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8 – 帕米爾高原之紅其拉甫口岸 & 重回喀什 (Day 17) PDF 列印 E-mail
週二, 26 五月 2009 02:35

上紅其拉甫這個邊界口岸也算是此行念茲在茲的主要目標之一。乍登於上,也的確有給它小小興奮一會兒(就是玩那種有點虛榮的一腳踩一國的遊戲啦!)。不過,事後尋思,口岸除了一塊界碑外,好像也沒啥特別之處!風景不如昨天一路所見;邊界卻又連個巴基斯坦小貓也沒見著(敢情守邊界的阿兵哥都給拉去打塔里班了)!相對地,付出的代價是高原反應導致的頭疼,讓人幾乎一整天提不起任何勁兒(紅其拉甫海拔約4800~5100公尺之間)!還有,山上凜冽的寒風,也讓僅著薄外套的自己凍的巴不得趕緊逃離(搞得不好還有得肺炎的危險呢!)。還好一路有可愛的帕米爾旱獺相伴,捕捉牠們的身影成為沿途最大的樂趣;而下山時拜訪的塔吉克牧民,也算今天值得一書的經歷!只是,有別於前,今趟卻是感慨生活差距的難過多於體驗異族風情的新鮮!

      
                                                                      (一個界碑、兩個國家。)

凌晨,外邊仍舊是烏漆嘛黑的,自己竟然就醒了!接下來就眼睜睜地再也無法入眠直到天亮!雖然咱對這種失眠感覺超級熟悉,但在過去十幾天的起早趕晚的操勞下,卻是首次遇上這種狀況。原本還以為自己是因今日的紅其拉甫之行而興奮過度!不過,較可能的原因應該是高原反應(雖然當時還沒覺得頭疼)。約09:00左右眾人集合,退房花了一會兒時間,然後在賓館餐廳用了簡單早餐(沒胃口!)後開始往紅其拉甫前進。由塔什庫爾干至紅旗拉甫的距離大約130公里,當時整個人如同感冒一般渾渾噩噩,沿途除了拍攝旱獺之外,竟然連張風景照都沒留下!旱獺,應該就是俗稱的土撥鼠吧!?一早(以新疆時間而論)紛紛爬出洞外享受暖洋洋的陽光,圓滾慵懶的模樣非常討人喜歡!11:30左右抵達邊境。上界碑前在山下哨站先驗過證件,還隨車派一位士兵跟著上山監控;不過,形式成分多些啦,因為我注意到這位原本看起來不茍言笑的阿兵哥上了山後似乎遇上熟人,看起來玩的比咱們還愉快!

   
                                                               (帕米爾高原上的旱獺!)

   
                                        (在有些涼意的帕米爾高原之上享受日光浴的旱獺。)

   
    (別看牠們長得肥嘟嘟地,動作可俐落得很!一點兒風吹草動,立刻消失地無影無蹤。不過,多台
     相機卻只有咱這部最能抓得住牠!無關技術,關鍵還是18X鏡頭與高速連拍。)

      
                      (左右圖分別為紅其拉甫口岸的中國與巴基斯坦的邊防駐軍之營房或哨站。)

   
                        (由上圖中國邊防駐軍營房往上走一小段距離就是圖中的兩國界碑所在。)

邊界最熱門的拍照處當然就是界碑囉!一群人輪流喀喳後,師傅找來山上全付武裝的哨兵跟大夥兒合照,這位相當斯文與靦腆的阿兵哥竟然也欣然地接受!有些女生還趁機摟著這位年輕帥哥吃豆腐呢!這讓我有些驚訝,因為完全顛覆了自己對“人民解放軍”的硬梆梆印象(對照組是昨天蓋孜檢查站的不愉快經驗)!至於我有沒有也湊個熱鬧?呵,不告訴你,就算有也不能PO上來!世事難料!或許哪天想不開我也選總統呢!天曉得留下與共軍合照的證據會給扣上啥帽子!在山上也巧遇於敦煌一度共遊的湖南旅友!記得昨天坐著師傅車找酸奶時一度看到他似曾相識的背影,當時想哪那麼巧啊!原來就是耶!

   
                                           (在刺骨寒風與高原反應雙重荼毒下衰敗的我!)

      
                           (1880 KM,G314的終點。邊界的另一邊則是巴基斯坦的某國家公園。)

   
    (中巴公路的巴基斯坦段,很明顯地尚未鋪設柏油,猜想中巴兩國維護這條中巴友誼公路的經費大
     概差很大。)

   
                                                     (紅其拉甫週遭景觀之一。by Matthew)

   
                                                      (紅其拉甫週遭景觀之二。by Matthew)

乍臨邊境的激情與再遇旅友的驚喜,其實都不敵惱人的頭疼及刺骨之寒風,大約20分鐘後自己就覺得有些不支了!又撐了約10分鐘後,12:00PM告別紅其拉甫&旅友開始下山。車行50分鐘左右,位置大約就是塔縣與紅其拉甫中間的一處草場,師傅停下車,帶我們走進其間的塔吉克牧民人家。這裡應該住有2~3戶人家,都是女眷,顯然男人們都外出工作去了。

透過師傅的翻譯,我們瞭解這兒只是他們夏天的家,過冬時則會移居至某處政府幫他們蓋的房子,看來這兒的少數民族還是有受到一些關照的啦!不過,他們的生活條件確實不好(還記得師傅昨天在柯爾克孜族的地頭曾告訴我們還沒見過真正需要幫助的人們!我事後偷偷的問師傅:那 … 就是這兒了嗎?師傅的回答是肯定的YES!),食衣住行就別提了,單從他們看來飽經風霜的臉龐即可看出端倪!高原地區的紫外線強烈、氣候乾燥且極端;以自己為例,若非早晚抹上保濕乳液與隨時塗著唇油,咱這一身老皮都還受不了呢!但我猜上述那些自己隨身的低價保養品對他們而言應該仍是遙不可及的奢侈品吧!相對地,傳統的雞蛋敷臉似乎就是她們的主要保養方式;事實上,我們剛到時幾位女孩正在敷臉當中,小女孩倒無所謂,但其中一位大女孩卻相當在意地緊裹著頭不肯露出塗有蛋黃的臉部;稍後,這位大女孩決定洗掉蛋黃以真面目示人。我不知道對於他們而言一顆雞蛋的價值多少,但看著這位師傅口中年僅18歲的女孩卸下了應該是剛塗上的臉敷,穿戴上她(想必是)最自豪的配飾(其實就是一頂圓筒帽加頭巾!),然後嘗試著呈現她最美的一面 … 目賭這一切卻反而讓自己心裡倍覺沉重!這種情緒伴隨著外邊酷熱的太陽一路跟著我下山!

      
           (塔吉克牧民人家忠誠盡責的狗狗,打從我們進入牠們勢力範圍後叫聲幾乎就不曾停過。)

      
                                         (塔吉克牧民人家屋前的小溪、與堆積作為燃料的牛糞。)

   
                                             (塔吉克牧民人家正打著羊毛的祖母與媽媽輩。)

   
                                     (上圖處理過的羊毛最終應該是製成類似圖中的被子。)

   
    (塔吉克牧民家的孫女輩。女孩愛美,想必各處皆然;只是居住在這紫外線強、氣候變化大的高原
     地區女孩卻無緣享受都市人視為理所當然的保養品!傳統雞蛋敷臉似乎就是她們的主要選擇。畫
     面中兩位小女孩黃黃的臉頰顯示他們剛剛敷過臉,而右首大女孩則因不願露出同樣剛保養過的臉
     龐而緊包著頭巾。至於雞蛋敷臉對抗紫外線與極端氣候的效果如何?Read On …。By Elene)

   
    (前圖的大女孩在考慮一會兒後決定除去面紗、洗去蛋黃,以真面目示人;還有,更重要的是:戴
     上塔吉克的圓筒高帽,這似乎是他們見客的重要禮節。)

      
    (左圖為塔吉克牧民人家的屋內一景;上方為屋頂,牆壁與床均圍著或鋪上地毯。右圖為主人招待的
     酸奶與饢;盛情難卻下我被推派為“受招待代表”吃了一小碗酸奶!哇!果然名符其實!夠酸!)

      
                                             (前圖敷臉中的大女孩;師傅說他大約18歲!)

   
                                                              (可愛的塔吉克小女孩。)

   
                                                               (最酷的塔吉克小女孩。)

   
    (離開前,這些熱情的塔吉克牧民人家在門口跟我們道別。大女孩則拿出自己心愛的頭巾,擺出各
     種最美的pose讓咱們拍照!)

14:30回到塔縣,仍在住宿的賓館午餐,五個人面對簡單的四菜一湯居然還剩了大半!看來其他旅友的狀況也好不到哪去!回程時,塔縣唯一的加油站沒油了!得等到16:30以後油車才會上來!師傅選擇直接下山,只是,這決定也讓我沿路焦慮!(昨天加滿油後已經跑了至少260~280公里,咱們搭的老車油表卻是壞的,存油多少也無從得知,而我們可是在帕米爾高原的深處耶!能不焦慮嗎?!),偏偏回到平地後遇到的第一家加油站的加油機竟然故障!好不容易,終於在20:00給車加滿了油!21:00再度回到喀什市區。

   
                                                (14:30 PM,下山回到塔什庫爾干縣城。)

   
                                                           (回程時再遇卡拉庫里湖。)

   
    (這came from nowhere的大水,就這麼突如其來地傾洩而下!師傅說咱們運氣好,若讓這水多沖一會
     兒,難保路會給封了。)

   
                            (蓋孜檢查站旁的攤販。回程候檢人車好多,在這兒堵了一陣子。)

2008年8月2日這一天,自己終於完成了帕米爾高原之旅、也長了些知識,但作為總結,自己旅遊小記事本上註明的五個大字卻是頗為貼切:“花錢找罪受”!還好晚上住的酒店不差,可以好好休息,明天雖無重要行程,但仍有一大段路得趕呢!

      
    (由於之前住宿的香榭賓館已經滿房,咱們今晚改住這家香都大酒店,120元一宿;裝潢不是很新,
     但畢竟是三星的啦,還是有一定水準!而且,酒店的樓下還是全聚德分店喔,原本想找旅友一起嘗
     鮮,可惜大家狀況都不佳,自己一人似乎也難以消受大餐,只得抱憾!結果呢?晚餐竟是右圖卑賤
     的泡麵,好大的落差啊!)

   
                                             (香都大酒店的正門 & 全聚德招牌。By Matthew。)

PS.
這幾戶塔吉克人家就位於塔縣與紅旗拉甫間的G314公路西側,車別開太快應該不容易錯過;網路上也曾看過其他網友拜訪過他們。提醒未來有意近距離體會好客的塔吉克民族的旅友可以準備些小禮物,我猜平價的保養品應該會頗受歡迎!另外,我發現小女孩一直把玩旅友送的小文具,似乎也還蠻喜歡的喔!給錢則是應該避免的最糟糕作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