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9 – 邯鄲博物館、趙王城 & 轉進石家莊 (Day 7) PDF 列印 E-mail
週四, 14 七月 2011 01:27

昨晚一直思考究竟是否該在邯鄲多留一天,除了對銅雀台與沙丘的牽繫之外,在Internet Surfing過程中還多了個蘭陵王墓 (邯鄲南約70公里)。蘭陵王乃傳說中的美男子(有篇網路文章將他列為中國歷史上十大美男子之一),但他也是歷史上的一位悲劇人物,他本名高肅(長恭),他的父親原本可能是北齊皇朝開國之君(高澄),誰知死得太早,皇帝位子落到他叔叔(高洋)手裡!雖然時運不濟,高長恭還是靠他的勇猛當上了將軍,替北齊政權建功無數。他最具代表性的一戰是以五百之騎解救洛陽於北周十萬大軍之圍!傳說他的士兵們還據此作 “蘭陵王入陣曲” 以歌頌其功。然而功高震主,皇帝(也是堂弟,高緯)對他起了戒心也動了殺機!他在瞭解自己所面臨危機後刻意低調、並將自己塑造成貪財的形象,希望能因此讓皇帝堂弟明白他無意權位。不過,最終仍是落了個給賜死的下場 (時年僅30+歲)!由於高長恭長得非常 “漂亮”,以至於常受戰場上對手嘲笑!為此他作戰都會帶上猙獰的面具以威嚇敵人。上述蘭陵王入陣曲(與其面具)已在中國失傳,倒是據說在唐代傳入日本並給保留了下來!而咱台灣八零年代成立的蘭陵劇坊,其名稱由來也與這位蘭陵王有關!

    
                         (蘭陵王塑像與其面具,圖片來源:http://www.pan66.com/)

不過,在與幾位師傅談包車事宜都未能達成共識後,決定放棄銅雀台、沙丘與蘭陵王墓!然後在逛完邯鄲博物館與趙王城後的午後搭長途車轉進至石家莊。關於沙丘,忍不住又想囉嗦一下最近查得一筆的訊息:原來,商紂王當年的酒池肉林所在很可能也在這兒耶!這個說法所根據的是史記殷本紀中的記載:“(帝紂)益廣沙丘苑台,多取野獸蜚鳥置其中,……以酒為池,懸肉為林,使男女倮相逐其間,為長夜之歡” (不過,這沙丘究竟是地名或是僅是對酒池肉林所在的地質/地貌之描述,就不得而知囉!)。如果上述說法果為真,那歷史三個頗為關鍵性/重量級的君王的末日竟都不約而同(直接或間接)地與沙丘扯上了關係耶!哇!這麼傳奇性的地方,將來肯定得想辦法再專門跑它一趟了!

    
                                                 (住了兩宿的邯鄲大酒店。)

早上再次勉強自己用了酒店差強人意的早餐後,收拾好行李,退房寄包。十點整抵達邯鄲市博物館,門票2元!(很便宜!不過相對於免費的省級博物館還是貴啦)。根據自己的印象,邯鄲博物館展品大約可分成三個主題:趙文化相關 (含邯鄲週遭的考古景點)、邯鄲附近出土的茹茹公主墓葬文物與邯鄲附近的磁州窯展示等。

    
                                                        (邯鄲博物館。)

趙文化部分,我引一段展館所節錄之毛澤東關於邯鄲的描述:“邯鄲是趙國的都城,是五大古都之一,那時候有邯鄲、洛陽…那時候沒有北京、天津…邯鄲是需要復興的…”,聽起來有一點點美人遲暮的無奈喔!就我個人兩日所見,邯鄲想必比不上北京上海之流(呵,想當然爾啦!實際上後兩者都還沒去過呢!),但肯定算現代化都市啦;不過,或許是受週遭重工業之影響,邯鄲空氣品質並不太好。

更多關於邯鄲的過去…不及備載,就參考以下照片與說明略窺一二囉。

     
         (戰國年代的陶製水管與排水槽。原來那個年代就已經有如此進步的輸水與排水系統了!)

    
              (昨天在廣府古城錯過的弘濟橋。我原以為古城東門那個新新的拱橋就是它了!)

     
    (無緣一賭的銅雀三台遺址。整理網路搜尋所得:當年的銅雀台高十丈,台上又建五層樓,離地共
     27丈,有屋百餘間,是曹操與文武群臣宴飲賦詩、歌舞歡樂之所。網路上有人根據漢制一尺合現
     在市尺之七寸、三市尺又合一公尺計算,最高建築離地達63公尺!大約相當於現在的21層樓
     顯然某些有權有錢or好大喜功的人喜歡蓋高樓,古今皆然!目前三台中僅餘金鳳台,其它應該都
     淹沒於漳水洪流與泥沙裡了!甚至,由此翻拍照片看來,金鳳台也跟自己想像頗有差距,肯定也
     是重建的啦!金鳳台在曹魏時原稱金虎台,後趙三任帝石虎為避其諱,改金虎為金鳳。而既然提
     及這位石虎,免不了得說一下他的與眾不同:之前人家在銅雀台上玩耍的都是風花雪月的事兒,
     他老兄卻登台觀賞一幕殘忍地凌遲處死自己親生兒子的過程!石虎也頗受柏楊抬舉,柏楊版資治
     通鑑第24卷的抬頭正是 “石虎肆虐”! 石虎的評價由此可見!他的兒子們個個青出於藍!所以,
     如果有人對於前述石虎凌遲自己兒子的作法不以為然…肯定是多餘的啦!)

    
    (邯鄲西郊的峰峰山的响堂山石窟。從雲崗、龍門到這兒,顯然鑿石窟建佛像是拓跋鮮卑族人,或
     者是那個年代的文化。)


    
                                   (若說這個學步橋有數百年歷史…我相信!)

    
       (邯鄲城內漢代道路遺跡。如同前述毛澤東所書:直到西漢末,邯鄲仍為中國五大都城之一!)

    
     (商代有殉人習俗,春秋之後較為少見,因為與其當祭品,作為奴隸用似乎划算些。不過,博物館
      的陳列卻說明戰國時代的趙國卻仍有殉人的情況。上圖顯示的則是殉馬坑。)

而所謂茹茹公主,指的並非一位名叫茹茹的公主,而是被稱為茹茹族(就是柔然)的公主。那為啥不稱柔然卻叫茹茹?原來柔然在五胡亂華期間填補了南下的鮮卑與匈奴的勢力,成為北方的霸主。跟歷史上其他塞外民族一樣,柔然為求發展也對於南侵頗為積極,只是柔然面對的是剛剛南下、戰鬥力仍強的拓跋鮮卑族,因此屢屢鎩羽而歸;那位滅了胡夏帝國並統一了整個中國北方的三任北魏帝拓跋燾在大敗柔然後對這個手下敗將頗為不屑,覺得他們IQ不高,如同蠕動的蟲子一般,故改稱其為蠕蠕。後來(拓跋燾之後,比較衰敗或是文明後的北魏以降),或許覺得蠕蠕這名詞太有侮辱性,因此才改稱茹茹 (另一說法是柔然人本就自稱茹茹,拓跋燾則基於上述同樣的理由改成同音的蠕蠕)。然後,當一度強大的北魏衰敗分裂為東西兩魏後,兩者卻競相拉攏柔然,聯姻則是手段之一。可憐的這位柔然娃娃公主五歲就嫁入東魏皇室(實際上嫁入的是把持東魏權力的高歡年僅八歲的兒子-高湛,後為北齊第四任帝),十三歲就夭折了!為了不失禮於公主娘家,小公主的身後事辦的備極哀榮!那些陪葬品就成為今日博物館的展品。

     
    (左圖為東西魏時期各國形勢。東西魏乃拓跋北魏分裂而成,不過,東西魏兩者之皇室基本上已成
     傀儡,分別由高氏與宇文氏掌權;而且很快地就給篡了位而成北齊與北周。右圖為東魏北齊各任
     皇帝列表,其中高澄乃蘭陵王老爹、高緯則是賜死蘭陵王的堂弟;北齊最後給北周滅了,北周則
     又給楊堅篡位成立隋!北齊立國雖僅27~8年,但沒有一個皇帝是好東西,蘭陵王或許給人留下
     不差的印象,但若真當上皇帝,恐怕也不會好到哪兒!記得柏楊對這個皇帝家族的評價是 “禽獸”!
     然而,禽獸不過取其所需,但那些傢伙比禽獸都不如!另外,北魏孝文帝全盤漢化後改拓跋姓為
     “元”,這是為啥右圖東魏皇帝叫元善見。)

     
    (茹茹公主的殉葬俑們。子曰:“始作俑者、其無後乎”,我是覺得孔先生太over了啦!相對於殉人,
     這些 “俑” 算是勝造N級浮屠!)

     
         (在茹茹公主的殉葬俑中,我最喜歡他,總覺得他的表情似乎在抗議或訴求甚麼之類的。)

     
                     (左為茹茹公主的殉葬俑中拿著畚箕的侍女、右為廁所,挺有趣喔。)

     
    (左為茹茹公主的殉葬俑中之豬與狗、右為水池與糧倉。茹茹公主生時歹命坎坷、死後的生活應該
     不虞匱乏!)

磁州窯部分不甚了了,以下就只提供幾張圖片交差囉…。


     
    (Summer07在西夏王陵初見迦陵頻迦,今日則於邯鄲博物館再見。導覽說明此迦陵頻迦乃屬金
     朝年代,大約也是與西夏同一時期;看來這玩意兒是那時的流行佛教物品。)

     
    (清代之老婦人與童子造型的瓷製頭枕,挺有趣!有需求才有產品,有點好奇甚麼樣的人會選擇這樣
     造型的頭枕?)

11:40離開博物館,頂著大太陽攔車直趨趙王城遺址。趙王城遺址位於邯鄲市西南郊區,有點距離 (印象中打車費用約40元!)。這原本是所有邯鄲市內景點中我最期待的一項,但實際上卻也是我最失望的點!關鍵是我到的時間點正是這個景點建設的如火如荼之際 (我看新聞,它預計在約一個多月後的中共國慶開放),只見週遭塵土飛揚,而除工程車與工作人員外,幾乎人車絕跡!所以當出租車停在其間時,我整個人傻了!原本該是下車跟出租車師傅說bye-bye,然後走入那片一望無際的草地探險!但後果則是非常可能找不到交通工具回市區;猶豫一下後,我當時的選擇則是請師傅等待他可以接受的10分鐘,然後在烈日下快步地 “奔馳” 於所謂趙王城遺址之間!結果呢?在大汗淋漓之餘,沒有找到任何(如下圖)可能的 “遺跡”,有的只是興建中的水泥平台!

    
                                         (邯鄲博物館陳列的趙王城遺址空照圖。)

    
                       (當天實際見到的趙王城。只有興建中的高台!不見上圖之土丘!)

    
                                     (趙王城景區另一座現代化興建中高台!)

懷著失望搭著原車回到酒店,領回大包後乘公車至長途車站,連午餐也省了。下一站石家莊 (石家莊乍聽似乎是個小村莊,實際上她可是河北省會,且市內人口直逼咱們的首都台北市呢!維基百科資料顯示民初時石家莊村僅有93戶人家,578人,百分百的一座小村落,後因兩條鐵路在此交會而快速發展)。

不過,自己對石家莊的初始經驗並不是很美好!主要是原先預訂的如家酒店竟告訴我他們不能接待外賓(就是非中國公民,呵!原來老共也搞一邊一國這一套!),透過如家訂房系統按房價由低至高詢問了3~4家,竟都得到一樣結果!最後忍痛選了火車站站前最貴的如家。這樣的狀況似乎顯示石家莊本身應該不是太多外來旅遊客會選擇的都市!不過,她週遭倒是有不少吸引我的景點,以至於最終成為自己此行待最久之處。

Check in後在酒店內吹冷氣休息,順便上網尋找即將的飽餐之處!節食了一整天後腦袋裡浮現的是…小肥羊!在Google Maps輸入關鍵字後,好開心的發現市內竟然出現將近10個紅色小氣球耶!選了一家看似步行可及的分店,做了簡單地圖…走啊走的…最後呢?在口乾舌燥、全身幾近軟癱的約30分鐘之後,我投降了!攔了一部車,用僅餘的氣力跟師傅說:最近的小肥羊,快!(事後我在Google Maps上量了一下那自以為很近的距離,將近5公里耶!呵!這烏龍事件就不再說了,參考下面示意圖就知道當時的我有多麼stupid!)

    
                             (至今都無法理解何以當時自己認為I氣球近在咫尺!)

    
                                    (石家莊首夜,吃的很撐的小肥羊豐盛晚餐。)

    
              (自己曾兩度於凌晨進站買票,發現幾乎二十四小時都有人潮進出石家莊火車站。)

    
    (酒店窗外夜景。窗旁擺著一張紙條,提醒住客若見到蜘蛛人時請不要驚訝!原以為這是如家的幽
     默玩笑,沒想到第二天早上一打開窗簾,不預期地被正正在眼前清理窗戶的工人嚇得慘叫連連!)



附註:(以下均為限制級)

1. 關於石虎虐殺親生兒子 (節錄自柏楊版資治通鑑)
(公元384年)石虎在…,用木柴堆成高台,上面設立木架,架上安裝轆轤,垂下繩索。一張長梯,靠在柴堆之旁,把石宣押解到梯子下面。…拔掉石宣的頭髮,再拔掉石宣的舌頭,牽著石宣登上長梯。…把繩子穿過石宣的下巴,由轆轆將石宣絞上柴堆。…在柴堆之上,用利斧砍斷石宣的雙手雙腳,挖出眼珠,剖開小腹,腸胃流出…。然後,四面縱火,烈焰濃煙,上沖雲霄,石宣遂被活活燒死。
石虎率領嬪妃昭儀級以下美女數千人,登銅雀台遙望。
(那為啥石虎會這麼殘忍地對待親生兒子?原因呢,這個兒子虐殺了他另一個兒子!親生兄弟喔!)

2. 關於高洋的禽獸行為 (節錄自柏楊版資治通鑑)
(公元555年)北齊帝高洋認為佛教、道教是二個不同的宗教,想廢除其中一個。於是在首都鄴城召集和尚、道士,在高洋面前舉行辯論,經辯論結果,高洋裁定應廢除道教,乃令全體道士剃光頭髮,改當和尚。剛開始,有些道士不從,高洋遂一連誅殺4人,其餘道士才不敢抗拒。於是北齊帝國境內皆無道士,成為佛教國家。

(公元555年)高洋十分寵愛薛妹妹,可是,有一天,高洋忽然想起她曾經跟XX上過床(當初他早就知道這件事),妒火中燒,下令武士把她斬首,而把人頭藏到自己懷裏…。出宮到…宴會,剛剛開始敬酒,高洋忽然從懷裏把薛妹妹人頭掏出來,投到盤子上。然後下令割她的屍體,把玩她的大腿骨當做琵琶來彈,座上的人全都大吃一驚。最後,高洋把人頭、大腿都收拾起來,流淚哭泣,說:“佳人難再得!”

(公元556年)高家的婦女,不管是親是疏,是長輩是晚輩,多數都被高洋姦淫過,或賞給左右,或用種種橫暴的方法對她們侮辱。有不從的,他都親自格殺。

(公元559年)大臣崔暹逝世,高洋親自到他家悼祭,問崔暹的妻子說:「你想不想崔暹?」她說:「當然想」,高洋說:「那麼,你親自去看他!」於是揮刀斬了崔暹的妻子,把人頭扔到牆外。

最後,也是最經典的…當北齊給北周滅了後,前後兩任皇帝(高湛與他兒子)的皇后流落長安,婆媳倆開起了妓院,後來婆婆還跟媳婦兒說:“當皇后的快樂,遠不如當娼妓”!伴君如伴虎,伴禽獸之君呢?還不如當娼妓呢!(高湛乃高洋之弟,茹茹公主的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