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8 – 前進敦煌 & 鳴沙山月牙泉 (Day 7) PDF 列印 E-mail
週六, 29 十一月 2008 19:57

自己向來喜歡夕發朝至的火車旅行概念,但卻並不怎麼享受上車前的火車站經驗,而對進月台那一刻的萬眾齊發場景尤為卻步。過往的作法,就是儘可能延遲入站以避開人潮;然而,那顯然有個大前提,就是自己確認有個鋪位在某個車廂等著;今天呢?卻是 … “無座”!即使無座,能否 “搶” 到好的站立處也很重要,更何況根據昨天售票員的說法,這列車次只賣無座票,也就是說是坐是站,還得靠叢林規則決定!這讓我非常焦慮 … 五個半小時的車程、加上沉重的大包,誇張點說,可是攸關生死的大事啊!

焦慮歸焦慮,但昨天真的累壞了,早上差點爬不起來。離開住宿處時已經七點了!進車站大廳時,長長的排隊人龍讓一顆心冷了半截,而且,人潮還不斷地往前推擠,兩行的隊伍逐漸變成三行,隨著開車時間逼近,很快地,行與行間分界終於完全模糊!就在開始剪票那一刻,部分人群開始往左邊移動、另闢隊伍,站在後面不明就裡的自己也跟了過去 (反正錯了也不會比當下情況更糟!),神奇的是,就在隊伍形成的同時,前方剪票口開了!當更多人潮往我們這邊擁入時,呵!輕舟已過萬重山,自己早順利進站,快速地往月台移動,然後一路往最遠的第一個車廂前進,上車、找到一個空位、坐下!Yes!就差沒來個拉弓的動作!不過,得意之餘,居然發現不少站著的旅客選擇補票往另一節有空調的高級車廂去了 (奇怪了,那昨兒個怎麼不賣票給我?搞不懂這個系統!),加以多數乘客都是本地人,開車後2個小時左右紛紛下車,車廂頓時空了大半!可笑啊!自己原來白操心了一場!

   
                                                  (嘉峪關往敦煌的7527次車之車廂內部)

坐我對面的乘客也是一位的背包客,來自長沙;人比我小一號,但背包卻比我的大了許多。旅途漫漫,自然就聊開了,剛好自己才造訪過湖南,且打算回程時再訪湘西;而他妹妹則遠嫁至咱們高雄市,因此話題源源不絕。只是,他居然對於去年鬧得沸沸揚揚的洞庭湖鼠患毫無所悉!倒是告訴我洞庭湖裡有某種可怕的寄生蟲 … (不會吧!沒多久前自己還刻意地造訪洞庭湖玩水耶!)

途中一度遭遇頗大風沙,在緊閉窗戶的車廂內都還能感覺得到一股濃重的沙味!有得坐、又有伴聊天,五個半鐘頭的時間似乎也沒那麼漫長!12:45 PM抵達敦煌火車站。一出車站,有好多拉客的出租車司機,長沙旅友意志堅定,完全不為所動,隨後搭上往市區公交車 (3元,此公車似乎是往來於莫高窟與敦煌間的班車,當有火車進站時則進入站區候客)。在市區東緣絲路賓館旁的丁字路口,師傅幫我們攔下另一路公交車,一塊錢直達位於市區西邊的西部大酒店。西部大酒店是旅友訂的住宿處,自己因事先並未預訂,且旅友之前幫我確認還有房、也不貴,因此就跟著他住了進來。房間還不錯,就是酒店位置稍微偏西,距市中心遠些,不過,一方面敦煌不大,且酒店也在 1 & 2 路公交車路線上,因此不覺得有啥不方便。

   
                                                (敦煌幾個主要交通及旅遊景點之相對位置。)

      
         (西部大酒店、敦煌博物館、沙洲市場等之相對位置。西部大酒店與沙洲市場相距約1.4公里。)

   
    (早期到敦煌的火車停靠站是128公里外的柳園站,新的敦煌火車站則距市區僅10公里,今年7月初
     才正式完工,但2年前已開始營運!)

   
                    (敦煌市內的公交車都是小型巴士。公交車師傅與車掌則都頗為友善與熱情。)

   
                                         (80元一宿的西部大酒店。比昨天招待所高檔多了!)

稍事休息後,兩人在酒店旁一家川菜館解決午餐,然後搭公交車至敦煌博物館參觀 (免費)。

博物館有三個展廳,大致在於說明敦煌歷史沿革、以及曾經與她有過淵源的歷史人物及事蹟,另外也還展示敦煌附近的出土文物。敦煌在先秦時期是月氏 (音肉支) 的勢力範圍,那時的匈奴還曾送王子到月氏作為人質喔!這位當人質的王子也就是雄才大略並讓匈奴崛起的冒頓 (音莫獨) 單于;他後來逃回王廷,殺了自己的單于老爸 (誰教老爹讓我當人質!)。他在稍後匈奴壯大之際,演出王子復仇記,將月氏由河西一路趕至中亞;此外,漢初高祖劉邦被匈奴圍於山西大同附近的白登山,他的對手就是這位冒頓單于。漢武帝時期派張騫通西域,主要目的就是聯絡已西遷的月氏大部 (稱大月氏) 共擊匈奴,雖然沒有結果,但後來漢在與匈奴長期爭戰後,將匈奴勢力逐出河西走廊,並置河西四郡,敦煌就是其中最西邊的一郡;而唐詩 “西出陽關無故人” 與 “春風不度玉門關” 的兩關,則分別就在敦煌的西南與西北。過了陽關再往前西行,下一站就是羅布泊與神秘的樓蘭古國!而經過玉門關呢,由(博物館內拍的)絲路的路線圖看來,應該就是往西北經如今之哈密、吐魯番、然後再一路往西穿越帕米爾高原。前述二者也分別就是漢代通西域的南北兩道。

而曾經往來敦煌進出西域的人物介紹中,東漢班超乃其一。不過,我並沒找到班超與敦煌有特別淵源的資料,但他在晚年給皇帝的告老返鄉奏章中倒是提及玉門關:“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願生入玉門關”!一位在異域爭戰30年的老人 (班超在西域異鄉長駐超過30年,71歲終得返朝廷,旋於隔月病逝),心繫故鄉與渴望埋骨故土之情,千百年後讀來仍令人感動!另一方面,這也顯示漢代的玉門關作為 “國門” 的象徵意義。至於出土文物部分,多數都是小東西,並沒有甚麼特別讓我感興趣的陳列。

   
    (漢代的絲路路線圖,顯示絲路由敦煌起分南北兩道西行。樓蘭右上方湖泊就是羅布泊,如今早已
     淹沒於黃沙之下!)

   
                                                (陽關、玉門關與敦煌、酒泉之相對位置)

   
                                                                   (相當迷你的敦煌博物館)

我們大約在館內待了40分鐘左右後離開。原本與長沙旅友約定第二天與他及他預計第二天清晨抵達的夥伴一同包車玩敦煌西線。可惜!他的夥伴送來明天晚到的短訊!因此他們的西線之行必須推遲一天,可我後天下午就得離開敦煌,看來同行機緣不再!因此,出館後就跟旅友道別!不過,我們倆似乎特別有緣,10天後在帕米爾高原上竟然再度相逢!

單飛後先到博物館對面的沙洲市場週遭探探,打算晚上再來。然後開始尋找西線一日遊之行程,在比較酒店內旅行社與敦煌旅遊集散中心的報價後,選擇後者,車費150元 (原本若包車,最貴的報價就是450元,3人分攤也是這個價錢!),不含門票。

   
    (這是沙洲市場旁的農產品市場內現做的豬血餅。旁邊血淋淋的那一盆看起來有些恐怖,完成的餅
     似乎賣相也不佳。即使如此,這攤子所有的豬血餅都給預訂了,給錢都買不了一張!)

   
    (這是位於市中心、著名的反彈琵琶塑像。乃根據莫高窟之112窟壁畫中又彈又跳的飛天形象而塑,
     如今似乎已成為敦煌的象徵之一。)

18:30 打車抵達期待已久的鳴沙山月牙泉,門票得 120元!有夠坑人!但這麼遠來了,還是得忍痛掏錢,也在入口前另花10元租鞋套。由剪票口進月牙泉可以選擇搭電瓶車、騎駱駝或步行,我取後者。

   
                                                                  (鳴沙山月牙泉景區入口)

   
                                                    (忘了換上涼鞋,只得穿上防沙鞋套。)

   
                                         (這不是肯德基!… 呵呵,跟我有同好的駝兄耶!)

進入景點約300公尺左右,人潮開始一分為二,往左可沿山脊爬上鳴沙山,往右前方則是到月牙泉;之前自己曾看過一個節目提及月牙泉即將乾涸,因此當時有點心急地想先看看這千年奇觀 … 於是,在問清方向後,選擇直走。又步行一段距離後,見到一座圍著柵欄的小湖,湖邊卻是雜草叢生!當時心情複雜!初始的感覺是興奮:哇 (四聲)!這是月牙泉耶!隨即變成失望:哇 (二聲)!這就是月牙泉喔!還好,稍後發現那個小湖應該只是為防治月牙泉繼續萎縮所挖的人工湖,目的在於透過它的湖水回灌月牙泉。再繼續往前走一會兒,離開一片綠洲後,真正的月牙泉終於出現眼前!

   
    (左方如同彎月的小湖就是鼎鼎有名的月牙泉。右方則是開鑿來阻止月牙泉繼續乾涸的人工湖。)

   
                                  (沿著山脊爬上鳴沙山的人群,走山脊遠較爬沙山省力。)

   
                                                               (初始誤以為這就是月牙泉!)

以時間論,月牙泉至少已存在千年以上 (網路查得之資訊,最早關於月牙泉的記載見於東漢時期,那差不多就是2000年囉)。以大自然的角度呢,這麼一座沙漠中的泉水,還三面為沙山所環繞喔,居然還能經歷千百年而未被沙漠掩蓋 (想想羅布泊這個對照組)!因此,稱它是千年奇觀一點也不為過。當然,在奇觀背後,還是有它的科學的解釋。原因至少有二:一則因為此處地勢相對於週遭為低,因此滲流地下的水得以源源不絕地補充泉中蒸發的水;其二則是因地勢與風向之關係,這兒刮的風竟是反方向地將沙往高處帶!(神奇吧?)

只是,千年奇觀遇上咱們這個 “比任何時代都更擅長摧毀奇跡的時代” 還是得投降!據網路尋得資訊,70年代,月牙泉水深9公尺、面積22畝;80年代末期水深4.2公尺、面積13.5畝;90年代末期水深2公尺、面積8.5畝;2006年4月的新聞資料則顯示水深僅剩1公尺。相較於清朝文獻所記載中能跑大船的月牙泉 (難以想像!),其間變化之巨,令人感慨!還好敦煌當局也意識到這個危機,啟動一些措施,包括禁挖與禁用地下水,以及應急地在月牙泉周圍修建水池往地下滲水,藉此提高月牙泉的水位。後者顯然奏效,目前在主泉旁邊居然長出小牙來了!如果能持續地做,或許在不久將來真能看到跑船的月牙泉!

   
                            (原本幾乎枯竭的月牙泉,在啟動治水工程後,竟生出小孩來了!)

   
                                                       (與上圖相反方向拍攝的月牙泉)

繞了月牙泉一圈後,時間已是19:30左右,在咱們家鄉,此時太陽或許下山近一個鐘頭了!但這兒的 “夕陽” 卻仍毒辣得很!有點累的我在月牙泉後方疑似道觀的建築旁找一個涼快處休息,眼前剛好面對月牙泉背後的沙山,半山腰正有4~5遊客努力且吃力地往上爬 (說 “爬” 還真貼切,他們有幾位根本就是手腳並用,就差肚皮沒緊貼著沙坡!),其中的半數後來都放棄了!看來想登上沙山並不容易。可我還真想上去看看,但若不跟著他們走一樣的路,選項之一是回到入口附近走山脊,可以輕鬆一點上山;否則就是付錢給滑沙的業者,踩他們架的木梯上山。只是前者太遠,後者更不在我考量之內,因為我非常不喜歡他們那種 “此路是我開、留下買路財” 的態度!最終還是選擇直接上山!出發前,吞下僅餘的兩小包零嘴 (補充熱量),喝完最後一口礦泉水,拼了!

親身體驗與之前觀察的結論是一致的!就是累啊!因為沙子是會移動的,如果動作不夠快,有時往上踩一步的 “進度” 反而是往後退。我後來採取的策略是交替地以小跑步的速度往上衝個5~6步後,再休息一會兒。事後比對我出發與登頂所拍照片的時間,總共竟花了20分鐘!即使如此,沙山上一位大哥居然還對我伸出大姆指,讚我體力夠好!呵呵,很高興自己不是最衰敗的那個傢伙!

   
  (月牙泉後道觀邊挺立的胡楊木。有位大哥告訴我棵胡楊木不是原生的,應該是由外地移植過來的。)

      
                                    (順著這滑沙業者所搭的木梯可爬上山脊,但得給錢!)

   
    (木梯走不得,只好硬爬這沙坡!別看這坡不高,我費了吃奶力氣,中間休息多次,共花了20分鐘
     才登頂!)

對我而言,爬山向來都是個辛苦的過程,但山頂的視界通常會 justify 剛剛的付出是值得的;的確,由山坡上可以更清楚地看到整個月牙泉的輪廓 (如果它後方的類似道觀建築可以拆掉更棒!);遺憾的是夕陽與我之間卻還隔著一座更高的山丘,當時本還打算繼續往西爬上那座山丘,無奈走了幾步,山下就傳來急促的哨子聲,原本我不確定那是針對我,但在重覆三次作勢往西都得到同樣結果後,自己只得乖乖地回到原點,靜靜地等待夕陽掉入地平線 … (正確地說應該是掉下山!)。20:40 PM拍下沙坡上的最後一張照片,然後慢慢地滑下山。

   
                                                         (登頂後由山坡上俯瞰月牙泉。)

   
                                 (登頂後由山坡上往東北方向俯瞰月牙泉與進月牙泉的山口。)

   
                                              (沙山上的山脊 & 被更高的山丘阻擋的夕陽)

   
                                                             (離開月牙泉前的最後一瞥)

21:15 PM離開鳴沙山月牙泉景點,在租鞋套的店家前喝了兩杯此地有名的杏皮水。曾有香港網友極力推薦這杏皮水有多好喝,我倒不覺得,不過,在又累又渴的當下,冰涼的杏皮水卻是很受用,店家看我喝得陶醉模樣,又免費幫我倒了第三杯!感恩啊!

搭3路車回市區,21:30PM再度回到沙洲市場,找到網路上知名驢肉黃麵,點一碗黃乾麵 (6元)、200克的驢肉 (16元);可惜!兩者都不怎麼對自己胃口!餐後,理應極度疲累的我,竟做了步行回酒店的決定!當時已經22:15 PM,但路邊疑似市政府廣場前聚集好多在地人,或閒聊、或逗弄小孩、或佇足觀看LED大螢幕電視播放的新聞節目,儼然不夜城!22:30PM回到酒店,洗個舒服的熱水澡後,坐臥床上、邊看電視、邊享用傍晚搬回來的西瓜 … 又是充實的一天!

   
                                                                   (敦煌沙洲市場。)

   
                                                   (敦煌沙洲市場內著名的驢肉黃麵。)

      
                   (驢肉黃麵嘗起來如何?呵!麵好鹹,自己也沒吃完,好不好吃盡在不言中!)

   
                                                     (滷的驢肉似乎也沒啥特別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