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9 – 井陘之于家石頭村、背水戰場 & 秦皇驛道 (Day 8) PDF 列印 E-mail
週二, 11 十月 2011 01:43

井陘縣位在石家莊市西邊直線距離約20+公里處的太行山口,自古就是重要的軍事關口。由北向南綿延約400公里的太行山分隔了(地理上的)山西與山東(古代的山東包含今山東省、河北省與河南省部分),許多發源自山脈中的河流切割出一條條東西向的陡峭山谷,這些山脈中斷處即稱為 “陘”,也是穿越太行山的天然通道;包含井陘在內的所謂 “太行八陘” 則為其中比較著名者。而若以太行八陘作為關鍵字查詢wiki百科會發現井陘乃其中唯一具備內容的條目,這似乎也意味井陘相對於其他七陘更有 “故事性”!或許如此推論並不嚴謹,但純以自己有限的歷史理解而言卻並不離譜。事實上,由春秋戰國至民國抗戰期間在這兒發生過的戰役不計其數,其中個人認為最具“戲劇性”的事件大概非 “背水之戰” 莫屬!而尋找這個背水一戰的古戰場正是今日井陘之行的主要目的(之一)!(關於背水一戰的背景將在附錄說明。)

    
                                           (南北向的太行山與井陘的大約位置。)

由石家莊至井陘可搭早班06:30往太原的慢車、亦可乘坐班次較密集的巴士。我的選擇是前者;然而,一早匆匆地趕至火車站,卻發現自己陷在排隊人潮中以幾分鐘之差錯過火車,正如數天前自己在鄭州火車站經驗的翻版!所以呢,除非時間夠充裕,在大陸搭火車還是別抱著現場買票的 “遐想”!沒辦法囉,只得改搭公車至石家莊市西郊的西王客運站再轉井陘!這段路也不怎麼順,除了半路上遇到大車禍堵了好一陣子外,這巴士的終點竟然不是在井陘縣城的鬧區,而是更遠的邊緣地帶,傻傻的自己一路坐到底後卻得搭回頭公車!待找到往于家石頭村的小巴候車處(不是車站、也沒有站牌,就只是不起眼的路邊某處!)時已經將近上午10點了!浪費時間又折騰!只怪自己早上賴了一下床、又吝於開口!等候往石頭村的小巴車過程也很漫長(將近一個小時),期間有位大叔跟我說:那兒沒啥好耍的!我微笑以對,腦袋裡卻不以為然!于家石頭村可是自己花了不少時間、看了n篇遊記、比較許多附近景點後的決定呢!

    
                        (井陘火車站前。我搭的往石頭村之小巴在此停留頗久候/拉客。)

     
                           (井陘縣城看起來還算高檔的飯店與自己的早/午餐處:烤鴨。)

顧名思義,“于家石頭村” 就是個以石頭為主建材,裡邊則住著于姓人家的村子 (廢話!)!據說這些村民乃明代 “民族英雄” 于謙的後代。我對五代以後的歷史較少接觸,所謂民族英雄云云,都是網路所得。Google後大致瞭解于謙是在蒙古入侵的 “土木堡之變” 後維繫著朝廷的一位名臣,但事後卻陷入前後任皇帝(被蒙古人俘虜後又釋回的明英宗與繼任其位的英宗之弟間)爭權鬥爭後被以謀逆罪處死,他的孫輩的一支則因避禍輾轉遷至位於偏僻太行山裡之此處。

    
                     (今日玩耍重點:石頭村 & 秦皇驛道。圖左娘子關則是次日拜訪景點。)

約11點左右,原本 “據說” 10:30的小巴終於開車了!離開縣城一陣子後,小巴開始蜿蜒於山裡高高低低的鄉道,景象非常類似於我老爹的故鄉;約一個小時後車掌告訴我到了!自己望著毫無人煙的窗外有些疑惑,突然間車子跨過一座山頭,眼前石頭村赫然在望!果然是 “不到村口不見村”!下了車,還沒搞清東西南北時就邂逅了人生中的第一位 “民族英雄” 後人:一位躲在刻著于家村古村落的石碑之後、只露出一個腦袋的可愛娃娃,而且他正對著我傻笑呢!

    
    (今日冷清石頭村裡邂逅的第一位村民!是位可愛的小娃兒,跟他與他的小姐姐比手畫腳地玩了一
     會兒,他們也幫我一起解決完打包的半隻烤鴨。)

石頭村不大,不過我還是花了一個半鐘頭仔細地走遍村裡每一條石板道!心得呢?我只能說之前候車時那位大叔是對的!當然很有可能是自己對建築沒啥感覺、或許也如網友所建議應該請個導遊!問題是除了前述兩位小朋友與售票(20元)的阿姨外,當天村裡幾乎毫無人氣可言!那位收錢的阿姨也只是告訴我先看看村子博物館後再逛街。而這個迷你民俗博物館內展的石器或怪石等等也不怎麼吸引人,唯一自己覺得有趣的是其中關於女孩嫁人之所以乘花轎的緣由;原來很久很久以前的出嫁新娘是坐著女方自行準備的馬輦(馬拉的輦車)到夫家,若在男方家生活三個月後能夠適應,夫家就留下輦車,並送馬兒回女方家;若夫妻不合,新娘就跟無緣的老公莎喲娜娜後自行騎馬回娘家!聽起來似乎是個挺開明的作法耶!不意宋代有位啥理學大家之類的(程頤)竟因為家族有兩位後輩出嫁後接連騎著馬回家就氣得一病不起(太誇張了!),死前強制規定他們程家女兒出嫁一律都坐花轎,以斷其婚姻不順之歸鄉之路!後來這風俗就逐漸為大家所接受。這說法(假若為真)讓我看了直搖頭!這些天殺的假道學,淨管自己面子卻不顧女兒死活!

     
 (于家石頭村內不怎麼樣的博物館。右圖是個處理曬乾後稻穀的農具,小時候家裡也有,我還操作過呢。)

                   
                                                  (于家石頭村內民居。)

     
                                             (于家石頭村內民居儲存玉米的倉庫。)

                   
                                          (于家石頭村內民居與石板街道。)

     
                                            (于家石頭村內新舊對比強烈的民居。)

                   
                                        (于家石頭村內空曠街道上的老人家。)

    
                                       (哇!于家石頭村內的 “十星級” 住戶!)

                   
    (觀音閣,清順治年間興建。啥是觀音閣?其實就是一座觀音菩薩廟!我雖然不是啥虔誠信仰者,
     但這樣的結構自己似乎沒見過!特別是下層的涵洞,其下還有兩根固定的方形木條,用途何在?
     不得其解!果然如廟旁的導覽所云:“廟不大而 “蹊蹺”、洞不闊而 “古奧”,小巧玲瓏、別具一格”
     。呵!蹊蹺 & 古奧!)

    
    (觀音閣前方的小戲台。兩者中間的廣場則是村民聚會熱鬧之處。注意它的左右是不對稱的喔!不
     知其原設計就是這樣、或是因左邊開路而拆成目前這樣子。)

    
    (清涼閣:于家石頭村內最具標誌性的建築。據說始建於明萬曆年間,下兩層為全石結構,上層是
     磚木結構。比較特殊的是它是由一位于家先人獨立地以一塊塊巨石壘砌而成,且完全沒打根基!)

                  
    (清涼閣的正面。根據它旁邊的重修碑文之說明,此建築歷經重修,最近一次是2003~2004年
     間,但底下兩層則似乎多半仍是原汁。)

     
    (于家石頭村邊緣的公共廁所與 “髮廊”!左圖公廁的鐵皮屋頂很有意思,感覺上它原應作為它種用
     途,下層的建物則是遷就此鐵皮屋頂而建。)

13:35 搭上回程小巴,14:40回到井陘縣城。問人背水戰場所在,多數回應不知,有位先生則隨手一指:就在那兒 (感覺當地人似乎不怎麼將這個重大歷史事件的遺址當一回事兒!)!順著指引的方向找到一條幾乎給綠色雜草及垃圾淹沒的小溪,心裡還唸著:不會是這裡吧!然後,我就看見了對岸繪著古代將軍的一座牌碑,碑的下方赫然寫著:背水陣古戰場遺址!走過對岸,望著褪色斑駁的牌碑,心中的疑惑迄今未解:這就是背水戰場?!

    
                         (離開石頭村,重回井陘縣城之前的沿途盡是運煤大卡車。)

    
  (在這條已被雜草佔領、且又隨處淤積廢棄物的溪旁找到圖右電線桿旁的背水陣古戰場遺址巨形牌碑!)

    
    (背水陣古戰場遺址,是真的?!而在這有些斑駁的題注上還給人寫了 “辦證貸款” 的廣告與電話
     號碼!沒人管嗎?)

懷著複雜心情離開背水戰場,攔一部車直趨位在縣城東約5公里的秦皇古驛道。秦皇古驛道也是此次 “精心” 挑選的一個景點;基本上就是古驛道遺跡,前面冠上 “秦皇” 的原因在於當年秦始皇病逝於沙丘後遺體運回咸陽過程中 “非常可能” 就是經由這個驛道!計程車只能送我至景點售票處(25元),由那兒到景點仍得步行一大段爬坡的石板路,沿路也有些有趣的廟祠之類的(參見以下照片)。而從入口起就有兩位好奇的小女孩當我外星人似的跟前跟後對著我指指點點!自己試著跟他們打招呼,卻又一溜煙就不見人影;不過,最終我們還是成了好朋友!他們稍後成為自己下半天的導遊,一路陪我走完全程、水壺空了幫我找當地人要水、帶我去看他們與同伴玩耍的(據說)鬧鬼的洞穴等等,若非時間已晚,還差點到他們家作客呢 (呵,就說我有 “囝仔緣” 嘛!)!雖然他們倆都不知道台灣是啥或在哪兒,倒是聽出我 “說話” 很 “奇怪” (他們的說法)!即使我堅持沒有,但最終在他們的找碴之下,發現自己講話的確會有個 “吼” 的尾音!Anyway,那是個愉快的童言童趣的下午!分手時彼此都有離情,小女孩之一甚至哭了呢!惹得自己更加不捨!至於景點介紹就看看照片囉。

    
             (秦皇古驛道景區售票辦公室內陳列的週遭地形圖。看來這地方漏水又乏人照料。)

    
                       (秦皇古驛道景區入口。大門前的兩位小女孩就是我當天的導遊。)

     
    (白馬廟與陳餘祠。陳餘就是背水一戰中的苦主:趙軍主帥,雖然敗仗身亡,但當地人似乎對其頗為
     懷念,故在此建祠。白馬廟則是一個發生於清代的傳說故事!話說此處山道陡峭,於是這兒自然形
     成了幫忙推車的行業;有日某商販車載貨物行經此地,由於貨輕馬壯,無需幫推;無利可圖的推車
     漢使了些伎倆讓車子動不了;商販心急下以短刀猛刺馬臀,白馬忍痛使力衝上坡頂後氣絕倒地!事
     後不久,幾個推車漢也都相繼死去!這故事除了隱喻因果報應,也暗示此路之艱困難行!聽起來似
     乎有點兒道理!不過,不知道那位拿刀戳馬屁股的主人有啥報應?)

    
    (西元前 210年,秦始皇第五次、也是最後一次南巡的路線。途中病逝沙丘,遺體則經此地驛道西上
     九原/包頭,再循秦直道南下回咸陽。圖乃擷取自柏楊簡體版的資治通鑑。)

     
           (據說那兩道車輪留下痕跡之寬度暗示它們遺留自2000+那麼久遠的 “車同軌” 年代!)

     
    (東天門。稱之天門或許意味此處曾經之險!又或許如同當天某團隊導遊所說此乃古代河北至天子
     所在咸陽的唯一通道/門戶!拱門應該是新建,但重點在於畫面下方比木扶手稍高的石壁,那位導
     遊說原本的路面是在那兒,但隨著車輪壓出的兩道痕跡過深時,就刨除凸出部分至輪痕的高度;
     於是,歷經數千年歲月後,路面就這樣逐漸地下移至目前的 “深度”。)

                 
                                      (東天門入口全景與古驛道車輪痕跡。)

                 
                                         (靠太行山的東天門另一端。)

除了古驛道,在這兒還見到一道半新不舊的城牆 (庚子城牆),原為當年八國聯軍期間 (1900年) 建來作為抵抗法國軍隊之用,但網路上有人聲稱舊城牆已被破壞,現有城牆則為近年新建。不過,不論是新是舊,這似乎表示至少在20世紀初時此處依然是進入山西的重要關口。

                 
                                                      (庚子城牆。)

    
                            (庚子城牆上往附近鎮上俯瞰所見之怵目驚心發電廠。)

秦皇古驛道景區的位置相當偏僻,不僅沒有公車,計程車沒事也不會進來!所以回程只能靠自己了!只是走了一天著實累了,以致連一向 “必肆” 的我都忍不住沿路試圖攔下任何經過的機車、農用車或轎車等!不過,沒人理我,最終走了約 20 餘分鐘才到省道,然後在路邊蹲了一會兒後終於攔到一部回石家莊的班車!晚餐是一碗燴麵加一粒西瓜。睡前步行至火車站買張次日到娘子關的慢車票、以及一張二日後至太原的動車票。


<<關於背水一戰>>

公元前207年,在眾多起義群雄中劉邦率先攻入咸陽,秦帝國滅;爾後的四年(前206~202年)中國陷入項羽與劉邦間的楚漢之爭。初期劉邦 “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再度進佔關中,然後藉著前者分封諸侯不公所引起的矛盾一路由關中往東蠶食,甚至利用項羽出兵在外的機會打進後者根據地彭城(今江蘇徐州)!沒想到項羽迅速地率三萬精銳回軍,在彭城會戰及後續追擊過程中痛宰劉邦,讓劉邦損失不下二十萬軍隊,原本陣營內的西瓜派紛紛改投項羽!

劉邦陣營為挽回頹勢,並降低在中原戰區的壓力,讓韓信往北開闢新的戰場。韓信首先滅了(大約在今)山西南北的魏國與代國後留下主力給劉邦抵抗項羽,然後帶著新募的約三萬軍隊往東穿越太行山,並在井陘口渡河(大約就是前述那條雜草叢生的小河)後背著河列陣!

    
                      (井陘之戰或背水一戰之韓信軍大致行軍圖與兩方陣營之大略位置。)

背水列陣原本是兵家之忌,特別是韓信兵力僅僅三萬,又面對以逸待勞的20萬優勢敵軍!然而韓信打的主意是置己軍主力於無可退之路而能將士用命,另一方面則是誘發對手輕敵之心。果然趙軍傾巢而出,韓信則讓事先埋伏的2000奇兵佔領趙軍營壘後遍插漢旗,漢軍主力則因臨河而戰無路可退,以致人人奮勇,個個爭先地與趙軍打得難分難解,但當鏖戰中趙軍發現背後營壘落入敵手後大亂,韓信趁勢反擊,大敗二十萬趙軍,斬殺趙軍統帥陳餘並生擒趙王歇。

    
    (井陘/背水一戰漢趙兩軍對峙與大戰過程示意圖。圖片中間區域的 “東天門” 應該就是前述秦皇古
     驛道的東天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