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7 – 消失的草原、石拐趙長城 & Caught by Cold (Day 13) PDF 列印 E-mail
週日, 09 十二月 2007 11:23

標題的所謂消失的草原,倒不是呼應前一陣子某電視台所做的草原沙漠化的專題,而是原先列於計畫中的草原之行憑空地“消失”了!原本前天入住酒店時,曾跟櫃台確認過希拉穆仁草原一日遊的行程,也排定就是今天。然而,昨天下午再次確認時,卻得到此行程不再提供的答案,真要上草原,非得 2 天不行!問題是自己在包頭只剩一天半的時間了!雖說不少去過希拉穆仁草原的網友對它的評價多半不高,但此行少了草原及蒙古包,總是有那麼一點點遺憾啦!只好自我安慰下次直接上呼倫貝爾囉!

空出了一天,決定還是去看看趙長城吧。昨晚稍微確定了方向與位置,今天一大早在酒店門口剛好遇到一位候客的師傅,談好包車價格後立刻出發。車子循前天往秦長城的同一條道路往北行約20分鐘,然後在某處右轉往東,大約不到10分鐘,就見路邊豎著一塊寫著趙長城的碑亭。相較於固陽秦長城,此段趙長城氣勢上遜色許多,或許是它乃夯土城牆,風化的嚴重些,加以並未經整理。不過,倒是不用買門票。

        
      (趙長城與東河及固陽的相對位置。右上方標注的武當召乃內蒙古最大的藏傳佛教格魯派之
       寺院,也是包頭的主要景點之一,只是自己並不感興趣)

   
                                   (趙長城碑亭,就在往石拐的路邊,應該蠻不容易錯過的)

趙長城遺址碑文上的資訊說明此段長城約建於公元前300左右的趙武靈王 (趙庸) 在位期間 (可能是中國現存最古老的長城),此處則為其中保留比較好的一段。上述趙武靈王就是以前歷史讀過的那位高瞻遠矚地推動胡服騎射 (公元前307年),因而改變傳統以車戰為主的戰爭型態,也因此讓趙國軍事力量陡然強盛的傳奇性人物。

   
                                                                       (趙長城遺址碑文)

   
     (這是站在面向石拐方向的右邊土丘上往西拍攝的景像,紅色箭頭標註的應該就是趙長城遺跡)

   
                       (同樣站在前圖的土丘上往東拍攝的景像,這段趙長城遺跡就明顯多了)

        
                                                                   (近拍的趙長城遺跡)

   
                                  (這就是二千三百零七歲的城牆,還是看不出所以然)

   
                                                         (趙長城與橫切而過的現代公路)

我只在趙長城附近待了大約30分鐘 (綽綽有餘!),或許來自東北的師傅覺得這一趟太好賺了 (130元),回程時順道載我到也算景點之一的呂祖廟,顧名思義,住的應該是呂洞賓,不過我沒進去,就只在門口拍幾張照片。

   
                                                                               (呂祖廟)

        
       (幾天的內蒙經歷,讓我深刻體會這兒人的“熱”情,這可由幾乎家家戶戶門口懸掛的“熱”
        烈慶祝內蒙自治區成立60週年!還有酒店前方的“熱”愛 … 等看出)

回到酒店才9:30AM左右,原本高興自己終於逛了趙長城,還空出不少時間,很不幸,或許這幾天太過操勞,身體太虛,在冷氣前打了一會兒字後,居然著了涼 (13果然不吉),頭痛欲裂外加小鬧肚子,就這樣折騰到傍晚,雖然沒啥胃口,不過,這是此行於內蒙區內的最後一頓,還沒嘗過蒙式烤羊哩!掙扎著起來到街上覓食,卻沒尋著早上包車師傅介紹的蒙式餐廳,再攔輛計程車,請師傅帶我到道地的餐廳,他推薦東河與昆區間的都市草原區,考慮一下就上了車。不過,在車上卻開始天人交戰起來!其實自己一點胃口也無,也擔心脆弱的腸胃受不了更多刺激,明天還得轉戰山西,路上的一切可不挺方便!就這樣轉過無數念頭後,請師傅回頭,在酒店餐廳吃了很清淡的一餐,然後早早休息,期望能夠恢復體力,明天肯定會是個long day。

如果說昨天見識了包頭的光明面,今天則恰恰相反!早上往趙長城的路上,整個天空都是灰朦朦的,問師傅這是否就是沙塵暴?師傅搖頭說,就只是髒空氣,這樣的景觀在重工業為主的包頭,並不稀奇!晚上呢,洗手台水龍頭居然流出黃澄澄的水!

   
           (一整個晚上都是這樣的水,只好用礦泉水刷牙,至於洗身體 … 就顧不得那麼多了啦)

對了,自己之前一直以為前天的秦長城與今天的趙長城分別築於不同朝代 (秦統一六國後與之前),不過在長城網 (http://www.meet-greatwall.org/) 找到的地圖 (如下) 卻將南北兩段長城都標註為趙長城,也就是說,我前天爬的位於陰山下的那段其實原也是趙長城,只是秦時重修罷了!不過,這顯然與我(前天)在秦長城與(今天)於趙長城的碑文所見描述並不符合!這真讓我有些困惑!

   
             (地圖顯示固陽及石拐段長城均為趙國所築。出處:http://www.meet-greatwall.org/)

另外,關於趙武靈王,資治通鑑還記錄著他的不少傳奇事蹟,他在公元前299年讓位給幼子趙何,自居為太上皇並專責經營西北 (他可能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位太上皇,或許該說是太上王,因為他那個年代還沒有皇帝),並曾策畫由包頭附近往南攻擊秦國 (這在避強秦唯恐不及的當時,也算是異數),為此還喬裝為一般使節,出使秦國,觀察秦王的為人及秦國之山川地形 (由此可見其膽識);可惜,再怎麼高瞻遠矚或膽識過人,最終還是禍起蕭牆!他晚年寵愛一名妃子,因而改立該妃子所生的幼子,這也就罷了,偏他看見原應繼承王位的長子跪在他小弟之前的一幕後,又心生不忍,於是計畫將趙國一分為二,分別傳給二子。誰知老大在他計畫付諸執行前就發動政變,失敗後躲進老爹的行宮,冀望能獲得老爹的庇護;不過,原為武靈王臣下,當下卻忠於新王的將領卻不買帳,進行宮抓出老大砍了。而擔心未來會遭武靈王報復的臣子與將領們決定不能讓他活下來,於是將武靈王獨自軟禁於沙丘行宮,斷絕所有供應,三個月多後終於餓死 (公元前295年)!無獨有偶,85年後 (前210年),功業彪炳的秦始皇,同樣也是死於沙丘 (河北平鄉)!這也讓我不得不對沙丘這地方感到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