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N2005之速食三峽 列印
週五, 05 五月 2006 08:35

抵達宜昌的第二天 4:50AM 起床,迅速盥洗完畢,5:10AM 就已在酒店大廳ready等待交通車載送我們到碼頭搭船。由於交通車得在各酒店間 pick-up 旅客,花了一些時間,碼頭位置遠在三峽大壩之上遊,交通車沿著三峽大壩專屬快速道路前進,抵達時天已幾乎大亮。順便一提,這條專屬快速道路,據導遊告知,乃為運輸各種修築三峽大壩的人力及工程所需器具所建,因為沿途都是高低起伏的山勢,隧道連綿,而由於地層堅硬 (石灰 or 花崗石之類的),因此開鑿過程蠻艱難的,與台灣橫貫公路頗有相似之處。

誠如之前所述,我們搭的船並非旅遊船,而是往重慶方向 (更明確地說,是往萬縣) 的交通船,因此同船其他旅客幾乎都非遊客 (誰會在這麼冷的天遊三峽?),剛開船時,三人都相當興奮,我呢?更不用說,從小聽地理課老師介紹三峽之種種時就開始夢想能到此一游!開船後,紛紛佔據窗邊獵取沿岸風景。不過,這種船視界並不好 (如圖),窗戶也不怎麼 transparent,拍照效果亦不佳,到船外呢?一分鐘都受不了,那冷冽的寒風,像似要將我們臉皮撕裂。而且,顯然我們來的太晚,沿途標示的江水高度都已是 100 多公尺,江面 (或許說湖面比較貼切) 相當平靜,除了兩邊山勢的確頗有可觀之外,甚麼三峽之險完全沒有!而再奇的景色,若是千篇一律,很快地也會索然無味,果然很快地,兩位夥伴先後昏迷,我也沒撐多久 …

             我們搭的快船
                                                                    (我們搭的快船)

   接近奉節, 看得出來天候不甚佳
                                                               (看得出來天候不甚佳)

數小時後 (由於昏迷之故,沒了時間觀念),抵達奉節,下船再搭交通車到白帝城,白帝城在三國歷史中也佔了一席之地,話說劉備為報東吳殺關羽之仇而發動戰爭:

“蜀軍由三峽順流而下,攻破孫吳的巫縣(今四川巫山)、秭歸(今湖北秭歸)守軍。為了便於固守荊州,孫權一方面遣使向魏稱臣,避免兩面受敵,一方面遷都武昌(今湖北鄂城),任命年輕大將陸遜為大都督、假節、安西將軍,督將軍朱然、潘璋、韓當、徐盛、孫桓等五萬大軍,進駐夷道、夷陵,加強西線防務。章武二年(222)二月,劉備率軍從秭歸分兩路出發攻吳。黃權請戰說:吳人悍戰,我們順流東下,進易退難,我請求當先鋒同敵人交兵,陛下宜為後鎮。劉備未予採納,而是自統主力軍,在江南岸沿山勢東進,最後在猇亭(今湖北宜都西北)一帶紮營。與此同時,劉備還派侍中馬良到五溪蠻地區安慰動員,結果,五溪蠻積極出兵回應。蜀軍自巫峽至夷陵界,樹柵連營七百餘裏,立幾十營,憑藉高處,據守險要,氣勢銳盛。陸遜見此情形,只得不與蜀軍交戰,等待時機。由於蜀軍在山地佈陣,兵力難以展開,而且勞師費時。雙方在猇亭對峙將近半年,蜀軍弱點逐漸暴露出來。蜀軍沒機會與吳軍決戰,糧草物資一天天減少,士氣逐漸低落。劉備急於求成,改變戰略,命水軍也全部登陸,進入山林。陸遜見有機可乘,立即下令全線出擊,讓士兵每人帶一把茅草,包圍蜀軍,一邊放火,一邊進攻,結果連破蜀軍四十余營。蜀軍損失慘重,丟掉了四萬多人,舟船、器械、水步軍資也損失殆盡。劉備連夜向西突圍,抄小道逃往白帝城(今四川奉節縣東)。”

在上白帝城前,經過一個小村落,發現許多村民 (男女老幼) 正在拆一間房子,並且小心地將拆下的磚塊建材整理排列,請教導遊,原來白帝城下村莊即將淹沒 (下次來可能就不見了),倒是白帝城因地勢較高,會保留下來。上白帝城需搭一段不怎麼高的索道,山上有個白帝廟,陳列一些描述劉備託孤故事的塑像,沒啥好玩,倒是有些遷移過來的懸棺,個人蠻有興趣的。另外,山上賣很多的名產是梳子,據說是用當地某種樹材製作,梳了頭不痛之類的!Well,一笑置之。

此為白帝城往東拍的風景,左邊是長江支流 (參見右上垂直往下河道)
                            (此為白帝城往東拍的風景,左邊是長江支流 (參見右上垂直往下河道)) 

離開前,在停車場遇見一位年紀很大的阿公在路邊賣橘子,看到他就想到自己老爹!特地過去買了不少,可愛的阿公用的秤是小時曾使用的桿秤,更有趣的是,阿公不會算術 (只會不斷說他的橙好),斤兩秤了還算不出要收多少錢,我還特意多幫他加些斤兩!相較於其他蒼蠅似不斷糾纏的小販真的可愛許多。

午餐在奉節解決,又吃了一鍋鰱魚火鍋,還特意跟店家交待不要辣。用完餐,搭回程的快船回宜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