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8 – 喀什之艾提尕爾清真寺 & 香妃墓 (Day 15-1) PDF 列印 E-mail
週一, 20 四月 2009 01:40

家裡廁所經常擺了一疊書,主要是柏楊版的資治通鑑。如果說那套書是在馬桶上讀完也不會太超過啦!柏楊版的資治通鑑很貼心,書裡通常會附上簡單的地圖讓讀者可以配合文字敘述進一步地瞭解某些歷史事件的地理背景。不過,畢竟篇幅有限,因此,自己也會同時擺一張大地圖以便隨時查閱;有時邊查地名邊翻地圖,不自覺地就會掃瞄至喀什!這個網路上人稱:“沒到過喀什,就不算到過新疆”的遙遠邊城,每多瞭解她一分,對她所散發的濃厚異域人文風情之憧憬也與日俱增!有道是看久了就是你的!我,終於來了!(呵,好像是該時候買張世界全圖了!)。當然,一路捧著肚子來到喀什卻是自己沒料想到的啦!不知道這是否是真神阿拉對於自己不敬地“在馬桶上認識喀什”的回報!還好,昨晚吃了一劑出行前準備的特效藥後,肚疼的症狀稍解,半夜也只後續向馬桶報到兩回!

歷史底蘊、異域風情與(對我而言)相對神秘的伊斯蘭文化,都是喀什所散發出的吸引力所在。風情與文化的感受難以言喻,基本上只要上街走走,隨處皆是;而其在喀什的具體體現,大概就是號稱中國最大、也是喀什地標的艾提尕爾清真寺,以及香妃墓這個典型的伊斯蘭陵墓。兩者也就今天上半場的主要探索之處。(艾提尕爾的 “尕”非朵,音類似於Ka或Ga,聽起來似乎是三聲。)

   
    (紅色標註者乃今天的旅遊景點,依序為艾提尕爾清真寺、香妃墓、國際大巴札、班超城與喀什老城
     區。黃色則是此趟在喀什的住宿處,包括前兩夜住宿之香榭賓館與由帕米爾高原下山後住宿一晚之
     香都大酒店;白色之色滿與奇尼瓦克賓館前身分別是沙俄與英國的領事館,算是當年兩大勢力於此
     角力的見證。)

早上起床後,除了肚子有點空虛的感覺之外,大致沒啥大礙了。為回復昨日的疲勞,今天約11點出頭才出門。早餐就選擇較清淡的麵食館,不過,自己沒敢太放肆,小喝一些青菜豆腐湯及一兩顆蒸餃就打發了。餐後咱們車子直接開往艾提尕爾清真寺。

      
                                                                                    (早餐)

   
                                (Ladies & scooters。這21Th應該是這兒受歡迎的摩托車品牌。)

前面提過,艾提尕爾乃號稱中國最大之清真寺,不過,我也還記得2年前拜訪過的西寧東關清真寺也號稱為中國西北最大之清真寺!嗯,要嘛就是我的邏輯訓練有問題,否則,肯定所謂中國西北是不包括新疆的啦!要不,就是兩者比較的量級或是項目不同。例如,我印象裡西寧東關清真寺的建築看起來比較壯觀,艾提尕爾則是相對破舊,ㄟ,應該說比較有些歷史啦!這也難怪,它始建年份是1442年。另外,艾提尕爾的腹地整個大多了,網路資訊說在節慶時,清真寺內外(包括廣場)跪拜的教徒可高達4~5萬人之多(甚至還有超過10萬之說)。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艾提尕爾的“地位”,據說當年(80年代)那位推翻伊朗巴勒維王朝的何梅尼在訪問中國期間就曾特地要求來這兒參加週五的禮拜!想想那個年代(1980年代)何梅尼在伊斯蘭世界的地位!這樣的尊榮顯然就是其他清真寺所遠遠不及之處。(更正,前述何梅尼應為現任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

姑且不論大小,艾提尕爾外觀顏色是比較亮的鵝黃色,與一路過來所見的土黃色清真寺比較,相對地討喜(至少對我而言是如此);進了寺門後,先是經過一個還算蠻廣、且綠樹成蔭的庭院,稍微深入,兩側分別各有兩棟召喚閣樓,顧名思義,應該就是呼喚教友過來作禮拜之用;再進一道門,就是禮拜堂了。由於今天非假日 (週五中午),禮拜堂內只有零星一兩位穆斯林,其餘都是遊客。

   
        (艾提尕爾清真寺與廣場俯瞰圖。畫面擷取自新絲綢之路DVD的 “十字路口上的喀什”單元。)

   
                                                                (艾提尕爾清真寺正門。)

      
                                               (左為召喚閣樓,右為進禮拜堂的最後一道門。)

      
                                               (禮拜堂屋頂天花板與前廊。踩上地毯前需脫鞋。)

   
    (禮拜堂內部。前方人群聚集處右邊有一凹入處,就是阿訇傳教所在位置,在那位置的左上方懸著
     一幅地毯,據說就是何梅尼在此做禮拜所墊的地毯。訇音哄,一聲,伊斯蘭教的阿訇之角色類似
     於天主教的神父。)

   
 (禮拜堂內阿訇傳教所在位置。時鐘顯示的時間是11:15分,那是新疆時間,咱們的CST已是13:15了。)

   
    (雖沒在艾提尕爾清真寺看到人山人海的畫面,然而類似這樣虔誠信仰者的孤單身影依然讓人感動,
     這感覺與拉卜楞寺所見並無二致。)

      
                                                (艾提尕爾清真寺廣場前上演的小市民人生默劇。)

我們在清真寺內待了約30分鐘後離開,然後沿著清真寺順時鐘繞了一圈,基本上就是各式各樣販賣紀念品之處,也逛了部份的喀什老城。傍晚,自己又獨自逛了一趟清真寺東邊的高台民居,離開那迷宮似的老城區後,再度回到廣場;晚上的廣場的組成份子由遊客轉成當地人,乘涼的老人家、追著小孩的家長與電視牆前專注的人們 … 在那個時間點,穆斯林的everyday life似乎跟咱們也沒太大差異!

      
                                                                            (各式維族小帽。)

      
                                                                        (維族女洋裝 & 葫蘆。)

      
                                            (各國鈔票,咱國父 & 何梅尼的死對頭哈珊都在列。)

      
                                                                                (街頭即景)

   
    (傍晚的艾提尕爾清真寺前廣場,基本上就是本地人的休閒與交流所在。當天雖稱不上人聲鼎沸,
     但相較於白天的稀疏人潮熱鬧多了。)

   
                                                 (傍晚的艾提尕爾清真寺廣場前之電視牆。)

離開艾提尕爾清真寺後車子又有狀況!咱們在奇尼瓦克賓館稍事停留,檢查車子兼洗手 (14:00 PM)。

下一站是喀什有名的香妃墓;我猜對於多數金庸小說的(非穆斯林)讀者而言,這肯定遠較前述清真寺來的吸引人。據說,香妃確有其人,她乃乾隆後宮嬪妃之一,死後葬於清東陵,此處則是其衣冠塚。不過,香妃墓似乎只是漢人熟悉的稱呼,本地人則稱之為阿巴克霍加麻札(麻札=墓園)。阿巴克霍加為17世紀喀什的伊斯蘭白山派領袖,白山派的敵對當然就是黑山派囉,兩者鬥爭多年,白山派在後者得到當時喀什政治勢力支持之下潰敗!一心復仇的阿巴克霍加經達賴五世輾轉引入準噶爾汗國的噶爾丹勢力而取得勝利 (這個噶爾丹就是曾與韋小寶結拜的蒙古王子,另外一位西藏的桑結也似乎確有其人喔!)。而這個阿巴克霍加墓就是他們家族的陵墓,香妃則是此家族的後代成員。

   
                                                                  (香妃墓景區入口。)

   
                                                                         (香妃墓陵本體)

   
             (據說右前方紅布覆蓋者即為香妃。香妃墓內不准拍照,此圖乃擷取自大陸尋奇節目。)

   
    (這個在某個組成包含竹子成份的轎子就是某些人聲稱香妃確實葬於此的證明!為什麼?因為新疆不
     產竹!所以這轎子肯定是來自中原的啦!是否香妃遺體或衣冠或是其他人搭這乘轎西來就不重要了!
     墓內不准拍照,此圖乃擷取自大陸尋奇節目。)

香妃墓景點包括墓園本身及另一需額外購票的小型博物館,後者主要賣點是一具乾屍(只是“它”的名氣與待遇顯然遠遠不如樓蘭或小河美女)。至於香妃墓園內的主體就是墓室本身,另外就是阿巴克霍加與他爹(曾經)講經之處與一座清真寺,建築的東東就待以下看圖說故事吧!倒是想提一下此處遇到的一位導遊(感覺上比較像是文化工作者);原本我是偷偷地跟著一位女性導遊,不過因為團隊頗多,各家導遊的介紹由四面八方傳來,自己又不夠專心,聽著聽著就給另一位男導遊給吸引過去,關鍵是他的介紹比較不像“背書”(我不喜歡沒感情的背書式講解!),而且,多數導遊在介紹完墓室就交差了,他卻由講經堂至清真寺一路地帶著團員詳細導覽,呵,就是深度旅遊團啦!舉例而言,出阿巴克霍加墓陵後,他花了不少時間說明伊斯蘭厚養薄葬之墓葬文化、在講經堂時則指著某片殘缺的牆壁,訴說斯坦因那類所謂探險家如何在中國掠奪珍貴古跡(由中國民族主義角度看,這當然是天殺的,但若考量文化大革命的破壞,相對地,這些掠奪卻不見得全然是壞事!),他說(不知道精確程度多高)目前台北與北京故宮所有文物總和還不及流落於外的四分之一!而在清真寺前,他又解釋察合台汗國與伊斯蘭教的關係。但有些資訊跟我蒐集所得卻有些出入,其一是我所認知的伊斯蘭化時程是11世紀,他的說法則是14世紀(或許11世紀開始、14世紀全面化?);其二是他提及穆罕默德曾說過:“文明遠在中國,但可求之”(當時不太瞭解這句話的意思,曾特地請他重覆),不過我在網路上查得的說法卻是:“知識即使遠在中國亦當往求之”,顯然後者語意上比較說得通。

至於前述“厚養薄葬”觀念,應該是自己對於伊斯蘭教的有限理解中最感認同者。伊斯蘭教墓葬基本上是沒有陪葬品、不用棺木、亦不樹墓碑!這對於最壞情況還得走到“賣身葬父”這一步的中國(儒道?)殯葬文化而言,顯然是個強烈對比!而此刻在我腦袋裡浮現的另一對照組則是某禮儀公司的廣告,主角是位婦人由幼到老的人生過程,影像搭配著這樣的旁白:“她沒有吃到人生的第一份冰淇淋、她沒有跟她的初戀情人結婚…”,然後,在她沒能健康地走出醫院後,子女們幫媽媽辦一個人人手舉冰淇淋、看起來溫馨感人的告別式 … 乍看確實頗為動容!但我非常不認同這個廣告背後所傳遞的訊息,似乎一個特別(or盛大)的告別式就足夠彌補所有生前的遺憾?!這我可不買帳!“厚養薄葬”之外,伊斯蘭教還強調速葬,目的大概是衛生與節省經費,節省的費用理論上應該用於有需要的窮苦人們。還有,有罪之人是不准下葬的,不准葬那可怎麼辦?呵!可以用錢贖罪!很有趣ㄛ?這些贖罪錢一樣得用在救濟窮人。所以,看起來伊斯蘭殯葬文化似乎是頗為入世與正面(當然嚕,觀念與理想是一回事,最終還是得看制度設計與主事者良心啦!否則,海角N億事件哪兒都會有!)。

   
    (出香妃墓陵左側圍牆外的麻札。風水多數簡單,不過似乎仍可看出貧富!對了,導遊說這兒也不
     能拍照,這是在被告知前拍的!歹謝,請包涵!)

   
    (講經堂。阿巴克霍加與他父親均曾於此佈道講經,由於他父親逝於1640年,據此推算,這講經堂
     應該頗有歷史了!1640年也是香妃墓的始建年份。)

   
    (前述頗有文化素養的導遊。背後則是香妃墓內之清真寺。此清真寺名為加滿清真寺;網路資訊顯
     示,“加滿”似乎不是清真寺名字,而是它的級數,通常地位較高且中大型以上才夠得上“加滿”
    。另外,請注意導遊身後 … ㄟ,我說的不是那位時髦小姐啦!是那幾根往左延伸的木柱,根根花
    樣都不同喔,對建築藝術有興趣者到此可以仔細瞧瞧。)

   
                                                               (加滿清真寺之部分全貌)

遊完香妃墓,兩位旅伴身體不適,跟師傅一起先回賓館休息。Matthew大哥與我一同逛了一會兒沒啥意思的國際大巴札後,倆人亦打車回賓館 (17:10 PM),結束喀什的上半場。

      
                                                   (喀什國際大巴札商品,地毯與手工小刀。)

      
                                                           (喀什國際大巴札商品,各式銀器。)

      
  (喀什國際大巴札也賣左圖這些便宜背包。左圖的飲品在喀什烈日下相當吸引人,但此時腸胃不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