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7 – 穿越時空之函關古道 (Day 3) PDF 列印 E-mail
週五, 31 八月 2007 08:44

今天的行程有點像大餐之前的前菜,主要是考量剛抵達西安就直接搭夜臥太趕,也很可能買不到票。因此,計畫利用這一天空檔一探距西安不遠的函谷關及潼關,兩者分別是戰國及之後東西兩古都 (洛陽與長安) 間非常重要的軍事關隘。而說不遠,其實兩地分別距西安也有約 1:45 (潼關) 及近3小時 (函谷關) 的車程。只是昨晚一直沒研究出兩關間的交通方案,只好僅擇其一。而考量潼關的景點不如函谷關般明確及單純,且緣於尋秦記的記憶,因此乃捨潼關而就函谷關。

             
                     (西安、潼關與靈寶位置。西安與潼關距離140 KM,西安與靈寶距離212 KM)

早上賴了一下床,然後下樓到街上。相對於昨天晚上的陰暗,白天的街道人氣豐沛多了,而且各式早餐應有盡有,便宜又大碗,例如兩大塊大餅賣1塊半,想只買一塊都不行!每樣吃個一兩口就飽了。

9 點左右離開酒店,打車到火車站,打算搭09:58的K386到靈寶。寄了大包,迅速跑到售票廳。寄包過程不小心瞥見一對看起來似乎相依為命的阿嬤與孫子,阿嬤原本躺在墊著報紙的廣場陰涼處,顯然孫子吵著要上廁所,只見阿嬤吃力地坐起,拿出空的寶特瓶,當場就解決了!在大塞車的台灣高速公路,類似這樣的情況可能會被當成有趣的經驗。只是,在當時那樣場景下 (雜亂無序的站前廣場,一位看起來有點力不從心的老阿嬤,帶著一位似乎沒有受到適當照顧的髒髒小男孩),自己卻只感覺一陣難過!而究竟難過啥 (老無老?幼無幼?),其實也說不上來!

   
                                                              (西安火車站前廣場一景)

在售票廳排隊買票隊伍可長囉,等了一下,眼見快來不及,詢問廳內工作人員,被告知廳外有販售當次車票的快速售票窗口 (與賣D字頭火車車票同個窗口),只是一時之間怎麼都找不著,站前工作人員卻都對我的問題愛理不理的,其實,他們只需高抬貴手,往正確方向一指即可!只是,顯然不容易!好不容易找到時,卻已來不及,只得買下一班車 (K362,11:05,30元),是硬座車廂的無座票。買票時發生個小插曲,售票員退回我給的一張20元鈔票,還責備我這麼明顯的假鈔都分辨不出來!冤枉ㄚ,這些各種幣值、花花綠綠的人民幣,教我怎麼分得清!有趣的是,那張鈔票後來一樣塞回口袋,也不知道在後續行程的甚麼地方給花掉了!

拿到車票 (10:00),趕緊逃離有點亂的廣場,進候車室等車。在候車室遇到一位要回河北邢台的大嬸,一直對著我抱怨西安站的站務員多麼不友善,也說她家鄉的車站服務員多麼多麼的好。後者我不知道,但對前者卻深有同感ㄚ (至少今天沒遇上任何一位慈眉善目的)!大嬸不識字,要我幫忙確認他車票,一看,居然是夜臥車票,看來大嬸得在這呆坐到晚餐以後!上車前,留下早上買的一堆食物,拜託大嬸幫忙消化!而且,看來他也用得著。

軟臥、硬臥、及軟座都經歷過了,硬座卻是頭一遭!所以上車前其實是有些忐忑的。上了車,為找到比較不擁擠的位置,連逛了幾個車廂,其實還好啦,感覺跟台灣坐火車沒啥差別 (不過,這列車是快車,回程坐慢車的景況可就完全不同!)。在一節比較空的車廂裡找到一個立足處,剛開始,看看窗外風景、偶爾瞄瞄車內百態,還頗有趣味。只是站個半小時後,老骨頭可就全身不對勁了,於是,當周遭有人起身上廁所時,就趕緊情商借個位子休息一下。很意外的是,這樣小小的動作居然讓旅客彼此間原本冷漠的氣氛打開了!一位大嬸拉出一張簡易可折疊的帆布小凳子;然後另一邊的先生自動地收起自己的大腿,示意我可以坐過去些;斜對面的小姐則問我哪兒人、上哪去,開始聊將起來!感覺上,去掉那一層薄膜後,其實都是頗有人情味的人們。

只是,自己還算長的身體蜷縮在很窄的走道邊,還得隨時閃躲來往頻繁上廁所的、裝熱水泡麵的旅客,辛苦的很!因此,跟幾位叔叔大嬸們道個謝,移步至車廂外的車門邊,那兒沒冷氣、也有不少人抽煙,但至少活動空間大,累了可以蹲一會兒,熱得受不了再回車廂內吹冷氣。在那兒也跟一對父女照個面,雖然只是點個頭,互相給個微笑,但後來小女孩在車廂找到一個還蠻窄的位子,然後看我站著,就拉我過去要與我分享,讓我相當感動!不過自己卻不忍心剝奪他已經夠小的空間,還好自己很快就抵達河南的靈寶站,此行的終點站 (13:40)。
 
   
                                      (快車上的硬座車廂內部,兩側座位是2:3分配。)

一下火車,買了回程票後,剛好看見站前馬路邊就正正地停了一輛可直達函古關的八路車,正慶幸呢,誰知等了近半小時,曬得頭昏腦脹,卻仍不見開車師傅,好不容易來了個人,問他啥時開,居然回答不開了!無奈下只得打車,花了我25元!計程車開得頗快,連公安車也超了過去,但仍花了一些時間才到,看來25元花的不冤枉!函古關門票 40 元,由售票口至景點仍有段距離,師傅仁至義盡地送我直至景點入口 (14:30)。

   
                                                                   (靈寶市火車站)

      
                (靈寶火車站前八路車可直達函古關。不過,猜想它屬於私人巴士,愛開不開的)

戰國七雄,其中六國在東、秦國在西,作為秦國重要關隘,古函古關顯然是東西向的。但目前景點入口卻是在南邊,入口處號稱道家之源,進去後,放眼望去則只見道觀似的建築,這可以理解,因為傳說中道家老祖宗李耳(老子)就是在此完成道德經,在地圖稍北處還標明是當年道德經儲存之處!另外,看來嶄新華麗的廟觀,(聽旁邊導遊說) 居然是咱台灣人捐錢蓋的喔!台灣信徒可真是無遠弗屆ㄚ!只是,我對道觀廟宇沒啥興趣!我最主要還是想親歷所謂 “深險如函” 之境!但 “廟”似乎才是這兒的主打,畢竟像我這樣的神經病不多 (也的確,當天寥寥可數的遊客中,我是唯一進入函關古道者!)。

   
   (由景點入口拍的導覽圖,可以很明顯看出它的重點擺在中心位置的道教廟觀。右邊沒拍到的是與
    古城牆平行的澗河)

   
    (剛進景點入口不遠,往右望,是一排不曉得是啥,看來有些破敗的平房建築,而除了道觀外,
     類似景象在景區處處可見,顯然函古關景區並沒有受到很好維護,或許也表示遊客不多)

   
              (門牌上寫的是:涵古關大道院,台灣信徒捐建的。那 … 究竟是函?還是涵?)

在道觀建築中轉了約10分鐘,再往西,經過一個迷你碑林,上一段階梯後,在那兒有個亭子,名為雞鳴台,這就是著名雞鳴狗盜成語中前者 (孟嘗君逃離秦國過程) 故事發生的所在!下了階梯,往左,穿過約有5~6條的牛群,沿著道觀外牆,終於讓我看到後來改建的關城。在城牆上往前 (東) 看,是條有點缺水的澗河 (嗯!以前還以為古函古關前的是黃河哩!),往後 (西) 看,終於親眼見到了函關古道!接下來,就讓我們看圖說故事吧!

   
                (雞鳴台。在網路上找到已經有些模糊的、關於雞鳴狗盜的典故,附在日記之後)

   
                                        (數牛當關,但仍難擋勇猛頑強的TK殺往關城)

   
  (牛群旁的土牆,起初還以為這是古城牆遺址!又是特寫、又是全景,為它浪費不少記憶卡空間。)
 
   
   (1992年修建的復古關城,原古關城牆位置應該更往前、靠近澗河一些。史書記載和文物的鑽探
    考證,原古函谷關關城為不規則長方形,東城牆沿澗水西岸蜿蜒起伏,長1800米)

   
    (在復建關城上往前/東看,遠方就是澗河。二千多年前的澗河水量應該大些吧,否則如同眼前所
     見,步兵齊步走渡河似乎也輕而易舉。另外,看一些資料,函古關與弘農河總是一起出現,我
     猜澗河古名很可能就是弘農河,不過,沒找到直接證實的文獻。)

      
    (由復建關城上往後/西看,就是函關古道了。只是,在遠方高架路及路上呼嘯而過的大車襯托下
     的所謂 “深險如函” 之古道,卻顯得有些 …微不足道、或甚至 “險” 得滑稽!高架路前方的
     建築則是古道上復建的另一關樓。)

   
    (爬上前圖古道上關樓往東方向遠眺。腦中幻想自己就是秦國上將軍,面對紮營於前方遠處山丘
     的五國聯軍 … )

      
    (古書上說的:“車不分軌,馬不並鞍” 的函關古道。身歷其境的結論是 “蚊子很多”!原古
     道東起澗河西岸的城門,向西-就是面對的方向-綿延約7.5公里。上圖為修復的一段,約 2000
     公尺。據說曾有農民無意間於附近挖掘出一具古代人骨,其身上中箭十多處,且經鑑定,死者
     身上的箭簇確為戰國年代產物,可見當時戰爭之慘烈。)

   
   (真正的古城牆遺跡,受到蠻好的保護。說實在,自己真需要去修些考古的課,因為,在我看來,
    玻璃窗內這塊土牆跟前述牛群旁的那塊似乎沒啥差異!)

在景區待了約2小時,一個人步行往售票口外的八路車站,剛好趕上一班16:30的車,還好它沒脫班,否則在裡邊想叫車都難。不過,有點遺憾的是沒找到位於函谷關內古代儲藏兵器的箭庫,它應該就在古城牆遺跡東城門右側城牆內,問工作人員,說鎖起來了。(此箭庫為戰國時守關官吏儲藏兵器的所在,內有銅質的箭頭,鐵質的箭杆,箭長約兩立方米,已經鏽在一起,不能分開)。

八路公車似乎有些繞路,走了快1個小時才回到火車站,在那兒一家川菜館解決了晚餐 (&錯過的午餐,35元)。紅燒鯉魚新鮮且蒸的恰到好處,事實上,在未來行程中,沒羊肉吃的時候,多半都吃魚,還很少失望喔。
 
   
       (靈寶火車站左前方的川菜館,紅燒鯉魚很棒,不過,忘了提醒師傅須比很清淡還清淡些)

回西安搭的是下圖綠皮的普通車,票價僅稍多於來時的一半 (17 元),而且,在 jungle rule 下居然讓我搶到一個位子!不過,車內沒冷氣,這也讓我見識更多車上百態。因為悶熱,近半的男生都光著上身,而我搭的車廂很特殊,相對於其他車廂的車窗是開下半扇 (如下),咱們的卻一體都是相反地開上半扇,這讓不能跟男生一樣脫光上衣,又希望能夠涼快的女生們紛紛選擇 “站” 在椅子上,以便能享受窗外吹進的涼風。這整體組合起來的畫面真是亂的壯觀。可惜,用手機偷拍的照片在隔天與手機一起被扒走了!

   
                                         (回西安的1097次普通車,終點站是四川成都)

原本預計20:00左右回到西安還能有個把小時找個鐘點房沖個澡,誰知已經有點delay的火車在離西安不到半小時處,居然莫名其妙的停了40分鐘!這下子澡洗不成,反而因為少了空氣對流,讓我再度出了一身汗!不過,還是很慶幸啦,因為自己只到西安,車上不少人的目的地是成都,這些人還得在這樣的環境待到明天下午!

抵達西安後,領了大包進入車站,往榆林的N375火車 (22:00) 已經開始剪票了。上了車,居然又不是空調車!昏倒!還好入夜後就涼爽多了。倒是隔幾舖位有位大聲公跟一位細語婆的對話吵得讓人火大!他們對話的Pattern大致如下:

細語婆: (輕聲細語地) …
大聲公: (很宏亮地)什麼?
細語婆: (稍微提高一些音量) …
大聲公: (這下終於聽清楚了,接下來就是一樣很宏亮的連珠砲式回應 …)。

      
                           (綠皮的非空調車,由西安至榆林共720KM,硬臥上舖票價117元)

-------------------------------------------------------------------------------------------------------
<<雞鳴狗盜>>
戰國時候,齊國的孟嘗君喜歡招納各種人做門客,號稱賓客三千。他對賓客是來者不拒,有才能的讓他們各盡其能,沒有才能的也提供食宿。

有一次,孟嘗君率領眾賓客出使秦國。秦昭王將他留下,想讓他當相國。孟嘗君不敢得罪秦昭王,只好留下來。不久,大臣們勸秦王說:“留下孟嘗君對秦國是不利的,他出身王族,在齊國有封地,有家人,怎麼會真心為秦國辦事呢?”秦昭王覺得有理,便改變了主意,把孟嘗君和他的手下人軟禁起來,只等找個藉口殺掉。

泰昭王有個最受寵愛的妃子,只要妃子說一,昭王絕不說二。孟嘗君派人去求她救助。妃子答應了,條件是拿齊國那一件天下無雙的狐白裘(用白色狐腋的皮毛做成的皮衣)做報酬。這可叫孟嘗君作難了,因為剛到秦國,他便把這件狐白裘獻給了秦昭王。就在這時候,有一個門說:“我能把狐白裘找來!”說完就走了。

原來這個門客最善於鑽狗洞偷東西。他先摸清情況,知道昭王特別喜愛那件狐裘,一時捨不得穿,放在宮中的精品貯藏室裏。他便借著月光,逃過巡邏人的眼睛,輕易地鑽進貯藏室把狐裘偷出來。妃子見到狐白裘高興極了,想方設法說服秦昭王放棄了殺孟嘗君的念頭,並準備過兩天為他餞行,送他回齊國。

孟嘗君可不敢再等過兩天,立即率領手下人連夜偷偷騎馬向東快奔。到了函谷關(在現在河南省靈寶縣,當時是秦國的東大門)正是半夜。按秦國法規,函谷關每天雞叫才開門,半夜時候,雞可怎麼能叫呢?大家正犯愁時,只聽見幾聲“喔,喔,喔”的雄雞啼鳴,接著,城關外的雄雞都打鳴了。原來,孟嘗君的另一個門客會學雞叫,而雞是只要聽到第一聲啼叫就立刻會跟著叫起來的。怎麼還沒睡蹭實雞就叫了呢?守關的士兵雖然覺得奇怪,但也只得起來打開關門,放他們出去。

天亮了,秦昭王得知孟嘗君一行已經逃走,立刻派出人馬追趕。追到函谷關,人家已經出關多時了。
孟嘗君靠著雞鳴狗盜之士逃回了齊國。

故事出自《史記•孟嘗君列傳》。成語“雞嗚狗盜”比喻卑下的技能或具有這種技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