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8 – 胡楊樹林 & 進入塔克拉瑪干沙漠 (Day 11) PDF 列印 E-mail
週六, 07 二月 2009 08:03

早上自己起個大早,找家酒店附近的網咖上了一會網後回房 (還是收不了Email!),08:30 AM 退房,在酒店側邊一家蠻有規模的早餐店吃了一頓豐盛且多元的早點後,10:30 AM開始今日進入沙漠的行程。根據自己原先做功課的印象,由庫爾勒出發後應該是先西行輪台後再折向南邊至輪南,不過離開庫爾勒市區不久,咱們卻轉向一條西南方向的捷徑,師傅說這是一條石油公路,有些地圖上並未標註,走這條路不僅省時還可以省下過路費。只是這麼走就不會經過輪台,這個讓剛愎至極的漢武帝難得地自我反省、甚至下詔罪己的古城 (就是著名的 “輪台罪己詔”)!可惜!

  
                                                                      (第二天的路線。)

   
    (往輪南的捷徑,幾乎與至輪台一樣距離。另外注意路標右下方的標語,“走過春夏秋冬 安全永駐
      心中”,呵呵,還有押韻喔,所以這兒的標語也不見得都很教條化啦。稍後在沙漠之中還見到這
      麼一個標語“只有荒涼的沙漠 沒有荒涼的人生”,頗能因地制宜,只是在這樣的所在擺後者這樣
      的標語的目的為何就不得而知囉。)

原本聽師傅說不走國道而走小路還有些擔心路況,結果完全過慮了!由庫爾勒斜切至輪南的石油公路之路況相當不錯,且一路皆可見還蠻特殊的景觀,包括紅柳樹林(或許應該說樹叢比較貼切些)、看起來像開著白花的楊樹、遠觀如同雪地的鹽鹼灘、以及很多隆起的小土堆。師傅說後者乃綠化固沙的措施,土是別地方運來的,下方墊著塑膠,土堆上再栽種耐旱的植被;不過,師傅也說這種算是比較早期的作法,稍後進入沙漠時會見到更新的綠化固沙的措施。

   
                                             (庫爾勒至輪南的石油公路路況相當不錯。)

   
                                                                         (紅柳樹林/叢。)

   
                                                                            (鹽鹼灘)

   
    (遠處為南疆常見的楊樹,右上方為局部放大圖,遠望楊樹頂端似乎開著白花,但實際上是因它葉
     子的背面長著白色絨毛,樹葉在風中搖曳,乍看如同盛開之白花。紅色圈圈標示的就是前述綠化
     固沙的小土堆。)

在石油公路上車行了約1個小時50分左右 (12:30 PM) 經過一個小村落,路邊間雜不少搭著簡易棚子的賣瓜攤販,蠻類似於台灣水果產地的那種自採自銷的味道;我們在那兒補充了好多西瓜與其他各式各樣的瓜。未來兩天(甚至於整個行程),這些車上隨時準備著的瓜都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還記得前幾天自己在敦煌西線烈日下的戈壁灘給折騰了半天後回到酒店大咬西瓜時的幸福感覺?相對地,若那顆西瓜能在受折騰的那一刻及時出現,那可是百倍的幸福啊!Guess What?這樣的百倍幸福今天咱們可是時時刻刻地享受啊 … 每逢暫停路邊休息,只要咱們有需求,文師傅都會拿出隨車的水果刀,以他熟練且神奇的方式準備好一片片去子的瓜!事實上,今天最高潮的一刻就是發生在稍晚大夥兒抱著西瓜深入沙漠,並在那兒痛快且完全可以不顧形象地啃完一整顆瓜,然後,幾個人脫下鞋子,在沙漠中盡情地耍寶!

   
    (公路邊賣瓜果的攤子。畫面中各類的瓜幾乎都嘗過,其中個人最愛的是右下方局部放大的瓜,它
     是脆的,咬起來會有喀喳聲,不像一般瓜軟綿綿的。進沙漠前多買些瓜是很明智的作法。)

   
    (這堆瓜皮幾乎都是Made by TK!其實還有沒在鏡頭裡的西瓜皮喔!Amazing?!呵呵,還好有新疆
     無所不在的方便處作為 “配套”,否則吃這麼多瓜的後遺症還蠻辛苦的。)

離開買瓜處車行又20分鐘後經過一座上書 “塔里木沙漠公路” 的牌樓 (如下),牌樓左側柱子上則寫著 “今朝奇跡大漠變通途”,說奇蹟還真不為過,想想,這號稱 “死亡之海” 的塔克拉瑪干沙漠曾經是古往今來多少人們的惡夢?如今,若車子開快些,搞不好5~6小時就能輕易地穿越!當時自己很興奮地以為過了牌樓就進入沙漠公路了!不過,文師傅說真正沙漠公路起點還在輪南之南。

   
                                             (“塔里木沙漠公路” 牌樓,左方還是楊樹。)

牌樓過後約半個小時,師傅將車開進一片胡楊林中,真的是一大片喔!這還是我第一次胡楊“林”的體驗!一年前的願望終於能夠實現!真是感恩啊!不過,這片胡楊林綠的多、枯的少,感覺依舊生意盎然;稍後我們在過了輪南後見到另一片胡楊枯林,置身其中更有蒼涼之fu。另外,公路對面也有一收費的胡楊林公園,不知裡邊有啥賣點?至少自己認為在免費的這邊玩耍就已經夠讓人興奮了!(關於胡楊林之分佈情況,我在網路上看過這麼一個說法:世界90%的胡楊在中國,中國90%的胡楊在新疆,新疆90%的胡楊在塔里木。)

   
                   (第一次胡楊林的體驗!當時時間約為13:55 PM ,我們在這兒停留約30分鐘。)

                         
             (過了輪南後的另一片胡楊枯林,當時時間約為15:45 PM,我們在這兒停留約20分鐘。)

   
                                                         (頗有太極架勢的胡楊枯木。)

   
                                                               (收費的胡楊林公園。)

   
    (上圖胡楊林公園對面的廣告看板,圖中顯示的是秋天時節葉黃與水漫下的胡楊林公園。普遍的認
     知都是金秋時分乃遊北疆的最好timing,看看這景色,顯然秋天來南疆似乎也挺不錯啦。)

14:30 PM 抵達輪南,一個比巴侖台還陽春的公路中繼站。我們在那兒午餐,饢與烤羊肉串外,還首次地嘗了新疆抓飯。抓飯不難吃,但並未達到讓自己對它念念不忘的程度就是了。

   
                                                                           (新疆抓飯)

   
    (這位師傅以饢作為吸收烤羊肉串油氣之用,這倒不失為加強饢之風味的好主意。但我介意的是這
     幾片被他不確定是否清潔的雙手又搓又揉後的饢其實也將是我的食物!)

   
                                                                  (Here You Go …!)

   
                        (餐後在此買饢,右邊看起來像Bagel,嘗起來也有類似Bagel的咬勁兒。)

離開輪南,車行不到2分鐘就是塔里木河大橋,橋下當然就是塔里木河囉。師傅讓我們下車步行越過這條南疆重要的河流,不過這橋面不寬,來往車多、車速亦快,走起路來有些驚險。過了塔里木河約15分鐘又在前述胡楊枯林暫停,再25分鐘後抵達沙漠公路起點,就是所謂“零公里”;這條沙漠公路乃目前世界上於流動沙漠中修建之最長公路,全長552公里。

   
                                                                   (塔里木河大橋。)

   
    (塔里木河,新疆的母親河,由地圖看來,這河水持續往東流,然後在羅布泊西邊的沙漠深處“消
     失”。此處也幾乎已經是塔克拉瑪干沙漠的邊緣了,居然還有這麼一條水資源充沛的大河,多虧
     了塔克拉瑪干沙漠週遭的高山融雪,還有 … 老天的恩賜!)

   
         (沙漠石油公路 “零” 公里,沙漠石油公路以此為起點,終點在民豐附近,全長552公里。)

   
    (沙漠石油公路一景。在沙漠上蓋這麼一條公路並不容易,首先,得克服以流動的沙地作為地基的
     技術問題;其次,公路蓋好後還得避免路面給移動的沙子覆蓋。)

   
    (避免沙子移動的方法就是固沙,但代價很高,大概只有賺錢的石油公司負擔得起。圖中幾條黑色
     的管線就是這一排植被所賴以生存的灑水設施。)

   
                           (更近距離地看前述黑色的管線可以發現固定間隔會有個噴水的小孔。)

   
                                                         (這格子狀設置也是為了固沙目的。)

   
    (為維護上述灑水設施,每隔4公里都會有畫面左前方紅頂藍牆的養護站,配備專人守護,站裡還
     有儲水與供水馬達之類的設施。552公里的公路大約就需要將近140左右的養護站與工作人員,這
     花費可不低啊!)

   
             (右前方拿掃把者也是養護公路的人員,看起來是執行清潔或是清除路面沙子的工作。)

      
                            (傍晚18:00 PM,我們在某個養護站後方的沙漠休息,吃瓜+玩耍。)

   
                                     (來片西瓜?這位就是咱們包車師傅。此張乃旅友拍攝)

   
                                                    (吃完西瓜,眾人各自進入沙漠深處。)

   
       (這是 Matthew 大哥幫我拍的照片。原本不打算擺上來的,因為,我完全忘記當時是啥情形!)

晚上20:45 PM,在天黑之前我們終於抵達沙漠公路的中點站:塔中,晚上就住宿塔中一間簡陋的賓館,含衛浴的標間才40元一宿,沒啥好抱怨的啦。晚餐在賓館旁的川菜館解決,食物與廚藝都相當不優。在這兒還遇上沙塵暴,開始只見一團黑霧朝著我們襲來,在吆喝與混亂中大家忙著躲進屋內、關門,然後就是沙子打在門窗的霹靂啪啦聲響,外邊一片漆黑,好像咱們台灣常見的突然而至的大雷雨似的!賓館與川菜館老闆都是四川人,全家老小離鄉背井來到這兒討生活,雖然電視、電腦 (想必也有網路?)、與卡拉OK一應俱全,但這麼樣鳥不生蛋的沙漠深處,待上一晚體會一番足矣!

   
                                       (20:45 PM,我們終於抵達沙漠公路的中間站:塔中。)

   
    (塔中加油站邊一家條件還不錯的賓館,只是服務人員姿態很高,完全沒議價的空間,印象中開價
     是160/晚。)

   
         (最終住這家賓館,價錢倒是真的便宜,40/晚,不過設施較簡陋,房間有味道,也沒熱水。)

   
                            (華潤賓館房間內部。沙漠的夜晚頗為涼爽,洗冷水澡也很刺激。)

後記:

1. 關於“輪台罪己詔” (擷取自維基百科)
漢武帝晚年,李廣利伐匈奴不利,全軍覆沒,求神仙又不成,又因巫蠱之禍造成父子相殘、太子劉據自殺,種種打擊使武帝心灰意懶,對自己過去的所作所為頗有悔意。征和四年(前89年),桑弘羊等人上書漢武帝,建議在輪台戍兵以備匈奴,漢武帝駁回桑等人的建議,並下詔反思自己,稱“當今務在禁苛暴,止擅賦,力本農。修馬政複令以補缺,毋乏武備而已”。史稱“輪台罪己詔”。

2. 關於“輪台古城”
結束南疆之行後,自己一人參加吐魯番一日遊,該日導遊稱輪台古城位置在烏魯木齊之東,不在南疆的今輪台縣,當時覺得非常困惑。回來稍微找了些資料,猜測導遊稱之所謂 “輪台古城” 應該是唐朝的輪台古城,與漢朝的輪台古城不同,以下是擷取之網路資訊:

(漢)輪台古城又名崙頭城,位於輪台縣城東南21公里的荒漠平原。古城呈正方形,每邊長230米。城中有一個由大土坯壘砌的建築物,占地4畝,已坍毀,但還能分出正廳、廂房,一層厚薄不均勻的紅色灰燼覆蓋在散亂的土坯上,標明它是被焚毀的,當地人稱輪台城為 “奎玉克協海爾”,大意是 “灰燼中的城”。據史記和漢書記載:從漢太初三年 (西元前102年) 開始,漢武帝為征服匈奴,派貳師將軍李廣利兩次討伐大宛國,在第二次遠征討伐途中,路經崙頭國都侖頭城,崙頭城閉關不提供糧草,被李廣利率部攻破,西元前101年 (在另一事件中) 城被焚毀,從此崙頭城不復存在。(擷取自百度百科)

(唐)輪台古城在哪里?史地界經過幾年的討論,都認為唐輪台不同於漢輪台,其地不在南疆,而在天山北麓的烏魯木齊一帶,其遺址可能是烏魯木齊的烏拉泊古城、米泉縣古牧地或昌吉市的昌吉古城等,其中最有可能是今日的烏拉泊古城。(擷取自http://www.xjtour.net/wenwuguji/tangluntai.html)

3. 關於 “塔克拉瑪干大沙漠”
位於塔里木盆地中央,東西長約1000公里,南北寬約400公里,面積33.76萬平方公里,僅次於非洲撒哈拉大沙漠,為世界第二大沙漠。維吾爾語之 “塔克拉瑪干” 為進得去出不來之意,人們通常稱它為 “死亡之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