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rkey 2010 – 2 (Safranbolu,番紅花城) PDF 列印 E-mail
週一, 12 九月 2011 00:00

結束研討會行程的那個晚上坐渡輪至亞洲區火車站搭乘 "安卡拉特快車" (Ankara Express)。這一趟讓我行程變得很不順的火車體驗並沒有讓我失望!相較於大陸火車的擁擠與緊張經驗,當晚的 Ankara Express 乘客並不多,前後三個車廂大約只見兩個旅行團隊 (一個日本團、另一團疑似來自北歐) & me,人少了廁所也就容易維持乾淨,也不會有人大聲喧嘩;床位是坐臥兩用,躺上去稱不上豪華,但肯定比飛機經濟艙與幾天後的夜巴舒適多了!更重要的是 60 里拉 (約 1250 台幣) 的價錢又住宿又可移動,以伊斯坦堡連 "平價" 住宿都動輒超過 50 歐元 (以當時匯率約 2000+ 台幣) 的高房價而言,著實省很大!倒是號稱 Express 的這班火車開得並不快,伊斯坦堡與安卡拉間直線距離約 350 公里,單程卻花了 9 個小時多些,似乎有點兒名不符實!

    
                   (番紅花城位置與交通動線。比較遺憾的是沒能排出時間到更北的黑海之濱!)


     
      (Ankara Express 晚上 22:30 開,次日 07:38 抵達安卡拉,較原訂時間晚了約半小時。)

                       
                                              (Ankara Express 的臥舖。)

出了安卡拉火車站,傻了一陣子無所適從!最後忍痛叫計程車直趨長途車站,然後轉搭大巴至番紅花城 (Safranbolu)。乍進宛若機場般的長途車站 (08:05 AM) 也讓我一時間不知所措!安卡拉汽車站大致是扁長方形的設計,各巴士售票櫃台設在中間,櫃台兩旁是走道、候車空間 (departure 與 arrival 分屬不同樓層) 與商店 (如下左圖乃其中一走道),搭車處則在走道外的車站週圍;比較奇怪的是同一家巴士不同目的地之售票櫃台位置並不在一起!舉例來說,我到 A 公司問不到至某目的地的班車,他會建議我 B 公司可能會有;於是我找到 B 公司的某個櫃台,然後,我又會被告知應該到同樣 B 公司 (但相隔很遠) 的另一櫃台詢問... 呼!單找到正確的櫃台就花了些時間!不過,這樣的折騰過程倒也讓我悟出了在土耳其問訊的最佳模式:(1) 忘了自己的彆腳英文 (很大的可能性,對方的英文比你更彆腳!那就 "灰" 不完了!)、(2) 將自己想去的目的地寫在紙上,問訊時遞上紙條再輔以手勢就一切 OK。話說土耳其或許騙子不少 (特別是欺騙女生感情傢伙!呵,這是從背包客網站得到的印象。),但熱心且主動助人的好人更多呢 (好幾次我只是站在某處張望一下下,就會有人過來詢問是否需要幫忙,挺令人感動!)!也因此上述模式讓我 "幾乎" 無往不利!唯一的例外是幾天後我在 Denizli 轉車時拿著事先準備好的紙條詢問一位年輕人到哪兒搭乘開往 Pamukkale (棉堡) 的 shuttle,結果他很熱心的帶我走進車站裡的 Pamukkale 巴士公司之售票櫃台!(Pamukkale 是一個地名,剛好有一家巴士公司也叫 Pamukkale!兩者差很大!)。

     
    (左圖乃安卡拉汽車站的售票櫃台,照片大約只呈現四分之一不到的現場;右圖則是我到番紅花城所
     搭的 Safran 巴士櫃台之一。根據我搭了五趟巴士經驗的理解,土耳其巴士營運範圍大約分成全國
     性的,如 Metro、以及比較地區性的,如 Pamukkale 與 Safran。之前看了許多網友分享的印象
     似乎是 Metro 服務較好;不過,Metro 一天只有兩班到番紅花城的班車,當天剛好錯過了早班車
    ,在不想等太久的情況下選擇搭 Safran 的車,感覺服務也挺好!番紅花城的土文是 Safranbolu,
     Safran 就是番紅花,bolu 則是城的意思;由此不難聯想 Safran 應該就是比較 local 於番紅花城
     的巴士公司,相對地,它往返於番紅花城的車次也會比較多。)

     
    (茶水/咖啡與點心乃搭乘土耳其長途巴士的基本服務,大部分情況下也都有視聽設備。右圖剛好
     是凱末爾的傳記電影,雖然聽不懂對白,但大致知道了他的生平。)

     
                      (左為隨車服務員;右邊是 Safranbolu 新城所見的唯二巴士站。)

巴士約在 11:55 AM 抵達中轉站 Karabuk (車行約 2 個半鐘頭),在那兒改搭小巴至番紅花新城 (約 15~20 分鐘)。下車時小巴的師傅跟我 "灰" 了一陣子,稍後才瞭解他問我要不要先預訂回程車票!由於來程的乘車經驗不差,就請 Safran 巴士站的站務畫了次日下午的車票。那個站務挺熱心的問我打算住哪兒,然後就幫我打電話請旅店 (Bastoncu Pension) 老闆來 Pickup,所以,給 Safran 一個讚是一定要的啦!Bastoncu Pension 是背包客網站討論的熱門住宿處,褒貶都有!我的感覺是主人,包括稍後來接的年輕男生 (似乎是這間旅店的第三代了) 還算有禮貌,但對人有些冷漠、沒啥熱情!感覺有些距離。事實上 Trip Advisor 的一些評價也似乎與我的感受類似。而且它的房間不大 (至少我住那間是如此),衛浴更小 (再稍微胖一點就轉不了身了)!不過,反正就只想住一天體驗所謂鄂圖曼風格啦!

     
     (左圖是我在番紅花住的 Bastoncu Pension 前的石板街道、右圖則是房間窗戶外的景色。)

     
    (Check in、卸下背包後已是大中午,趕緊出門覓食。十月中的番紅花城非常冷清,圖左這位胖
     胖的大嬸逮住了我,好說歹說的哄我進去!Big mistake!撇開不佳的食物,這環境倒還有點像
     哈比人的屋子。)

     
    (接上圖,在雞同鴨講下點了這些不知所以的湯 & 麵食,不是普通的難吃!左圖麵包下壓著一封
     來自日本的感謝函,那日式英文簡直令人發狂...節錄一段博君一笑:I made you have ext-
    -remely waited. I am anxious, you are forgetting already. 我想他的意思是:讓您久等
     了,我真擔心您已經忘記我了...而這段還是容易理解的呢!之後描述與老闆娘間的互動部分就真
     的不知所云了!)


     
    (番紅花城以保留完整鄂圖曼式建築獲得列入聯合國世界遺產,上圖的窗戶想必就是鄂圖曼建築的
     特色之一。住宿處窗戶也是長這樣子。)

     
    (餐後小寐一番,傍晚開始流連於番紅花城的巷弄街道。由於遊客不多,多數店家似乎也都懶洋洋
     的不太理人,相對地讓人逛起來非常 easy。)

                         
              (番紅花城想必產番紅花!這看板應該是店家請某位老共寫的關於番紅花之功效。)


     
                                               (番紅花城外圍的街道與房舍。)

     
                                                         (待售中的屋舍。)

     
               (傍晚時爬上番紅花城的高點俯瞰市區。只見處處炊煙裊裊,晚餐時間近了...。)

    
                            (番紅花城高點,Hidirlik Hill 上樹立的世遺紀念碑。)

    
                                                         (番紅花夜色。)

隨著夜色降臨,肚子填滿後,刷身體的時間到了 (平時習慣將洗澡稱作刷身體,但這詞兒特別符合今日的情境!)!步行至白天兩度行經的土耳其浴場 (Cinci Hamami,乃由 Cinci 這位先生於 17 世紀建造的浴場)。雖說早早就決定土耳其浴肯定得給它一試,但真到了上場時刻還是有些遲疑...,畢竟對於脫光光給人搓身體還是有些那個啦!在門口溜了一會兒、深呼吸充分心理建設後毅然地跨過浴室門檻...一位老闆模樣的大叔遞給我一張價目表,我選了 5 + 15 里拉的項目,前者應該就是蒸汽浴;後者則是土式馬殺雞!大致程序是先進一個小房間脫光光,衣服相機等可以鎖在裡邊,然後圍著浴巾出來;再走進兩道小小的木門 (估計兩道是為減少蒸汽流出)。進去後熱氣迎面而來,煙霧迷漫中注意到裡面中央為一片大理石台,圍著石台呈輻射狀分佈則是幾個較小的開放式蒸氣室 (或淋浴間),其間分坐著幾個肥體橫陳的大叔,我也學著他們找個空位開始享受 "蒸煮"!蒸氣室/淋浴間裡邊備有水瓢及多個滴著冷水的水龍頭 (水龍頭看來頗有歷史),當覺得蒸得過熱了,用水瓢承些冷水往頭上一淋,很是舒暢!大理石台下想必有熱源,也有大叔就直接躺在其上,我當然也照做囉!一樣挺舒服的,但久躺可受不了!沒多久,一位高壯帥哥進來問我是否準備好來個馬殺雞了?有點忐忑地爬上 Massage 床,接下來就是一陣的搓洗泡沫按摩!或許我皮厚或是太重口味、也有可能那位帥哥手勁兒不夠,自己似乎沒啥感覺耶!Anyway,我覺得 massage 沒啥意思,倒是後悔之前的蒸汽浴沒享受久些。還有,我肯定有少選了甚麼,因為根據別人的經驗,土耳其浴的程序大致是:一 "蒸"、二 "搓" (搓 "仙")、三 "泡" (泡泡按摩)、四 "沖" (沖水洗頭)。有些疑惑自己是否錯過了 "搓" 的步驟!因為看上述前人的描述,那過程應該是發生在浴場中央的大理石台上,而且也沒見自己被搓出多少 "仙" (要不就是我平時洗澡夠認真,身無雜物!?)。更多土耳其浴的描述就參考下圖與這篇文章的圖文/視訊。

     
    (土耳其浴初體驗。左圖小房間乃更衣室間寄物間,進去出來就脫光光囉;右圖大叔後方的兩道門
     後就是蒸氣浴場。)

    
    (番紅花城內建於 17 世紀、也是城內唯一的土耳其浴場。上圖畫面兩個大圓頂下應該就是更衣室
     所在的大廳,正中央中型圓頂下則應該就是那片大理石台,中型圓頂旁小圓頂下則是淋浴間所在。)

    
    (第二天清晨早早起床,想爬上昨天傍晚上的 Hidirlik Hills,可惜上山頂的路給鎖上了,只能在半
     山腰拍拍照。)

    
            (清晨的炊煙...OOPS,不是耶,那是土耳其浴場!這麼早就有人來蒸煮身體了?)

     
    (番紅花城的天真童顏。不過,也不見得完全天真啦,像右圖那位小個兒居然跟我要錢!我沒理他
     他就是了。)

次日中午前退房,步行至土耳其浴場前的空地搭公車。候車時一位看起來很斯文的先生問我去哪兒,稍後他很熱心地帶著我下車並找到巴士站,就甘心!由於距開車時間尚早,自己寄了包後就在附近覓食。找到一家聚集許多小學生的小店,在那兒連吃兩份土耳其薄餅,那一餐是這麼多天以來第一次對土耳其食物有一點點驚豔的感覺!過程有位小三女生 (真的是小學三年級啦) 還主動過來問我來自哪兒、從事啥工作,兩人聊了一會兒,這小妮子英文還頗為不賴呢!原來她老爸也是同行,顯然也深信不能讓女兒輸在起跑點!兩點左右搭上小巴,一樣在 Karabuk 換乘大巴至安卡拉轉車,開始今日漫長的公路之旅!約凌晨左右才抵達下一站:哥樂美 (Goreme 或 Cappacodia)。

     
    (左圖是民宿的早餐、右圖則是等車回安卡拉時在車站旁的午餐,那個我稱作土式 Pizza 的薄餅
     是近一星期來最美味的食物,強烈推薦土式 Pizz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