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9 – 再訪太原 & 終覽晉祠 (Day 10) PDF 列印 E-mail
週一, 18 六月 2012 01:40

Summer 07因為時間的關係未能一覽晉祠,當時自我安慰:不就是棟老房子!結果呢…我錯了!晉祠裡有很多的老房子!而在這些老房子中最著名的就是北宋的聖母殿與金朝的獻殿。根據網路某些文章的說法,兩者與聖母殿前的 “魚沼飛梁” 合起來號稱 “晉祠三寶”!當然,這些木造的房間肯定是重建的啦,但至少文獻上都聲稱 “按原式樣翻修”;建築我不懂 (自己覺得聖母殿頗有可觀、獻殿則沒啥感覺),倒是北宋與金兩個大冤家居然一前一後地在此分別增建,這事兒讓我覺得挺有趣,似乎不論漢人或胡人,得了天下後尊重當地傳統與攏絡民心的作法都還蠻一致的啦!至於所謂 “魚沼飛梁”,乃一潭方形的魚塘 (魚沼:圓者為池、方者為沼),其上則是一座十字型拱橋,拱橋的東西向較寬、南北向較窄,據說若由上方俯視時拱橋其狀似飛鳥,故稱之為 “飛梁”。除了上述三寶,晉祠的玩耍重點還包括:聖母殿裡表情生動豐富的宋代泥塑侍女、宋代(鐵造)金人、難老泉、唐太宗親題的晉祠碑、以及一棵據說植於周朝的倒臥龍柏。

    
                 ( Day 10 的足跡:鍛羽而歸的正定再訪、太原晉祠,晚搭夜臥車直達南京。)

一早起床收拾好行囊後決定上太原之前再訪昨天玩的意猶未盡的正定。不過,今兒個車子特別多,公車走走停停,車行經滹沱河後決定放棄,拍幾張照片後回酒店,抓了行李匆匆退房,然後打車至石家莊北站,剛剛好搭上(還好 delay 的)預訂動車!驚險!比較遺憾的是沒能好好地跟前台的幾位服務員道別!他們是我遇過最 friendly、lovely & helpful 的如家前台!

     
             (我喜歡如家快捷的房間色調!離開這間住了三晚 “如家” 的房間,竟有依依之情!)

兩點多些抵達太原,出站後寄存大包,在火車站廣場右前方搭上往晉祠的804號公車,車行差不多一個小時。雖然晉祠之遊距現在寫這篇遊記的時間已相隔近三年,但對於進入晉祠的那段 “漫漫長路” 仍是印象深刻!由入口到聖母殿一路會經過很多道的 “門”,每次都以為過了這道就到了,但接下來卻發現遙遠的前方還有另一道門呢!門與門間則隔著很長的步道!剛剛在 Google Earth 上粗略地量一量,這段路差不多有1000公尺呢!(其實一公里還好,主要還是心理因素!就是預期到了卻不是那回事兒,讓人覺得OOXX)

    
                                       (由入口到聖母殿大約得走個一公里!)

     
                                           (晉祠風景區很多道 “門” 的其中之二。)

    
                                           (這道門乃其中較為特殊者。)

    
    (過了上述較為特殊的一道門後是唐太宗李世民與群臣塑像。李世民與晉祠的淵源,除了唐帝國發
     跡於此外,他本人曾在東征高麗遭遇挫折回程時在此停留,並親自寫下 “晉祠之銘並序”,據說其
     藝術價值僅次於 “蘭亭序”。)

    
                                             (門與門之間的漫漫長路。)

晉祠裡初始供奉的是周武王的兒子之一,那是傳說的很久很久以前 (大約3000+年前),武王伐紂建立周朝,武王歸天,其子繼位後封他的兄弟叔虞於此 (當時太原屬唐國,這也是太原起家的唐帝國之所以以 “唐” 為國號的原因),叔虞之子則因境內有晉水流經,改國號為晉 (就是後來春秋五霸之一、也是三家分晉前的晉國)。後世為紀念叔虞,就在晉水之源的此處建祠;至於上述所謂 “後世” 是啥時已不可考,只知最早在北魏酈道元的水經注 (約西元500+年) 就有記錄了,其後各代也都有與其互動或修建的記錄。例如唐太宗李世民曾在此留下 “晉祠銘”,是晉祠裡的珍貴文物之一 (可惜當日沒有見著!);至於北宋增建的聖母殿裡的所謂聖母則是叔虞之母。還有,雖然初期晉祠的正主是叔虞,但如今媽媽似乎完全搶走兒子(叔虞)的風采!大家關注的幾乎都是聖母殿,位在它附近的叔虞祠則甚少被突顯或提及!事實上,我當天也沒對它有任何特別印象!

     
    (晉祠裡的重要文物:金人台的四座宋代金人之二。所謂金人,實乃鐵鑄,且右邊這尊是民國初年鑄
     的;曾經看某節目稱原四座宋代金人之一逃跑了!或許這尊是補他的缺!)

     
    (晉祠裡的重要文物:金人台的四座宋代金人之二。右圖這尊據說是四者中最受歡迎者,估計是看起
     來較為 “完整”!由金人胸口的刻字看來,鑄造緣由似乎有點類似於 “還願” 或基於某類型的信仰。)

     
    (聖母殿前、“晉祠三寶” 之一:“魚沼飛梁”。網上有人說這 “飛梁” 乃中國最早的 “立交橋”!不過
     這句詞兒似曾相識…2007我在紹興也曾拜訪過的八字橋也是如此號稱!呵,中國之 “最” 常常鬧
     “多” 包,習慣就好!)

     
                                                             (魚沼飛梁)

    
    (對越牌坊,其後就是金朝建的獻殿。當天並未拍到獻殿的照片,或許也意味在眾多建築中,它並
     未讓自己感覺非常特別!不過,人家好歹也是三寶之一,這證明我確實不怎麼識貨。)

    
                                                  (獻殿旁的鐘樓。)

     
                                                 (魚沼飛梁與其後的聖母殿。)

    
                                  (聖母殿前的盤龍柱。右方斜倒的樹就是周柏。)

     
                                                   (表情肢態豐富的龍兒們。)

    
                                           (側面的聖母殿與魚沼飛梁。)

    
                                      (另一角度側面拍的聖母殿與魚沼飛梁。)

    
                            (聖母殿裡的主角:叔虞的母親、也就是武王的老婆。)

    
    (聖母旁的侍女。原本應該是配角,但因其多元的豐富表情,反倒喧賓奪主地成為晉祠裡的 must-
     see。可惜光線不好,沒有拍好她們的清晰面容。)

    
    (晉祠裡的周柏,一直以為這個 “周” 是夏商周的那個周,剛看到某文章卻說這是南北朝時給隋朝
     楊堅篡了的那個北周!如果真是這樣,那它年紀大約就減半成為1500歲左右!年紀大站不穩很
     正常,可偏有人又給它編了一個很有人性的故事:原來當初聖母殿兩旁各有一棵龍柏,兩者原為
     姐妹,姐姐思念妹妹,遂逐漸往中間靠攏,姐姐的小孩,就是圖裡站著那棵,擔心媽媽倒臥不起,
     就挺身而出成為媽媽的依靠!有趣喔?至於聖母殿的另外一頭的妹妹呢…聽說被砍了!可憐!)

    
                     (難老泉,難老=很難老去!意思大約就是強調這泉水之源源不絕吧!)

     
    (然而,網路有人說這源源不絕的難老泉早已 “老去” = 枯竭,圖左的 “噴泉” 則是人工做出來的;
     但這說法的真實性未知。)

    
                           (古色古香的建築之外,晉祠也頗具江南園林之美。)

    
                                                 (晉祠的園林-2。)

17:00左右離開晉祠,前後僅約待了90分鐘。以晉祠這樣一個有歷史、有藝術、又有風景的景點,90分鐘的時間真的太短!也難怪錯過諸如 “晉祠銘” 的精品、也無法細細品味宋塑侍女之多元表情!不過,為了趕19:57的火車、以及上火車之前的一頓 decent meal,也只能如此了。可惜,世事難料!那頓餐仍舊吃的很是狼狽!那是撘錯車的後果...當時參觀完晉祠一起等公車的遊客不少,先是來了一部804公車,大家蜂擁而上,接著另一部856公車也到了;兩路公車終點都是火車站,當下決定脫離人潮,上了乘客稀疏的第二部車,那時覺得那些非得擠上804的傢伙很奇怪(ㄟ!)。大約一個小時後,當發現自己的公車仍在市區繞路 (856 大約多了 7~9 站)、又遇上週末擁擠的車潮時,才意識到上了賊車!後來我沒等到終點站就下車,半走半跑步地奔向火車站,在站前找到一家不怎麼樣的餐廳,很匆忙地吃了一碗麵、一條魚與一瓶啤酒,然後在開車前五分鐘跳上火車!也結束了近一週的華北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