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7 – 西京大同之雲岡石窟 (Day 14之2) PDF 列印 E-mail
週五, 11 一月 2008 10:13

往雲岡石窟這段路,師傅車開得真是慢,16 公里花了近 30 分鐘!不過也因此瞭解現在的大同人最困擾的居然不是空氣污染,而是路邊一排排“販仔厝”的狂飆房價 (聲明一下,以上資訊純屬師傅一人之言)。16:50 抵達石窟,雲岡石窟門票 60 元,相對於一個 1550 年的遺跡 (最早佛雕約建於公元 460 年),這價錢並不離譜。不過,原先雲岡石窟並不在我規劃行程之中,主要是 2005 年拜訪洛陽的龍門石窟時的印象並不好,今天倒是還好,思量前後差異,覺得當年玩耍洛陽時正值嚴寒冬日,遊興難免受影響;而稍微撇開藝術及宗教的元素,將這些佛像視為歷史演變的一部分,倒也提升不少此趟的玩耍樂趣。

進景點大門後往前看,比較醒目的卻是石窟之上的古城牆,有位背包客網站的前輩曾說那就是明長城,後來在現場問工作人員那是否就是明長城,得到的回答是:明土城牆,當時認為這是個 positive 的答案。次日跟一位偶遇的俄羅斯教授提及,他卻斬釘截鐵地說不是,回來後深入搜尋一番後,才知這是“東至大同,西至高山”的所謂雲岡古堡,的確是築於明代,但嚴格來說並非屬於明長城的防禦體系。

   
            (雲岡石窟前。中間上方的土城牆就是雲岡古堡的一段,石窟的編號由右/東邊開始。)

由網路得到的資訊知道,雲岡石窟現存共 49 窟,不過,當天只注意到 3~20 窟,不知道是自己疏忽或當時並未開放。依石窟開鑿時間約略可分為三期,初期主要為 16~20 窟、晚期則為 20 窟以西諸窟,其他則大致屬於中期。據說當年參與雲岡石窟佛雕的開鑿前後歷經約 60 年 (460年~),參與工匠高達四萬餘人,有來自北涼 (今甘肅河西走廊)、西域及斯里蘭卡的佛教徒,換句話說,這是融合不同民族的藝術創作。其中精華所在是十六至二十窟的所謂“曇曜五窟”。

不過,若想進一步瞭解雲岡石窟開鑿的背景,可能還是得稍微提一下北魏的一些歷史,下表乃根據 wiki 百科資料所整理的北魏以大同為都時期的皇帝。

排序

名字 (諡號)

在位年間與年齡

備註

1

拓跋珪 (道武帝)

386 (16) ~ 409 (39)

為其子拓跋紹所殺

2

拓跋嗣 (明元帝)

409 (18) ~ 423 (33)

 

3

拓跋燾 (太武帝)

424 (15) ~ 452 (45)

被宦官宗愛所弒

4

拓跋余

452 (不詳)

被宦官宗愛所弒

5

拓跋濬 (文成帝)

452 (13) ~ 465 (26)

曇曜開始開鑿石窟

6

拓跋弘 (獻文帝)

466 (12) ~ 471 (18)

476 (22) 被嫡母馮太后毒死

7

拓跋宏 (元宏) (孝文帝)

471 (5) ~ 499 (33)

推行漢化、494遷都洛陽。

由上表很容易看出北魏皇帝登基的年紀都很輕,但享壽卻都不高 (整個北魏帝國,三任拓跋燾居然乃其中最長壽者),而且多遭橫死。不過,即使年紀輕輕地就即位,由資治通鑑的描述看來,北魏前幾任皇帝對於不少關鍵事件的因應似乎都還算英明 (這裡所謂英明指的不見得是對人民如何的好,而是在北魏立國及擴張領土方面的建樹,例如北魏三任帝拓跋燾,他就是前文“大夏統萬城”中提及滅了胡夏帝國的北魏帝,稍後並統一了整個中國北方,他任內發生兩次南北大戰,兩次都擊敗南朝的宋帝國)。之所以英明的可能原因,一則或許拓跋鮮卑家族的基因真的比較優,但我覺得最主要的應是北魏朝廷有蠻不錯的謀士,其中歷任前三任皇帝,號稱當代諸葛亮的崔浩乃其中的主要代表。只是,崔浩崇信道家而反對佛教,他曾建議三任帝 (太武帝拓跋燾) 焚佛經、砸佛像、坑僧侶 (就是歷史上三武滅佛的第一武,另外兩位是北周武帝和唐武宗)。後來崔浩因為編寫北魏開國歷史時 “太詳實”,觸怒拓跋燾,因此死得很慘 (他整個家族,不論親疏,盡被屠滅,連跟崔家有姻親關係的家族亦不例外!慘!),事件發生後兩年左右,拓跋燾亦不得善終。(我曾讀過有篇文章評論二人的下場乃因破壞佛法而起,崔浩則因是首惡而身死族滅。我同意做壞事都應得到適當的報應,不過,崔浩之外的那些老幼親朋何辜!)

拓跋燾死後繼任的是他的幼子,但不久後又給殺他老爹的宦官宗愛所弒,五任文成帝拓跋濬 (拓跋燾的孫子) 即位後恢復佛教 (452年),公元 460 年,和尚曇曜擔任總攬佛教事務的官職,而其最大貢獻就是雲岡石窟的開鑿。前述所謂 “曇曜五窟” 就是始鑿於曇曜任職期間,據說五窟中的佛像乃根據北魏五位皇帝,不過,那個像是哪個皇帝,網路上的說法似乎並不一致,唯一自己比較確定的是十八窟的拓跋燾(如下圖),圖中的佛像左手撫胸,隱寓“捫心自問”(對其滅佛的錯誤懺悔),另外,祂袈裟上凸出部分其實是一尊尊的小佛像 (見下圖右上),有人說這是所謂“千佛壓身”,意味讓拓跋燾不得翻身 (聽起來毛毛的喔?自己看法是穿鑿附會成份多些啦,要不就是曲解佛意的後人自作主張,因為我相信佛祖心胸不會是如此褊狹的。)

   
                                (第18窟。“捫心自問” 及 “千佛壓身” 的太武帝拓跋燾)

曇曜五窟中另兩窟比較有印象的是十六及二十窟,據說兩窟中的佛像分別就是 5 任帝拓跋濬及開國帝拓跋珪。其中十六窟佛像胸前看起來像領帶的結帶頗引人注意,祂的服飾也與眾不同,網路文獻說這乃所謂太和改制 (就是孝文帝的全盤漢化) 後的樣式,因此,這尊佛像可能完成於孝文帝推行漢化期間,若祂確始鑿於 460 年,則前後可能費時 20~30 年!換句話說,咱們今天看到的這個 masterpiece,當年很可能累死了不少參與的工匠!二十窟則是雲岡石窟唯一的露天大佛,也是雲岡石窟的象徵。另外,注意這幾尊佛像的高鼻與薄唇,據說這是鮮卑人的特徵 (如果您也有這個特徵,搞不好就是鮮卑後裔喔)!

      
                               (第16窟,佛像胸前的結帶,有人戲稱這是西方領帶的濫觴)

   
                                                   (因窟前壁崩塌而露天的第20窟)

中期開鑿 (曇曜五窟之後,孝文帝拓跋宏遷都洛陽前) 的洞窟中印象較深的是 5 窟,裡面的佛像乃雲岡石窟最大者。遷都洛陽後,孝文帝則繼續在洛陽龍門複製雲岡的經驗,修建更多石窟。雲岡這邊在遷都洛陽後還陸續有石窟的開鑿,只是因中央資源已轉移至龍門,因此雲岡後期的石窟規模就小多了。另外,原北魏佛刻並無顏色,中間幾窟的彩色佛像乃後代加工的結果。

      
         (雲岡石窟,風化的相當嚴重或是尚未完成的第 3 & 4 窟!咦?怎麼自己沒見到第 1 & 2 窟!)

   
   (第 5 窟,雲岡石窟中最大的佛像,高達 17 公尺。據說此佛雕是孝文帝的老爹,就是被馮太后毒
    死的拓跋弘)

      
   (有位導遊的說法比較能夠讓人體會第 5 窟究竟有多大,例如左圖的佛像環手部分可容納 20 個人,
    而右圖佛耳部分則可讓兩個人於其上下棋)

   
   (第 5 窟前的木結構樓閣,建於1651年的順治年間。原先目的在於保護窟內佛像,不過,聽導遊
    說這反而對佛像造成不好的效應,不過忘了究竟怎樣不好 … 似乎跟空氣流通、濕度、或是陽光
    甚麼的有關。如果這確實為真,則又是一樁存好心做壞事的例子。)

   
   (多數主佛像都比較"法相莊嚴",自己反而覺得主佛像週遭陪襯的小佛像的表情更生動可愛些,或
    許這些才是當年工匠的真正心血所在)

   
      (這兩尊小佛像也是…,具藝術氣質或有佛緣者,應該可以在更多的小小佛像身上找到驚奇)

   
                                                              (夕陽下的雲岡古堡城牆)

在雲岡石窟玩耍期間遇上一團來自家鄉的旅行團,過去跟他們寒暄幾句,感覺很愉快!18:30 搭上旅遊公車回火車站,順利地買了張隔天往太原的夜臥車票,排隊買票時,才發現北京居然就近在咫尺 (穿過太行山就到,不到 400 KM),可惜時間不夠,不然也可以到中國首都一探。晚餐沒有刻意找啥特色吃食,就在火車站前的公交快餐解決,本想只是應付一下,沒想到它的紅燒鯉魚蒸得超級恰到好處 (多蒸一秒則太老,少蒸一秒則不熟!Imagine that!),第二天上火車前又來吃了一條,之前本預定到山西一定得多吃麵食的計畫早忘的一乾二淨!

   
   (很棒的紅燒鯉魚。點菜時我問服務生魚新鮮嗎?他回答說魚都還在游泳呢 …。兩道菜加一瓶啤
    酒,才23元!)

   
                                         (消夜,甜的馬奶酒配牛奶片,不是挺對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