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9 – 邯鄲尋古 & 廣府古城 (Day 6) PDF 列印 E-mail
週二, 24 五月 2011 03:14

“不有行者無以圖將來,不有留者無以報國家”,記得那是所謂 “國家處於風雨飄搖” 的年代,某些同學或學長合理化(或自我安慰)行或留 (出國留學與否) 之抉擇時或許會引的一段句子!這段話原文出自譚嗣同於戊戌政變後與梁啟超的訣別告白(但經修改,例如 “留” 原為 “死”、“報國家” 原為 “酬聖主” 之類的)。不過,今天的主角是原對話接下來這一段:“程嬰杵臼,月照西鄉,吾與足下分任之”!當年自己乍讀時並不懂其中典故!還好那時有位學富五車的室友,他告訴了我關於春秋晉末程嬰與(公孫)杵臼這兩位趙氏友人&家臣在朝臣權力鬥爭下如何分別忍辱負重與壯烈成仁,終得以保住趙家唯一血脈,也才會有後續的三家分晉、以及二千多年後某人的邯鄲之行!呵!扯得遠了!只是今日無預期下在武靈叢台對面的七賢祠看到他們兩位的事蹟,不自覺地就回憶起那個曾經的 “熱血年代”!(關於譚嗣同及程嬰杵臼等相關資訊可參考這篇報導)。

     
    (七賢祠裡的公孫杵臼與程嬰塑像。雖然是後人想像之作,但好歹也是具體形象;前一陣子上演的
     電影 “趙氏孤兒” 的主角就是右圖這位程嬰。)

相對於程嬰杵臼的偶然,今日規劃的主菜則是博物館、武靈叢台及一訪與邯鄲這個 “成語之都” 的相關成語衍生之市內景點,包括:學步橋 (邯鄲學步) 與迴車巷 (藺相如的完璧歸趙、廉頗的負荊請罪)。
(邯鄲作為 “成語之都” 可一點都不僥倖,隨便舉例:圍魏救趙、紙上談兵、奇貨可居與毛遂自薦等都是!事實上,如果以前述成語之都加邯鄲作為關鍵字google一下就會發現,相關的成語竟然多於一千五百條之多!相對地,有篇文章說整個貴州一省也不過只有兩條相關成語。)

    
                                                (Day 6 & 7 邯鄲市內足跡。)

邯鄲大酒店附的早餐相當糟糕,自己匆匆喝了幾口稀飯就出門了。原定第一站是邯鄲博物館,不意週一休館!轉進至博物館對面的叢台公園,裡面的武靈叢台據說乃2000多年趙王建來作為校閱軍事或歌舞尋樂之用,公元1534年明嘉靖年間在此原地重建,目前主體則建於1989年。雖然叢台已非原汁,但登上叢台高點後置身其上,仍依稀能感受到作為君王的些許特權!除叢台主體建築之外,上面還留有一些歷代的碑文,想必都是詠嘆趙武靈王睿智之辭,只是字跡龍飛鳳舞、多數(自己)都難以辨識。台上另有一株枝葉茂盛的槐樹,據稱栽植於明代,算來有近500歲了!真假如何就沒能深入了。

     
                                      (叢台公園入口與裡邊跳舞的阿姨&媽媽。) 

    
                                                      (遠眺武靈叢台。)

     
    (武靈叢台上的古槐樹與叢台對面的七賢祠。七賢祠供的是趙國開國與立國期間七位功臣;除程嬰
     與公孫杵臼外,還包括:韓厥、趙奢、藺相如、廉頗與李牧。)

     
                                        (武靈叢台上有一些歷代留下的碑文。)

叢台之後的目標是學步橋與迴車巷,如前述,兩者都是戰國時代典故所衍生的景點。只是當年的學步橋如今已成現代化的石拱橋 (網路資訊 “暗示” 這橋已經近500年了,但我怎麼看都不覺得它有這麼久的歷史!),橋上人車川流,橋下的水卻是污濁無比!當年來此學習趙人優雅步履的燕人若見到的也是此景,恐怕立刻掉頭,也不會留下邯鄲學步的笑話了!迴車巷呢,就只是在車水馬龍的熱鬧市區之某個深處立著幾塊 “迴車巷” 碑文的狹窄巷弄,巷內某處牆上還寫著 “此處小便XXX...” (奇怪的是它對面就有一處公廁),看來當年被藺相如慧眼選中作為迴避盛怒中廉頗之小巷,如今依然扮演著 “類似” 的角色,只是做的事兒有辱當年佳話!另外,步行經過這兩個點間時會穿越仍保留不少明清建築的邯鄲老城區,其中也不乏古蹟可看。最後,值得一提的是此行交流的邯鄲人(包括車站工作人員)都相對熱心,說話也容易懂 (可能這兒離北京不遠,口音相近),因此在邯鄲問路的感覺都相當愉快。

    
                                         (第N代的學步橋與橋下污濁的水!)

     
         (學步橋旁綠地上隱寓邯鄲學步的塑像、還有大搖大擺地踩著 “邯鄲步” 過橋的流浪狗。)

     
                           (學步橋旁的市集。午餐就是在此以一籠包子+白開水解決。)

    
    (迴車巷 “古蹟” 紀念碑!跟開封的信陵君舊址一樣,我也找不到這個考據的由來,或許只是牽強
     附會罷了!)

     
                (左:當年藺相如迴避盛怒中廉頗的迴車巷?!右:迴車巷內頗有古意的公廁。)

    
            (由學步橋往迴車巷途中處處可見頗有歷史的巷弄與民居。這是一座迷你的關帝廟。)

                  
                                      (由學步橋往迴車巷途中的傳統民居。)

    
                (由學步橋往迴車巷途中之邯山書院,始建於乾隆十年,為邯鄲舊時最高學府)

    
    (由學步橋往迴車巷途中某處標示 “邯鄲行宮” 所在之石碑,此行宮據說是八國聯軍之際西逃的慈禧
     返回北京時所建,當下則只餘殘瓦破磚。“幽默” 的邯鄲人卻在這應該是個古蹟的景點標示旁設一
     個大小相近的髒髒垃圾箱!我猜邯鄲人想宣示的應該是這樣的古蹟與垃圾無異!?)

下半天行程的選擇原本有三個:包括鄴城的銅雀台 (邯鄲南直線距離約40公里)、秦始皇駕崩的沙丘 (邯鄲東北直線距離約70公里)、以及隋末竇建德建都所在之廣府古城 (邯鄲東北直線距離約25公里)。最後因交通因素 (前兩者都需要轉車+包車,後者則有直達車) 而選擇了廣府古城。除了曾為首都,廣府還是太極拳的發源地!(或許說某派的太極拳發源地較無爭議,因為自己後來查詢發現太極拳似乎有別的派別,只是這非我所好,也就沒有繼續深入了)。往來廣府的車班都是小巴士,乘車處在火車站南邊的長途車站。

    
                                      (白天的邯鄲火車站與胡服騎射雕像。)

     
     (小販林立的邯鄲長途車站週邊。左圖賣糕點的維吾爾族小販幾乎可見於大陸稍有規模的都市。)

     
    (往廣府古城的少林小巴與車上笑口常開、看起來頗能自得其樂的車掌,完全顛覆我腦袋裡對車掌的
     刻板印象。)

雖然直線距離僅僅25公里,小巴卻也跑了約75分鐘才抵達終點 (古城的南門)。下車後先往反方向遠眺古城;城牆看起來維護(或重建)的很好,護城河旁則頗有綠意,最重要的是水(應該)是活的,間或有船行其間,不負其 “水城” 之名!整體而言,精緻或許不如壽縣古城,但完整與視覺上的氣勢則有過之。不過,這一類保存良好的古城之宿命或許就是內城的發展吧!城內街道狹窄,多數民居也頗為老舊,部分看起來似乎荒廢許久,估計有辦法的多數人家都遷往較不受限的城外去了!在接下來兩個鐘頭的時間中自己就上上下下地穿梭於(免費的)城牆與城內巷弄之間。

    
    (廣府古城的大約足跡。Google Earth量得之廣府古城長寬約1180x1060m,若不考慮城外與城
     中轉的小巷,那天下午大約走了約5公里!)

     
       (廣府古城南門與城門前跨越護城河的拱橋。橋左邊長滿雜草的是保存下來的原舊橋之一段。)

     
                                           (看起來有點岌岌可危的廣府古城南門)

     
                                                 (由古城南城門上往城外俯瞰。)

                     
                                             (由古城南城門上往城內俯瞰。)

    
                                                        (廣府城上。)

    
                                                  (廣府城牆與城外。)

     
                               (廣府城牆邊的民居。有些民居的院子都給雜草淹沒!)

     
                                           (廣府城牆邊的民居與優氧化的池塘。)

     
                                        (廣府城內小學與城牆角樓內打尖的遊民。)

    
                                          (廣府城東門、護城河與拱橋。)

    
                                                   (廣府城東門口拱橋。)

     
                                                      (廣府城東門內甕城。)

    
                                (廣府城東門甕城頗有仙氣的擺攤算命老先生。)

    
                            (廣府城牆。左邊非磚造部分泥牆據說乃元代保存迄今。)

                 
                                    (廣府東門甕城透過城門管窺城內民居。)

                  
                                                    (廣府城內街道。)

     
                                                         (廣府城內民居。)

     
                                                 (廣府城內街道與新建民居。)

     
                                                         (廣府城內民居。)

     
                                              (廣府城內關公與不知名的廟祠。)

4點30分回到出發點南門,在城門不遠處發現一家小餐廳門口養著兩條肥大的鯉魚,當時又累又餓又渴,而距末班發車時間卻又是尷尬的30分鐘!跟老板說了我的難處,老板的回答類似是:“沒事兒” 之類的!接下來,約15分鐘不到,一條香噴噴、比開封第一樓好吃百倍的糖醋魚外加一瓶冰涼啤酒就已經擺在我面前!然後老板走出去又回來,再跟我強調一次沒事兒,說他已經跟小巴師傅打過招呼了,要我慢慢吃別噎著了,呵,有一點點溫馨與享受特權的快感!不過,車上被耽誤的其他乘客應該不會太開心吧!18:20重返邯鄲車站,步行回酒店路上特意繞到市場再帶回一粒瓜,晚上吃瓜+上網。

     
                                     (廣府城回邯鄲的最後一班公車與自己的晚餐。)

     
                                        (傍晚的廣府護城河與悠 “游” 其上的鵝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