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7 – 西夏王陵與告別銀川 (Day 8) PDF 列印 E-mail
週日, 14 十月 2007 04:31

西夏國對我而言,一直是個神秘的國家。它的神秘,在於自己好像不曾由以前歷史教科書上見過這個名詞 (也有可能自己不夠用心,讀過卻毫無印象),而記憶裡第一次比較清晰的知道西夏,是在天龍八部小說裡西夏皇宮冰窖內兩位消遙派年近百歲女人瑞你死我活的爭風吃醋爭鬥及夢姑夢郎的旖旎情境,當然還有處處透著詭譎與驚奇的西夏公主招親橋段。而相較於小說中遼國給人的負面印象,西夏相對讓人覺得溫和,這也讓我對西夏印象不差。

再一次接觸到西夏的資訊,是幾年前在書局不經意地讀了一本西夏歷史的書,回家後立刻上網路瀏覽一陣子,從此,那號稱東方金字塔、形似窩窩頭的西夏王陵照片就深印腦中。在進一步深入後,大略瞭解西夏之所以神秘的可能原因。簡單說,它是被有計畫且全面性地滅國!最大原因或許即在於它讓所向無敵的蒙古鐵騎費了20多年、打了6次才攻下來,也可能是一代天驕成吉思汗有生之年少數的遺憾 (成吉思汗死於第六次攻夏戰爭,也就是說,終其一生,並未能征服西夏!),據說,成吉思汗就因此於死前下了屠滅西夏的的遺詔,懷著復仇心態的蒙古軍隊,不僅血洗西夏都城,也盡焚所有宮殿、陵墓及史冊。在那場浩劫中存活的西夏人則被遷徙至漢族居住地區,並強迫必須與漢人婚配 (以上為我看過的一種說法,更多關於西夏人後續的研究可參見此連結)。而像被詛咒一般,據說稍後的一場強烈地震,進一步震掉了西夏曾經存在的可能痕跡,自此西夏消失於歷史舞臺,沒有留下任何官方的歷史文件。如今,歷史及考古學家只能由當年被俄羅斯由黑水城遺址盜走的文物及諸如西夏王陵這類遺跡中挖掘的有限及零星出土物中,慢慢地拼湊歷史片斷,進而重新認識西夏!

所以,嚴格來說,此行的最主要目標是西夏王陵,大啖羊肉只是其邊際效應!

早上先退了房,打車到新月廣場搭09:00AM的遊一路車,約一小時後抵達西夏王陵 (西夏王陵位於銀川市區之西35公里的賀蘭山東麓),門票40元。入口大門可見四個西夏字:“大白高國”,也就是西夏的國號。西夏文字看起來真像天書,四個字中大概只有 “高” 勉強可以理解 (有點像階梯般拾級而上,就是高囉!當然,這可不是我自己想出來的,是稍後某位導覽的小姐說的)。

      
  (西夏王陵入口及西夏文的 “大白高國”。根據館內導覽小姐說明,白高 (或白上) 指的是黃河上游,
   因此,我推測大白高國應該就是 “黃河上游的大國”。而導覽說西夏文語法類似於日語,例如,中
   文說下雪了,西夏文則說雪下了,所以,“大白高國” 以西夏文寫出來則是 "白高國大",大國則
   稱國大,這也是我猜的 … Anyway,我嘗試對應這四個字,除了高(上)之外,其他錯了不負責!)

西夏王陵景區主要包括三個主要景點:博物館、李元昊陵及藝術館。入口有電瓶車免費送遊客至博物館,館內陳列西夏黨項族遷徙過程與西夏興起,西夏的政治、法律、軍事,社會經濟,文化,宗教及王陵等介紹及陳列。

源於自己對西夏的特殊感覺,我稍微改變了自己看博物館的習慣,以前都是邊聽導覽邊拍照,回來卻搞不清楚拍的是啥,這次則是全程專心聽導覽並錄音,走了一遍後再找自己感興趣的仔細地重新看一次並拍照!收穫遠較以往大多了,不過,蒐集回來的一堆照片及錄音資料,迄今還沒能完全消化!簡單介紹一下吧。

西夏祖先原為居住於四川、青海及西藏交界的羌族一支之黨項族,唐初受剛興起的吐蕃壓迫而要求內徙,唐將其遷至慶州及夏州,後者稱平夏部,位於今陜北榆林與靖邊一帶,其首領拓跋思恭 (拓跋乃五胡十六國之鮮卑北魏國姓,因此亦有一說謂黨項族可能為鮮卑族之後裔) 因協助唐平定黃巢之亂而被賜國姓李 (西元881年),封為夏國公。一百多年後 (992年),拓跋思恭兄弟的後代李繼遷領導反抗宋朝的統治,歷經四十多年的鬥爭後,李繼遷的孫子李元昊於1038年建立大白高國,也就後來史學家所稱的西夏,建都於興慶府 (今銀川)。其最盛時期,疆域有83萬平方公里,是台灣面積 (3萬6千平方公里) 的23倍,不過,現場導覽說,它三分之二的面積都是沙漠。

然而,英雄了得的李元昊仍難度兒女情長之劫,在他搶了自己太子的未婚妻及廢了現任皇后 (當然就是太子母親囉) 後,被剝奪繼承權的太子發動政變,李元昊被削鼻流血而死 (1048年,46歲)!變亂平定後,太子被誅。繼任皇帝年幼,因此往後50年間,西夏權力落入 (皇帝) 母黨,一直到第四與五任 (合計在位108年) 間,方為西夏政經較穩定之時期。西夏國政權歷經10位皇帝,前後延續190年 (1038~1227)

   
                                                       (地圖顯示黨項族的遷徙路徑)

       
                                                       (拓跋思恭與西夏李繼遷之關係)
 
   
                                          (西夏首都興慶府,即今銀川,及其週遭地形)

   
    (左上方的黑水城,位於內蒙西北的額濟納旗附近,即當年俄羅斯人劫掠之處。最近發行的新絲綢
     之路其中一集就是以黑水城挖掘的一些文件反推當年西夏時期的政經與人民生活,蠻有意思的。
     黑水城,也將是未來自己的探索目標)

另外,原來那位 “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范仲淹跟西夏也頗有淵源。以前讀過“軍中有一韓,西賊聞之心膽寒。軍中有一范,西賊聞之驚破膽”中的一范即指范仲淹,西賊也就是西夏囉!不過,其實西賊並沒有心膽寒,更沒嚇破膽,實情是西夏在好水川 (寧夏固原附近) 大敗宋軍,一韓一范剛好都是宋朝西夏邊境的兩位統帥,事後也為此遭貶謫。

除了歷史外,我對文化與宗教方面的興趣稍減,不過仍有幾個出土文物頗有意思。下圖面目猙獰,但卻擁有女身的石雕,它所擔任的角色類似於漢人建築中作為支撐樑柱或碑石的贔屭 (音必細)。而為什麼讓女人背負這麼重的壓力?為什麼又得讓她看起來如此可怕?說法不少,但似仍難有定論,我也就不多說了。展區至少有四尊類似,但形狀與表情相異的石座。

   

另一個以前也沒見過的是 “迦陵頻迦”,有灰陶及琉璃製的。說實在,迦陵頻迦究竟是啥?樣子看起來陌生,連詞兒都沒見過,下面是網路搜尋所得:迦陵頻伽是梵語的音譯,漢語譯作妙音鳥,是喜馬拉雅山中的一種鳥,能發妙音,是佛教“極樂世界”之鳥。另外一張照片裡的應該是觀音吧?沒拍到其說明,也沒能查到相關資訊。若果真是觀音,這樣的造型應該也是我第一次見到。

   
                                                                 (灰陶製的迦陵頻迦)
 
   
                                               (觀音!我比較喜歡祂這種自然的形態)

博物館的另一重點展示就是王陵的介紹及模型展示。我想,電瓶車先送遊客到這兒肯定是有原因的,至少先對王陵有個初步瞭解,否則直接到現場就只是一些土堆罷了。

在此區的引言中介紹,整個西夏王陵區約佔地50平方公里,內含9座西夏王陵墓及200多王公的陪葬墓,陵墓均為坐北朝南。目前開放的是3號陵,據推測就是李元昊的陵墓,下圖就是它的復原模型,其中後端最高者為一塔式之陵台,墓室則位於陵台之前,更前方則為獻殿 (拜拜的地方吧)。像窩窩頭的東方金字塔即為塔式陵台的遺跡。陵台建成塔式,反映了西夏帝王篤信佛教,而比較特殊的是,有別於其他建築都呈左右對稱,陵台卻是往左偏離中軸線,文獻說這在中國建築史上並無前例。原因眾說紛紜,一種說法是敬佛 (塔就是佛,佛在西方),不過,事實如何,可能將永無答案!

   
    (由近而遠分別為闕台x2、碑亭x2、月城及內城,內城四角都設角樓,四邊則有門闕。內城後端
     最高者為塔式陵台,其前方則為獻殿。像窩窩頭的東方金字塔則為塔式陵台的遺跡,墓室則位
     於陵台與獻殿之間。)

我大約在館內花了約2個小時,然後離開往3號陵實體的遺跡,途中經過藝術館,一見藝術就投降的我沒進去參觀 (不過聽說裡面有蠻多西夏有關事件的模擬!)。接下來會經過一西夏文的碑林!然而,連字都看不懂了,更別提欣賞它的美!穿出碑林不遠,3號陵就在前方!Yes, here I am!

   
                   (那個最高的土堆就是陵塔,東方的金字塔!兩側為內城及月城的城牆遺跡)

   
                                                                        (近一點的陵塔)

   
   (更近一點的陵塔。專家認為“東方金字塔”建築為實心夯土台,而非咱們常見的佛塔,我猜或許
    這就是它仍能屹立不倒的原因吧。)

在陵塔後方認識一位來自武漢的孫老師,我一開口他就猜出我來自台灣!(這麼容易?) 有趣的是我們倆都喜歡歷史古蹟,而且一樣以西安為出發點,一樣規劃固原為第一站,卻又同時考量因為經固原的車都在半夜抵達的相關安全因素而作罷!唯一差別是後來我選擇先到陜北,他則是直接到銀川。跟他聊到近13:00,自己先行離開。對了,有人說賀蘭山下、王陵之前的夕陽很美,可惜今趟無緣以見!

搭遊一回程車回銀川舊城區,在車掌建議下,我提前下車,改搭公交一路車回新華飯店。公交一路車乃銀川市的示範公車,除了有空調及乾淨外,車內還配有一位服務員,他的工作卻不是售票剪票,而是協助乘客上下車,讓人感覺挺好。另外,公交一路車路線剛好連接舊城區的長途車南站 (與新華飯店隔一站) 及位於新城的火車站。這個發現對我幫助很大,因為一會兒自己就得到火車站搭車。

中餐再度回到老毛手抓,很幸運這次有羊脖,點了一斤,外加一盤不少本地人都點的某種炸餅及此地有名的蓋碗茶 (亦稱八寶茶)。這餐39元。回飯店途中,在路邊吃了一 “杯”酸奶,幫助消化!

   
   (這就是蓋碗茶。左邊碟子是我在服務員倒入開水前迅速確實地由茶碗裡挖出的白糖!即使如此,
    這茶嚐起來依舊奇甜無比。)

   
    (忘了這叫啥,不過之前看很多他桌食客桌上都有這道,而且花樣很多。我只有一人,只點了2種,
     不過,這兩樣都不好吃)

   
                                                          (羊脖,羊肉中的極品!)

   
             (類似這樣的Yogurt Stand 在市區處處皆是,當然,它也賣其他諸如飲料啤酒之類的)

   
                                                               (這杯酸奶2.5元,不難吃)

此時時間約16:00,距火車發車 (2636,18:43) 仍有段時間,於是回飯店要了個鐘點房 (50元),洗澡及洗衣服 (濕衣服穿身上,冷氣一吹,很快就乾了)。17:30離開飯店,步行至南站的公交一路車起點站,18:17 抵達火車站。途中經過市政府,竟然看到一群人拿著海報在那兒示威抗議!這讓我有些surprised!

原本自己此趟終點站為包頭,不過,昨天聯繫上背包客的網友,決定補票一路坐到呼和浩特加入他們的行程,有人作伴又可省些錢。而且,自己也不用在凌晨的三點多孤伶伶地流落包頭街上!只是,補票這事兒卻也讓我吃盡苦頭!首先,在上車後詢問服務人員補票的事宜,他要我往九號車辦理,於是,我穿過 2 個硬臥 (包含自己的12號車)、一個軟臥及餐車車廂,最後再加一個硬座車廂,後者擁擠的不得了,連站的空間都沒,自己幾乎是一吋吋地前進,加以沒有空調,奮戰至車廂另一頭的補票櫃台時,原本刷的乾乾淨淨的身體與衣服又都濕透了!更令人氣結的是,說明來意後,補票櫃台的列車員居然告訴我臥舖車補票晚上再來!於是,我循原路再一次經歷之前的痛苦過程!等待晚上的時間過得特別慢 (that was another story),入夜後,我再度往九號車前進,在餐車那兒坐著幾位看起來高階的列車員,詢問他們補票事宜 (自己對於半夜再度踏入硬座車廂還真有一些遲疑),他們要我找一位現場的副列車長之類男子,在看了我的票後,副列車長再度給了我一個我很糟糕的答案:得過了包頭才知道有沒有位子,那時再來!(那時可是凌晨3點多呀!),任憑自己如何拜託都無動於衷!而當我於凌晨拖著疲憊無比的身軀再來時,餐車哪有任何一位服務員人影ㄚ (之前還跟我保證他一定會在這兒)!再度回到12車,自己舖位(下鋪)已經被一位女列車員佔住,打起呼來了!早先在過包頭時,就是這位列車員要趕我到硬座去,他顯然知道這舖位會是空的,也肯定不希望我繼續留在那兒。折騰半個晚上了,隨意找到一個空的舖位睡了,啥都不管啦!

除了為補票一事大費周章外,其他時間也不好過!這是我第一次買到下舖位子,但一上車,就發現自己位子及對面已經坐著一位老先生與老太太,車窗外則站著一位抱著小孩,神情看似憂慮的婦人。我很快就搞清楚狀況,兩位老夫妻買的是上舖,但對他們而言,爬上自己位置,肯定是mission impossible,窗外婦人應該是老人家的女兒,因為不放心而焦急地遲遲不忍離開月台。在我對面舖位的婦人表明不願意讓座情況下,我建議兩位老人家移到我的下舖位,我自己則睡上舖,車外女兒千恩萬謝,堅持補我上下舖差額,我推辭了,因為我也希望別人對我長輩做同樣的事。不過,那個位子的上舖卻可能是全車最糟糕的所在,它是車行方向的第一個block (簡單說,就是死角位置啦),火車行進時完全沒有任何空氣對流,在沒冷氣及風扇壞掉的夏日夜裡,簡直如同烤爐!好不容易睡著,12點左右又被列車員叫醒要我下車 (該下車的是老夫婦兩人,但他們並不清楚我們換位子)。之後自己移到下舖,情況稍好,但3點左右又給叫醒準備下車,接下來發生的事就如前述 …。對了,看到兩位老人家很不舒服地躺在一個舖位,我對面的婦人還是讓出自己的下舖,跟我一樣搬到上舖,真難為他了!還穿著裙子哪!

過程中還有個插曲,老先生拿著熱水瓶盛水去,卻遲遲不見回來,老太太打盹醒來不見丈夫,急著尋人,週遭人們都安慰他車子內丟不了人的,老太太卻直唸著老頭兒有病!看他吃力地起身,還跛著腳,著實不忍!請他坐下,自己幫他找人去,可前後幾個車廂都走了兩趟,卻都不見老先生,我甚至拜託列車員幫忙打開任何鎖住卻沒回應的廁所!很神奇的是,一會兒,老先生居然慢慢地踱著回來了,驚喜的老太太一邊高興,卻又邊念著老先生。老先生呢,就坐在老太太旁邊傻傻地笑著!少年夫妻老來伴!好溫馨的一個畫面!

就在這一片混亂中,火車慢慢地遠離銀川,進入內蒙!不過,拾句麥帥的牙慧:I shall retu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