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騫" 王子與吐谷渾 & more PDF 列印 E-mail
週五, 02 九月 2005 04:26

大唐雙龍傳人物中,來自吐谷渾的伏騫王子似乎蠻討人喜歡 (包括他的隨從邢漠飛和兩名美女 ... : - ),第十七卷第十一章)。吐谷渾屬慕容鮮卑之一支 (所以伏騫全名應該是慕容伏騫!),西晉時由首領 "吐谷渾" 率領西遷青海,遂以名族 (但至東晉成帝咸和4年,329年,始號吐谷渾),居今青海省北部和東部。關於吐谷渾及她與週邊國家民族間的歷史及恩怨情愁,在這篇寫的很棒的文章中有概略的描述 : 西行唐蕃古道 (節錄於後)

隋文帝年間,吐谷渾的使者沿著青海道,向南走到隋朝的首都長安,為吐谷渾世伏求婚,隋文帝答應了這門親事。公元596年,隋朝的光化公主從長安往西,走上了兩國聯姻的道路。

路很長,光化公主的心思沒人知曉。史書上說,從那次和親以后,吐谷渾每年都要到長安朝貢。

聯姻帶來的和平沒能持續下去,公元609年,隋煬帝親率大軍從長安出發,開始了一次規模浩大的西征。

跨隴山、過黃河,隋煬帝的大軍到了鄯州,也就是今天青海省的樂都縣。

眼前這些景象,已經很難讓人想象:1000多年前,高原的春寒還沒有退去的時候,40萬名士兵曾經在這裡高聲呼叫著炫耀軍力。

隋煬帝統帥的大軍在鄯州陳兵10天后,又舉行聲勢浩大的圍獵。史書上說,那次圍獵圈起來的地方方圓達兩百多裡,士兵們扎下的營帳,連綿六七百裡,夜晚篝火燃起的時候,天上的星光都黯淡了。

大軍壓境,吐谷渾王付允隻帶著幾個隨從逃了出去。隋煬帝收兵的時候,命令在青海湖的湖心島上放馬,希望能擁有更多的龍種駿馬。

從此,青海道沉寂了許多年。

隋朝末年的大亂,給了吐谷渾復興的機會,逃亡到南邊的吐谷渾王付允又重新執掌大權。這個時候,長安那邊,唐朝已經開國。太宗李世民循了隋文帝的舊例,答應付允為兒子尊王的請婚,只是附上個條件,要尊王親自到長安迎娶公主。尊王卻始終沒有踏上那條迎親的道路,沒有娶來皇帝的女兒。

10幾年后,吐谷渾內亂,唐太宗派兵平定,使吐谷渾成為唐朝的屬國,太宗還將弘化公主下嫁給新立的土谷渾王。禮尚往來,吐谷渾人也趕著大批的牛馬,沿著青海道長途跋涉到長安,叩謝皇恩。

弘化公主帶著極其豐厚的嫁妝,既風光又悲傷地踏上和親之路。

就在吐谷渾忙著迎娶弘化公主的時候,西藏的吐蕃開始向外擴張,進攻的矛頭直指吐谷渾。公元663年,吐谷渾被吐蕃吞併。

吐谷渾的王族和一些部落,被迫遷到河西走廊靠近祁連山南部、大通河流域的地方。開始時,他們還想依靠唐朝的力量復國,但唐和吐蕃的關系卻越來越近。吐谷渾人的希望漸漸破滅了。

強大的吐蕃,要和更強大的唐王朝聯姻,文成公主、金城公主先后入藏,到吐蕃的首都邏些,也就是現在的拉薩和親。這個時候,青海道已經成了入藏大道。

千年古道上,充滿情感的篇章,翻開了新的一頁。

傳說文成公主離開長安的時候,皇后送她一面“日月寶鏡”,無論到了什麼地方,都可以照見長安的景色。

誰知文成公主一行到達赤嶺時,金銀做的日月寶鏡竟變成了石頭。原來,迎親的吐蕃使節怕公主看到寶鏡中的長安,思家心切,便暗中做了調換,還勸公主說,這是公主的父母要她西去吐蕃,心如堅石。文成公主聽后,傷心地將日月寶鏡甩在了赤嶺。從此,赤嶺在口口相傳的故事裡,改為日月山。

公元734年,唐蕃會盟,確定日月山為界,表示要“同為一家”。從那時起,唐蕃大道被沿線的人叫做“黃金橋”。

“黃金橋”上的中轉站叫做鄯城縣,也就是今天的西寧市。當時,它是唐朝入藏的起點,遠去吐蕃的內地官員,都要在這裡補充給養,交換關防文書。中原的茶葉、絲綢、吐蕃的駿馬、羔羊,也在這裡進行貿易。

兩百多年的唐朝,在戰亂中隱退了。在后來中原地區動蕩不安的一個世紀裡,入藏大道在史料中的記載越來越少,走向也隨之復雜化,變得扑朔迷離。

1000多年過去了,20世紀80年代,青海的考古人員開始重新找回那條遺失在歷史中的唐蕃古道,他們循著前人的腳步,從古道中轉站西寧起程,向東、向西,撫去時間的塵埃,把過去看個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