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8 – 小麥加臨夏 & 西行嘉峪關 (Day 5 - 2) 列印
週日, 05 十月 2008 07:52

告別奶奶,11:55 AM退了青年旅館的房,背著包打車至夏河車站。最近一班往臨夏的車 12:50 PM 才開。買了票後,在車站附近晃了一會兒,心裡琢磨是否該吃頓飯,順便打發時間;後來,決定預留些肚子空間給臨夏,當下暫且以昨天剩的一顆水煮蛋充饑。

      
    ("The Night Before …"、還沒睡過就已經亂得可以-但符合我氣質-的紅石國際青年旅館的雙人間。
     房間乃以木板隔間,隔音效果非常差。)

   
    (夏河車站一起候車的藏族姐弟。他們一家,包括父親與姐弟的穿著很明顯與一般藏民不同,估計
     是 "貴族" 階層。)

臨夏,古名枹罕,歷史上曾為五胡十六國之一的西秦首都。西秦乃當時乞伏氏鮮卑族建立的一個國家,立國47年,於公元412年遷都枹罕,直至431年為胡夏赫連氏所滅。這個胡夏就是建統萬城的那個夏國,當時 (431年) 老巢統萬城早被北魏抄了 (427年),算是流亡政府了!諷刺的是,滅了西秦後,居然還打算繼續攻擊同為匈奴族所建立的北涼政權(沮渠氏,據有今武威與張掖區域),結果遭另一鮮卑部落吐谷渾襲擊而亡!(說實在的,我真的佩服赫連家族之剽悍基因,也感慨胡夏這個流亡政權的無奈!因為在那個狗咬狗的混戰年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在不當首都的其他年代,枹罕這個地名也不斷地在歷史書中出現,原因在於其戰略位置之重要性,因此自古即有所謂 “河湟雄鎮” 之稱 (河湟,估計就是黃河、湟水吧。),臨夏同時也是絲綢南路之重鎮 (&昨天拜訪的白石八角城)。旅遊資源方面,也曾在 “天下無賊” 片頭短暫出現的炳靈寺石窟與劉家峽水庫,就位於臨夏之北,欲訪兩處的旅遊者通常也會以臨夏作為中轉 (補充:由蘭州亦可直接經永靖前往)。吃呢?回族自治區裡還有啥比得上羊肉?是的,臨夏轄下東鄉所產的羊肉,據說美味異常。不過,行前決定一訪臨夏,卻不完全是為了羊肉、或是任何景點,倒是想踩踩這片土地,感受一下千年前的歷史是否在此留下任何足跡。

往臨夏的車相當破舊,但司機師傅模樣卻很討人喜歡;不知道是否跟宗教有關,總覺他慈眉善目,而且對任何人都是笑臉以對。不過,再溫和的人,當掌握方向盤時通常會變個樣 (不好意思,me too 啦!),一路狂飆。一度還對超越咱們的另一輛巴士猛按喇叭,然後狠踩油門加速地攔下那部車,嚇壞了我!咦,不對,車停後怎麼大家都看著我?跟我有啥關係?愣一陣子後才搞清楚,原來那車是往蘭州的,而之前與師傅打招呼時他知道我今天上蘭州,而此刻師傅正對著坐在後半車廂、不知道發生啥事的我詢問:"蘭州,走不走" (就是轉車啦!),搞得我挺尷尬的!ㄟ,師傅啊,您未免熱心的過頭了吧!

   
                                    (搭車往臨夏長途車司機,人雖和善,但車卻也開得兇猛。)

14:50PM左右抵達臨夏,這個在西秦統治年代還是佛教鼎盛的都城(前述炳靈寺中經確定年代最早的石窟,就是大約這個時期開鑿的),當下放眼所及,卻盡是戴著小白帽、幪著黑面紗的人們!如今的臨夏不僅已是回族自治州!更號稱為中國的小麥加喔!事實上,類似臨夏這樣佛教與伊斯蘭教消長的pattern似乎在中國不少地區相繼地被複製(主要例子還包括:唐代的西域與西夏時期的寧夏)。我對這現象還頗感興趣,或許找時間再讀些這方面的歷史!

Well,臨夏的馬路踩了,人也看了,然後呢?一時似乎不知下一步該如何走!那 … 就大吃一頓吧!找到一家店招上註明有 "東鄉手抓" 這個 magic word 的清真店,跟老板點了一斤羊肉,按慣例還得來瓶啤酒,但話剛出口就後悔了!因為正宗清真店是禁酒的,果然老板臉上略顯不悅,小聲地道個歉,乖乖地喝店裡提供的茶飲!"不知該做啥事,就大吃一頓!" 呵呵,人生若總能依此邏輯(當然還得有能力與條件實現),夫復何求啊!

傳說中美味的東鄉羊肉,果然沒讓我失望。自己兩手並用,風捲殘雲地啃完整盤羊肉,抹了抹油嘴,抬起頭來,哇,自己竟然成為店內食客的注目焦點!拍謝,我動作好像大了點!

   
    (看到門上的 “東鄉手抓” 四個字嗎?擺在那兒,而不是與其他麵片甚麼的並列於玻璃窗,似乎
     印證了東鄉羊肉的名氣。)

   
    (東鄉羊肉的味道也果真不差。本以為這餐只是為未來更多更美味的羊肉大餐暖身,誰知新疆的羊
     肉體驗卻多數不盡如人意!)

   
                                      (這樣令人血脈賁張的陳列,未來行程中將處處可見!)

   
                                                                       (臨夏街頭一景)

   
                                                                   (臨夏路邊的小集市)

   
                                                            (天涯無處不見淪落人!)

   
                                 (ㄟ,大哥們,你們在聚賭嗎?賭博可是違反伊斯蘭教戒律喔。)

結帳後詢問老板臨夏南關清真寺及往蘭州的長途車站分別該怎麼走。步出餐館,一個人站在十字路口,想了想,回蘭州吧!15:50 PM,搭上一部號稱直達車,卻 stop anywhere & anytime 的慢車,18:20 PM才抵達蘭州南站(根據自己之前在桂北與湘西的經驗,直達車是不在途中拉客或中停的;但這裡的所謂直達車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更糟糕的是幾乎所有途中攔車的傢伙都會與車掌討價還價,浪費的時間更多,害自己多次忍不住送出咱台灣國罵,不過,是默默地在心裡頭罵的啦!)。

   
           (臨夏長途車站。人家都說回民守規矩、重衛生,但範圍顯然不包含車站及車站的廁所!)

下車時許多野雞車司機在那兒拉客,自己通常不會理會他們,但當時覺得時間似乎不太充裕,而且喊價10元也比打車便宜,就上了其中一部車;誰知道安排我上車後,說馬上走的師傅一溜煙就不見了,留下自稱師傅弟弟的傢伙慢慢開著車轉,"啥時開",我問,"就等這部車下完客唄",那傢伙答 … 這樣對話竟也重覆了3~4次!結論,絕對不要相信類似叫客師傅的所謂 "馬上開" (他們跟政治人物一樣不知信用為何物!),除非他那部車塞了你後就裝滿!

抵達火車站時已將近19:00 PM,在站旁吃了一碗超級難吃的牛肉麵 (關鍵是那麵真的難吃!這家店還掛著金鼎牛肉麵的招牌喔,印象裡,它也是蘭州有名的牛肉麵店)。剛剛那位野雞車司機至少說對一件事:蘭州中午以後是吃不到好牛肉麵的,而火車站旁的水準肯定又更為低下!留下半碗難以下嚥的麵,步行到離火車站稍遠的水果攤買一顆西瓜,打算待會兒候車時慢慢享用,補充這幾天攝取較少的維他命C。

今夜蘭州火車站內旅客特別多,背著大包、提著一粒瓜的我根本找不到空位坐下來,直至走了一個車次後才找到一個角落位子。站內一位大姐剛拖完地板,看我搬出西瓜剖,半抱怨半拜託的說:"師傅ㄚ,別灑地上,行嗎?";神奇的是,吃完整顆西瓜,真的完全沒有掉落任何一滴西瓜汁液或一粒西瓜子兒喔!這得歸功於由飛機上帶下來的塑膠餐具、以及自己難得的 "細膩" 操作;不過,被人家叫 "師傅" 的感覺卻是挺複雜的!

   
    (在蘭州車站候車時解決了這顆西瓜。瓜上插著的是由飛機上帶下來的塑膠調羹。在被我不小心拋
     棄於某家旅館之前,這組塑膠刀 & 匙幫助我解決了至少8粒西瓜與 2粒甜瓜!如果您不是參加豪華
     或神豬旅遊團,記得下次搭飛機時別忙著丟下它們。)

20:10PM左右,站內廣播N851開始剪票,自己待人潮稍退後,拎著包走進月台,找到7號車廂。驗票上車時習慣性的跟乘務員說聲 "您好",根據經驗,這樣的動作通常不會有啥回應,但出乎意料,這次的問候不僅有了echo back,竟然還換得一臉璀燦笑容,讓我心情大好!嗯,期望這不只是個案啦!

上車,找到自己(上鋪)床位,將大包擺上,立刻有位先生過來商量可否換舖位?他們一家人希望能在一起;沒問題!抓著包離開7號車廂往5號車走(有點遺憾得離開這個車廂親切的乘務員)。在5號車廂再度找到自己的下舖床位,將大包擺上,啥?又來一位媽媽,他說帶著小孩上上下下不方便,問我可不可以換位置!行!還好這次只是挪到同一block的中鋪!

兵荒馬亂下,自己已是香汗,不,大汗淋漓!坐在走道上散一會兒熱,爬上自己的中鋪,打算休息了。沒想到此時又來了一位媽媽,他的小孩在另一block的下鋪,他不太放心,問我願不願意換個位置?不會吧!今晚這是啥情況ㄚ!抱著與人為善的想法,自己再度搬移至新的床位,那個block的隔壁也有對母女,這次學乖了,確定他們不是下舖後,主動詢問媽媽是不是需要跟我對調舖位?媽媽說"沒事兒"!OK,混亂了一晚的床事終於底定!斜躺臥舖,腦袋裡想著的是一覺之後 ... 哇!就得以親臨明長城最西端的嘉峪關耶!就這樣,在滿心期待與火車規律聲響中,逐漸入夢!

   
    (N851,上車囉!Next Stop:嘉峪關。注意看!這LED顯示內容會讓人乍看之下誤以為右轉為 “次”
     硬座車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