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8 – 吐魯番一日遊之達阪古城、三毛 & 王洛賓 (Day 26-1) PDF 列印 E-mail
週五, 04 九月 2009 08:15

昨天的天池一日遊雖小有波折,但整體而言還算愉快,主要是天池景點單純,扣除無謂活動後,(我覺得)還有蠻多時間品味天池以及其週遭(自己懶惰則是另當別論囉);但相對地,今日的吐魯番一日遊就顯得過於緊湊,表訂的景點包括:坎兒井博物館、交河故城、維吾爾古村、火燄山與葡萄溝;另外,在導遊的感性推薦下,全團一致同意(可見導遊的功力)增加達阪古城與王洛賓紀念館(兩者同一處)這個自費景點。以至於即使早早出發、午夜才回到烏市的情況下,幾個自己頗感興趣的點(例如坎兒井博物館與交河故城)卻只能匆匆帶過!這應是Summer08新疆行程中的遺憾!結論是:如果時間充裕,至少給吐魯番兩天時間;若只有一天,應該選擇性挑2~3個點深入(上述幾個景點都各有特色,喜好看個人)。當然,前提是:別偷懶跟團啦!

今天一早08:30就下樓等車,拖延許久後,也搞不清幾時出發了!第一個停留景點是達阪城風力發電廠(10:40);其實只是個下車噓噓的休息站,剛好可以讓我們順便拍拍號稱亞洲最大的風力發電站;那兒的風勢之強勁,果不虛傳!

   
   (這位是吐魯番一日遊的導遊,算是自己多次一日遊經驗所遇上最不錯的一個!說話有組織、有條
    理,雖然目的仍是讓咱們多些shopping,但團友們似乎還蠻心甘情願的捧場。)

   
    (第一個停留景點:達阪城風力發電廠。其實是下車噓噓的休息站。還好這兒是室內廁所,否則在
     達阪城強風下一不小心會尿個全身濕!)

11:35,抵達高速公路邊、與達阪城相距不遠的達阪古城與王洛賓紀念館。這個所謂達阪古城也叫白水古城(或稱峽口古城),其實沒啥看頭,裡邊的導覽人員說話速度快的讓人感覺像急於交差般的敷衍;舉個例子,她是這麼描述大家都很感興趣的達阪城美女康巴爾汗:“她有大大的眼睛、彎彎的眉毛和長長的辮子,歌聲像百靈鳥一樣,舞姿像天x飛舞”!在她急促且毫無情感的背誦下,完全感受不到康巴爾汗的美!而且,注意喔,康巴爾汗只有一隻大大的眼睛喔!(康巴爾汗倒是確有其人,她是近代著名的維吾爾舞蹈家,出生于喀什,跟達阪城應該沒啥瓜葛!)。

      
                                                            (達阪古鎮 & 王洛賓紀念館。)

      
                                                               (新蓋的白水鎮城樓。)

      
                              (導覽:白水鎮、或達阪古鎮乃天山北路與中路之重要中繼站。)

    
                                                 (獨坐老人背後吊橋右方就是古城遺址。)

      
(呵,這就是康巴爾汗的舊居?導覽還說因為康巴爾汗已經出嫁了,所以裡面就沒有人了!唉!不知道該說些甚麼!)

倒是王洛賓紀念館中陳列王與三毛間互動的一些照片讓我相當意外與感興趣!自己竟不知他們兩位間有過這麼一段互動過程!不過,由陳列中僅得片段,真正詳情是稍後由導遊口中得知!接下來就根據當時錄下的導遊說法、配合網路資訊稍加整理於下。

   
                                                                       (王洛賓紀念館)

   
                                                            (紀念館前的王洛賓塑像。)

由烏魯木齊至吐魯番的距離約200公里,車行則約2個半鐘頭左右;因此,為打發時間,導遊說的話也多,話題則主要是圍繞在剛剛參觀過紀念館的主人王洛賓。就像當年漂亮的高中歷史老師發現怎麼樣都無法讓自然組的班級安靜下來後,問咱們想不想聽聽中國歷代名妓的故事時,突然間大家都聽話了!同樣地,導遊的“王洛賓與他生命中的四個女人”話題似乎也讓吵雜的車廂稍稍安靜了些!如果對王洛賓生平不甚了了,聽到這兒可能會跟我一樣在腦袋生出這個念頭:這傢伙豔福不淺!不過,仔細聆聽完後,其實王洛賓的遭遇還挺惹人憐的!

王洛賓的第一任妻子(導遊說叫洛珊,本名是杜明遠)大約在對日抗戰初期結婚,然後一同輾轉來到蘭州、青海後方,在類似於“藝工大隊”的單位工作,後來洛珊背棄他與一位國民黨特工跑了(這是導遊的說法),這位特工還倒過來陷害王洛賓,讓他初次入獄蹲黑牢(1941/3)!直至1944年4月被“青海王(or西北王)”馬步芳所救,後任職於馬麾下擔任上校音樂教官。

在與第一任妻子婚姻關係期間,王洛賓曾在青海參與一部記錄片演出(1939年),與其中擔任女主角的藏族女子卓瑪產生了“情愫”(就是來電啦),這一段頗為浪漫(也似乎有些“傳奇”的味道),我說不上來,容我引網路文章的其中一段(http://64606460.blog.163.com/blog/static/41245220081011115239284/):

“黃昏牧歸,卓瑪將羊群輕輕點撥入欄,王洛賓癡癡地看著被晚霞浸染了全身的卓瑪。卓瑪感覺到他的眼神,她轉過身去,拴好羊欄,那張徘紅的臉對著王洛賓—一個26歲的漢族青年。卓瑪眼中跳出了火苗,舉起手中的牧鞭,輕輕打在王洛賓身上,然後返身走了。”

   
      (王洛賓紀念館一幅圖畫描述了上述情境,不過,顯然文字的描述遠比圖中的呈現有情調多了。)

犀利吧?重點是這條牧鞭打出了那一曲你我都熟悉的“在那遙遠的地方”,對照一下歌詞:在那遙遠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 我願做一隻小羊,跟在她身旁,我願她拿著細細的皮鞭,不斷輕輕打在我身上 …。呵,是不是更有感覺了?

出獄後任職青海期間,經介紹王洛賓與其第二任妻子黃玉蘭(後改名為黃靜)結婚(推估那時新娘年紀才17歲)。據說婚前兩人未曾見面,婚禮當日掀起紅色蓋頭那一剎那才初賭新娘容顏的王洛賓為此寫了“掀起你的蓋頭來”,從歌詞中或許能夠想像黃靜的美麗:“你的眉毛細又長呀、好像那樹上的彎月亮;你的眼睛明又亮呀、好像那秋波一模樣;你的臉兒紅又圓呀、好像那蘋果到秋天”!不過,對黃靜而言,嫁給王洛賓卻是災難的開始!經常趴趴走的王洛賓總讓黃靜獨自面對生活重擔(顯然王並不是一個很負責任的先生!);而即使已經加入解放軍進駐新疆了,王過去與馬步芳的關係卻仍舊讓西寧的老家給抄了!驚惶失措的王決定不回新疆,帶著妻子遷回北京 (1951年)。不過這形同逃兵的舉措當然無法得到容忍,1951年底王被押回新疆軍區 … 那也是令人肝腸寸斷的一刻:
(http://bbs2.creaders.net/music/messages/614991.html)

“當王洛賓被帶離這個家時,本來由於大出血病得奄奄一息的妻子黃靜,驚恐得連一句話也沒有說出來。她只是順著丈夫離別時的目光,定定地注視著圍在她床旁哭作一團的三個年幼的兒子。一個多月後,等不及1952年的新年鐘聲敲響,黃靜帶著恐懼和對丈夫的思念、對年幼的孩子們的牽掛,離開了這個人世 …”

當時王洛賓39歲,而黃靜這位王洛賓生命中的第三個女人竟只是大學剛畢業的年紀(23歲)!三個孩子則分別為六歲、四歲和八個月!

1960年,王洛賓再度因曾擔任國軍上校的緣故入獄15年!1981年(出獄6年後)才獲得平反、恢復名譽!

而導遊口中所謂“王洛賓生命中的第四個女人”正是咱們背包客的前輩:三毛!三毛在1990年四月參加台灣的旅行團首次來到烏魯木齊,其間三毛脫隊找到王洛賓在烏魯木齊的家 … 事後,王洛賓記錄了與三毛的初次見面的經過與感受(倒還真與自己心目中的三毛形象頗為契合!)
(http://news.xinhuanet.com/audio/2008-04/07/content_7905057.htm):
   
“是誰在敲門  聲音那樣輕  像是怕驚動主人
打開房門  頓吃一驚  原來是一位女牛仔 模樣真迷人
鑲金邊的腰帶  大方格的長裙  頭上裹著一塊大花巾
只露著  滴溜溜的一雙大眼睛”

而當王洛賓幫三毛倒水返回時,“她正摘下禮帽,打開花巾,對著鋼琴上的鏡子一甩頭,把彎蜷的長髮披滿了肩頭,簡直是神話中的仙女動作”。為此王編了一段歌詞:

“掀起你的蓋頭來  美麗的頭髮披肩上
    像是天邊的雲姑娘  抖散了綿密的憂傷”

同年(1990)8月,三毛隻身再度飛至烏魯木齊,並住進王洛賓家。接下來發生的事則是羅生門了!顯然王洛賓這邊的解讀是三毛對他動了感情,但因年齡差距或是緣於對黃靜的虧欠或思念而無法接受三毛的愛!然而,三毛的家人於“三毛私家相冊”的說法卻是彼此之間純欣賞,司馬中原則認為對方會錯意。在同一書中司馬中原也描述三毛初次動念遠赴烏魯木齊的緣由:

“有一年我(司馬中原)去香港,聽到由大陸流寓到香港的女作家夏婕說起:她在新疆下放時期,曾跟音樂家王洛賓共處過很長的一段日子,王洛賓早歲命運悲淒,生活多受磨難 …,我十分感動於這個悲涼的故事,回到臺北,立刻講給三毛聽,還沒講完,她就哭紅了兩眼,她說:「這個老人太淒涼太可愛了,我要寫信安慰他,我恨不得立刻飛到新疆去看望他。」”

而三毛在第二次由烏魯木齊返台後亦曾電話聯繫司馬中原:“我這次去看王洛賓,他並不像你所說的那樣,我去他家,一屋子媒體人物和當地幹部,我有被耍的感覺,我原本只是想和他單獨聊聊的。”

由上述司馬中原的說法,顯然當初三毛起意進疆找王的原因除了對王作品的欣賞外,“憐惜”或許也是主因;而第一次雙方的“非事先”安排的偶遇應該讓彼此留下不差的印象。然而,當三毛第二次進疆時,王或許是動用了些他那時擁有的“資源”,這讓三毛覺得不符自己的初衷而覺得不快。遺憾的是三毛於回台後不久(1991年1月4日)在榮總病房內以絲襪自殺!在缺少三毛本人直接說法的情況下,倆人間的曲曲折折,恐怕永無大白之日。

在得知三毛自殺消息後,王洛賓寫了“等待”這首歌,其中歌詞很明顯是針對三毛的橄欖樹而作!也反映了王對兩者間關係的“詮釋”。

你曾在橄欖樹下等待再等待  我卻在遙遠的地方徘徊再徘徊
人生本是一場迷藏的夢  請莫對我責怪
為把遺憾續回來  我也去等待
每當月圓時  對著那橄欖樹獨自膜拜
你永遠不再來  我永遠在等待
等待等待  等待等待
越等待,我心中越愛

      
                                                               (三毛與王洛賓促膝長談。)

   
   (穿著藏服的三毛,不少網路文章的解讀,或許包括王洛賓本身也是,似乎認為三毛刻意的打扮是想
    喚起或甚至轉移王對卓瑪的記憶於三毛身上。)

   
      (這是三毛第二次赴疆返台後寫的信,信中說她在香港與一位英國人訂婚,未來將長住蘇格蘭。)

除了兩造直接與間接的說法外,也有不少大陸網友認為這整件事兒是王藉由三毛拉抬身價,自己覺得這也不無可能喔!說實話,小時候大家唱甚麼“青春小鳥”或“在那遙遠地方”時,有多少人知道王洛賓是誰啊?但偏就在三毛初次訪疆回來寫了一篇關於王的文章獲得空前迴響後,王即分別於1991年與1992年獲邀至新加坡與台灣訪問!如果兩者間(三毛的文章與王在華人圈的暴紅)確為因果,相信任何夠敏感又想出名者都會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當然,上述純屬臆測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