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DU 07 - 變幻莫測的黃山-2 (Day 5) PDF 列印 E-mail
週六, 14 七月 2007 11:59

昨天詢問酒店服務員今天的天氣預報,說是陰雨,看到日出的機會很小。這給了我們很好的藉口晚起!

凌晨約4點左右,外邊就間歇地傳來人群的吆喝聲,顯然有不少人仍懷抱一賭黃山日出的期待。一段時間後,吵雜人聲逐漸散去,反而是窗外各式鳥兒叫聲繼續擾人清夢。被吵得受不了,起來錄了一段,其中有種鳥兒叫聲較為低沉且有一定pattern,而且聽起來還像是兩隻鳥之間的對話喔。

斷斷續續地睡著,7點出頭才起床,刷洗完畢,三人泡杯茶,邊看電視及聊天,邊吃著乾糧,隨後又補了包泡麵,一方面減輕背包重量,另一方面,下一餐熱食在哪兒,誰都說不準,能多吃些就撐著吧!

8:30 AM Check-Out,已經開始下著小雨珠了,穿上事先準備的7-11雨衣,開始今天的行程。重覆走著昨天的路,經過排雲樓賓館後轉南往光明頂方向,此時雨珠逐漸加大,先是褲腳濕透,接著兩隻鞋也淪陷!這簡直就是去年華山的翻版!當時心想自己是否就是傳說中的 “帶賽” ㄚ?

不久,在雨中追上昨天遇上的台灣團,由於我們三人很隨興地走走停停,也就一直跟他們互有超越,台灣團導遊小孟在知道我們預定今天下山後,很語重心長地告訴我們,若按我們這樣速度,下山時肯定天晚了!而且,依當時雨勢,基本上一整天也別期望看啥景色了,因此建議我們在光明頂直接向東往昨天上來的白鵝嶺纜車站下山。

三人商議一番,決定既然來了,不論如何也得按計畫走完全程,就當為下次再訪累積個經驗吧。接下來,就是趕,趕路!

         
                                                                (今日路線)

   
          (亭子裡暫時躲一會兒雨,這是在下半身還沒全濕之前,之後,就don't care any more!)
 
                             
                           (很敷衍地拍了飛來石,當時雨勢甚急。此時時間約09:15 AM)
 
   
        (光明頂更敷衍了!這是三個相機拍下來的唯一照片!雨勢持續甚急!此時時間約09:50 AM)

   
   (上鰲魚峰前,終於看到今天第一個值得拍攝的美景!雨勢依然持續甚急!此時時間約10:15 AM)

   
                      (鰲魚峰對面山頭百步雲梯上的人龍!雨勢稍緩。此時時間約10:26 AM)

     
      (下了鰲魚峰後往回拍攝,紅色箭頭所指看起來的確形似魚頭!不知鰲魚是啥魚?如果那時有
       鰲魚頭火鍋吃肯定很棒!雨勢更緩,時有時無。此時時間約10:43 AM)

                          
                (沿著山壁天然裂縫開鑿的百步雲梯。真上來後,也沒啥驚險的!雨勢又稍稍趨急。
                 此時時間約10:47 AM)

很慶幸我們做了繼續完成行程的決定,過了百步雲梯後,天氣一度放晴,也讓我們有幸目睹黃山有名的雲海。而這些雲海 “們” 就像參加選美一樣彼此競豔,當我們覺得這肯定絕對是今天最棒的一幕時,不久就會有個更棒的映入眼簾!今天的雲海主要可區分成三處,第一個是越過百步雲梯後的一處平坦區段,當時是一整天最感動的一刻,之所以感動,在於它的出現是完全不被預期的!不意過了蓮蕊峰後的雲海,更厚更紮實,只是沒有前者廣。本想就此call it a day進玉屏索道站下山,但為了看迎客松,就依指示越過玉屏峰,哇!在玉屏峰背後看到的景象堪稱 “queen of雲海”。可能太興奮了,相機不小心掉地上,還好沒跌入萬丈深淵。
 
   
    (越過百步雲梯後的一處平坦區段,雨停了,也讓我看到雲海美景!有位一起駐足的先生對他同伴
     說:能看到這樣的雲海,一整上午的雨淋都值得了。此時時間約10:50 AM)

          
                                       (一樣是越過百步雲梯後的平坦處所拍攝之雲海!)

   
                            (過了蓮蕊峰後,往南邊方向拍攝的雲海。此時時間約11:12 AM)
 
   
                                       (玉屏峰背後拍攝的雲海。此時時間約11:40 AM)
 
   
                                                  (一樣是玉屏峰背後拍攝的雲海!)

   
                                                (一樣也是玉屏峰背後拍攝的雲海!)

   
                                                 (一樣依舊也是玉屏峰背後拍攝的雲海!)

過了玉屏峰,再爬個階梯,就是玉屏樓賓館,觸目所及是一片滿佈題字的石頭,在那休整一番,咬些乾糧。在上階梯時問一群爬上山的年輕人花了多少時間?才2小時!於是我們據此判斷下山應該只需1小時 (一半時間)!所以決定不搭纜車。只是這決定不太正確,稍後我們花了2小時整才到山下,兩條腿也在未來幾天疼痛不已,特別是下樓梯或是走下坡路時!那些年輕人肯定體力驚人,要不就是晃點我們!

不過,雖然下山很累,但也多看了些景點。特別是親眼見到所謂 “不到天都峰,白跑一場空” 的天都峰,看它幾近垂直的梯道,不用爬就能感受其險囉!還好它因雨封山了!封山!就不用天人交戰囉!(早上出發時還說沒看到日出就來爬天都峰哩!)

對了,黃山旅遊有這麼個諺語:不到文珠院,不見黃山面;不到天都峰,白跑一場空;不到光明頂,不見黃山景;不到獅子峰,不見黃山蹤;不到始信峰,不見黃山松。文珠院即玉屏樓,還好咱們上來了,不過,未來可能需要再來補上天都峰與獅子峰,以及匆匆經過的光明頂。黃山確實值得再一次的造訪!
 
   
                                         (玉屏樓賓館邊的石頭。此時時間約11:50 AM)
 
                    
                       (這就是迎客松了!排隊等著拍照的人可多囉。此時時間約12:00 PM)

                    
                               (黃山最險的天都峰,看看框裡的梯道!聽說背面的更險)

12:00 PM左右開始下山,過程的後半段,只要一停下來,兩腿就一直抖,還好之前買了根簡易登山杖,多少有些幫助。大約下午2點抵達山下慈光閣,搭新國線到湯口 (14:30 PM),再轉搭客運車至屯溪 (16元),到酒店領出寄存行李。由於下半身濕透 (特別是鞋子),非常不舒服,決定打車直接到歙縣 (50元)。師傅沿路一直遊說我們到棠樾牌坊玩耍,我其實對棠樾牌坊挺有興趣的,曾在不同電視劇目賭它們的壯觀,咱們青草湖附近的李錫金孝子牌坊與之相較,簡直是迷你巫見大巫囉!只是,此時三人最大願望就是趕緊換下身上衣物,再好好沖個澡。師傅見此計無效,轉而建議咱們直接到深渡那邊住宿,否則明天由歙縣出發,恐怕會趕不上一早往千島湖的渡輪。一路如此,還真有些煩,就告訴師傅加個10塊錢,直接送我們到預訂的酒店。此招果然有效,不過,師傅之前的說法卻也有了後遺症!直至明天搭上渡輪前,內心一直蒙著一層擔心趕不上渡船的陰影!

今晚預訂的酒店為披雲山莊,這也是當初南京旅行社規劃的酒店,後來,不知何故,南京旅行社就不理我了 (或許覺得沒啥賺頭?)。自行上網查詢披雲山莊資訊,發現它還挺有名的,也有網友說它位置很好,走一小段路,過條橋就是歙縣市區。因此也就決定住這兒,剛在屯溪時打通電話預訂,開價180,還價140成交。可是剛過來時才發現它位置其實挺偏僻,那條過了就到市區的橋可長囉,之前還得走一段斜坡!而網路上的資訊多是關於它餐廳的,並非住房部分!然而,既來之,則安之,就忍受這房間發霉的三星酒店吧!(我估計那三顆星可能是中共建國初期評的啦!)

換下濕透衣褲,洗個熱水澡,三人出發至對面市區覓食。還好下了斜坡,就遇上一輛摩的 (摩托車改裝的三輪車),3塊錢送我們到對面大排檔夜市。由於擔心衛生問題,我們先找有店面且看來乾淨的,只是,週遭繞了一下,幾乎所有店人氣指標都趨近於零!很難想像這當年與晉商齊名的徽商所在之首府,如今居然會零落至此!不得已,只好回大排檔,選一家老闆娘打扮看起來乾淨清爽的 (我們的想法是,若老闆娘關心自己儀容,也不至於不注重衛生。後來證實,至少這次賭對了,我注意到老闆娘拿杯碗給我們前都會用滾水燙過)。

這餐對我們而言,像是贖罪一般 (贖過去2天以來對不起自己胃的罪),我們點了許多菜,包括徽菜中有名的臭桂魚及臭豆腐、還有一大鍋酸菜魚、小龍蝦、…。這餐花了我們近100分鐘!且平均花費僅黃山頂的三分之二!過癮!對了,大排檔本身不賣酒,若我們需要啤酒,老闆會大叫幾聲 (喊甚麼聽不清楚),不一會兒就會有個騎腳踏車的先生送瓶冰涼啤酒到咱們桌上!這是個挺有趣又有效率的系統。

用完餐也近9點,叫了摩的回酒店,並跟師傅約好明天一早來接咱們到汽車站。

      
                              (傍晚的古徽州看起來稀稀落落,除大排檔,各餐廳毫無人氣)
 
   
                                                        (披雲山莊與市區間所隔的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