (左圖乃阿拉爾金草灘邊一位獨居的塔吉克老人屋內之房間陳設,這應該是他的主臥室吧!圖左下方
     則是他著軍裝的照片。右圖則是老人屋裡滿掛的名人照片之部分,顯然咱國父在他心目中與史達林
     地位相當!至於左側這位 …,歹謝,恕我眼拙。)

20:30,咱們又回到城裡鬧區。旅友小鬧肚子,師傅針對此開出的藥方是:酸奶,因此,一群人分頭在市區內雜貨店尋找酸奶蹤跡,這可費了不少功夫,不過自己也趁機逛了這兒的主要“商業”區(這裡的所謂商業區,當然可不能以大都市的角度來看待喔!),最終在圓環邊一家店裡買到一大罐店主庫存給自家用的冷凍酸奶!至於旅友吃了酸奶後效果如何?不得而知,但自己對於師傅在這方面的推薦卻沒啥信心;稍後晚餐時,他自己邊剝蒜頭邊建議咱們也多吃吃,說是可殺菌防止鬧肚子,呵,但就事後瞭解,這兩天他拉的比誰都兇!

在市區繞了一會兒,沒找到“窗明几淨”的餐館,因此就回到賓館附設的餐廳用餐,看起來是川菜館子,但手藝並不特別,而且自己似乎亦食慾欠佳,我猜應該是輕微的高原反應,只是當時自己並未意識到這個可能性。飯後各自回房,自己則再度獨自外出,沿中巴友誼路,大致地繞完主要的城區,當時雖然仍算是盛夏,但高原的傍晚時分卻已經有些許涼意!22:30PM回房,趕緊沖個澡,還好仍有熱水!

      
 (左圖為石頭城入口回望之塔城一景。右圖街道各式店家林立,看起來應該就是塔城的“鬧區”了。)

      
    (塔縣市區的地標,鷹則是塔吉克人的圖騰。圓環的四週附近似乎是此地的“公家機關區”,包括
     老少活動中心、藝術中心與前述文化館等都在這附近。)

      
    (左圖:住宿賓館前的中巴友誼路,沿中巴友誼路往前/南,就是畫面右前方的盡頭就是明天探索的
     目的地:紅其拉甫口岸。右圖應該也是城內主要道路,照片右前方的建築就是農民銀行,看起來
     似乎為此地最主要的金融機構,而沿著右圖馬路前行即是前圖塔吉克人的鷹圖騰所在的圓環。)

     
   (住宿賓館前的十字路口往東方向,照片中看出連在這遙遠邊城也都設了紅綠燈LED計時器喔。左圖
    右前方洗車場後就是塔縣客運站。)

對了,我發現今天在草原與街上遇到的塔吉克人多半高挑與時髦(ㄟ,那個獨居的老先生例外),長得也蠻好看(男女、年輕或熟女皆然)!不過,有趣的是,在1300多年前玄奘對於生活在這裏的人的評語卻是“長相醜陋”!如果,千百年間這裡的住民均為同一族群,那顯然玄奘與咱的審美觀差很大!

     
   (左圖:時髦的逛街塔吉克婦人,有別於維族,塔吉克族的媽媽似乎多數均相對纖瘦苗條。加油站的
    塔吉克帥哥,等加油的與加油的都是喔。)

附註:
關於這兒原住民的起源,有所謂“漢日天種”之說。漢指的是母親乃漢地婦女,日(太陽)則是父親。傳說是很久很久以前(至少早於玄奘時代),某位中國公主遠嫁波斯,迎親隊伍在蔥嶺附近因遇上動亂無法前行,於是將公主安置在一座獨立山頭,並派重兵把手。數月之後,卻發現公主已經懷孕,公主的婢女透露這是來自太陽的天神所為。搞砸任務的使者不敢回國,就在這兒住下來了,後來公主產下男嬰,成為這兒的國王,他們的後代就是今日的塔吉克人。上述當然只是神話,比較可信的說法是:“塔吉克的族源是中亞最古老的土著,祖先是古代中亞操東伊朗語的部落,如塞人或粟特人等,屬歐羅巴人種。由於帕米爾高原山高路險,不太容易受到外界影響,這裏的部族較好地保持著自己人種的純粹,還有語言、文化以及傳統生活習俗的原生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