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8 – 敦煌西線之陽關、玉門關、雅丹地貌 & 漢長城 (Day 8) PDF 列印 E-mail
週二, 09 十二月 2008 23:15

我家老姐毛筆字寫得好,向來都是我的對照組。記得小時候,老爸會很驕傲地將老姐的作品貼在老家坑坑洞洞的土牆壁之難得平整處,為的就是親朋好友來時博得幾句讚語,然後呢,通常在喜不自勝之餘,會隨口謙虛地說(或許也有帶些遺憾成份):查甫ㄟ的字就差多了!當然,這兒可不是在心理分析自己後來的卑賤與幼時心靈受創之間的可能因果關係!不是,我想說的重點是:我永遠忘不了那貼在牆上、時時刻刻提醒自己寫字多麼地需要加強的白色宣紙上之文字 … 正是 “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小時候雖然搞不懂風怎麼跟長度度量單位扯在一起,但這四句卻是背得爛熟喔!稍長,才知道那是李白 “關山月” 裡的部分詩句,只是天山與玉門關是啥東西又是在哪裡,卻是相當模糊!那時怎能想像有天自己竟能親臨、並具體化這些 “抽象” 名詞與詩裡之意境!

   
                                                        (這就是玉門關!這就是玉門關?)

畢竟這篇的重點不在於童年憶往,就拉回今天的行程吧。早上起個大早,剛走出酒店大門,還來不及採買早點,旅行社的車就到了。既是西線一日遊,西部大酒店又位於敦煌之西,因此,我已是此團接的最後一位客人;果然,上車後發現就剩最後一排靠右的空位了!唉!今天肯定會是一個Long Day!更糟糕的是導遊神秘兮兮地宣佈,因為某個不能說的理由,行程順序將有所更動!原第一順位的雅丹地貌將挪至最後!這顯然不是好消息,意味我們將在最熱的中午 (這兒的中午時段可長囉!) 置身於毫無遮蔽的戈壁灘!鬱卒啊!原本在長沙旅友的計畫中,雅丹是看日出之處!(至於不能說的理由是啥?推測應該是軍演吧。)

   
   (今日行程:敦煌至陽關 52 KM、陽關至玉門關51 KM、玉門關至雅丹56 KM,都是 Google Earth 量
    得之直線距離,實際距離應該遠些。)

7點左右,車子左拐進入不在行程中的仿宋敦煌古城,這是20年前為拍攝電影 “敦煌” 時所搭的場景。導遊問大家去不去,結果所有人都反對,因此咱們車子就在城門口繞個圈迴轉,自己動作快,混亂中拍下唯一照片,呵!到此一遊!

   
    (仿宋敦煌古城,電影 “敦煌” 的場景之一。自己多年前曾在電視看過這部電影的片斷,之後就再
     也無緣得見。昨天居然在沙洲市場旁音像店找到,當場買下。)

7:45AM,抵達陽關博物館。陽關之所以為 “陽” 關,乃因它位於玉門關之 “陽” (也就是南邊。中國人稱山之南或水之北為陽,而玉門關的角色顯然趨近於山)。這也顯示當時先有玉門關後再建陽關。陽關博物館門票得50元!如果純粹只是參觀這個民營的博物館,我個人興趣並不太大,但這個博物館卻綁著陽關遺址,想一探後者非得經過博物館不成!只好掏錢買票!進館後,咱們整團被帶進文物陳列館,由館內導覽人員介紹相關陳列。

   
                                                 (私人興建的陽關博物館,門票50元。)

導覽人員看起來都還頗為專業與敬業,詳細地介紹敦煌與陽關(&玉門關)間的歷史與地理的背景、以及一些出土文物;展品部分一樣沒有讓我驚豔之物,歷史部分(主要講的是漢武帝置敦煌郡那個時期的一些事件),也多半乃自己所熟知,自己倒是對館裡製作,包含敦煌與兩關間地理及地形、與附近相關古蹟遺址位置的模型很感興趣,只是這兒竟不准人拍照,害得我只能由Google Earth與其他資料中慢慢拼湊出一丁點兒片段!

   
                                (陽關博物館內張騫塑像,他第二次出使西域時曾經過陽關。)

離開展館後,就是實地參觀陽關遺址!但出博物館前導覽先帶我們經過一處仿古的出入境海關,這海關還煞有介事的擺一位古裝的移民官大人喔!基本上是斂財之處啦!

   
                      (陽關博物館仿古出入境管理局的移民官大人。左邊白衣女子則是導覽人員)

      
    (仿陽關關照,就是出入境證,不知道以前辦這關照得多少錢,但如今30元人民幣就可將此木製關
     照帶回家。關照上書:蒞臨敦煌、通行陽關、前往西域、特頒此照;署名為:敦煌郡司戶參軍 發
    ,敦煌陽關都尉 驗。右邊麻布的仿陽關關照則開價20元,比較便宜。)

出博物館後門,面對一片黃沙,可見一座雕像,右手指向前方,左手抓個杯子,取的意境顯然就是“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如果雕像指的是西邊應該更符合詩的情境,但由雕像陰影看來,它所指的方向卻是北方)。再往遠方望去,著名的陽關烽燧就在地平線的盡頭 (陽關烽燧又稱墩墩山烽燧,乃因所在的高點即所謂墩墩山)。早期自己找資料做功課時,這個烽燧照片總是會與陽關的介紹文章一起出現,因此一直以為烽燧就是陽關!親臨實地之後,才知道陽關早已湮沒於流沙之下!

   
    (不曉得這雕像是否就是王維,但右邊紅色刻字肯定是他的 “渭城曲”,“西出陽關無故人” 就是
     此絕句的最後一句。)

   
                                                 (出陽關博物館的後門,往南遠眺陽關烽燧)

由博物館至陽關遺址還有一段距離,因此館方提供幾種交通方式 (又可撈一筆!),我們選擇搭比較便宜的改裝電動車 (往返10元/人)。終點站就在烽燧下方不遠處,一下車,迫不及待地奔向烽燧,拼命按快門!只不過近看就露餡了,這遠望孤立蒼涼、發人思古幽情的2000年古跡似乎有些現代化的痕跡!

   
                                                                      (近拍陽關烽燧)

   
    (更近距離的陽關烽燧。夯土夾雜蘆葦乃漢長城的特色,但如照片中局部放大圖所示,這些完全不
     見腐朽的蘆葦草肯定不是2000年前的產物,牆壁似乎也是新近抹上。)

   
                                (自己似乎對烽燧有些著迷/魔!再補一張。還是遠看有味道!)

背對陽關烽燧往南望,是一條約莫20公尺的長廊,可供遊客休息及躲避太陽,越過長廊,則可見兩座石碑,分別寫著:“絲綢之路遺址” 與 “陽關遺址”。猜猜兩座石碑之後的景象是?呵!Nothing!不過,說沒啥東西也不公平,它其實還圍著一排矮籬笆、擺了一台裝飾用的古代板車、以及遠方孤零零的所謂觀景亭!看看以下幾張照片就瞭解了。

   
                                                (陽關故址的石碑之後就是陽關故址!?)

   
    (搬開石頭,將這已成黃沙戈壁的陽關故址看個過癮!這張照片拍攝的角度應該是西南偏南方向,
     畫面盡頭是阿爾金山,越過阿爾金山,就是古羌人的勢力範圍,如今之青海。)

   
    (柵欄左邊就是西行之絲路故道、或者所謂陽關大道!往前約400公里左右就是古樓蘭;而陽關與樓
     蘭之間除無際的沙漠外,再無故人!而之所以有陽關大道之稱,應該是因為此處地勢平坦,修的
     路自然是寬敞大道囉!不過,這樣的陽關大道可不見得比獨木橋好走!)

   
    (這是由另一位置往西域方向拍攝的景象。右方可見一處綠洲的邊緣,有綠洲就有水源,這也是考
     古學者推論此處為陽關故址的證據之一。)

   
   (古陽關東南方的另一處綠洲,唐代建的古壽昌城遺址就大致在綠洲盡頭的附近,可惜自己跟團,
    不能自由地一探究竟。)

   
   (由Google Earth可更清楚地瞭解陽關週遭的綠洲分佈。東南方的水源來自於渥窪池,這是傳說中於
    漢武帝時期抓到天馬之處;西北方的水源來自於當地人稱西土溝的小河。對了,資治通鑑記載的
    天馬卻是產自大宛的汗血寶馬)

說實話,當博物館導覽指著這片荒漠,告訴我們 “這就是陽關故址” 時,自己還蠻難接受的,憑甚麼?是當時的疑問。這個疑問在後來導覽解說下,稍微獲得解答。首先,在敦煌出土文獻與郡縣志之類的分別記載陽關與水源、及陽關與壽昌城之間的相對位置資訊,都指向眼前這片沙漠;此外,在這片沙漠中挖掘與探勘所得,包括疑似民居所在鋪設的地磚、墓葬、各種出土之日常用品、以及環繞其間的烽燧,都進一步提供證據,顯示此處不僅曾經繁華一時,也在軍事上居於重要位置!

   
                                                       (陽關遺址週遭之其他重要遺址。)

那,為何陽關會變成如今這樣的不毛之地?網路文獻的說法有二:其一是為洪水淹沒 (很難想像在這種地方發大水喔?不過,我在帕米爾高原就親身經歷晴空萬里下的高山融雪,毫無徵兆地出現,差點擋了我們回家之路!);另一說則是自然的風沙侵蝕,逼著人們東撤,陽關就這樣被無情的沙漠逐漸掩埋!

離開陽關博物館前經過幾棵 “綠意盎然” 的胡楊木,綠意盎然?這倒是很新鮮 (至少對我而言),因為之前不論實地 (例如月牙泉邊那棵) 或網上所見的胡楊木非枯即黃,因此竟不知胡楊也可以是綠的!Stupid Me!旁邊一位退休攝影記者見我看得頗有興緻,提醒我注意它的樹葉,仔細瞧瞧,形狀竟然有4~5種之多,細長者如同針葉、圓扁者甚至類似於楓葉,非常神奇!若以手碰觸,感覺葉面似乎塗上一層臘,這位先生說這可減少水份蒸發,這或許就是大漠中胡楊木之生存之道。

   
   (離開博物館前拍的胡楊木,它的樹葉形狀相當多元,有闊葉、也有針葉。闊葉或針葉,也都還有
    寬窄及分叉多寡之分。)

10:05AM,我們離開陽關博物館,10:56AM 抵達此行第二站:玉門關。相較於僅餘烽燧的陽關,如今玉門關倒還留下 “一點點” 痕跡,就是下圖這座東西長24.5公尺、南北寬26.4公尺、高9.7公尺的小小方形城郭 (或許這是玉門關遺址被稱為小方盤城的原因)!只是 … 24.5×26.4真的不大,現場繞一圈也不過幾分鐘的工夫,這與想像中強大漢帝國的國門影像完全無法契合!我在網路搜尋所得資訊,似乎也認為此小方盤城作為漢朝最西面的海關實在是小了些 (不過,由出土漢簡推測,位置應該就在這附近),在具體位置不能確定的當下,就先 “暫時” 將這小方盤城定為玉門關,呵!搶錢先,門票得40元!如果單單只是為了一個未定論的玉門關,我會覺得這錢花得有些冤枉,不過,這門票還包含漢長城與河倉古城 (又稱大方盤城),只是後者並不在今天一日遊的行程之內,可惜!

   
                                            (玉門關門票包含的三個景點之相對位置。)

   
                                                  (由南往北以望遠鏡頭遠拍之玉門關)

   
                                                                  (玉門關北門 & 西門)

   
                                                                    (玉門關北門 & 內部)

   
                                                           (玉門關之南與東面城牆。)

   
    (如同陽關,玉門關北面也有綠洲,綠洲的邊緣可見水源,可能就是網路資訊所稱之“哈拉湖”;
     水源的另一邊有蠻多凸起的土堆,不曉得是否是漢長城遺跡。)

前述河倉古城 (大方盤城) 位置在玉門關遺址 (小方盤城) 的東北方約11公里處(以Google Earth量得之直線距離),它始建年代應該與玉門關等差不多同時。河倉城在當年的任務是儲存糧食與軍需,作為玉門關、陽關與其週遭據點之官員、駐軍以及來往西域使節商旅的後勤供應基地。而之所以稱河倉城的原因在於此城既作為倉庫、又正好建於古疏勒河故道之南岸,也因為位置在河岸,當時來自敦煌的補給可以經河運至此 (古疏勒河故道再往西注入玉門關北方不遠處的“哈拉湖”)。大方盤城遺址東西長約132公尺、南北寬約17公尺,不過,由Google Earth衛星地圖所見之城牆的痕跡似乎是正方形 (要不然怎叫 “方盤城”!)。

   
    (由嘉峪關長城博物館翻拍之河倉故城遺址。左下方是博物館內註明之古城位置,但實際的位置應
     該在玉門關的東北約11~12公里處。很難想像嚴謹的博物館會犯這樣的錯誤。)

      
   (衛星地圖下的玉門關與河倉城。玉門關邊的黑色方形痕跡是環繞的鐵柵欄,河倉城邊白色方形則
    是我根據衛星地圖顯示疑似城牆遺跡所描繪)

我們在玉門關停留不到20分鐘,導遊就催著大家上車。不過,這樣的小景點、加上幾乎正午的烈日,20分鐘也夠受了!拍完照,腦袋裡只想著怎麼躲太陽,當時還一度想念陽關博物館,至少那兒還有遮蔽!至於體驗甚麼 “長風幾萬里” 之類意境的心情,早蒸發殆盡!

原本以為玉門關的下一站應該是自己非常渴望一見、同時也與玉門關近在咫尺的漢長城遺址(大約4公里),誰知車子竟一路往前開,毫無停車的意思!我一度以為一日遊的導遊騙我(之前跟他確認過兩次),差點跟他大小聲!後來由雅丹地貌博物館回程時才又轉進漢長城遺址。事後導遊告訴我原本行程就是如此規劃,我相信他,但也不後悔對他 “強力表態” 自己務必看一眼漢長城的意念!因為若此趟錯過,我會非常非常遺憾!以下就先show漢長城的照片,畢竟它應該是跟玉門關在一起的。

   
   (漢長城與玉門關之相對位置。我曾看過另有文獻稱當時亦另有長城支線由玉門關往南至陽關,屏
    障來自西方的可能外患。)

   
                        (漢長城遺址。此段位於玉門關之西的漢長城,乃目前保留較完整之處。)

   
                      (上圖漢長城盡頭,相較於陽關烽燧,這應該未曾修飾的烽燧更顯得滄桑。)

   
                         (即使號稱保留較完整,但似乎多數風化傾頹、或逐漸為沙礫所覆蓋。)

   
                                     (此處夯土流失,只剩蘆葦草,看起來像倒塌的茅草屋。)

   
                                                                 (這一段就好多了!)

11:20AM離開玉門關。然而,接下來的行程對我而言卻都是活受罪!自覺屬於F1級數的咱們旅遊車師傅、不怎麼平整的三級路面、偶爾的強烈側風,都讓坐在陽春小巴後座、已經夠顛簸的我更加難受!但是這都還好,更受不了的是刺人的陽光與悶熱的車廂!

陽春小巴的冷氣 … 嗯!收回,它基本上算沒有冷氣!沒冷氣何不開窗戶?不行!為啥?其一是came from nowhere的沙塵!有時車子好好地開著,突然間車內就 “變黃” 了!此時關窗戶就晚了,也免不了會發生團友相互碎碎念的情況;其次,另一 “壓力” 來自坐我前面的母女 (參見下圖,右邊整個頭蒙在紅外套裡的是女兒)。這位媽媽也是位老師(導遊是這樣稱呼他的),他對女兒可是苛護備至啊!女孩嘛就是怕曬黑,偏他們座位剛好在兩片遮陽布簾的中間交會處,為了不留任何空隙讓一絲絲陽光照在女兒身上,媽媽很自然地就將兩片布簾往中間拉,偏偏這布簾又不夠寬,結果就是換成我在後邊曬太陽了!那我當然很不爽囉!只是,自己也體諒人家女生嘛,確實有他怕曬黑的顧慮,就盡量在不影響他們的前提下,稍稍將布簾拉回一點點,然後讓自己身體往前傾以避開太陽。可是,即使自己如此壓抑與自制,車子左右晃動、上下顛簸的過程中難免會讓媽媽精心佈置的兩片布簾分開,此時,媽媽的反應一律是回頭給我一個白眼!天啊!您說我還敢開窗戶嗎?這風一吹、布簾一掀,那可不又落實我是罪人的事實!偏偏呢,這曬得人發疼的可恨太陽又似乎永遠在我這邊!

   
   (從早到晚一整天的行程中都是我所在的右邊需要拉開遮陽布簾!傍晚回程時,太陽位置跑到車子
    後方,全車就剩下最後一排曬太陽!鬱卒啊!未來若有人到此一遊,可得愼選座位。)

還有,這對母女只要一上車就吃,餅乾、巧克力、滷味、火腿、茶葉蛋,任何你想像得到的野餐食物他們都有!這對於早上來不及進餐的我是更大的折磨!那 … 還有更糟的嗎?是的,在往雅丹地貌博物館路上,我發現自己唯一的一瓶水幾乎就要見底了!我已經竭力地省著喝,但實在沒法子控制身體水份蒸發的速度!就這樣一小口一小口 … 終至一滴不剩!忍耐很久後,最後不顧顏面地跟左前方一位大哥要了一瓶水 (他帶了7~8瓶水!Smart Guy!)!我想,某種程度我應該算是親身體驗與瞭解當年來往西域這段路的旅人渴望見到綠洲的感覺了!

大約12:40PM左右,終於抵達雅丹地貌博物館 (門票70元)。一下車,一股熾熱之氣籠罩全身!哇!不是蓋的,外邊竟然還比悶熱的車廂內還熱!依導遊指示,迅速進入一間餐廳,當時肚子可餓著呢,但看看菜單 (主要是價錢那個欄位) 後,點了最便宜 (10元),但也沒啥內容 & 沒啥味道的湯麵。除了用餐貴,這兒上廁所也不便宜,類似移動式的廁所還得1元人民幣!

餐後 (約13:40PM) 全團搭上景點提供的導覽車進入雅丹地貌區。車上有博物館的導遊沿途介紹。包括一些雅丹地貌之背景說明,自己對地質沒有研究,原本興趣也不高,因此多半有聽沒有懂,倒是記得“雅丹”這個名詞的來源;原來雅丹是維吾爾語,網路查得之意思是“具有陡壁的小丘”;當年首先發現類似地貌的西方探險家就是根據維吾爾導遊的發音給它定了這個詞兒,從此成了地質學領域的專有名詞。不過,不管對地質有沒有興趣,但看沿路奇形怪狀、旱地拔蔥式的怪石,還是挺有趣的喔!但跟中國許多景點類似 (咱台灣也不遑多讓啦),各種形狀的石頭總會因形似而被安上各種類比名詞,這讓缺乏抽象思考的我很傷腦筋!

導覽車約在4或5個點暫停,讓遊客下車拍照。不過實在太熱了,後面幾個點我都選擇留在車上,偷懶地用我18X光學變焦的相機補捉美景!約14:50PM回到博物館,導遊帶我們進簡報室看簡介影片,裡邊有空調,雖然冷氣效果不佳,但相較於外面舒服多了!自己坐著一會兒竟睡著了!

   
                                                            (這好像叫 “金獅迎賓”?)

   
                     (這叫獅身人面,確實有幾分相似!我佩服右方那兩位不畏酷日深入的遊客!)

   
                                                                (這叫 “艦隊出海”!)

   
                                                                      (還是艦隊出海!)

   
                                                                      (這就不知叫啥了!)

   
                                                     (這 … 或許可稱之 “一柱擎天”!)

   
                                                 (由導覽車上拍的,兩座天然的門柱!)

15:15PM,離開雅丹地貌博物館,回程師傅開的更快,16:05PM抵達漢長城,短暫停留後,16:17PM離開。不過,倒楣的一天還沒結束,回敦煌路上,咱們車子竟然拋錨了!拋錨在一片戈壁沙漠的中央!師傅下車又上車,試了5分鐘,沒有起色!有位似乎懂車的團友也加入幫忙 … 在等了10分鐘還沒有起色後,我意識到咱們或許有在這 Middle of Nowhere 的鬼地方待更久的可能性!腦袋也就開始胡思亂想了!其中一個念頭居然是用甚麼法子可以將那位好心大哥的水通通搶過來!OOPS!I Am Bad!

後來車子勉強可以開動,慢慢地駛回敦煌。撐到敦煌市邊緣時,就再也動不了!導遊聯繫一部廂型車,先送走趕車或飛機的團友。自己不想等,下車走一小段路,再搭公車回酒店,上樓前在酒店旁巷子買一顆西瓜,在經歷這一切後,咬著味甜汁多的西瓜,幸福之感油然升起!稍後,刷個身體,然後在冷氣十足的氛圍下舒服地睡了一覺。

晚上再度回到沙洲夜市,有點像發洩似地吃了一大盤炒羊雜、兩隻羊蹄、一份烤羊排與10串烤羊肉、再加一瓶啤酒!呵,若再點個羊頭就幾乎是全羊大餐了!今天的確是個Long Day,但還好有個幸福的Ending … 至於風吹不吹得過玉門關?None of My Business!At Least Not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