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NC06-延安行之最長的一日 (9/27) 列印
週一, 16 十月 2006 08:58

時間是晚上 22:00 PM左右,坐在延安亞聖大酒店11樓的房間,吃著剛買的水果、羊蹄及中午在西安切的輦止坡醬羊肉及牛筋,喝著的是青海帶過來的青稞酒,欣賞著窗外寶塔山的夜景,耳邊雖仍可聽見樓下街道不時傳來的惱人喇叭聲,但卻也不再在乎。此時心情像似逃難半世紀之後被安置於五星級的避難所!這是幾天以來最難熬的一天!還是從頭說起吧!

06:50 AM 被 morning call 叫醒,有些不情願起來,不過今天有重要行程!梳洗完畢,穿上難得的襯衫,打上領帶,套上獵裝,卻又配上那一百零一條牛仔褲,雖然有些奇怪,但看起來也還人模人樣 : ) 稍微再朗誦一下今天要 present 的投影片內容後離開酒店,攔輛計程車往唐城賓館。一進會場,才驚覺隨身碟放在這幾天一直帶著的背包裡,可是今天帶的卻是 ICNC 發的書包!一時之間驚慌莫名,由於我的 presentation 分別是今早第一個session 的第一及第三場,回去拿肯定來不及!後來想到,在腰包裡有另一隨身硬碟裡頭也有備份!哇!that was close!所以囉,套句英文句型:你絕對不會準備的太充足。

第一個 presentation 在 room F,我第一個到,拷貝了投影片檔後,再跑上 2F 的room A拷貝另一個投影片檔,並告訴工作人員自己會晚些上來。

今天參與的人明顯比昨天少,可能是還在補眠,要不就是逛兵馬俑去了。時間差不多了,來的人都是說普通話的,正想建議擔任 session chair 的西安交大教授咱們講中文算了,話沒出口,就進來位老外!我首先上台,自己覺得講的蠻順,回答完問題,趕緊衝上二樓 room A,居然還沒開始,而且我之前的二位,包括 session chair 都沒到,所以我又是第一個上台!由於這篇是我的 major,因此感覺講的更順,還可以與現場聽眾小開玩笑互動喔!也不知是昨晚練習的充分?還是覺得在場聽眾的英文大概也跟自己半斤八兩,因此也不怕人笑,也就比較放得開?講完後回答二個問題,並欣然接受一位韓國教授的建議,就很愉快地下台,可惜沒要人幫忙拍張照。對了,由於 session chair 沒來,負責現場的西安電子科大學生就接手權充,英文或許並不非常熟練,但卻也有模有樣,毫不怯場,令人佩服。

在會場又待了一會兒,跟負責同學報備一下,跟剛那位老韓教授道個謝,離開唐城,攔輛計程車,回市區旅館。不過這時卻開始有些徬徨,究竟是否該依原訂計畫到延安及壺口瀑布?這幾天所有詢問的人都說延安的路不好走,何況,依上次湖北的經驗,搭長途汽車並不是很愉快的過程,而由延安回來又是個大問題,如果沒訂到半夜的回程火車票,9/29 的華山之旅也連帶報銷!旅館 check out 時,櫃台經理也建議我別去延安,上華山住個一晚還好些。

會陷入目前尷尬情況,在於許多條件的限制,首先,西安旅行社其實有延安與壺口瀑布的二日行程,可是我卻只有一天半!而西安到延安的四班火車中,其中兩班分別是早上 8:22 及 8:57,正是我報告時間!另兩班在晚上,可是抵達時間分別是 6:50 與 7:50,時間上會趕不上由延安往壺口瀑布的“唯一”7:30 班車。前者 (6:50AM) 其實原本有可能來得及,可是不知是否因整修之緣故,火車是開至延安北,而非市區的延安火車站,偏往壺口瀑布專車發車站是在延安南邊,即使打的,也很可能來不及(之前做功課時,知道有位台灣網友Annabear就是搭這班火車,結果當天沒趕上壺口瀑布專車)。另一方面,我真想去的是壺口瀑布,延安或許是大陸人心目中的革命聖地,對我而言卻沒啥吸引力,而多花一天到延安,只為壺口瀑布,自己是覺得有些“浪費”的!怪只怪壺口這麼棒的景點,老共怎麼不建條高速公路?

離開文苑酒店時,仍在猶豫,決定先吃個午餐,慢慢思考。再度進入回民街,這次更深入,拐進大皮院,在那買了一份甑糕,據說是很多人小時候早餐的回憶,糕是糯米做的,上面抹上厚厚一層棗泥,嘗起來不怎麼習慣。另外,又看到一家水盆羊肉,心想進去再確認一次,這次終究對水盆羊肉死心了。

                                  
 
在大皮院路口,居然讓我找到了輦止坡老童家醬肉店!它之所以有名,是因當年慈禧太后躲八國聯軍時,帶著光緒乘御輦逃難到西安,又餓又累情況下,在一個坡道旁嘗了它的醬肉,覺得美味非凡,因此御賜了所謂“輦”止坡 (大概是好吃的讓輦車都停止不前之意) 這稱號,沒想到搬到了這兒!切了羊肉及牛筋各 5 塊錢,晚些再嘗。

                       

      
                                                       (這醬肉還經鱷魚蚊香燻過喔)
 
午餐過程下定決心 – stick to the plan!搭計程車到城東客運站,買張往延安的票,原先在台灣時就設定坐所謂 “豪華大巴”,只是剛猶豫一下,錯過了幾班,到時馬上就有一班依維科 (17人座),再下一班則需等約45分鐘,是所謂宇通中巴“高級座”,心想,沒豪華座,高級座也可以啦!Big mistake!

相對於火車站候車室,客運候車室相對落後許多,我指的倒不是硬體設備,而是整個資訊的傳達方面,例如我在車站坐了30分鐘,完全沒聽到任何關於往延安車次的廣播,後來還是自己受不了才去問櫃台小姐,她很不耐煩地指了方向,原來車早在等著了,車內也幾乎坐滿。一上車,我馬上後悔!首先受不了的是車內瀰漫的煙霧,我的媽咪ㄚ!未來的6個小時 (後來走了8小時!),我都得待在這微小空間,忍耐這樣的煎熬!其次,所謂“高級座”,前後左右都窄得不能再窄。在台灣一般遊覽車,最擠的大概也就是坐個稍多於40人吧?那還是大型車ㄛ,可是這台中型巴士裝上的絕不只40人 (中間走道擺小凳子還可以坐人喔),講粗俗一點,全程我只能調整由左邊、右邊或同時兩邊的屁股肉貼上座位!前、後及右的傢伙都抽煙 (感謝阿拉,左邊是窗戶,它不抽煙),偏窗戶又打不開,只能將鼻子貼在兩片窗戶的縫隙努力地吸取一點點新鮮空氣。

西安至延安其實僅364公里,在前半段走高速公路,約花了2個小時就走了近一半路程,不過在黃陵下高速路後,就開始走 local 路,那段路感覺就如同北宜的九彎十八拐!顛簸的路面、雨天的泥濘路況及不時出現的前方烏龜車所造成的緊張狀況 (危險超車),配合猶如地獄般的車內環境及對延安狀況的不確定性,讓這段過程痛苦不堪,腦袋裡盡是對自己所做錯誤決定的惱恨!

車子在約 21:30 PM 抵達延安南站,稱“車站”?其實也不真是,就是大馬路邊,烏漆嘛黑的,路上則滿是泥濘,怎麼到市區?看看就三四部計程車在拉客,一人10元到市區,好像也沒甚麼選擇,上了車,不經意的說到亞聖酒店 (其實之前的理解,亞聖是美食城),還真有這酒店!且是三星的。在亞聖酒店要了一間標準間,櫃台跟我要身分證,給了台胞證,櫃台小姐似乎一時也搞不清楚那是啥,可見來這的台灣人還不夠多!櫃台還特別給我一個夠高又直接面對延安著名寶塔山的房間。Check in 的同時,也麻煩酒店的商務中心幫我訂明晚回西安的夜車,不到 20 分鐘就拿到票,多付30元處理費,值得。

如今回想起來,雖然過程非常不愉快,不過,不經一事,不長一智!例如在車上也見識到了真正的“皮”,有位大哥沒有買票,隨車服務員 (就是車掌) 拜託他買,他不肯,而因為出站前會有稽查員核對人數及車票數,車掌就請他先下車,等車子出站後再上車,他還是不甩,就這樣僵在那近十分鐘,車上其他人抗議也沒用!真服了!後來怎麼解決也搞不清楚!不過,為什麼車掌會允許沒買票的上車?我只能猜測這位仁兄稍後還是會付較少的車錢,然後這些錢可能就是師傅與車掌的外快囉(純粹是猜測,因為我真的搞不懂他們的系統是怎麼運作的。),另外,像這位仁兄這樣沒買票的還有好幾位,只是其他人都會依車掌的要求在適當時機下車及上車。

另一個見識,倒是挺難啟口。車子在黃陵暫時停留休息 (又攬了幾位客人,走道開始擺座位了),大家都上洗手間去,那是一個只有一整排大號的廁所,且完全開放式 (不僅沒有門,連一點點隔間都沒),小解時旁邊就蹲個傢伙,更戲劇的是,正當我克服障礙,準備解放時,旁邊又插進一位傢伙,跟我45度地面對同一個坑!當場我…!這種見識一次就夠了。

對了,一直提到黃陵,它附近有一個蠻有名的景點,顧名思義,黃陵就是黃帝陵,之前提及西安出團的延安與壺口瀑布二日遊就有包括這景點,只是遠古時代的事,誰說得準黃帝真葬在這兒?事實上,我還看過文章,說考據結果,黃帝是葬在甘肅某地方哩!所以,我是將這歸類為搶錢景點啦!還有,快到延安時,經過一個地方叫甘泉,不知道它是否是漢武大帝戲裡那個甘泉宮所在,有時間再研究一下。(註: 經查, 西漢時甘泉宮遺址位於今陜西淳化縣, 在西安的西北邊)

最後,相信如果有人看過這篇日記,或許不會想來延安了,其實大可不必,西安到延安 (甚至延伸至更北) 的全線高速公路應該快通車了 (路都已經在那了),未來交通條件應該會更好些,甚至未來高速公路也到靖邊,我就可以由那轉到赫連勃勃的白城子 (統萬城) 一遊。而延安車站及汽車南站也應該很快可整修好了吧!希望我是最後一位苦命的呆胞!至於壺口瀑布的交通,之前也看過關於它所屬的宜川縣 (在延安東南,西安的東北) 的一些官方開發計畫的新聞,相信不久的將來,可以有更好的方式到那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