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9 – 古雞鳴寺、南京城牆 & Home-Coming (Day 11) PDF 列印 E-mail
週六, 04 八月 2012 02:39

古雞鳴寺在更古之前叫 “同泰寺”;我猜對(中國的或佛教的)歷史稍感興趣的前輩多少都會耳聞過這個同泰寺!它之所以如此赫赫有名的原因在於某位皇帝(南北朝時的南梁武帝)曾經數次捨棄皇位到此出家!皇帝出家可不不是小事,那意味現有的權力結構得來個大風吹!對既得利益者當然不妙;而且,(純屬個人)推測這位梁武帝也不見得真心想出家 (或者說出家的心不夠堅決)!於是,君臣間就玩起了你出家我贖回的戲碼 (贖款號稱群臣捐出,但恐怕也是民脂民膏!我覺得這位武帝跟某些存好心做不好之事的 “放生” 人士並沒啥差別!)。結果呢,皇帝成就了他好佛之名,同泰寺也肥了!倒霉的卻是百姓社稷,在南北朝那個大混亂的年代還算像樣的南梁帝國卻從此衰敗,後來軍閥侯景叛變,梁武帝被軟禁並餓死於宮城中!得年八十五。

雖然梁武帝不是自然死亡,但在中國歷朝皇帝裡他算是僅次於乾隆之最長壽者!記得以前讀過一些文章稱三武滅佛的那三位皇帝死得早是緣於他們滅佛所遭的報應;那麼以類似的邏輯,梁武帝的高壽顯然來自於敬佛了!當然,我還是認為這事兒有點牽強啦!否則三武裡面的第一武 (北魏太武帝) 還比他那位鑿雲崗石窟佛像的孫兒多活個近20年呢!這怎麼說?何況梁武帝也非 “壽終正寢”!他長壽的原因似乎是如同 “毛匪澤東” 說的:“蕭衍善攝生,食不過量,中年以後不近女人…” (蕭衍=梁武帝)。他老人家中年以後的那事兒咱不知道,但梁武帝確實在吃的方面身體力行所謂 “善攝生”,他本身提倡素食,並以皇帝的影響力建立了(漢傳)佛教的素食制度!(詳如下圖古雞鳴寺內的看板所述)。

    
   (關於佛教素食制度起源之描述。另一重點則是廣告:“咱們雞鳴寺有附設一間很棒的素食餐廳喔”!)

    
                              (這就是雞鳴寺附設的素食餐廳,中餐就是在此搞定。)

     
    (不過,以我無肉不成餐的角度來看,它素菜餐不具吸引力、且價位又有些高!後來點了兩碗素麵,
     吃得很飽、但卻沒有滿足感!)

回到流水帳…這趟搭的 Z 字頭 (Z=直達) 夜臥車其實就是 T 系列 (T=特快) 的車廂,算是自己在這兒搭過 (除動車之外) 最高檔的火車。按往例,午夜前仍舊難以入眠,獨自站在車門邊,望著窗外飛逝的燈火與間或出現的超大煙囪!腦袋裡想的居然是當年一路潰敗往南的西楚霸王!依著此趟旅程的相反順序經過石家莊、邯鄲與鄭州,原本喧鬧的車廂逐漸安靜…自己本想撐著看一眼項羽老本營彭城 (徐州,原本也在行程的 B 計畫中) 的車站,不過,過了鄭州就不支了!

經過 11 個鐘頭左右的千里奔行 (~1200 公里),火車大約 07:00 抵達南京。估量一下返台的航班 (15:45) 時間,自己還有一個上午,夠我爬上 SSDU 2007 錯過的中山陵了!誰知早餐時一場突來的大雨、以及之後斷斷續續的細雨再度打亂了計畫!最後決定就近參觀玄武湖對岸的雞鳴寺與它鄰近的南京古城牆博物館,兩者在 tripadvisor 網站評比中分居南京景點之 12 與 13。


     
                             (南京站前克難的露宿族。右邊這對夫妻或情侶最是經典!)

雞鳴寺與南京火車站剛好隔玄武湖相望,可以沿環湖道步行過去;不過問了幾位路人後還是選擇搭公車到北京東路某處下車,然後步行進入疑似公園的幽靜小巷 (那附近似乎是民國時代的行政院所在),小巷裡有幾個算命的攤子一直對著過往行人吆喝拉客!過程還經過的一座 “還都紀念塔”!據說是抗戰時與日本合作的汪精衛政府所建;“還都” 強調的是汪先生的政府是遷離南京後又回來的國民政府,藉此宣示其合法性!不過,塔旁的石碑說這正是汪精衛投敵叛國的罪證!呵呵,關於汪先生,之前討論過,這兒就不囉嗦了!

    
    (雞鳴寺與古城牆博物館。後者位置就位於雞鳴寺旁、照片左下紅色那一段被稱為 “台城” 的廢棄城
     牆上。所謂 “廢棄” 指的是明初時原規劃南京城的北邊城牆是由此向西,後來卻改沿玄武湖築城,那
     段就給廢棄了。)

                           
(還都紀念塔。不過,網上有資訊顯示此塔可能1937年就存在了,因而質疑此 “還都紀念塔” 說法之真實性!)

雞鳴寺入口看起來頗為平實,沒有想像裡 “皇家” 寺院該有的富麗堂皇!倒是不免俗地收門票!還好不貴 (記得是 5 塊 RMB),還附送三柱香呢!當天寺裡遊客(或香客)不多,多半雙手合十或拈香而拜,看得出來都是虔誠信徒 (我例外啦!);僧眾 (似乎都是比丘尼) 也都是各忙各的,不會給人任何壓力。寺內提供免費經書 (我帶了一本簡體版的金剛經,CW 兄曾說它可以治失眠!)、也有販售不錯喝的自製烏梅枝,呵!我還在那兒解決了早餐後的心腹之患!總體而言,我對雞鳴寺的感覺不差,它比較像自己參觀台灣寺廟的經驗,除了五塊錢的門票外,不會有一些拜訪過的大陸寺廟常聞到的銅臭味道!

    
                                                 (平實的雞鳴寺入口。)

     
                  (雞鳴寺門票5塊 RMB並附送三柱香!稍後自己在右圖這兒燃香祈求平安!)

                           
                                             (雞鳴寺最高的…忘了叫啥塔之類的…!)

    
                                (虔誠的女士先生們試著將銅板丟上香爐之頂、許願。)

除了前述與梁武帝的因緣之外,接續梁朝的陳帝國之最後一任皇帝(陳後主)也在雞鳴寺留下一些 “事蹟”!公元 588 年,統一北方的隋帝國南征,沉緬於酒色的陳後主仗恃長江天險而不以為意;公元 589 年隋軍攻進當年稱建業的南京,陳後主與兩名愛妃就躲在雞鳴寺的 “胭脂井” (如下圖)!兩名愛妃之一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美人:張麗華!擷取維基百科一段對她的描述:“她臉若朝霞,膚如白雪,目似秋水,眉比遠山,顧盼之間,光彩奪目,照映左右”!呵,美不美?想像一下吧!為此,當年隋軍南征元帥楊廣特別吩咐要得到她,但其手下高熲卻認為紅顏禍水,就私自斬了張麗華,得年僅僅三十!嘆!人長得美也不對,冤枉啊!

    
                         (左邊涼亭下的 “胭脂井” 就是陳後主與兩名愛妃躲藏之處。)

                           
         (胭脂井近照!史書上說陳後主是與兩位妃子一起被吊上來,但看看這井的直徑,顯然不太可能!
          所以,要不史書騙人,要不這井 “今非昔比”!)

如同前述,古城牆博物館與雞鳴寺近在咫尺,出了寺很自然地就 “爬” 上位於城垣之上的博物館 (得付費的啦,記得是 20 元)。這兒的賣點大致有三:(1) 瞭解南京古城牆的種種、(2) 漫步於 6~700 年的城垣之上、(3) 欣賞玄武湖公園美景。呵,想偷懶了,以下看圖說故事…。

    
       (左為上述廢棄台城的一部分,如今是居民晾衣服之處!右邊就是與城牆近在咫尺的雞鳴寺。)

    
        (這個表顯示南京城的規模居中世紀世界第一!當局似乎也積極推動讓古南京城能列入世遺。)

    
    (明南京城模型。皇城的右上方那山丘就是鍾山、或叫紫金山。咱們國父與那位愛殺臣子的明太祖朱
     元璋都長眠於此!)

    
  (這是翻拍的明南京城通濟門,它的船形甕城號稱中國境內 “絕無僅有”!可惜 5~60年代時給拆了!)

                         
                        (這是另一時間點拍的中華門,它四道城門的甕城也非常有特色。)

    
                                                  (走在古城垣上感受古與今。)

    
                                             (沿玄武湖往西北的一段城牆。)

    
                                (城牆邊的玄武湖景區,猜想黃昏時應更有可觀。)

中午過後回到火車站領回背包,裡頭那把水果刀就拜託寄包處大姐收下…,然後搭上往機場、乘客僅兩三隻的大巴,自己偷偷在後面換掉身上已分不出雨水還是汗水的半濕衣褲與鞋襪!好刺激!回程的兩個航段雖沒遇上升等的好事兒,但至少很順利沒有 delay!回家真好!遺憾的是,Call in 節目的話題跟出發前竟無太大差異!仿佛自己Summer 09 的旅程從未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