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DU 07 - 瓜州京口一日遊 – 2 (Day2,鎮江篇) 列印
週五, 29 六月 2007 21:22

由揚州西站至鎮江的城際公車 (12:40 PM開) 約25分鐘左右就上潤揚大橋,這段長江非常寬闊,只是,真正水道僅佔其中一小部分,多數河道甚至已 “碧草如茵”,還蓋有一些建築物!過潤揚大橋後不多久就抵達位於鎮江火車站邊的汽車站,將背包寄放在火車站,順便預購晚上到南京的車票。

鎮江的有名景點是三山一古渡,三山 (由西而東) 分別是金山、北固山及焦山 (海拔大約都只是六、七十公尺),古渡就是之前提過的西津渡。西津渡肯定是排在行程中的啦,但在有限時間內,三山則至多擇其一!對我而言,這個選擇並不難,就是北固山!主要理由是它與三國以及南宋愛國詩人辛棄疾與文天祥的關連,還有,它的東南邊不遠有個東吳時期的鐵甕城遺址,自己也想就近順便去看看。

金山則是最近明華園正如火如荼公演的 “超炫白蛇傳” 中水漫金山寺故事的背景所在;梁紅玉與夫婿韓世忠曾在此以寡擊眾,並於後續圍困金兀朮達48天,也是常為人所道的史蹟。另外一個比較令人悲傷的傳說則是岳飛被12道金牌召回時曾夜宿金山寺,並夢到兩條狗對話,寺內高僧解夢認為二犬對言則為 “獄”,勸岳飛別回去,只是岳飛仍舊堅持回京,而果真以悲劇收場。還有,金山也有個號稱天下第一的泉水 (只是,就我所知,山東濟南也有個天下第一泉!誰知道!我也是全台灣最高最帥的男生ㄛ,前提是排除比我高比我帥的啦!按此邏輯,誰都可以是天下第一!)。

至於焦山呢?也曾有不少歷史事件,例如鴉片戰爭時清軍與英國軍隊曾在此打了一場慘烈的戰役,它還有個碑林 (僅次於去過的西安碑林),只是我對碑林是有感動沒感覺,感動在於看到這麼多歷史上名人的真跡,就這麼活生生地在你眼前,真得感謝這些有心人將它們拓刻在可以保存良久的碑石,沒感覺則是自己真少了點這方面細胞!不過,焦山比較吸引我的卻是它的位置,就在長江之中。下圖是三山一古渡的相對位置。

   

離開鎮江火車站,此時原應是覓食的時刻,可是不曉得自己腦袋想啥,問了人西津渡怎麼走,就上了2路車,然後就到了古渡口。而說到吃,鎮江聞名的是鎮江醋、水晶肴蹄及鍋蓋麵,吃醋?省了,肴蹄,雖非正宗,但昨晚總是在揚州嘗過了;鍋蓋麵則因煮麵時連同鍋蓋一起下鍋而得名,只是,只有早餐嘗得到!也就是說,在鎮江吃美食的機會怕是沒了。後來,離開西津渡前,在路邊隨意地吃了一碗 3 塊錢的鮮蝦餛飩,RH兄說應該有 30 粒餛飩!哇!一毛錢一粒,吃得很撐,與桃園機場一航廈的XX樓相較,真是物超所值 (不過,倒是一樣的鹹!)。

        
                                            (第一次餛飩多於湯的體驗,十足地真材實料!)

飽食一頓,回來談談西津渡吧!根據網上的說明,西津渡的古街 “是鎮江文物古跡保存最多、最集中、最完好的地區,是鎮江歷史文化名城的文脈所在”。還有,五胡亂華期間,大量中原漢人南下 (據說超過百萬人,史稱永嘉南渡),其中半數以上都是經由西津渡 (當時名稱應該是蒜山渡),由此可見它在歷史上的戰略地位,也因為如此,“千百年來,發生在這裏的重要戰事有數百次之多”。“西津古渡依山臨江,風景峻秀,李白、孟浩然、張祜、王安石、蘇軾、米芾、陸游、馬可 • 波羅等都曾在此候船或登岸,並留下了許多為後人傳誦的詩篇”。不過,“這裏原先緊臨長江,滾滾江水就從腳下流過。清代以後,由於江灘淤漲,江岸逐漸北移,渡口遂下移到玉山腳下的超岸寺旁。當年的西津古渡現在離長江江岸已有 300 多米距離”。

雖然關於西津渡的歷史與故事還有很多很多,不過,這已足夠讓我雀躍期待。只是,今天的我卻是感覺頗為失望!原來,西津渡目前正在修繕整修中,原居民幾乎遷移一空,雖然自己不喜歡人潮洶湧的景象,但毫無人氣的街道,雜亂擺放的建材,還是令人有些意興闌珊。甚至,在經過某些民居時,還會聞到某種非常濃重的臭味,不知是建材?還是屋裡死了甚麼東西!而超毒的烈日 (就像最近台灣的太陽),可能也是另一個重要的負面因素。此外,西津渡入口邊還有個英國領事館舊址 (大概是鴉片戰爭的後遺症),目前則成為鎮江博物館。

        
       (元代建造的過街石塔,乃目前唯一保存完好、年代最久的過街石塔,不過,旁邊整修架起的支
        架,很煞風景!至於石塔的作用,“按照佛教的解釋,塔就是佛,所以我們從塔下的券門經過
        就是禮佛,是對佛的頂禮膜拜”。這跟轉經輪的邏輯很類似,就是將佛經刻在轉經輪上,於是
        轉動經輪,就相當於唸經一般,有功德的喔!嗯,如果繼續延伸,或許該在每個網站首頁上擺
        個 Flash 的轉經輪,refresh 網頁一次轉個百圈,世界搞不好會祥和些?)

        
                     (古街兩旁民居多為明清時期建築,只是,除了修繕工人外,幾乎空無一人)

                   
                   (上次在廣州只看到宋朝以後的街道,在此再往前跨個300年,一賭唐代的路面,也
                    讓此行差堪告慰)

在古街待了20分鐘不到,就匆匆逃離!其實當我這麼說時是有些遺憾與愧疚的。滿懷期待的地方,竟須如此草草了事,怎會沒有任何遺憾!而累得RH兄陪我在這樣高溫下走這麼一趟,愧疚則是難免的啦!還好這兒是免費的!(不過,由下圖新立的牌子看來,相信很快會開始收費了)

        
(似乎是剛掛上不久的牌子,未來古渡也要步上其他景點的老路:票價隨著人工化的程度而越來越高!)

在古街附近公車站牌詢問幾位一同候車的老人家怎麼到北固山,有位老太太解釋了許久,那鄉音讓RH兄與我聽得如墜八里雲霧,後來兩人拼拼湊湊地解讀,居然還真讓我們下對了站,並順利到了北固山下,它的站牌就叫 “甘露寺”。

北固山門票40元 (哇!出發前看的資料是25元!),入門後第一個注意到的是 “文天祥鎮江脫險遺址”,歷史還確有這回事,那是南宋末,文天祥奉派與蒙古議合,結果蒙古人扣住他欲押往大都,希望藉他的聲望消弭最後的抗爭,後來文天祥就在協助下在鎮江脫逃。但是否真就發生在此碑所在?那就不得而知囉。附近還有所謂試劍石,也是跟三國演義小說中孫權與劉備間鬥爭有關的啦。

                    
                                                                  (文天祥鎮江脫險遺址碑)

走過試劍石,開始上山。先後參觀的點是鐵塔 (始建於唐朝,數次被毀)、阿倍仲麻吕 “望月望鄉” 詩碑 (阿倍仲麻吕是日本遣唐使,也是詩人,但不清楚他跟鎮江的淵源)、天下第一江山碑 (梁武帝針對北固山風光所書,後人據此重寫拓於石碑。梁武帝就是那個喜歡出家的皇帝,他當皇帝很久,後來因某軍頭叛亂,被圍於宮城,最後餓死在裡邊!)。

                    
                                                                       (北固山景點地圖)

天下第一江山碑旁邊就是甘露寺了,三國演義故事裡,周瑜設計以孫權之妹嫁予劉備為餌,誘騙劉備至此,當然是不懷好意啦。沒想到因為諸葛亮的錦囊妙計,加上孫權老媽吳國太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結果妹妹給娶走了,荊州卻沒要回來,這就是 “賠了夫人又折兵” 的由來。當然,三國演義只是小說罷了,實際上,有考證指出甘露寺應該是在三國以後的南北朝期間才建的啦。即使如此,戲碼仍得做個十足,在甘露寺週遭被刻意地製造許多故事中的場景,像下圖的 “賈華伏兵” 石碑就是一個例子。不過,劉備倒真的娶了孫權妹妹 (叫孫尚香),而且這老夫少妻 (據推估大約差了30歲) 的政治婚姻還有續集喔,據說後來因為荊州被奪及關羽被殺,兩國交惡,於是劉備大舉伐吳,卻在宜昌三峽間慘敗,後病死於白帝城。被接回東吳的孫尚香得知後,就在甘露寺後方的祭江亭遙祭亡夫,然後投江殉情。這一段戲劇張力十足,只不知史實是否果真如此,不過,這樣的淒美故事,還是讓它保持些朦朧的想像空間吧。

        
       (很多人逢廟必拜,我佛誠慈悲!然而,佛側凡人卻不盡然!在此又親眼目睹自己在日月山文成
        廟經歷的類似戲碼!在大陸逛寺廟,切記提防ㄚ!)

                          
                       (三國演義故事 “吳國太佛寺看新郎,劉皇叔洞房續佳偶” 實地實況展示)

說到這祭江亭,大約就位於北固山的最高點,據說它亦稱北固亭,當年 (南宋) 辛棄疾在鎮江當官時,挺喜歡上來這兒 “北望中原”,想著大好山河正遭受金人鐵騎蹂躪,又感慨南宋朝廷的積弱,因此在此留下不少膾炙人口的詩詞,抄錄其中一首 “登京口北固亭有懷”:

          何處望神州?滿眼風光北固樓。千古興亡多少事,悠悠,不盡長江滾滾流。
          年少萬兜鍪,坐斷東南戰未休。天下英雄誰敵手?曹劉,生子當如孫仲謀。

如今800年之後,自己站在同樣的位置,卻很難體會他的感受了!事實上,我相信就算辛棄疾再世,也寫不出同樣的詞來!至少那段 “不盡長江滾滾流”,恐怕連他自己都會覺得沒啥說服力,看看下面這張照片就知道我在講甚麼了!而且,據說當年北固山是三面環水,也就是說它是凸出去的,如今或許因多年江水沖刷坍塌,只剩一面臨水,顯然氣勢上會與之前相差很多。

        
                                                                 (不復長江滾滾流!)

另外有個值得一提的是多景樓,它號稱天下江山第一樓!是與岳陽及黃鶴樓並稱的長江三大名樓之一。但名氣顯然不如其他兩者。

        

離開多景樓後下山尋找魯肅墓,不過此時的我近似於 “油盡燈枯”,很奇怪,北固山其實不高 (58公尺),不過自己卻覺得爬得很累,而且是全面性的累喔,腿酸腳痛加全身虛脫!怎麼會這樣?心裡隱約有些擔心未來 2000 公尺的黃山怎麼爬ㄚ!事後跟RH兄討論此事,推測應該跟一整天的大太陽、高溫度、以及穿的涼鞋有關。涼鞋?沒錯,出來玩耍如果需要走多一些路,一雙好的鞋子真的很重要!(前幾天新聞頭條布希穿的那甚麼 Beach 的,或許可以研究一下。)

累歸累,還是撐著找到魯肅的風水所在,只因三國群英中,魯肅算是我 #1 喜歡的一號人物,怎樣都得來致意與憑弔一番。風水看起來很新,想必也是新建的,只是,當時的我已無心探究裡面是否真躺著先生了!至於為啥喜歡魯肅?再說吧!魯肅墓附近還有個太史慈墓,奇怪的是我居然對他毫無印象,跟RH兄提及,他立刻就說出他是東吳猛將,戰鬥力僅略遜於關羽,原來,這是玩三國志遊戲的人都知道的啦。

        

結束縱貫千年的北固山之旅,鐵甕城遺址已無力拜訪!搭公車回火車站,時間才剛過 17:00,本想就換班早些的火車回南京,只是我們早一班的 D字頭車次正剪票中,只能搭原先預購的 19:08 班次。跟RH兄在車站休息,也利用空檔跟今天剛抵達的 CW兄聯繫上,約好等我們在南京會合後再一起用餐。坐了一會兒,又感無聊,於是決定到市區的大潤發買些後天上黃山的補給,在大潤發也發生了件小插曲,這兒包包寄放的櫃子是以電腦控制的,兩位電腦博士研究半天,竟還是不小心將小背包給鎖上,怎麼都開不了。後來還得填表格、驗證件,折騰好一會兒才解決!

順帶一提,在回火車站的公車上,有位打扮非常正式的女生,很難不注意到她,不過,我要說的重點是,在乘客上上下下過程中,她就不斷地起身讓座給年紀稍長者,看得RH兄跟我都相當感動。由此事件延伸出的另一觀察,就是此次江南之行遇到的多數人,都讓我覺得 (相對於上次西北行) 樂於提供協助,而且不僅僅只是被動地回應你的求助,更會進一步積極地提供給你他認為可能會更有所助益的協助喔 (有機會再舉些實例)。BTW,如果你問為什麼讓座的不是我?well,那是因為我們坐在最最後面,那些長者根本擠不過來!(似乎自己有些心虛!)

前面提及的D字頭火車,就是大陸最近一次火車提速的產物,外觀像子彈頭,據說極速可達 200 KM/hr,不過當天車廂內顯示的只跑到160。我們買的是一等座,每排配置4個座位,非常寬敞舒適,且與二等座 (配置3-2座位) 價差才4元 (鎮江南京間),對累了整天的咱們兩位,算是難得又所費不多的享受。

                             
                                                                                 (火車票)

        
                                                                (如同子彈頭的和諧號)

        
                                                                     (很舒適的一等座)

不過,鎮江與南京實在不夠遠,大約 20分鐘多些就到南京站,然後打車到位於夫子廟 (就是咱們的孔廟) 的酒店:金一村夫子廟店,也是屬經濟型連鎖酒店,一晚 136 元,是此行最便宜的一宿!環境還不錯,櫃台服務人員也挺親切。不過,如同網友抱怨,隔音的確不優,當我 call 房間位在我正下方的 CW兄時,緊閉門窗的我居然可以清楚地聽到來自他房間的電話鈴響!另外,南京似乎遠比揚州或鎮江大許多,打車由火車站到夫子廟居然得 30+ 塊錢!

8:30PM,三人再度集合。先吃了一碗南京有名的鴨血粉絲,不是很喜歡。後來走進一間火鍋店,點了鴛鴦鍋+三斤小龍蝦。麻辣鍋加冰涼啤酒確是絕妙搭配!或許我們加點的太頻繁,後來,只要我一站起身,櫃台就很有默契地開冰箱搬啤酒了!這餐持續了90分鐘,為這既累又充實的 long day 畫上完滿的句點。明天一樣會是個 long day,也期望會是一樣充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