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DU 07 - 追趕計畫的一天 (Day 1) PDF 列印 E-mail
週五, 08 六月 2007 08:41

自助旅行者普遍都會同意: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這也是咱們今天一整日行程的寫照。

自去年中國西北之旅後,嘗到了搭夜臥火車在節省時間及住宿費用的甜頭,此次由南京往黃山這段也預定安排搭夜車,晚上 22:40 出發,凌晨 05:00 左右抵達黃山市 (屯溪),既可在研討會之餘有更多時間體會南京夜生活,又可在早上第一時間上黃山,一舉兩得。然而,車票預訂依然是個大問題!南京火車站相對算是蠻進步的一個站,它提供網路訂票,只是網路預約成功後需於 24 小時內取票,意思就是我只能在抵達南京的前一天訂到票才有意義,風險還是頗高!即使如此,我還是早早就試著訂票,回應都是:無票。也試了其他自己想得到的管道,包括聯繫當地旅行社及打電話給研討會場地所在酒店的商務及票務部,結果都一樣。最後,與 CW 與 RH 兄達成共識,必要時取消南京的行程,研討會一結束就搭早些的車次 (即使無座亦在所不惜),然後在黃山市 (屯溪) 住個一宿。

然而,火車票的問題在出發前一天有了戲劇性的轉機,在沒有任何期待下,居然螢幕 show 出了不一樣的答案:有票!看看訂票時間:17:32,如果班機準時到 (15:00),2個半鐘頭的時間趕到火車站取票應該還挺寬鬆的,不過,做啥事情都粗心的我,在一個小時後,抱著多一份保險的心態又成功地預訂了三個軟臥票,3個半鐘頭的緩衝時間,這下該萬無一失了吧!
    
      
                                           (試了好幾天,單5/19就 try 了4次,這個“有票”來得真是及時)

5/20,早上 06:20,坐上 RH 兄的車,約 07:15 抵達桃園機場,在二航廈停車場擺好車,走了很長一段上上下下的迂迴通道,搭上二航廈往一航廈的無人駕駛電車,又走了很長一段下下上上的迂迴通道,一路忐忑,深怕延誤了 check-in。終於找到澳門航空的櫃台。

"瞎米?09:15AM班機delay?delay 多久?12:30 PM!不是吧?我們澳門往南京的班機 12:25 PM 起飛耶!別擔心,12:30 PM 起飛的 NX 519 與澳門往南京的 NX 128 是同一架飛機啦。那,甚麼時間到得了南京?5 點20!"

以上是我和親切美麗的櫃台地勤人員的對話,這過程中,我其實既生氣又委屈!就差沒當場吼叫出來!她似乎理解卻又讓人感受不到同理心的道歉完全無助於舒解我的情緒!我猜她不會瞭解這對她而言或許司空見慣的 delay 如何殘酷地破壞了眼前這傢伙計畫中原本該是愉快充實的一天!還施捨似地給了張 XX 樓的 NT 150 早餐卷,在麥當勞這可以是頓奢侈的早餐,XX 樓這兒呢?就只夠一份鹹得不得了的雲吞湯!作為這餐的代價,我還將付出揚州 "福滿樓" 的淮揚晚餐!外加那原本篤定如今卻岌岌可危的三張火車票!怎麼算都不值ㄚ!我終於理解為啥會有人幹出霸機這種不理性的事。不過,我知道,she just works here.

             
            (09:15AM delay 至12:30 PM!但很遺憾,這並非絕後!回程 delay 更多!能夠一次就讓我完全失
             去信心,澳門航空!您真行)

畢竟,我還是溫馴理性的,有兩個多鐘頭那麼久,我就坐在空盪盪的停機坪及這個 LED 告示前。幸運的是,12:30 這個數字並沒有繼續往上增加!

不過,我也有必要提一下澳門航空的 "陽光面",首先,它的機上餐沒網路傳說中那麼的差,其次,它的咖啡是現煮的ㄛ (坐過多次大陸國內線,提供的都是三合一沖泡式的,還沒碰過例外)!還有,往南京途中提供的這個餅 (是澳門名產呢) 也很好吃。不過,這是個詭計 (也的確讓它得逞!),回程時我就拿著撕下來的包裝,在機場商店敗了3大盒,RH 兄也是。

        
                                                                              (好吃的杏仁餅)

班機約 17:15 touch down,由於沒有托運行李,與 RH 兄拎個大背包,迅速出關,問了排班計程車,到市內得 150 RMB,有點獅子大開口,於是轉而上了 17:30 的機場大巴 (25 RMB / person)。在三山街 (第二下客站) 下車,迅速跑向斜對面高架的捷運站,約 18:45 抵達火車站,衝向售票廳。廳內人山人海,找到一個沒有人龍的特別窗口,跟窗口後的大姐說明來意,得到的答案是:(1) 這不是售票窗口、(2) 網路訂票取票處在另一辦公大樓 (不在火車站取票?不可思議)、(3) 該辦公大樓現也已打烊,明天請早。"問題是,明天票早被取消了!怎麼辦?" 我跟這位大姐說,"而且,今天班機延誤,剛剛一路趕過來 …",嗯,希望搏取些同情 …!然後,我就聽到如同天籟般的回答:"我幫你想想辦法"。幾分鐘後,她遞給我三張票 (下舖134、上舖129 x 2)。哇!這是我今天遇上的第一位貴人!時至此刻,我仍心懷感激!大姐,謝謝您囉!仔細地收好三張珍貴的車票,走出大廳,心情就如同車站對面寬闊的玄武湖一般。

          
        (南京車站前廣場面對的就是有名的玄武湖,湖的對岸有座雞鳴寺,它的前身就是同泰寺,也就
         是南梁武帝多次捨身出家之處,最終呢?卻得勞民傷財地要大臣人民花大把銀兩贖他回來,佛
         祖若有知,恐怕也難容吧!)

隨即打車到南京(長途車)東站。不意,售票窗口告知末班車已經開走,正自發愁時,兩位揚州美女也跟我們遇到同樣的情況,經驗告訴我,一定得抓住他們 (別誤會ㄛ),於是,四個人組成一個強有力的討價還價陣線,很快地搭上一部野雞計程車 (40 RMB / person)。車子不久即上高速公路,一路狂飆!約 1 個鐘頭多些抵達揚州西站,兩位揚州美女很熱心地帶我們搭公交車,介紹揚州好吃好玩的及揚州的典故,例如由酒店搭幾路車、幾個站後下車可以到美食街、哪些菜一定得嘗一下、以及揚州與鎮江間跨長江的大橋為何稱潤揚大橋之類的 (原本應該是 "鎮" 揚,不過,揚州人不愛,因此改採鎮江古名:"潤"州)。他們還強烈推薦傍晚的 "東關古渡",可惜咱們明天中午就過江到鎮江玩耍去了。

跟今天的第二位貴人道別,在預訂的酒店 (錦江之星揚州四望亭店) 門口下車,check in、卸下行李,已近 21:00,開始出門覓食,原本規劃的百年老店福滿樓應該已經關門了,很遺憾無緣一嘗有名的獅子頭!在多數店家已打烊的美食街來回走一趟後,我們選了一家外觀似乎頗有特色、又兼具人氣指標的 "大胡子湯館",點了骨頭湯一鍋、揚州炒飯 (=揚州的蛋炒飯)、水晶肴蹄 (這是鎮江名菜,應該明天才點的,但誰知道明天的變化,把握當下吧)、煮干絲 (豆干切絲,可能是燙過後再淋醬汁)、及小龍蝦 (洪澤湖名產,類似紐奧良的 crawfish)。骨頭湯味道不錯,但稍鹹 (稍後我們才發現其他食客都是將骨頭湯當火鍋般涮菜吃的),水晶肴蹄與揚州炒飯都不怎麼樣、小龍蝦不錯、最棒的是煮干絲,我喜歡。這餐只花了咱們 50 RMB,我估計是算錯帳了,不過,因為櫃台小姐不太有禮貌,所以也懶得提醒他。對了,由牆上掛的說明,我們才知道大胡子湯館竟然是個全國性連鎖店,而這兒還是總店呢!

       

離大胡子不遠處,在一片現代建築物的街道正中間,矗立一座三層的小塔,來往車子都得繞行而過,這就是所謂的四望亭了!它的始建年代,有說南宋、亦有說明嘉靖。至於為何稱 "四望" 亭,倒是沒啥爭議:

「清咸豐三年(1853年)二月,太平軍攻佔揚州,將領林鳳翔、李開芳率軍北伐,曾立昌留守揚州,曾 "架木四望亭,伺城外",故稱四望亭。所謂 "架木" 就是在亭之頂層再搭木架,作瞭望哨觀察清軍動靜。遇有敵情則在亭上吹角為號,與敵作戰則在亭上擊鼓助威。民間流傳一首歌謠:"四望亭,三層閣,讓在亭上探馬腳,馬腳到,吹角號,打得清軍往回跑。揚州城有紅頭軍,嚇得清兵不敢到。"」

                              

酒足飯飽,攔一輛三輪車 (5 元) 回酒店。揚州三輪車乃電力輔助的半人力車,跑起來還頗快,坐起來也不會太有罪惡感,而且三輪車不僅載人,還有人連摩托車也擺上三輪車ㄛ。(紹興的三輪車就純粹是人力車,有些年紀的車夫在大熱天吃力地蹬著車,讓後座的我真是坐立難安)

晚上入住的 "錦江之星" 是大陸連鎖的經濟型酒店,沒有冰箱、房間及盥洗室陳設也都非常簡單,不過,整體佈置及燈光都當讓人覺得很舒服,床也乾淨,一宿約150RMB,相較於過往接近300RMB的 3 星或 4 星酒店,可說物超所值。更重要的是,晚上都不會有騷擾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