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7 – 大夏統萬城、逃離陜北與初抵銀川 (Day 5) PDF 列印 E-mail
週一, 10 九月 2007 22:48

想一探統萬城的想法已經醞釀很久了,今天終於可以如願。只是,“如何去?” 這問題一直困擾著我!網路資訊顯示由靖邊往統萬城附近每天有2班車,而 “附近” 的意思是由終點站到統萬城還得步行6~7里 (這 “里” 究係公里或華里,網路資訊也沒說清楚!)?直至昨天在榆林發生一些事後,才下定決心,就自個兒包車吧,不計代價。

6:50 Morning call,覺得很睏,賴了幾分鐘床。或許是覺得過去60小時才洗一次澡,因此基於 “補償心理”,又刷了一次。退完房時已經 07:25,趕緊快步往長途車站方向前進,而怕萬一沒趕上 07:30 的車 (下一班得等到13:20 PM),因此特地跟櫃台情商保留房間直至確定我搭上車。還好,在長途車站路口攔下剛要出站的小巴,票價36元。

從榆林至靖邊車行距離約190公里,除一小段市區道路外,全程都是高速公路 (靖榆高速公路),據說這是中國唯一建在沙漠 (毛烏素沙漠) 中的高速公路。不過,可能植被工作做得還好,其實看起來還算頗有綠意。另外,更棒的是,這條高速公路幾乎都與明長城平行,沿途可見一個接一個的敵樓或烽火台遺址。可惜,一路可見的長城遺址剛好都在自己車上位置的另一邊 (車往西行,長城在右側,也就是北邊),只能伸長脖子努力搜尋,下圖附的照片則是下午由靖邊往銀川路上拍的 (這次有經驗,選對位置了!)。

      
                                                  (與高速公路近在咫尺的明長城)

車行途中,越過一條還算蠻寬的河谷,就在過橋前那一剎那,瞥見橋頭上寫的竟然是 “無定河橋”!哇!橋下就是無定河!“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沒讀過這兩句的人應該不多吧!短短的14個字,具體地呈現出一幕殘酷、悲悽與無奈的場景,畫面裡一對原本恩愛的新婚夫妻,丈夫卻被徵召趕赴塞外戰場,無定河邊一場惡戰,丈夫沒能活著離開,在訊息傳遞落後的年代,獨守空閨的妻子,依舊朝夕期盼良人的歸來,卻不知昨夜猶在夢裡廝磨的丈夫早成白骨!西方人說 A Picture Worth a Thousand Words,殊不知更厲害的是咱們這14個字描述的可是一場悲劇ㄚ!回到現實,這也意味我距離位於無定河上遊的統萬城近了!而眼前一閃即逝的河谷,當然早已不見白骨。 

         
        (統萬城位於無定河上游北岸,更精確地說,應該是無定河的支流-紅柳河。無定河之所以稱
         無定,根據 Wiki 的說法,乃因其含沙量大導致其經常改道)

車行約2小時多些抵達靖邊,入城的街道狹窄雜/髒亂 (不過,據說這邊因富含石油天然氣而號稱為中國的科威特,說不定幾年後就全然改觀囉)。出車站,拉客的白牌出租車師傅、許多盯著我瞧的路邊閒雜人等都讓我覺得異常緊張!擺脫一位一直糾纏的傢伙,攔了一輛女師傅開著的出租車,趕緊逃離車站。誰知女師傅竟不知統萬城所在,當然更不知往返統萬城包車行情!於是,咱們這位大姐 (後來才知道其實她還頗年輕) 乾脆就把車停路邊,張三李四的 call-out,詢問路怎麼走、該收多少錢!理論上此時應該立刻離開車子,另起爐灶。不過,昨天經歷讓我有如驚弓之鳥,考量的還是安全為重 (心想她一介弱女子,總不成能對我怎麼樣吧!)。世事難料!大姐終於問出價錢了,170,還成150,自己可以接受。大姐也找到懂得路的人了,卻是他弟弟!兩人電話中扯了半天,顯然大姐不甚了了!最後,大姐說他乾脆回家接弟弟帶路!這下換我天人交戰了!這 …腦袋轉過無數念頭,今天不是週末耶,甚麼樣的人會閒坐家中?他們姐弟不會聯手對我如何如何吧?事後發展證明我是多慮了,姐弟倆其實都是挺不錯的人,雖然因為弟弟的加入讓我必須多付一個人的門票!

統萬城在靖邊北邊約59公里,除了一小段沙路外,多數都是柏油路面,不過不少坑坑洞洞,看來文弱的女師傅開起車來卻剽悍得很,車行約1小時,遠遠即見統萬城!進統萬城的入口有個相當簡陋的柵欄,旁邊有間一樣破舊的平房,很難想像這就是1600年古蹟的售票處!裡邊一位30歲出頭的男生,堅持我們得買3張票,怎麼說都不妥協,本想自己走進去算了,不過,估計還得走個1000公尺的沙路!費了一陣子,才勉強說服他免了開車師傅這張票。進入景區,終於親眼見到那無數次由網路瀏覽的城牆遺址,那一刻,一整天 (甚至最近兩三天) 的曲曲折折再無關係!

在看圖說故事前,先容我囉嗦介紹一下統萬城的相關背景。統萬城是五胡十六國中的夏國 (柏楊稱之為胡夏,以便與歷史上其他夏國作區分),定國號為夏乃因其開國君主赫連勃勃自認為夏禹的後代。胡夏建國於407年,赫連勃勃的父親 (劉衛辰,可能是漢朝時歸化的南匈奴一支,“赫連” 乃後來改姓) 原為山西北部一個匈奴部落的酋長,受當時正興起的拓跋鮮卑 (北魏) 攻擊吞併,赫連勃勃自己往西逃至今寧夏固原,在那裡一個部落的領袖收留赫連勃勃、且將女兒嫁給了他 (為此還遭受北魏的報復),當時固原屬於羌族於長安所建立的後秦政權,後秦帝也非常欣賞赫連勃勃,撥給他土地及部眾。沒想到後來赫連勃勃恩將仇報,殺了自己岳父,吞併其部眾,甚至也反了後秦。

而統萬城始建於413年,築成於418年。取名統萬,乃取其 “統一天下,君臨萬邦” 的寓意,由此可見當年赫連勃勃的豪氣 (或狂妄)!另外,統萬城的東西南北四個門的名字也很有針對性,分別稱招魏門 (東邊面向北魏)、服涼門 (西邊為西涼、南涼與北涼)、朝宋門 (南邊面向南朝的劉宋) 及平朔門 (北邊為朔方?)。而統萬城的堅固,可由史書上 “硬可礪斧” 得窺一般,且其 “城高8丈,基厚30步,上寬10步”!據說當時 “每築一段城牆,他 (指的是監造大臣叱干阿利) 都會用鐵錐錐刺,凡錐不進去者有獎,錐進一寸者,即殺工匠,並推倒重來”。而因其使用之建築材料 (粉沙、石灰、黏土及米湯混合夯築),使得 “其城土色白而堅固”,因此統萬城亦被稱為 “白城子”。

或許就是這樣堅實的築城品質,讓赫連勃勃深具信心。後來,他打下長安 (418年),雖在那兒登上帝位,但他還是選擇定都於統萬城 (有文章據此評論赫連勃勃是位熱愛家鄉的人!事實上,他的家鄉應該不在這兒)。只是,赫連勃勃並未在此享受多久,而統萬城作為胡夏首都的時間也很短!425年,赫連勃勃隨著千萬伏屍在他匈奴鐵蹄下的亡魂一塊兒went gently into the night,得年僅45。而北魏於2年後 (427年),攻破統萬城,431年,逃亡於外的胡夏末代皇帝為吐谷渾所擒,胡夏亡 (407~431)。

胡夏滅亡後,統萬城仍持續於塞外扮演重要角色,首先,北魏在此設統萬鎮,後於487年又改設為夏州;隋時統萬城屬朔方郡,隋末群雄並起,其中的梁師都即稱帝於此 (617年),國號為梁;628年,唐太宗在位年間,破梁師都;五代及北宋時期,黨項羌族聚居於這一帶,而因黨項 (李繼遷,西夏建國前) 軍隊常以此城為根據地侵擾北宋,宋太宗乃下令毀掉統萬城 (994年),並將城內居民遷徙一空 (不過,亦有一說,稱因 “環境變遷” 或 “人類活動不當” 導致統萬城被沙漠包圍而廢棄)。自此,統萬城突然從中國的歷史中消失!逐漸為無情的風沙淹沒!直到清道光二十五年 (1845年),陝西橫山知縣何炳勳在沙漠和荒草中重新找到了它!

那,1600年後的統萬城是啥模樣?很難令人置信的是,由Google Earth 的衛星地圖 (見下圖) 上仍清晰可見其內城的輪廓,甚至文獻上說的東西兩內城的邊界亦相當清楚!遺憾的是,由於事先功課沒做足,當天並沒有沿整個內城繞一繞,不過,繞個圈至少得3公里多吧!在當天萬里無雲的大太陽下,恐怕會有不測ㄚ!有內當然就有外,只是,外城痕跡已頗難分辨。據史書記載,北魏拓跋燾第一次攻統萬城不克,在城外擄掠牲畜十萬,人口一萬餘;第二次攻下統萬城後,從城中獲得的馬匹達30多萬之多!如果史書沒有過度誇大,整個統萬城之規模顯然非常可觀。

   
   (紅色箭頭及數字顯示統萬城內城的長寬,乃以Google Earth 的尺規量得;藍色箭頭則“應該”是
    我們進入景點的路線;紅色圓圈附近則為我這次玩耍的主要區域。而這區域究竟該屬城之西北
    或西南,卻有些難以斷定。) 

   
                  (由售票處進入景區不久即可見統萬遺址石碑,遠方依稀可見數個土堆)

   
   (這是位於城中的某種不知為何的遺跡,事實上,我似乎沒在這兒看到任何說明的牌子!這邊政
    府肯定都挖石油去了 。) 

   
   (這是位於西城北邊的角樓,可能也是整個現存遺跡中最高的建築,據估約有32公尺。我拍攝的
    位置就在與此角樓垂直的城牆遺跡之上)

      
                                                (這是由另一角度拍攝的西北角樓)

   
   (這是近拍的西北角樓,而這個缺口不知幹啥用的,我後來也爬上去了,不過,事後覺得蠻危險
    的,而且還在爬上缺口的瞬間被牆邊蜂巢裡不知名的蜂蜇了三口,超疼的!畫面內著白色運動
    裝的就是師傅的弟弟,而對照之下,應該就可以理解統萬城為啥亦稱 “白”城子)

   
   (這是更近拍的角樓城牆,在1600年遺蹟寫上 “到此一遊”,肯定滿足某種慾望,但也是天殺的
    沒公德!另外,手指頭碰觸牆壁後,感覺像沾上一層灰,很難拍得掉)

   
                                                                (很明顯的城牆遺跡)

   
                                    (在角樓上拍攝之城牆遺跡。遠方即為師傅姐弟二人)
 
   
   (角樓下的窯洞,應該是後來的居民在遺址下挖掘的,裡邊有炕,洞與洞間有走道,住在 1600年
    遺蹟之下,應該很酷吧!如今這些窯洞都已廢棄,變成 “公共廁所”,赫連兄地下有知,卻又
    不能爬起來,像以前一樣隨意地宰了這些沒公德心的人,不知會不會很無奈!)

   
                                                           (遠處依稀可見的城牆痕跡)

在統萬城待了約50分鐘,很滿足地原車回靖邊 (至少當時是這麼覺得啦,事後很遺憾有些點沒逛到)。回程車由大姐的老弟開,更剽悍!途中見有賣瓜的老翁,停下來買一顆西瓜,雖然不冰,但大口大口地咬,對剛離開沙漠的我而言,仍是相當的過癮。

   
                                                        (路邊賣瓜的老翁,很酷吧!)

13:00 PM 左右回到靖邊,由於相處愉快,師傅說希望盡地主之誼請我吃頓飯,不過,當時一心只想離開靖邊 (&陜北),謝謝他們的好意後,直接到長途車站,買了往銀川的快客車票 (1:30 PM,71元)。候車時,旁邊有個高中生模樣女孩抱著半個西瓜,手拿調羹,就大剌剌地吃將起來,看得我也口水直流!自己只能將就咬著高熱量乾糧+白開水!不過,安慰的是,至少我有更棒的晚餐等著我!

大約 17:20 PM 抵達銀川 (老城) 汽車站,攔一部車到預定住宿的新華飯店,不過師傅說很近,走路就到。只是自己還是花了約15分鐘,走了滿身大汗後才找到,不是師傅騙我,是我自己走錯方向!

新華飯店是網路不少人推薦的,價錢50~100都有,不過,顯然那些資訊都有些舊了,因為現場問,最便宜也得130元!更糟糕的是,今晚只剩260元的 “豪華” 標間,算了!又餓又累的我不想再背著大包移動了!

卸下行李,先打車到中國移動通訊買門號,可惜已經打烊了,明天再來。步行回旅館時見到路邊一位維族大哥賣的一種看來很有意思的 “食物” (不知道怎麼歸類,有點像糕類,他說這叫新疆巴布XX,後兩個字聽不清楚),好奇的我湊了過去,跟這位大哥說想買一點點嘗一下,他不置可否,只示意我自己決定要他切多少,一兩2元,我比了一個指幅寬,結果,切下來一秤,居然2斤多 (得42元!)!原來這巴布甚麼的非常的厚,本身又壓的異常結實。我有種受騙的感覺,就說自己沒那麼多錢,可他堅持當初說好要多少切多少、切多少買多少。我掏出口袋所有錢 (22元),說就這麼多了!他說他不相信!兩人僵持了2~3分鐘。還好後來他終於接受,拿了我22元,給我原本切的一半份量。類似這樣的場景,在隔天某公交車站邊的市場也重覆發生,一對情侶與另一位維族先生也在吵著同樣的事。更糟的是,這東西非常難吃,我咬了一口,再勉強自己咬一口後,就丟垃圾桶裡。所以,奉勸各位,下次見到這新疆巴布甚麼的,就千萬別好奇嘗試了。

   
                       (這就是新疆巴布甚麼的,乍看其實蠻誘人,but, don’t try it yourself!)

相對於巴布甚麼的糟糕經驗,旅館櫃台推薦的 “老毛手抓”,卻是另一個極端,怎麼形容 … 簡直就是上帝,喔,不,是阿拉親吻過的食物!呼!我得趕緊結束,否則筆電會因沾了太多口水短路!這餐,兩個半斤手抓+啤酒一瓶及一道涼菜 (乾煎羊肝,bad choice) 剛好50元。

   
                                                                             (老毛手抓)

   
         (這盤是比較不肥的部位,但其實還是夾雜不少肥肉。不過,說實在,吃起來完全不膩)

   
                                    (這盤是肋骨部位,肥肉多,但肉質較嫩,比較好吃。)

後記:
本來想多列舉一些關於赫連勃勃跟他兒子們的事跡來凸顯這位歷史上暴君的惡行,但說實話,這位暴君或許狂妄些,但殺的人卻不見得比歷史上許多被歌頌的明君多喔!有篇文章就直接挑明傳統史官通常都會刻意地貶抑外族的統治者,這其實蠻有可能的啦!所以,自己決定不要妄自評論。至於赫連兄殺了對自己有恩的岳父,也不是啥罪大惡極的事兒!君不見即使在法治社會的現代,殺婆婆、咒公公死的事件層出不窮,見怪不怪了啦!給為人父母一個良心的建議,嫁女兒娶媳婦前,記得順便多買一份保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