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ter07 - 虎跳峽與麗江古城的第一次接觸 (1/27) 列印
週六, 17 三月 2007 06:25

早晨起床,頭痛症狀稍緩。早餐就在住宿的 “天界神川” 酒店內搞定。這酒店名字響亮,相較於週遭建築也頗壯觀,而房間雖不特別大,但陳設佈置都有些與眾不同,半開放式的餐廳內則樹立著不少煤氣(or瓦斯)燈,照明之外,好像也有“暖氣”的效果,不過,我不知道設計者是否考慮到這些燃燈可能會消耗掉更多已經夠稀薄的氧氣?

   

事後看些資料,對於昨天高原反應之強烈的原因,可能跟來時搭飛機驟然地飛抵高海拔地區,讓身體沒能逐漸適應有關,或許拉車慢慢上來會好些。還有,高原反應絕不可輕忽,酒店診所的醫生就提及他曾經歷過一位泰國遊客往生的事件,網路上 Tibetholic 的 blog 也提到,若不巧感冒,併發肺水腫,急救時間就4小時,腦水腫則僅2小時,也就是這樣的原因 (領隊說的),酒店裡的浴室並不提供盆浴的設備,以減少感冒的可能 (雖然我不是很能判斷盆浴或淋浴何者比較容易感冒),昨晚醫生甚至建議我別洗澡啦!附上Tibetholic 的高山症簡單預防需知

告別酒店後往目的地麗江前進。由於一路下山 (遠離高原!),因此,雖然長途拉車,但感覺遠比昨天舒服多了!下圖這兩條小狗是途中休息站的流浪狗(也或許只是缺乏主人照顧?),牠們吃光了自己身上的所有鹹的甜的零嘴,顯然不論兩岸的啥意識形態,流浪狗其實都一樣可憐,建議老共也該推一推狗狗的一胎化。
      
                                 (不論生在哪兒,流浪狗永遠都是弱勢族群)

近中午左右抵達虎跳峽鎮,用餐後往今天的主要景點前進。虎跳峽位於金沙江穿過玉龍雪山和哈巴雪山間所沖刷之峽谷間,最窄處僅30公尺,傳說老虎可以藉由江中一塊巨石中繼,躍過金沙江,因而得名。峽谷與兩邊高山間,落差甚至可達3000公尺,相當壯觀。進虎跳峽景區的狹窄道路,就沿著峽谷,捱著哈巴雪山開鑿,置身其中,驚嚇程度,絕不亞於當年第一次搭遊覽車走蘇花公路的情境。還好,此時並非旅遊旺季,沒遇上更驚險的兩台大車的會車場面。進景區後,可沿著山道下峽谷,山道口有不少拉客的轎夫,不過,說實在,這路還蠻陡的,自己就算爬不動,也不敢搭轎子!
    
                              (中間這塊石頭,想必就是所謂虎跳石)

   
                 (往上遊方向的景觀,有團友戲稱,金沙江最窄處應該改為前面土石崩塌處)

                     
           (往下遊方向的景觀,力有未逮的一般相機無法呈現出峽谷與兩山間的巨大落差)

遊罷虎跳峽,繼續往南沿著金沙江向麗江前進,途中在一處據說可以遠眺長江第一灣(彎?)的點停留,之所以用“據說”,實在因為真看不出個所以然!也嘗試偷偷地聽聽黃老師跟另一位來自宜蘭的吳老師的討論,怎奈限於程度,怎麼都聽不懂!倒是由黃老師在昨天往香格里拉的機上拍的照片中可以一窺整個第一灣的全貌。除了是地理上之一大奇觀外,導遊說如果少了這一彎,金沙江可能就如同它三江並流世界自然遺產中另兩位夥伴 (怒江與瀾滄江),就這麼直直地流入東南亞 (分別為薩爾溫江及湄公河)!長江可能就不那麼長了。     
   
                                               (遠眺長江第一灣,彎處卻不怎麼看得出)
 
   
    (黃老師機上拍的照片,黃色箭頭標示的是大致的North,乃根據飛機飛行方向及黃老師座位推出,
     紅色箭頭則是水流方向,應該沒錯吧!)

對了,遠眺長江第一灣本就在行程表中,咱領隊還說與開車師傅溝通後,師傅答應額外走這麼一段,害我當時感動不已!

大約4:30PM左右抵達(另一個)期待已久的麗江。香格里拉段的導遊在此跟我們道別,雖然咱這導遊有些“白目”的讓我們喝酒治高山症,不過,還是覺得她挺敬業的啦,自己有很用力的鼓掌跟她 say bye-bye。對了,她還跟我們談了些藏人天葬的過程,有點恐怖;還有位團友聽完水葬程序後,說這幾天絕不吃魚了!

晚上住“官房酒店別墅”,是那種 house 式獨棟建築,猜想是有錢人買的別墅,平時不來住就交給管理公司租給咱們這種遊客,每棟房子都配有一名管家,領隊說他們都是來自旅遊學校的學生,實習兼賺些小費。雖然是不太一樣的體驗,但我還是喜歡一般的酒店多些,因為所謂別墅的種種設施都較缺乏,離市區又遠,毫無夜生活可言,例如晚餐就還得搭車回正宗的官房酒店。晚餐吃 buffet,菜色花樣還算豐富,但都不怎麼美味。

晚餐後往古城玩耍,本來滿心期待,不料第一次邂逅卻是個糟糕的經驗。導遊先是宣佈放牛吃草,固定時間回遊覽車集合,接著又改在古鎮入口處,最後則又決定帶著大家邊逛邊介紹,導遊應該是好意,不過,古鎮小溪邊道路不寬,一行35人的隊伍拖的很長,跟在稍後的我們啥都聽不清楚,後面來人抗議擋路的罵聲倒是聲聲入耳!就這樣一路焦慮!原來被視為特色,兩邊小吃店穿著各式少數民族服飾的服務員間互尬歌聲搶客的景況,此時卻反而令人覺得煩躁。後來還是給咱們自由活動,只是時間不多,也沒能逛得很深入。

比較有趣的是夜晚的四方街廣場聚集了好多人跳舞,各色人等都有,觀光客、著醒目少數民族服飾的女孩、甚至穿著廚師制服的都有,看來是生意不好,出來樂一下。
   
                                                       (夜晚的古城既熱鬧亦吵雜)
 
   
                                                            (四方街跳舞的人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