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8 – 喀什非遊記 (Day 15-0,my 0.02$) 列印
週二, 07 四月 2009 09:30

在中國各地玩耍,常會聽或讀到這麼一句:“沒到過oo,就不算到過xx”。這類的ooxx的組合自己也去過不少了,感覺上多少有些言過其實;不過,若“oo=喀什&xx=新疆”,個人倒覺得並不誇張!任何人來到喀什這個維族與其他少數民族比例超過90%以上都市,肯定會有身處異邦的感覺;而雖然過去幾天對維族人們的印象很好,但在很多親切和善的人們背後,你又很難不隱隱感覺到有些人其實是對你是有敵意的。喀什就是這樣的地方,讓你又愛又怕!而在距北京奧運大約一星期左右、東突厥斯坦獨立組織又聲明將以恐怖活動破壞奧運的當下,置身於新疆東突組織最活躍之處,心中不安的情緒很難揮去!

何以致之?自己有些不自量力想找到一個答案。於是,這個清明假日自己在網路上瀏覽了好多關於喀什(及其週遭)的資料;然而,資訊真的好多也好亂!怎麼個亂法?呵,例如在找吉爾吉斯資料時竟找到一位名嘴於某談話性節目中大談李白是吉爾吉斯人、秦始皇則是土耳其人!這裡面或許有其可能的事實部分(前者)、但可能也有主觀上對歷史發展時程錯置之刻意(後者)!沒辦法,歷史扯上了政治、族群或宗教,本就很難說得清楚!更何況喀什(及其週遭)所牽涉的議題真的很廣!多廣?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一位來自瑞典的探險家斯文赫定曾兩度進入塔克拉瑪干沙漠,他找到了樓蘭古國遺址、也挖掘出于闐古城,在深入研究挖掘所得文物後斯文赫定的結論是:“世界上歷史悠久、地域廣闊、影響深遠的文化體系只有四個:中國、印度、希臘與伊斯蘭,而這四個文化體系匯流的地方只有一個,就是中國敦煌至喀什的環塔克拉瑪干古代文明區,此外再沒有第二個!”(以上關於斯文赫定的說法來自於新絲綢之路DVD的“十字路口上的喀什”單元)。呵!自己連中國歷史都搞不定了,印度、希臘與伊斯蘭?別傻了!

既然一時之間無從著手,只好先選擇漢、唐與清三個對喀什(&新疆)較有主導權的朝代之個別事件,未來或許再找時間將這幾個單一事件對外相關的人事等串成線,希望能因此多瞭解這附近的民族、國家、歷史與宗教。有朝一日,期待能有機會由喀什一路西行至伊朗與土耳其!

喀什全名是喀什噶爾,自古就是西域非常重要的國家(or城邦)。喀什於漢時稱為疏勒,當時絲路在出敦煌後分經陽關與玉門關後一分為二,南北兩道分別繞著塔克拉瑪幹沙漠大半圈後的交會處就是喀什。因此,控制喀什,就相當於控制絲綢之路的關鍵!這或許也是班超跟他的36人迷你軍隊選擇駐紮於此的原因;後來班超還以此為起點派手下甘英出使大秦(羅馬帝國,公元97年),可惜最遠只到達波斯灣就因某個史學家仍未定論的原因東返,沒能為當時的東西兩大超強帝國建立聯繫!

   
    (漢時之絲路南北兩道在繞了塔克拉瑪干沙漠邊緣半圈後交會於喀什。畫面擷取自新絲綢之路DVD:
     十字路口上的喀什。)

   
    (重建之喀什盤橐城遺址,據說就是當時疏勒都城所在。中間塑像顯然就是班超,兩排則應是象徵
     當初的36勇士。盤橐城又稱班超城,當地人似乎比較熟悉後者。)

喀什(疏勒)與中國關係的緊密程度隨著中國國力興衰而變化,繼東漢之後,唐代達到另一高峰。唐太宗貞觀二十二年(西元649年)在南疆設安西四鎮,疏勒即為其一(另三鎮為龜茲、于闐與焉耆)。歷史課本讀過的唐朝高句麗籍名將高仙芝曾經擔任安西四鎮節度使(公元747~751年)。公元747年,當時仍為副節度史的高仙芝率軍萬人,歷經月餘行軍,由疏勒進入今喀什米爾北部(今巴基斯坦控制區),擊敗吐蕃及其支持的小勃律國,這次穿越蔥嶺(帕米爾高原)的軍事行動的困難度咸認遠艱鉅於公元前218年漢尼拔之翻越阿爾卑斯山,可惜似乎並沒有得到應有的respect、亦不曾被拍成電影!不過,這並不是高仙芝唯一的一次跨越蔥嶺!

   
    (高仙芝三度穿越蔥嶺的目標與時間點。箭頭為自己推估/想像的行軍路線,不見得正確。地圖中以
     紅色箭頭標註的碎葉城–如今之吉爾吉斯的托克馬克市–據說就是李白的出生地。碎葉城曾於679
     ~719年間取代焉耆成為安西四鎮之一,而李白大約生於700年初;因此,李白出生時的碎葉城的確
     是在大唐的管轄之下;不過,僅此仍無法証明李白是中國人或中亞人!李白仍可能是吉爾吉斯的某
     一族人,然後因仰慕大唐文化而入籍中國!這在那個文化兼容並蓄、種族融合的年代並不少見。)

公元750年,高仙芝再度西征,滅了位於塔什干(今烏茲別克首都)的石國,但這次軍事行動的起因其實只是因石國“無禮”所導致,可笑的是號稱“禮”儀之邦的中國卻在對方認錯投降、且己方允諾和好之後驟然突襲,還屠殺石國老弱婦孺,虜走壯丁!掠奪財物當然就更不在話下了!石國逃亡的王子向當時另一個超強帝國大食求援;這引發了一年之後(公元751年,天寶十年)東西兩大帝國間在怛羅斯(吉爾吉斯與哈薩克邊境的塔拉斯地區)的一場大戰。大食也就是所謂阿拉伯帝國(632年~1258年,它最盛時疆域橫跨了歐亞非三洲),當時兩者間的地位就如同是20世紀冷戰時期的美國與蘇聯。雖然那場戰役之兵力懸殊(2萬唐軍+1萬以葛邏祿為主的傭兵 vs 4萬阿拉伯軍+10餘萬阿拉伯屬國軍隊),但還是打了近5天仍不分勝負,最終葛邏祿傭兵陣前倒戈,唐軍俯背受敵下幾乎被殲滅。這一戰阻止了大唐帝國的繼續西進,也奠定了阿拉伯帝國(&伊斯蘭教)在中亞的發展。

   
   (怛羅斯距大唐與大食首都之直線距離均超過3000 KM,兩個國家勢力居然都能遠達距首都如此遙遠
    之處,或許這也能夠讓咱們一窺當時兩者國力之盛。註: 750年左右剛好是原阿拉伯帝國分裂的年代
    ,其中與大唐衝突的黑衣大食之首都應是位於大馬士革東南約750KM的巴格達。
)

怛羅斯大戰之後大食軍因內部鬥爭而沒有乘勝追擊;大唐國勢則因四年後(公元755年,天寶十四年)爆發安史之亂而中落,再也無力西進,蔥嶺成為兩大勢力的分界;不過,有趣的是,安史之亂期間,大食仍不計前嫌地派了約3000軍隊赴援,戰後這些軍人大多選擇留在中國,據說就是形成如今中國境內回族的祖源之一。八世紀後期,安西四鎮逐漸落入吐蕃的掌控,約又半世紀後,吐蕃國力亦衰;於是,包括于闐在內的原西域各國相繼獨立復國,喀什則逐漸為西遷的回鵠人控制,於公元940年前後以此為都建立喀拉汗王朝,稍後並接受伊斯蘭教。接下來的主要事件就如同和田(Day 13)所述。

唐以後喀什基本上已經完全脫幅於中國,再度回到中國掌控已是約千年後的清乾隆時期(1759年)!千年的隔閡真的不小,又緣於喀什地位之重要性(或亦因其週遭民族的複雜性、以及英俄的覬覦鼓動),這裡依舊變動頻仍,約在十九世紀中葉,喀什這兒還前後建立兩個獨立的汗國(哲德沙爾與洪福汗國)。後者(洪福汗國,1867~1877)在英國與俄羅斯兩大強權勢力爭相拉攏下如魚得水,一度控制幾乎整個新疆,直至1875年左宗棠的湘軍入疆,並於1877年攻陷喀什後滅亡。之後英俄仍分別在喀什設置領事館,持續於此爭逐角力!這些希望能在混水中摸幾條魚的列強(或政客),或多或少都會對種族派系的分歧推波助瀾,而對其他民族缺乏尊重與同理心的主事官員(或政權),則應是激化種族矛盾對立的主要罪人!因此,時至今日,喀什(很可能)仍是新疆民族主義獨立運動最活躍之處。事實上,就在我們抵達喀什的五天之後(2008年8月4日),也是我們離開喀什的第二天,這兒發生了恐怖攻擊事件,至少16死16傷!

如今,顯然政治上的喀什是屬於中國的,而宗教上的喀什則是伊斯蘭了。那屬於希臘與印度的何在?可惜我非斯文赫定!但若要我勉強猜測 … 來自印度的影響,想必就是佛教!像于闐與龜茲等基本上都接受佛教薰陶了千年之久!希臘呢?當年亞歷山大一路東征(公元前334~326年),為蔥嶺所阻往南進入印度大陸後西返;但在蔥嶺之西留下來一個以希臘與馬其頓人為主的大夏國(阿富汗北部),張騫當年就曾到過這個國家;而之前絲路傳奇特展中營盤(位今庫爾勒與古樓蘭之間)男子身上穿的人獸樹紋服飾上的武士據說就是屬古希臘之風格,這或許都可列為希臘文化留下的證據!

                    
     (據說上方成對武士的模樣就是所謂古希臘風格啦。我當然不會知道希臘風格長啥樣囉,這是導覽
      人員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