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7 – 再臨沙漠 & 終抵包頭 (Day 10) PDF 列印 E-mail
週五, 16 十一月 2007 10:20

今天的目的地是位於庫布其沙漠邊緣的響沙灣,一個類似沙坡頭及騰格裏沙漠的景點,所謂類似,指的是它玩耍的花樣,例如沙上活動之類的。不過,據說響沙灣的滑沙更有趣,主要是身體與沙的摩擦過程中,會發出聲響 (所以才叫響沙!),至於為啥會發聲?網路上看過的一種說法是因這兒沙的顆粒大小剛好會導致摩擦時產生共振而發出人耳可接收頻率之聲波。在上述說法之外,還在網路上看過這麼一個有趣的傳說,據說很久很久以前,響沙灣上曾有座廟宇,後來裡邊喇嘛造反 (不知造誰的反?),剛好呂洞賓經過,便將鞋子裏的沙子(這麼剛好!)往下撒藉以鎮壓這群喇嘛 (關呂先生啥事?),於是,傾倒而下的沙就形成了如今的庫布齊沙漠,而含冤埋在沙子下的喇嘛們,從此不斷地擊鼓鳴屈,而這就是響沙的來源!有點無厘頭ㄛ!

響沙灣位置在包頭南方約50公里(大約是哈素海的西南)。我們本預計搭長途車先前往包頭,再轉往響沙灣。昨天棧友就很積極地詢問車班資訊,可是很有趣的是,問了幾個人所得答案居然都不一樣!似乎整個上午的任何時間點 (7 點、8 點、etc) 都有可能!也因為如此,不慣早起的我只得在大約 6 點 45 分左右即辦好了Check-out 相關事宜,到街上等候第一個可能時間點 (7:00) 的班車,但 … 啥事都沒發生!於是,回賓館找地方坐著休息,邊嗑著昨天在哈素海跟一位婆婆買的超好吃葵瓜子。

      
                                                                    (Yes, I did it!)

近 8:00 時又再度返回街上,這次一樣啥事都沒發生!甚至,整個上午也都不會發生任何事了!因為,路人說班車 7:30 早開了!於是,我終於瞭解為什麼不同的詢問對象對同一班車的發車時間會有那麼不一致的說法!原因或許就在於這類私人小巴(我猜是啦)的師傅真的太隨性了!那些在不同日子搭上此班車的人們肯定會有不同的記憶!而顯然今天過後,又多了一個 7:30 的開車時間點了!

不想浪費時間的我們選擇包車。車子先往北行,又回到昨天來時沿著陰山山脈的公路西行。途經美黛召,情商師傅讓我們進去看看。這兒的所謂召,就是咱們的廟。不過,大約建於明朝的美黛召外觀看起來比較像一座城,網路上資訊也說它是一座“城寺結合,人佛共居”的喇嘛廟,原先則為韃靼土默特部阿勒壇汗的王城 (名字好複雜!有時間再研究一下吧)。

     
    (哈素海、美黛召、響沙灣與週邊城市的相對位置。而這兒差不多就是位於ㄇ字形黃河的東北邊
     位置。還有喔,南北朝的北魏剛竄起時的首都盛樂、以及常在歷史劇出現的雲中,也都在這土
     默特平原附近)

          
          (由更近距離的 Google Earth 衛星圖可看出響沙灣正正地位於一片大沙漠的東部邊陲處)

   
    (美黛召入口,看起來真的不太像寺廟。它的背後靠的就是陰山,建城於此或許有戰略的考量)

   
    (美黛召對面叫賣水果的大叔與他的驢子。看起來鄉土的大叔及驢子都很有賣點,我們買了5 粒
     大西紅柿)

考量時間與金錢 (門票得40元),我們就在門口晃晃照照相後,繼續前行。沿路有不少水果攤,我們買了好幾種花樣的水果。末了跟賣水果大叔道謝,他卻不怎麼領情,還反而灌輸咱們這麼個觀念:你給錢、我給水果,誰都不需跟誰道謝!嗯!顯然大叔還不完全能接受(or理解)禮貌這麼一回事兒!途中還經過一個號稱葡萄之鄉的莎木佳鎮!我還蠻喜歡吃葡萄,不過,此時此地洗葡萄是個大問題,而帶著脆弱的葡萄在身邊玩耍也是累贅。

           
  (路邊買的水果。左邊是土杏,蠻甜的ㄛ;右邊像蘋果的可就酸囉,但它卻有個很好聽的名字:雀兒喜,
   這是跟著大叔讀音記錄下來的,不確定是否字也寫對。)

大約10:30左右抵達響沙灣,此時的太陽已經很毒了!我們先在遊客中心休整,同時享用豐盛的 brunch 大餐!主食是早上賓館經理幫我們打包的饅頭,夾著棧友由飛機餐上省下來的榨菜,再搭配白開水!(ㄟ,在沙漠裡不用太挑剔啦!) 奇怪的是,平時並不喜歡榨菜的我,在當時的情境下,竟也覺得那是頗為美味的組合!不禁佩服棧友的自助旅行 “小常識、大智慧”!另外就是消化完早上買的水果。

一個小時後,fully energized 的我們已經準備好面對任何挑戰。不過,超重的背包仍是咱們的一大隱憂,還好索道入口處的店家提供寄存服務 (10 元),也在那兒買了此行的第四頂帽子 (之前的三頂若非gone with the wind,要不就是 … well, you know!這頂帽子倒是很難得地跟著我回到台灣!)。從遊客中心至索道入口距離約800~900公尺,有 shuttle 運行,來回票價每人 5 元。

   
                                                  (響沙灣遊客中心與景區間相關配置)

響沙灣的門票+索道費 80 元,不便宜。進景區後為了能近一些看矗立於遠方沙漠上的各式沙雕,自己又勉為其難的騎了一次駱駝,而在選擇半小時(45元)或一小時(60元)行程時又錯誤地以為只有後者才到得了沙雕!結果是前者終點剛好就在沙雕處,我們呢?一路穿過沙雕,還在一個號稱沙漠湖的小窪地停了7、8分鐘 (大概是為湊足60分吧),還不給下駱駝喔!可憐脆弱的屁股竟然在短短幾天內連續受創!結束騎駱駝行程,休息一會兒,三人深入沙漠,在那兒耍寶兼拍照,有趣至極!最後就是自己覺得有些可怕的滑沙囉,我一直很擔心會跌個倒栽蔥,全程完全放不開,隱約聽到身後的叫聲,大概是要我放手地下滑吧,緊張之餘,啥都聽不清楚了,至於那個沙響不響,我當然更不可能知道囉!

   
   (多數人選擇搭索道跨越下面這段河谷進入響沙灣景區。照片右方可見高架的鐵道,這應該是包頭
    與鄂爾多斯間的鐵路一段,網路的訊息顯示目前已經沒有車班行駛。另外,若體力夠且不怕熱,
    可以步行穿越河谷,省下索道費)

   
   (這是去程時的雄糾氣昂的駱駝奇兵模樣。我後面是位很可愛的小女孩,說話的口音非常好聽,
    一路聽他跟媽媽的對話,是這一小時中難得的享受。詢問之下,他們是來自稍北地區內蒙古人。)

     
                                                             (這是回程時的衰敗模樣)

    
                                           (慶祝內蒙自治區成立60週年的沙雕之一)
 
                       
                                                   (神奇地成長於沙漠中間的一株玉米!)

   
   (與我們交錯而過的駱駝隊。注意看他們腳上都裹著鞋套,可防沙或避免腳燙傷,一雙租金10元)

   
    (棧友幫我拍的珍貴滑沙實況,幾天前飛索橫渡黃河的勇敢ㄟ台灣郎,此時卻害怕地選擇讓雙手
     深埋於滾燙的沙中以減緩下滑速度,Chicken 的結果成就了兩隻燙傷的手!)

   
                                       (前張圖的特寫,有沒有注意到我僵硬著的上半身?)

搭索道回到對岸 (14:10),上洗手間大略地刷洗附著於身上的細沙 (有些人直接就脫了上衣沖洗),自己則直到晚上洗澡時才清理完一身沙。

響沙灣並沒有回包頭的班車,棧友花了些時間詢問停車場的旅遊車師傅們,希望能找到便車搭,不過,這些旅行團的下個行程幾乎都是往南參觀成吉思汗陵墓,無奈的我們只好選擇搭野雞車至交流道 (15:00),然後做一件以往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的事:在危險的高速公路上攔車!當然,這是事後的想法,但當時卻覺得很自然,而且似乎也沒別的選擇。此外,咱們的攔車過程並不怎麼順利,在無遮蔭的高速路上等了不下15分鐘,曬得頭昏眼花!好不容易上了一部車,卻被敲竹槓地每位收了 25 元,比由起站上車的旅客的票價還高!

   
    (高速公路攔車前小小耍寶一番。我們原本站在標註 NO 的箭頭所指處,後來有經過的師傅以手勢
     示意 YES 處才是攔車的正確位置!)

下午 16:20 左右抵達東河。東河其實就是包頭市的舊城區,若搭火車的話,這裡則稱為包頭東站。新的包頭城區在東河之西,當地人都管它叫昆區,東河與昆區間還隔著號稱為“都市草原”的賽汗塔拉草原,也算是相當特殊的都市景觀。“喬家大院”裡提及喬致庸的祖父複盛公的發跡所在,指的就是如今的東河,我還在網路上看過這麼一句話:先有複盛公後有包頭城,可見喬家與東河的淵源。

下車處剛好就在包頭東火車站前,沿站前馬路前行,尋找網友推薦的一間據說“蒙式早餐”很豐盛的宏X賓館,但卻遍尋不著,問路邊交警也說沒聽過(後來自己才發現宏X賓館是在鄂爾多斯的東勝!很烏龍ㄛ!),剛好走得有些累時,看到基泰招待所,進去看看,發現條件還不錯又不貴,於是三人決定入住。辦妥入住手續 (16:50),三人約定盥洗後一同覓食。BTW,內地招待所的意義跟咱台灣剛好相反喔,這兒可沒政商名流或高級公關,通常有的就只是簡單的過夜設施!相較之下,我覺得咱們入住這間還算高檔。

        
   (基泰招待所,含空調 & 衛浴的房間78元,不計更陽春的臥鋪火車,這是此行最經濟的一宿,看起
    來也還好啦!)

出發覓食前 (~18:00),由招待所老闆那兒得知小肥羊總店就在附近,這消息令我興奮異常!步行十分鐘後抵達小肥羊,樂不可支地在門口拍了幾張照片,咦!有些不對,近看,Oh, No!整修內部、暫停 … 當場就差沒呼天搶地哭鬧起來,心情嚴重低落!還好小肥羊旁邊還有另一家涮羊肉店,退而求其次,三人在裡邊吃了頓熱騰騰的涮羊肉大餐。

為感謝棧友這兩天的照顧與包容,自己堅持這餐我包了 (說得大氣,其實這頓還蠻經濟的啦!),明天一早他們兩位就回呼和浩特,再轉往呼倫貝爾草原,哇!呼倫貝爾!當時我其實很有股衝動想拜託他們繼續讓我跟!不過,幾個月前答應某刊物的邀稿,出發前卻仍舊隻字未動,而今 deadline 已經逐漸逼近 (8/15)!當初帶著累贅的筆電的主要目的也就是希望行程中能夠完成,然而出來後才發現難ㄚ!10 天以來一直刻意地逃避,不過,是該面對的時候了!

餐後兩位棧友各自按摩、逛街去了,我則上音像店花了些時間挑幾卷CDs,出來後街上行人已經有些稀落,趕緊回招待所休息。

   
                (招待所老闆說這家是小肥羊的總店,不過他可能認知有誤,真正總店在昆區)

       
   (小肥羊旁的涮羊肉店,其實也不錯!在肚子漸空的深夜裡整理這些照片,口水就像家裡的阿肥狗狗
    一樣流個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