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C2007 - The Conference 列印
週四, 17 七月 2008 10:19

CEC 2007 的接下來的時間全程都待在會場,所以,以下內容基本上跟旅遊一點也沾不上邊。抬面上冠冕堂皇的說法呢 … 是 “學術的饗宴”,實際上,呵!是 “我的神豬日子”!就拿第一天來說吧 … 一大早 (8:00 AM) 起床盥洗,享用完酒店五星級早餐後 (10:00 AM),步行到研討會會場,Guess what?  剛好遇上 Tea Break 時間!剛剛飽餐一頓的我也只有喝咖啡的餘力了。接下來,聽了幾個感興趣的 talks 後,在無線網路 hot spot 上網收信,還沒回完信喔,工作人員已開始吆喝大家往某某廳移動,蝦米?Lunch Time!還好,只是簡易西餐,但還是吃了半隻雞及一大盤沙拉;午後,talks、上網、tea break、more talks,以及最後 “綿綿無絕期” 的 banquet 晚餐 (出菜超級慢的中式桌餐)。如果不是自己心裡掛著第二天的 show time,如此生活與神豬何異?

用餐時間也同時頒獎,因此拖延一些時間,頒獎的同時,IEEE President 也致了個詞,談的不是啥新鮮的觀念,而是諸如:堅持自己理想,別因任何人告訴你 “You Can't” 之類的話語而受影響 …;嗯 … 我忘了小時候是否有人曾經這麼跟我說過 You can't 之類的,如果真有,那他是對的 (我終於理解很多事,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我想我應該也不曾對誰說過類似話語吧,如果有,很抱歉,也別在意,沒事兒咱們一起喊喊最近很夯的:Yes, We Can!



                                                                    (IEEE President)

晚上的 banquet 居然是我這兩三年間的第一次,這是中式的桌餐,同桌幾乎都是華人,分別來自美國、英國、大陸及新加坡,我是唯一台客。席間不免被問及當時國內熱呼呼的總統大選,呵呵,自己只能閃避,這種場合還是別牽扯政治。餐會期間夾雜表演、演講及(又是)頒獎。川劇變臉及老印耍弄響尾蛇(&各式的蛇)乃其中主要的 shows,這也反映了新加坡的多元文化。可能是遷就於各項活動,十道菜出頭的這一餐費了將近2.5小時,害我跟席間學者聊到無語。

   
                                         (我最怕蛇了!因此對這位老印只有佩服!)

   
                             (川劇變臉。這位仁兄不僅變臉技術了得,耍寶功夫也是一流)

第二天,Show Time … Thank God,沒啥意外!原本中午自己的 session 一結束就得趕飛機,還好退房時打通電話給旅行社,得知飛機延誤,於是背著行囊,重回會場,趕上豐盛的 Buffet 午餐。下午剛好又有幾個很有趣的talks,安排好時程,接下來就是穿梭於 Conference Rooms 之間。

其中,最期待的是一場結合 AI 與 Sensor Networks 的一篇 Paper,但並不如自己預期!原本打算走人了,但挪動腳步前,卻給 “非常迫切地” 想上台的下一場報告者所吸引,在前一位還在問 “any question” 時,他已經拿著他的 Mac book 上台,裝好投影機測試起來了!這個 session 的主題是 Artificial Immune System (AIS),可是這位來自德國的教授卻似乎是來踢館的!他從頭到尾都在批評 AIS (嚴格地說,是批評 AIS 的應用研究),然後推銷某一形式的 Support Vector Machine (SVM),他認為 SVM 有很好的理論基礎,重要的是,它可以解決問題;相對地,AIS或許也同樣可以解決問題,但不見得是一個好的方法 (如同鳥可以飛,但人類卻並非以鳥飛翔的原理來造飛機!)。整個 presentation 過程他都非常激動,有那種捍衛真理,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味道!Session Chair 還數度提醒他 calm down,但效果有限。

   
                                              (非常激動,動作也很大的德國教授)

他引了 SVM 祖師爺的一句話作為他結論的一部分 (如下圖),最後他還問在座所有人:當這個研討會結束後,難道各位希望搭乘一架根據鳥的飛翔原理所發展出來的飛機回家嗎?“我可不要”,他說,引來一陣大笑。呵呵,自己雖然對兩者 (AIS & SVM) 都一知半解 (趨近於一無所知啦),但對於這位教授之撥亂反正 (至少以他的觀點確是如此) 的用心深為感動!Presentation 結束後,自己有給他用力的鼓掌!

    
                                      (這張投影片相當程度地總結了德國教授的觀點)

下一位來自英國的老師也是與眾不同,他一上台就說他不打算講他的 paper,因為這兩天他跟一些人溝通後,覺得他的東西不過是 “Yet another algorithm” 罷了!(在這方面我顯然比他高明,因為自己不需跟任何人溝通就知道我的東西是 “Yet another XXX” (這個XXX可以用很多包括 garbage 之類的名詞取代)。不報 paper,那做啥?他說想跟大家分享這一兩天思考與整理下來在這個領域的研究方向、策略與作法 … !哇!真有大師風範!

相較於這兩位大師級的教授,下一位學生模樣的報告者可就尷尬了!(很慶幸那個人不是我!),聽完他正經八百地唸完投影片,自己也該踏上歸途了!莎喲娜娜,這個讓自己獲益良多(&肥了一圈)的 CEC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