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8 – 前進喀什之 “暗夜驚魂” & “野地狂瀉” (Day 14) PDF 列印 E-mail
週四, 02 四月 2009 23:36

新疆本就天黑的晚,而位於新疆的(幾乎)最西端的喀什,太陽可就更難下山了!以今日為例,約莫21:45 PM左右,我們一行停在介於莎車與英吉莎之間的戈壁灘上浪漫地觀賞著夕陽緩緩沒入地平線的另一端;22:13PM,我在那兒按下的最後一張照片,當時已不見日頭,但天卻還算是亮的!然而,一旦天黑了,沒有路燈的公路上一片漆黑,特別是城鎮 (通常也都是綠洲) 近郊濃密的路樹包圍下,讓已經夠黑的晚上顯得更加地深沉;而突然間呼嘯而過的狂飆汽車與沒有任何反光裝置、完全融入夜色、稍不留意就已經近在咫尺的慢速驢車,都讓坐前座的我腎上腺素分泌不斷!但這一切的一切都遠不如吃了壞東西後翻滾絞痛的肚子來得折磨人!

   
                                                  (21: 50 PM,臨近英吉莎的戈壁灘夕陽)

早上依慣例上網吧,終於可以收信了!只是家鄉台灣似乎都是些難以令人振奮的消息!

10點30分左右退房,不過卻遲至下午一點才正式往喀什出發。原來師傅是考量在風聲鶴唳之當下,在距邊界遠些的和田辦好上中巴邊界的通行證,或許相較於喀什那邊較不敏感、也可能容易些。我當然是舉雙手雙腳贊成囉,因為自己還蠻希望能登上中學地理課裡學的所謂“世界屋脊”!然而過程似乎並不順利,師傅將咱們人車丟在市內某處,自己跟朋友騎著摩托車東奔西走,在2個多小時的等待後,師傅終於捎來好消息!哇!一車歡樂!

   
                              (今日行程。下午一點由和田出發,凌晨零點20分左右終抵達喀什。)

13:30 PM左右,我們在墨玉路邊的一家小店午餐,說它小店,卻有烤全羊喔!只是,或許選的部位不好、也或許只是烤得不好,這羊肉堅澀無比,難以下嚥!師傅還點了玉米做的饢,也不好吃!徹底失敗的一餐。而且,我還懷疑這全羊可能不是當天現烤的!可能也是稍後自己鬧肚子的元兇之一!倒是用餐時自己對面坐著一位光屁股的可愛小男孩,邊吃邊逗著他玩耍,算是這頓飯唯一有趣之處。

   
                                                                        (墨玉的午餐處。)

   
                                                        (硬梆梆的羊肉與不Q的玉米饢。)

      
         (光屁股的小男孩!左邊是小男孩的奶奶。呵,別再瞧了!關鍵部位有經馬賽克處理了啦!)

14:10 PM,師傅又帶我們進一戶維族民居。相較於之前兩處,今天這位屋主可就算八一老爺級數的有錢人了 (八一為巴依的諧音,在維吾爾語裡是財主的意思),屋內陳設雖稱不上雕龍畫棟,但由裝潢、雕飾與皮沙發等研判,不難猜出這兒絕非普通人家。不過,個人覺得難忘的卻不是這家的富裕或昨天葡萄長廊農家的簡樸,而是他們的好客似乎是一致的!師傅一度問我們要不要在這兒住個一晚,我相信那肯定會是不一樣且有趣的體驗,可惜自己總是擔心麻煩人家,雖然師傅直說沒事兒,但最終還是決定繼續趕路。我們在那兒待了約40分鐘,我則與他們家的小鬼們玩了近半個鐘頭,同伴說我像個孩子王似的!

   
                                          (有錢維族民居前的葡萄架。只是,我又在耍啥呢?)

   
                             (氣派的大門。主人家的孫子輩則在門口好奇地打量咱們這些訪客。)

   
                                                               (屋內陳設 & 愛秀的小鬼!)

   
                                         (乾淨的桌墊與精緻的水果、點心、餐盤 & 茶具。)

   
    (長得一模一樣的母女。看得出媽媽當年也應是美人胚子,她另一女兒在烏魯木齊從事表演工作,
     是媽媽的驕傲喔。只是,維族婦女似乎稍微年長後身材都顯得豐腴,原本以為是飲食或者甚至基
     因的緣故,但師傅告訴我維人觀念裡是以能將老婆養得白白胖胖為榮,猜想那顯示自己有辦法吧。)

   
                                (主人家的孫子輩大集合。前面又是這位挺會耍寶可愛小鬼!)

接下來的行程基本上就都是趕路。16:10 PM左右在皮山近郊休息吃水蜜桃,18:10 PM抵達葉城晚餐 (19:00 離開),20:30 PM路過莎車,21:45戈壁灘看日落,22:45於英吉莎暫停,00:20左右抵達喀什。

不過,實際趕路過程並非如上述三言兩語般的順利!第一個驚嚇發生於離開葉城後不遠的路檢哨站前:咱們車突然熄火,再也發動不了!當時天氣異常炎熱,那種類似於敦煌西線的被棄於 middle-of-nowhere 感覺又回來了!車子問題出在過熱的導線碰觸並燒穿電瓶外塑膠,導致電瓶水外溢。對於像我這樣的門外漢而言,這電瓶肯定得換了,可這荒郊野外,人家都沒幾戶,哪來修車廠!妙的是咱這師傅頗有巧思,拿起一把塑膠梳子加熱溶化後將電瓶燒破處補了起來,更犀利的是這只草草“包紮”的電瓶竟一路撐著讓咱們上了帕米爾、跨越天山、然後回到烏魯木齊!

其次就是前述公路上的所謂“暗夜驚魂”了!另外呢,肚子的問題隱隱地持續著,在英吉莎時開始加劇,一陣陣的絞痛讓人抓狂,三十分鐘後,車子卡在因車禍而綿延的車陣中動彈不得,眼看短期間哪兒都到不了,當下“毅然決然”地離開車子,走下邊坡,在疑似瓜田的空地就這麼 … relaxed 了起來!呼!那一刻竟然是一整天最愉快的 moment!

   
                                                      (戈壁灘經常可見類似的迷你龍捲風。)

   
    (皮山的水蜜桃西施。她的名字很有趣:叫艾爾肯.頭頭提,呵呵!不知道自己有沒記錯。這兒的水
     蜜桃看起來髒髒的,賣相不如和靜,但汁多味甜卻是一致。)

   
    (進葉城之前經過這G219新藏線零公里。沿畫面計程車的行進方向可達西藏拉薩,途中需穿越喀喇
     崑崙山,據說是所有入藏公路中最難走的一條。)

   
                                                  (我們的晚餐處:葉城的冰山快餐。)

   
                         (冰山快餐櫥窗裡的蛋糕。就是這個畫面讓我忍不住點一份蛋糕吃。)

   
    (冰山快餐的晚餐。因為肚子怪怪的,沒跟其他夥伴一樣點拌麵,因此,這份看起來很精緻的蛋糕
     就是我的晚餐。吃完後肚子更怪了!沒多久就開始化學作用!罪過的是自己還雞婆地切部分跟同
     伴分享,害他們第二天也跟著鬧肚子。)

   
      (過了這條橋後咱們車就掛了!我特地回頭看看橋頭這三個驚歎號代表啥意義,但沒找到答案。)

   
                       (過了進莎車路口後回頭拍下這路標,是我此行與古國莎車的唯一邂逅!)

   
                                     (深夜22:45 PM,進入以製作精緻小刀聞名的英吉莎。)

   
                                          (英吉莎小刀上不了飛機,所以也懶得進去。)

   
    (過了英吉莎後遇上大塞車,原因是兩台撞得稀爛的貨車與轎車佔了公路的大半路面。貨車司機還
     在,但師傅看了另輛難以辨識的轎車後推測主人應該沒了!師傅也有感而發的承認:連他這麼樣
     經驗老到的駕駛都會盡量避免在這邊的夜間開車。)

到了喀什,師傅帶我們到色滿賓館,這是前沙俄領事館舊址,是很多背包客喜歡的住宿處,不過,卻也有不少人嫌它老舊且貴!後來建議師傅到別處找住宿,最終住香榭賓館,房間很大設備OK,但才100元一宿。我沒等 check-in 完成,拿了鑰匙就進房蹲廁所了!It was a long 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