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DU 07 - 六朝古都與秦淮風光 (Day 3) PDF 列印 E-mail
週一, 09 七月 2007 00:24

南京是咱們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先生的長眠之地,這對我們這一代而言 (嗯,或許,該說對我們這一代的一部分人而言),that still means something!因此,中山陵一開始就在我的 must-go 的規劃之中,其他包括總統府 (是的,就是原中華民國的總統府)、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太平天國歷史博物館、明孝陵 (朱元璋陵墓)、中華門 (中國現存最大的城堡式甕城,也被認為是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結構最複雜的古城堡)、同泰寺故址 (之前提過,南梁武帝出家之處) 、石頭城 (三國以來一直是個重要的軍事據點)、以及夫子廟附近的景點 (包括秦淮河、江南貢院、謝安故居所在的烏衣巷) 等,也在考慮之列。

不過,上述多數景點在原始規劃的兩天三夜南京行程基礎上,或許還有機會,只是,如今時間壓縮到僅剩一天二夜,勢必需要做些取捨!更何況還有個研討會行程!幸運的是,我們是一大早的第一個 session,免除時間被切割的窘況。最後,我們選擇了總統府、中華門、夫子廟附近的景點(&小吃)、及夜遊秦淮河。中山陵的行程通常與它臨近的景點綁在一起,且需要近一整天時間,加上昨天差點 “過勞” 的教訓,因此,只得忍痛暫時割愛 (but, I'll be back!)。

一早進入位於咱們住宿處金一村對面的狀元樓裡之 workshop 會場,完成應盡的義務後,與RH兄先行離開,CW兄則因是session chair,且下午還有一場,所以只能留下來繼續盡更多的義務。

狀元樓東側(面向狀元樓左側)是一條商業步行街,不過賣的主要是衣飾用品類,對我們沒太大吸引力。沿步行街往南約 300~400 公尺 (約略估計),就是東西向的(內)秦淮河 (之前有部跟多爾袞有關的電視劇的劇名,好像就跟秦淮河有關),往右(西)邊看,就是咱們稱孔廟的夫子廟,台灣孔廟可多囉,所以沒打算花錢進去,拍個幾張照片算是交差了。過夫子廟前的廣場後的左側有一條跨秦淮河的水泥石橋 (文德橋),在橋上往右(西)前方望,其中某處是李香君 (明末清初名妓 & 秦淮八豔之一) 的故居。這條橋還有個典故,就是所謂“君子不過文德橋,過橋便是偽君子”,意思大約就是提醒夫子廟這邊的讀書人別過河到對面的妓院玩耍吧,而此橋被稱“文德”,意思也就很明顯了。除此之外,文德橋還有李白醉酒投水撈月的故事,以及 “文德橋的欄杆—靠不住” 的說法 (指的是橋的欄杆常因人聚集太多,承受不住而斷裂)。

過了橋,就可看到所謂烏衣巷,那是東晉時期高官如王導及謝安之流的府邸所在。最早知道烏衣巷,是在黃易的邊荒傳說,稍後在 google 查詢時才留意到唐朝劉禹錫寫過這麼一首詩:

    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詩中隱含的是世事之滄桑,而其背景就是這兒 (烏衣巷)。

當時,在巷口跟 RH兄介紹了此典故,並嘗試著想背出上面這首詩,不意當我還在甚麼巷口與燕子間咿咿呀呀時,RH兄居然已經完整地唸出整首詩!原來RH兄從小唐詩就滾瓜爛熟!慚愧!另外,也發現自己的 learning sequence 似乎都與眾不同喔!

   
                                   (紅色箭頭為上午的路線,藍色箭頭則為中午的路線)
 
   
                                                                          (夫子廟)
 
   
    (背對夫子廟,正前方為畫舫碼頭,入夜後遊人如織、異常熱鬧。右前方則為文德橋,過橋就可
     見烏衣巷入口)

      
                                                (烏衣巷口,嗯,現代化的烏衣巷口)

   
                                              (文德橋上,面對烏衣巷往右望的景象)

   
                                                   (文德橋上,面對烏衣巷往左望的景象)

我們穿進烏衣巷,由另一頭出來後,有個市集小廣場,不少攤商正在搭攤架準備開張,詢問一位大姐怎麼到中華門,有了大致方向後,又陸續在途中問了幾個人,15分鐘後,終於找到中華門所在。門票20元,值得。

中華門原稱聚寶門,據說乃因其底下埋了一個聚寶盆,民國20年才改為目前名稱。前不久過世的孫元良將軍 (黃埔一期,秦漢父親),在當年南京守衛戰時帶領的88師的主要守備位置,就在中華門南邊不遠的雨花台 (報導說孫將軍遺言希望葬於雨花台,我猜或許主要原因在於他希望能在此陪伴他戰死的同袍吧!)

中華門東西寬118.5米,南北長128米,它位於整個明城牆 (見下圖) 的南邊,在現代化過程中,多數古城牆都已陸續拆除,中華門則是少數被保留下來的見證之一。如前所述,它是中國現存最大的城堡式甕城,也被認為是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結構最複雜的古城堡。所謂甕城,其實就是城內的城,例如下面有張城門的照片 (它是由內城往外拍),其中可看出共三道門 (拍照所在位置後還有一道門),每道門都有一般兩扇式的木門及所謂千斤閘 (現已移除),緊急時可以放下。四道門就形成三個甕城,甕城內則有許多藏兵洞 (每個洞約可藏兵100員) 及軍需儲存之處 (見照片),戰時可以放部分敵人進城後關閉城門,就可將敵軍切成三段,再由城牆上及躲在藏兵洞的兵士們配合,來個 “甕中捉鼈”!

看完中華門的巧妙與壯觀,再想像它六七百年前的古城之完整模樣 (還可以進一步延伸到現有的明長城喔) …不得不承認明朝人真的很會築城牆!也佩服明朝皇帝的決心 (儘管自己理解中,明朝皇帝多數昏庸),不過,城牆蓋得好,也意味戰略上的消極態度啦!此外,也苦了那些因造城被徵用的工匠與百姓們。

                     
                                                                 (這是網上找到的明古城示意圖)

   
                                (由內城往外拍攝,可見四道城門之三,另一在鏡頭之後)
 
                            
                                   (藏兵洞,據說可藏兵100員,類似的設施在中華門有27個之多)
 
                                             
                                                  (礌石,不用說,大家都知道這是幹啥用的)
 
                           
                            (For quality assurance!每塊石磚都須刻下造磚工匠及監造人等之姓名)
 
   
(左右各一的登城馬道斜坡,戰時可供運送軍需上城頭,將領也可策馬迅速登城,寬11.5米、長86.1米)
 
   
                               (城頭相當寬闊,估計作為美式足球場,或許還綽綽有餘ㄛ)
 
   
                                                (中華門外的護城河,也就是外秦淮河)

我們在中華門停留約40分鐘,打車回酒店,迅速沖個澡後 check out,行李一樣留在酒店櫃台,開始中午的覓食行動。南京有名的是所謂秦淮八絕,原是夫子廟附近幾家有名小吃名點的總稱,但據網友表示,原來那幾家老店早就關門或頂讓了,現在的秦淮八絕,則是後來腦筋動得快的商家,集合原來那些小吃後套裝地提供給食客 (根據網路說法,如今僅夫子廟中心地帶,不同花色品種的小吃,就有200多種之多!),上述作法,方便了食客,但恐怕也犧牲掉原有各家小吃的特色!因此,對於這頓午餐,也只能抱著 “心存僥倖” 的態度!(我知道這成語用得怪,但觀察當今 “社會現象”,越是大人物,越需如此ㄚ!)

後來我們選了家看起來頗順眼、位於轉角的餐廳,點了下面照片中的九碟十樣點心,外加一盤南京知名的鹹水鴨及臭豆腐沙鍋,後者(自己覺得)超級好吃,剛在整理照片時還差點像家裡狗狗一樣流了滿地口水!鹹水鴨則像陳年老鴨!(不過,晚餐點的鹹水鴨卻相反地既嫩又美味,顯然各家技術有差),至於點心,不予置評。

      
                                                            (秦淮小吃,九碟十道點)
 
   
                       (非常好吃的臭豆腐沙鍋。注意看喔,這兒豆腐外皮好像長了霉一樣)

餐後往東,先經過貢院,我們大約就在門口晃一下,由排樓 (下圖) 到貢院入口間步道有些與貢院有關人物的雕像,比較有趣的是知道了唐伯虎曾因涉及科場舞弊,後也因此斷了仕途。更有趣的是,當時腦袋浮現的正是無厘頭的周星馳,而且,我深信他一定做得出這檔子事。

   
                                                                  (江南貢院入口)

離開貢院後,在附近拍拍照,打車到總統府(40元),據網路查到的資料:總統府迄今已有600多年的歷史。明朝初年曾是歸德侯府和漢王府。清朝為江甯織造署、江南總督署、兩江總督署。清朝康熙、乾隆皇帝下江南時均以此為“行宮”。其實,當初決定要來,很單純地只因自己聽說這兒可以看得到咱中華民國的國旗,然後覺得在近年台灣政治變動下,這肯定是頂有趣的反差與對比 (怎麼說呢?有點像 “禮失求諸野” 的那種味道!),沒想到總統府居然是如此地歷史悠久!還有ㄛ,歷史課本裡熟悉的許多名字,如林則徐、曾國藩、李鴻章、沈葆楨、左宗棠、張之洞、黃興、張勳、馮國璋、孫傳芳、汪精衛等,都曾在此辦過公,至於孫中山與蔣介石就不用多說了。

其中比較驚訝的是汪精衛看起來一點都沒有漢奸的樣子 (電視劇看多了),事實上還蠻帥的ㄛ!記得國中時某位老師(國文老師?)曾介紹過他還是熱血少年時曾行刺滿清大員,失敗被逮,在獄中曾寫下 “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 這令人血脈噴張的詩,後來歷史課本也有描述關於他 “製造” 寧漢分裂的經過。只是,當時從沒想過這兩件事都是同一個人幹的 (我覺得一個很有可能的解釋是當時國中老師與課本用的名字不同,汪精衛 vs 汪兆銘之類的)。即使稍長後,還是很難將曾經的熱血少年與後來的漢奸聯想在一起。不過,最近在網上瀏覽汪精衛的一些資料及評論,發現雖然“汪精衛是漢奸”是國民黨與共產黨難得的共識之一,但其實也有不少人有不同的看法 (就是抱著比較理解及同情的態度)。如今,經歷的事又多了些,慢慢地似乎能夠體會 “漢奸” (或前一陣子流行的中國X之類的),很可能只是權力鬥爭中互貼的標籤 (只是失敗者可能就比較沒機會撕去身上的標籤)!幸好多元化的現在,即使有些人已經蓋棺,但這類標籤還有機會隨朝代或權力的更替而改變。舉個例子,多年以前,當我還在國外唸書時,有位軍校派出來唸博士的同學,由於他年紀長我們不少,又常喜歡灌輸我們忠黨愛國的思想,因此被咱們戲稱為 “老賊”,有次,他又因說了甚麼引起公憤的話,招致在場所有同學群起而攻之,他很不高興的說:要不是我們XX黨,你們現在都變成日本人!沒想到,當場有位同學舉了雙手說:我喜歡當日本人!記憶中,即使在場的人都一致地 (“老賊” 除外) 對XX黨沒啥好感,但對於這位同學的反應還是覺得頗為突兀 (民族主義教育成功!)。可是,如果將時空拉回現時的台灣,類似這樣的言論 (就是我喜歡當日本人),恐怕不奇怪也不突兀吧!所以,甚麼是 “漢奸”?甚麼是 “中國X”?

當然,歷史的發展沒有 take 2,我們也無從得知選擇汪精衛路線的結果!不過,很 “可怕” 的是,咱們台灣目前似乎也正面臨某種路線的抉擇,而 “可怕” 之處在於,置身其中遠比評斷歷史更難! 

   
                                       (Once upon a time,this was our presidential palace)
 
   
    (請看左下方,汪精衛!曾經是一位具備荊軻視死如歸刺客精神的熱血少年,同時也是咱們那個
     年代教科書裡的漢奸。就我記憶所及,這似乎是第一次知道他長的樣子,其實還蠻斯文的)

   
                (在所謂的 “匪區” 還能看到這麼大幅的國旗,當時是有一點點感動的啦!)

另外,總統府也是太平天國之天京舊址所在,因此府內也展示不少當年天王府的模型(下圖)及各式陳設,雖然只是模型,仍可依稀想像洪秀全打到南京以後怎麼樣的奢侈與腐敗。問題是,這些豪華的宮殿哪裡去了?旁邊一個旅行團的導遊給了答案,原來,是曾國藩放的火,原因呢?導遊說,因為曾國藩 & 曾國荃兄弟為掩飾在天京劫掠的事實,乾脆放把火燒了可能的證據!回來後,由 wiki 找到這段曾國藩攻陷天京後之上書,似乎提供上述說法的部分佐證 …

偽宮賊館,一炬成灰,並無所謂賦庫者,然克復老巢而全無貨物,實出微臣意計之外,亦為從來罕見之事」。

除此之外,wiki 還有這樣的一段敘述:

曾國藩入南京後,湘軍大肆焚掠,「……分段搜殺,三日之間斃賊共十余萬人,秦淮長河,屍首如麻,……三日夜火光不息。」南京文士李圭道:「至官軍一面,則潰敗後之虜掠,或戰勝後之焚殺,尤耳不忍聞,目不忍睹,其慘毒實較『賊』又有過之無不及,餘不欲言,餘亦不敢言也。」

這 “餘不欲言,餘亦不敢言” 背後隱含多少難以言喻的慘況?是的!Truth hurt! 很難想像,這位因 “屢敗履戰” 而成為不少國文老師拿來作為文字運用技巧之範例的學者,也是寫過無數家書,教誨子女為人處世之道的父親,怎麼會幹出這樣的事?誠如傑克尼克遜在 A few good men 裡對那幾位年輕律師說的: “You can't handle the truth!” 的確, 對我而言很難! 而且,看來,我也得修正之前關於 “放一把火的都是武夫的說法”!

   
                             (太平天國天王府模型,原天王府被曾國藩放的一把火燒了!)

嗯!似乎太沉重了 …,說說兩件在總統府聽到大陸旅行團導遊所提及之關於蔣介石的小故事,真假不知,姑妄聽之。其一提到蔣介石在開會時,對於不合己意的回答就會說 “強辨”,可是在其浙江奉化口音下,聽起來像 “槍斃”,常嚇壞許多與會者;其二是總統就職前,他告訴李宗仁就職日一起穿軍服照相,沒想到自己卻沒著軍裝,於是當照片出現於第二天報紙時,站在蔣介石旁邊的李宗仁看起來竟如同蔣先生的侍衛武官。據此大陸導遊就下一個結論:蔣介石心機很深,喜歡搞小動作。不過,這類說法或許是穿鑿附會,誠如前述,姑妄聽之。

   
     (總統府內的小園林,照片左上方是賣茶的小店。我們在裡邊連喝兩大杯加枸杞的冰涼綠豆湯)

離開總統府後,陪 RH兄到新街口附近看手機,不過似乎不比台灣便宜。隨後回狀元樓與CW兄會合,一同到夫子廟附近晚餐,比較特殊的是點一條長江鮰魚,肉質很細,不過是“爛爛”的沒有彈性的細,不怎麼好吃,還有爛泥巴味,但卻很貴 (大約佔了晚餐餐費的一半),不值得。

飯後回到日間來過的文德橋,相較於日間的稀落,此時可謂人潮洶湧,好不容易才擠到橋邊,搶佔有利位置,拍了幾張照片。然後到碼頭,咱們要來一段秦淮河夜遊!體會一下古時文人雅士乘著畫舫,吟詩聽曲的閒適!CW兄說如果岸邊有李香君-like的真人琵琶古箏show肯定更棒!(看來,CW兄是會毫不猶豫走過文德橋的那一類讀書人 : - ) )。遊河完畢,在夫子廟口吃了白天買的枇杷,有點酸。

   
                           (入夜後的秦淮河,文德橋上,面對烏衣巷往右望的景象)

   
                           (入夜後的秦淮河,文德橋上,面對烏衣巷往左望的景象)

八點左右回到酒店。由於下午在總統府又是一身汗,晚上火車上也沒得盥洗,就詢問是否有鐘點房 (就是咱們這兒的休息啦),可以讓我們刷洗一下,居然有耶,於是三個大男人開一個房間,輪流洗個舒服的澡,順便讓相機電池充些電,免得明天面對黃山美景時相機卻無用武之地!

Check out 時櫃台沒等查房完畢就先讓我們走了,原來怕我們來不及趕上火車,這還是第一次碰上這麼 thoughtful 的服務員,跟他們道了謝,攔部計程車直驅火車站,等了一會兒車,終於搭上這班讓我費盡心思的2521列車!迅速就我的上鋪位置,希望今晚能夠一夜好眠,明天醒來,直上黃山!

   
                                      (2521臥車走廊,整個軟臥車廂好像沒多少人)
 
   
                         (休息,為了明天爬得更高!馬賽克?則是避免可能的走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