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8 – 前進甘南夏河 (Day 4 - 1) PDF 列印 E-mail
週日, 31 八月 2008 22:14

今天目的地是甘南的夏河,就是拉卜楞寺的所在。蘭州往夏河的班車每天只有三班,最早的是07:30 (另兩班分別是08:30AM & 14:30PM),但票並不好買。來之前就有網友建議得提前一天購票,可是,“提前一天”對我而言卻是不可能的奢侈!另外呢,今天還得預購明晚到嘉峪關的火車票,這又是影響未來幾天行程的另一個不確定!

昨夜雖然睡得不好,但早早就給叫起床,整理行李、稍事盥洗後半躺在鋪位上等待火車到站。約06:30AM,一待火車停妥,迅速衝出,半跑步地出站,右轉進入售票大廳,邊排隊邊專注地盯著顯示各車次車票狀況的LED顯示板 … 偏偏關鍵時刻,整個螢幕啥都沒了!忐忑地在排隊人龍中慢慢移動 …

蘭州往嘉峪關的夜臥車有兩班,分別是T927 (22:20PM~07:23,T代表特快) 與N851 (20:50PM~07:38AM,N代表內,通常指的是省內列車),兩班車都始發於蘭州,且嘉峪關分別是兩者的倒數第二站及終點站,理論上票應該不難買 (但誰知道,K119的始發與終點站也是西安與蘭州啊!),持續緩慢地往售票口移動,心裡邊尋思著 … 一會兒應該先問售票員T927往嘉峪關有沒有票 (T927是我的第一志願)、然後是N851 … 如果兩者都沒票?怎麼辦?(此時如果有人問我在中國最偉大的職業是啥,呵呵,我的答案肯定是:“火車票售票員”!)

不過,距售票口越近,心情越緊張,對於是否能順利拿到票的信心也越低。最終輪到自己時,就只問某天到某地有夜臥票嗎?“N851,有上舖票一張,要不要?”哇!哪會不要啊!拿著剛列印還是熱呼呼的票,合不攏嘴地笑著走出火車站。

But, it's not over yet … 很快地攔了車到汽車南站,特別拜託師傅開快些。在計程車裡才定下心來思考如何因應接下來面對的狀況,當時幾乎肯定自己搭不上早班車,因此決定先買了下午車班後再找個酒店鐘點房,刷刷身體後,到馬子祿吃碗牛肉麵,然後逛甘肅博物館。

07:20AM趕到汽車南站,跑步到售票口…“夏河幾時有票?”我問,“馬上開,還有一張票,要不要?”(45.5元) 就這樣,所有的不確定都不可思議地順利搞定了!我不禁在胸前畫了個十字,暗誦阿彌陀佛與感謝阿拉!然後納悶自己究竟做了啥好事!?

      
    (昨晚 & 今天,由西安、蘭州至夏河的路線。甘南位處青海與四川之間,很多來此玩耍的背包客通
     常會將青海與川北納入行程。)

上車前抓了個空檔聯繫夏河的藏族小朋友,跟他說今天到。也跟一位回族大姐買了兩粒水煮蛋作為早餐。

坐在中巴的最後面位子並不很舒適,不過沒啥好抱怨的啦。全車大約30位乘客,包括我在內只有5位是外來遊客。感覺甘南似乎不如網路資訊所顯示的熱門,或許這也是今天還能及時買到票的原因吧。(事後在夏河與一位剛由郎木寺上來的背包客閒聊時才知道目前老共對甘南的管制甚嚴,任何進甘南的班車均嚴格禁止售票給外國人,一旦路檢發現車上有老外,全車遣返。這樣的氣氛或許也影響了內地人的遊興,這位背包客告訴我,他在號稱東方小瑞士的郎木寺期間遇到的遊客居然不到10位,其中當然一位老外都沒有。)

車子離開蘭州後往南走了一段高速公路,然後往西轉入一般公路,至臨夏回族自治州後再往西南方向到甘南藏族自治州的夏河。這一路自然地貌的變化並不太大 (大多是不太綠或甚至有些光禿禿的遠山、搭配幾乎一路與公路平行的河流、以及河邊多數是種玉米的農地);然而人文方面的變化就明顯多了,原因當然是今天一路穿越了回族與藏族的地盤,兩者在建築與衣著打扮的差異頗大,而這臨夏回族自治州與藏族自治州的分界就是“土門關”。此外,一過土門關,立刻多了些許肅殺之氣!沿路在進入稍具規模的小鎮時都可見武警及公安駐守的據點或崗哨,部分武警甚至還端著衝鋒槍!任何車子都毫無例外地被要求停車接受臨檢,顯然314事件的後遺症尚未完全落幕。還有,巴士在土門關暫停休息,給乘客上洗手間,洗手間挺恐怖,還得收費喔。

   
                                                                      (蘭州至夏河行車路線)


   
                              (全車只有5位是外來遊客,另外4位剛好都坐我前面的四個位子。)

   
           (沿路自然地貌多半類似於這張照片所示。照片中的河應該是黃河支流之一的 “洮河”)

   
                                                   (臨夏回族自治州當然是以回民為主囉)

   
                                                       (回族自治州裡處處可見清真寺建築)

   
                                            (土門關。臨夏回族自治州與藏族自治州的分界)

   
               (很明顯,一過土門關進入藏區後,引人目光的不再是清真寺,而是藏傳佛寺或佛塔)

   
                                 (進入藏區後,沿路也多了類似的崗哨,盤查過路車輛與乘客)

   
    (過了臨夏後,圖左的大夏河幾乎一路伴著我們直至夏河;我猜夏河這地名很可能就是源自於大夏
     河。另外,大夏河、前述的洮河、以及青海的湟水流域也是西夏黨項羌人在移居陜北之前的原住
     地。這兒似乎啥都跟 “夏” 有關,難怪李元昊建的國家要稱 “夏國”!)

   
                  (這就是土門關的收費洗手間。但別被這看來還算OK的外觀騙了,記得帶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