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8 – 敦煌莫高窟 & 繼續西行 (Day 9) PDF 列印 E-mail
週四, 22 一月 2009 11:34

在分別拜訪過洛陽龍門石窟與大同的雲岡石窟後,今天終於將一探與前二者並稱為中國三大石窟的敦煌莫高窟!莫高窟,這個早期會讓自己不自覺地聯想到“鴨母寮、豬哥窟”的名詞 (拍謝啦 …),實際上,卻早已是敦煌的“名片”!舉凡市區裡的反彈琵琶塑像、讓人嘆為觀止的千手觀音show、輕盈美麗的飛天形象等,都起源自莫高窟內的壁畫。而由於敦煌地處佛教東傳中原的邊界位置,莫高窟的開鑿年代(366年,參見下圖碑文),整整比雲岡石窟 (460年) 及龍門石窟 (494年) 早了94與128年。而除了歷史更久遠,相較於皇室色彩濃厚的其他兩者,莫高窟似乎比較具有平民百姓的味道,它的開鑿(以及繪畫)經費很多是來自於當地或往來敦煌,包括商人、官員、使者、僧侶或甚至貧苦百姓等善男信女之捐獻,在這個中原西域交會的沙漠綠洲,同時也是各方勢力爭逐之地,人們生活想必充滿了不安定感,於是因此而散盡家財,期望圖個來生能夠脫離眼下苦難或死後進入宗教所描繪的美好天堂吧!

   
    (在莫高窟入口附近的石碑。除了莫高窟的歷史與簡介外,注意它使用的可是正體字喔,初始以為
     這應該是民國年間立的吧!但左邊明白標註的卻是1994年!顯然這個蜚聲中外的敦煌研究院也認
     同正體字之美!石碑上說莫高窟開鑿於前秦建元二年,當時前秦之主就是符堅,是歷史上少數得
     到柏楊讚賞的好皇帝,他在公元383年傾全國之力南征東晉,然而,號稱投鞭斷流的百萬大軍卻在
     肥水一戰而潰,最終符堅下場非常淒慘!呵,囉嗦半天,我想說的重點是符堅在公元376年才完全
     統一了包括甘肅在內的中國北方,而公元366年的敦煌是在前涼政權的管轄之下,因此,使用前秦
     年號或許會有誤導之嫌。)

早上約 8:30AM 起床,收拾行李,同時嘗試將大瓶的洗髮精與沐浴乳分裝至較小容器中;兩者都是因前幾天在嘉峪關時用不慣招待所提供的衛浴用品而買的,只是當時忘了自己今天還有一趟飛機!不過,辛苦了近10分鐘,卻還是沒能通過奧運前的嚴格安檢!

10:30 AM,將大包寄放在酒店櫃台後退房,搭公交車至敦煌賓館,然後步行至它後方隔一條街的絲路賓館前等候開往莫高窟的班車,車次每半小時一班 (包括整點),原本車價 8 元,但因一部計程車在旁邊搶客 (10元 / Person),於是車掌 (應該也是車老闆) 宣佈今天他的車費打對折!突然間失去競爭力的計程車師傅咒罵連連,還警告我們上了車還是會給收 8 元!最終悻悻然地離開,呵,競爭終究才是王道。

   
                                        (電塔右下方的絲路賓館為開往莫高窟班車的起點站。)

搭上 11:00 AM 的車,出了市區後經過一片沙漠,約 11:28AM 抵達綠意盎然的莫高窟。網路資訊顯示莫高窟剛好位於鳴沙山與三危山之間的綠洲,前者由西一路綿延,在此形成一片斷崖,莫高窟的大部分洞窟就鑿於這面崖壁;後者則有文獻稱它為“佛教藝術名山”,據說公元366年的第一窟就是因某個僧人遙見三危山上的佛光而始鑿,因此也就有“三危山是莫高窟的搖籃”的說法。

   
    (莫高窟位置在敦煌東南方,直線距離約16KM,不過公車實際路徑是先往東後再往南,因此實際
     車行距離應該遠些,網路資訊說是25KM。)

   
    (近一些的衛星地圖可見莫高窟所在乃一片綠洲,其兩側之高地分別為鳴沙山與三危山,縱貫其間
     的則是已乾涸的大泉河。)

   
                                              (往莫高窟的公路兩側基本上就都是沙漠。)

莫高窟門票得 160 元 (媽媽咪呀!折合台幣將近 900 元耶!老外若需外語導覽,還得 180 元呢!)。

      
  (左圖為進景點後廣場與矗立其間之白塔;再往前行可見右圖之水泥橋,過橋不遠即為莫高窟入口。)

      
                               (上橋後遠方莫高窟入口依稀可見;右圖則是乾枯的大泉河床。)

      
                       (景區內的兩座飛天塑像。飛天之於莫高窟,就如同莫高窟之於敦煌!)

為保護莫高窟內壁畫,目前所有洞窟均上鎖封閉,窟內則有溫濕度控制。因此,遊客無法獨自隨意地參觀,像我這樣的散客必須等湊夠一定人數後,才由配發的導覽人員帶著參觀;而且,每個團隊只能看10個窟,不同團隊看的窟有可能不同,主要在於控制每個窟每天參觀的人數。此外,入莫高窟內參觀也不准拍照或錄影,而且,景點管理單位對這規定可是認真的很喔,不僅入口處目視檢查,稍大一些的包包都不准帶進去!參觀全程還有保安人員監督著。自己將相機連同小包寄存於櫃台,但仍偷偷地將小相機藏在口袋裡,我並非有意偷拍,只是想利用小相機的錄音功能錄下導覽的解說,不過,在偷偷摸摸地操作下,錄音效果很差!建議未來有心人可以帶支錄音筆。

少了 Flash Memory 的加持 (不能拍照 + 錄音失敗),自己小腦袋的主記憶體能容納的就很有限了!更何況多數窟裡的壁畫或雕像描述的若非是與佛教有關的故事、就是富有禪意的圖像,沒啥慧根的我真的很難有任何感覺!沒感覺的東西當然更不可能進入 Long Term Memory 囉!剛剛很努力地回顧,卻只記得我們的導覽長得很好看,聲音也很迷人 (呵!缺少佛心就罷了,居然還獸性十足!不過,這不是我自己一個人的看法,同團遊客私下也是這麼說的),更重要的是他完全不像有些導覽人員讓人感覺只會背書,相反地,對團員的任何刁鑽或是深度的佛法問題,他都能信手拈來地一一從容回答!再配上莫高窟導覽人員好看的制服,那種飄逸脫俗的模樣,儼然就是活生生的現代版飛天!

   
                                       (莫高窟參觀入口。散客得在此等待湊夠人數。)

   
    (洞窟前加固的建物,窟的入口都設門鎖,只有經由導覽人員才能開啟。左下方女子就是帶我們參
     觀的導覽。)

   
                                                                   (莫高窟的地標。)

說到飛天?這我倒是記起來了,咱們導覽在很多個窟裡都提醒我們注意並欣賞飛天之美。可惜對那些飛天形象都已不復記憶。還好後來在窟外與文物陳列館拍到三張複製壁畫中的飛天,配合自己在網上找的一些文獻,勉強有一點點初步的理解。首先,飛天起源自古印度神話中的娛樂神和歌舞神,原為一對夫妻,後被佛教吸收為天龍八部眾神之一(金庸的天龍八部都快讀爛了,如今始知這詞兒代表的是佛教的護法神!);後來,兩者合為一體,不分性別與職能而成為飛天。其次,網路文獻將莫高窟飛天之發展分為四個階段:(1) 興起時期:從十六國北涼到北魏,大約170餘年,乃西域式飛天、(2) 創新時期:從西魏到隋代,大約80餘年,屬中西合璧的飛天、(3) 鼎盛時期:從初到晚唐貫穿整個唐代,大約300年、及 (4) 衰落時期:包括五代、宋代、西夏、元代四個朝代大約460餘年 (呵呵!就此打住,若要再深入,恐怕可以寫篇博士論文了!)。拍到的三張照片 (如下圖) 中的飛天僅涵蓋興起與創新時期。

   
    (此圖為翻拍257窟之北魏時期飛天,屬於西域式飛天,看起來似乎有些笨重,與我們現在所認知之
     輕盈美女飛天形象相距頗大。北魏立國時間介於386年~534年間。)

   
    (此圖則是翻拍285窟之西魏時期飛天,算是西域與中原融合的飛天形象,可以明顯看出與上一張北
     魏時期飛天的風格差異,至少他們身上飄逸的彩帶讓人覺得飛得自然些。西魏乃由北魏分裂後位於
    長安的政權,西魏立國時間介於535年~557年間。)

   
    (這是翻拍419窟之隋朝時期飛天,一樣屬於創新時期。此時的飛天似乎更接近我們現在所認知的飛
     天形象。隋朝立國時間介於581年~618年間。)

撇開佛與藝術,導覽說的其他與莫高窟相關的事件倒是記得相對完整。不過,這些基本上都是讓人難過的文物偷盜與破壞事件!其中最為人所知的當然是清末 (光緒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 一位王姓道士無意間發現17號窟內近5萬件各式文書。遺憾的是,於1905年至1915年間,約五分之四的文物被王姓道士以相當低廉的價格賣給了來自各國的 Bad Guys!17號窟也因此被稱為藏經洞。不過,網上文獻顯示內藏文物包羅萬象,涵蓋四至十一世紀中國的政治、經濟、軍事、文學、史地、醫藥、科技、民族、宗教、藝術等各領域,一個全新的研究領域 (敦煌學) 還因此應運而生喔!至於為啥這些東東會封藏於此,比較常見的說法是西夏在此擴張期間,一群有識之士為免這些珍貴文物毀於戰亂所採取的措施,後來當事人死去,這事兒就被遺忘了!直到20世紀。(電影“敦煌”的劇情就是採這種看法)。

其次,民國10年前後,俄羅斯十月革命後有一批流竄至甘肅的沙皇士兵曾被羈留於窟內,這些老粗居然在窟內埋鍋造飯 (搞不好拉撒也一起來喔)!對壁畫造成不小的破壞,甚至有些畫的表面的金箔也都被刻意刮走!不知道是哪個白目傢伙做的決定?!令人髮指!

最後,由於莫高窟可供開鑿的空間有限,古代“夭壽”的傢伙居然在前人壁畫上抹上一層泥巴,然後再重覆利用!Recycling 當然是環保的作法,然而,對於這樣的歷史文物卻不見得是好事,特別是後代作品往往不見得比得上前人心血 (這是在參觀幾個窟時由現場導覽處所得之個人印象,不確定是否可以一概而論,但姑且不論作品好壞,新的創作的產生卻需植基於原本創作的毀損,怎麼算都划不來!)。本來上述作法沒人知道,但國畫大師張大千於民國30年間在此長住二年多,並針對莫高窟的壁畫進行臨摹及復原,過程中無意發現部分剝落的壁畫下還藏有更久遠的壁畫!接下來的事就成了羅生門 … 有人指控張大千竟因此敲掉外層壁畫,破壞文物;但也有不少文章反駁上述說法,事實如何,不得而知!不過至少張大千對於喚起大眾對於莫高窟之關注仍有其貢獻,據說敦煌研究院的前身 (敦煌藝術研究所) 就是在他的力促下於國民政府時期成立。

對了,還有件得意之事值得一提:在狹窄洞窟與走道間游走過程中,我的腦袋不小心撞上了某窟門口的檐柱,導覽說那塊木頭可是宋代的喔!呵!有多少人一輩子能有這樣的機會及運氣與七、八百年的古物做如此親密的接觸?

下午13:20 PM結束莫高窟的參觀 (10 個窟,花了約 70~80 分鐘),拿回相機,拍拍莫高窟外觀,然後進莫高窟對面的敦煌石窟文物保護研究陳列中心,那兒有幾個 1:1 的複製石窟,這兒總能拍照了吧!不對!在那兒壓了幾次快門後,竟竄出一位很兇的保安要我停止!見鬼了!另外也在裡邊見到一個熟悉的名字:楊惠珊!原來他之前拜訪過此處,提及嚮往自己也能在此擁有一個窟,後來敦煌研究院院長提出所謂493窟的想法 (現有編號佛窟只到492),自此楊惠珊開始(複)製作第 3 窟千手觀音的琉璃立體版,當時是1999年4月,5個月後完成高100公分的原型,可惜卻毀於921地震!2000年5月,高達160公分的第二個版本原型完成,目前就擺在這兒 (如下圖)。姑且不論這尊千手觀音相較於正主兒的藝術表現如何 (我也看不懂),但對於一個離家三千公里的孤單遊子而言,能在異鄉見到熟悉的人與事 (雖然921不是啥愉快的回憶),還是覺得挺溫馨的啦!

   
                                                         (楊惠珊製作的千手觀音。)

                                   
                                                (擷取自網路的正宗 3 號窟千手觀音。)

14:30PM搭公車離開莫高窟,14:55PM抵達敦煌賓館,攔一部計程車回酒店拿包,再原車趕往敦煌機場 (15:30PM)。16:45PM 搭上往烏魯木齊的南航班機,此班飛機乃由西安經此中轉飛烏魯木齊,原班機的乘客多是老外,應該都是為八月初的日蝕而來。17:45PM降落烏魯木齊機場!兩個字足以形容當時心情:激動!

      
                  (迷你的敦煌機場,沒有空橋,乘客得在酷熱太陽下步行超過100公尺登機。)

   
                                                        (終於 … 踩上了西域大地!)

   
                                                     (同機至新疆觀賞日蝕的老外旅行團。)

持續懷著激動的心情出關,迎面是一排旅行社的櫃台,工作人員忙碌地發放印有新疆地圖與各種行程之DM;不知道這些人是太粗魯、還是熱情過頭,感覺DM都是往我臉上丟似的!出機場,問明機場大巴位置 (其實是迷你巴士),每人十元送到距機場並不遠的市區。我在碾子溝站下 (18:30 PM),預訂的棉麻賓館就在站旁幾步路距離處。在賓館內與今天由廣州飛來的三位夥伴會合,三位都是背包客網站尋得之志同(喜歡玩耍)且道合(剛好都想體會南疆風情)旅友:Matthew 乃電子界的先進、Elene 為理財達人、Helen 則是同行。未來兩個星期我們將一同包車環繞南疆、穿越沙漠。

對於一整天沒吃啥東西的我,此刻餓得直可啃下一整頭羊!可惜當時時間還早 (新疆雖然也採用北京時間或咱們說的中原標準時間,但實際日落晚了咱們兩個鐘頭),五一星光夜市還沒開市,且三位旅友稍早剛飽餐一頓,自己只好暫時忍耐 (and 再忍耐)!四人先在賓館裡討論未來行程,達成了提前幾天結束包車行程,然後再找其他有趣的 Tour Package 的共識。然而這些結論 (以及行前的詳細規劃) 未來完全用不上,稍後咱們包車師傅說當初既然談好14天,就算咱們提前結束還是得付滿14天的車費,初始覺得咱們這師傅怎麼這麼霸道,但若設身處地的以他角度思考,如果所有的包車遊客都隨意更動時程,他應該也很難做事吧;只是,後來較原訂提早一天回到烏魯木齊,詢問他可否這剩餘一天帶我們到吐魯番玩耍,沒想到他不僅不願意,還小小地對我發了一頓脾氣!末了還是跟我們要了14天的車費!呵,套句賢伉儷的名言:太超過了啦!不過,撇開這些小“誤會”(意思就是類似的情況應該事先談好就沒事了!),相較於其他背包客的包車經驗,我必須說咱們這個師傅還是挺不錯的啦。

忍受煎熬至 20:40 PM 左右,終於進入五一星光夜市。哇!那景象絕非平時常用的“血脈賁張”可以描述!興奮地拿起小相機狂拍。顯然我當時肯定已是樂不可支,給扒手集團盯上卻毫無戒心 …

      
    (初見五一星光夜市!當時還未開市。右圖為旅友所拍,新疆除了羊肉,還是瓜果之鄉,讓愛吃我
     再度置身天堂!)

      
    (五一星光夜市令人目眩神迷的各色吃食!左為伊黎河烤魚,右為各式烤肉串與全羊。兩張照片都
     是旅友所拍。)

極力地壓抑,告訴自己多看看再決定,但終究忍不住佇足於一家烤肉攤前,吞著口水“欣賞”著那烤得金黃的全羊!接下來的事發生的好快,快的甚至自己都不太確定究竟是怎麼回事!一開始我詢問老闆全羊怎麼賣,回報價錢的同時,老闆同時指著全羊問我這部位好不好;我記得回答他需得問問同伴,然後,在我回頭徵詢旅友的同時,老闆大刀一揮,已經切了一大塊秤完重量!接下來的1~2分鐘一片混亂,他堅持我之前的意思是YES,而且肉都剁了!那場景活脫就是去年銀川的 “新疆巴布XX事件” 翻版!最終我們取得共識,只要了那一大塊的二分之一。

一點小小不愉快,稍稍減了些興緻,但改變不了饑腸轆轆的事實 (呵!好熟悉的句型),在攤位後找個桌子坐下,準備大快朵頤一番。但我們坐下後,突然圍過來好多人,有端著西瓜片的小販、有賣小玩意兒的女孩、也有過來形同要錢的小朋友!當時沒意識到甚麼,待處理完這緊迫盯人的混亂狀況後,我發現自己相機不見了!嗚!再怎麼餓,此時也已食欲全失!啃著自己最愛的羊脖,竟完全沒有一絲絲幸福的感覺!更糟糕的是此時下起雨來了,開始只是小雨點,沒一會兒竟演變成傾盆大雨!不知道老天爺是跟我開玩笑,或者是與我同悲?
 
      
    (在一陣混亂之後,此時仍握在我手上的A30就此離我遠去!在他跟我在一起的日子,對他似乎抱怨
     多於讚美,希望從此他能夠找到更能欣賞他的主人。)

四人在街旁躲了一會兒雨,最終狼狽地回到賓館。咱們包車的文師傅已經等在那兒了,跟他再次確認行程,但文師傅對某些路線很保守,總是有意無意地給我們不確定的答案。我覺得他的策略似乎就是讓我們在忐忑中懷抱著期待,而當不確定的計畫終於完滿達成時,快樂指數也相對地提升;你可以說他奸詐,但不可否認,這也讓我們未來的“探險”過程驚喜連連!

      
    (棉麻賓館的房間、以及仍掛在牆上的A30充電器與充滿電的無主電池!棉麻賓館標間一晚100元,
     不如前晚住的敦煌西部大酒店,但仍可接受。)

與文師傅約好次日出發時間後道別,大家各自回房休息。我第一階段的 Summer 2008 正式告一段落。明天 ... 全新的探索 & 全新的體驗!

   
            (Summer 2008第一階段的足跡。藍色箭頭部分搭機,黃色 & 綠色則是分別搭火車與巴士)

後記:

類似在五一星光夜市發生的事並非個案。稍早時候我獨自至賓館附近的巷口買瓜,起初我看中一粒西瓜,我問也是維族的小販那粒瓜得多少錢 (我再強調一下,我只是詢問售價喔),他立刻捧起西瓜、秤了重,然後拿起塑膠袋裝了瓜後就要跟我收錢!接下來當然又是一陣爭論!最終是花了兩塊錢買一小片哈密瓜才解套 (那小販說我是當天第一個客戶,沒成交很不吉利)。後來自己找到一對年輕漢人夫婦的攤子,以自己很熟悉且 Comfortable 的 “過程” 買了瓜及葡萄,No argument AT ALL!

假設次日我就離開新疆,可能從此自己對維吾爾族人的 image 將會定格為:“大的鴨霸,小的偷竊”;然後在未來與某些人的閒聊中傳播這樣的印象 (呵!就像我不喜歡陜北且又說它的壞話一樣)。所幸未來行程中有機會接觸更多樸實的維族朋友,讓我印象完全改觀。此外,前述不愉快事件中,其實也“可能”因自己忽略文化差異而不自覺地犯了錯 (請注意,“可能”加了引號喔)!這是後來咱們包車師傅告訴我才知道的:(1) 維族人比較直接,要就要,否則別囉嗦 (所以,只是問問價錢那種事兒少做)、(2) 避免碰觸維族店家的商品 (特別是食物),他們認為漢人是不潔的 (呵!因為咱們吃不乾淨的豬肉吧)。對了,為啥前面的“可能”特別加註引號?兩天後,咱們進沙漠前在輪南午餐,餐後文師傅在路邊兩個賣馕的攤子輪流挑挑揀揀了半天 (肯定也有捏捏的啦) 後告訴我某家的馕不好,然後轉而跟另一攤買馕;咦?當時也沒見那個落選的小販拿刀拿槍呀!呵呵!或許文師傅長相比較像維族人?也或許自己倒楣剛好遇上特別 Aggressive 的維族先生?

Anyway,結論是,跟“觀光發達區”的維族生意人打交道得謹慎些,避免任何不明確的詢問、回答或手勢讓對方產生誤解 (或找到藉口);還有,五一星光夜市 (以及其他幾個著名的觀光夜市,如國際大巴札與二道橋) 都是扒手橫行之處,務必小心!注意財不露白,以免被盯上;相機呢,隨時緊抓手上 (掛在手腕或脖子上都不保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