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ter07- 戲雪玉水寨、古鎮束河與再訪麗江古鎮 (1/28) PDF 列印 E-mail
週六, 24 三月 2007 18:19

昨晚領隊說今天早些上玉龍雪山看日出,大夥一陣歡呼應和。不意一早起來,外邊卻是陰陰沉沉的,搭上車走一段路後,居然下起細雨來,然後小雨漸漸就變成小雪花,當時心想即使看不到日出,有雪玩也挺不錯啦。不一會兒,竟然有遊覽車反方向地往麗江這邊開,咦!這麼一大早地 … 隱約有股不祥預感!不久,在一個像是入口處,果然停了許多車,有些則正調頭中。稍後,終於由導遊那兒證實了封山的訊息,嗚!好遺憾,真的很想上雪山。

Well, 遺憾之餘,想想安全還是最重要的啦,我可不想成為台灣的頭條新聞人物。接下來就是領隊、導遊與師傅的三巨頭會議,決定後續行程如何安排。領隊與導遊建議先到遠些的點,再回附近的玉水寨,若下午解除封山,就可以就近上山;師傅則主張先到玉水寨,下午即使需遠從麗江市區回來也無所謂。最後三巨頭決定先到玉水寨!這是個很棒的決定,讓咱們有機會親身經歷一場在台灣相對難得一見的大雪 (嗯,其實沒很大啦,算它中雪吧!),師傅萬歲!

根據行程表的說明,玉水寨是納西族的文化發源地,納西族人祭神的聖地及東巴文化活動的重要場所,而且它就位於玉龍雪山的南麓,所以也算到了玉龍雪山了啦。除此之外,有位團友還告訴我電影版的 “失去的地平線” 就是在這拍的。

當我們進入玉水寨時,正是雪下得最大的時候,放眼望去,一片皚皚白雪,煞是好看。同時進玉水寨的另一旅行團則一式紅色外套,在雪景中特別顯眼,不過,這票人也超級剽悍,有對團友在“麗江源”碑石前等著拍照,然後不斷地被插隊,最後氣得不拍了!
   
                                            (紅衣人群在一片皚皚白雪片中特別醒目)

踩在這一片鬆軟的雪地上,還蠻難抑制打雪仗的欲望,先是小鬼們自相殘殺,沒多久自己也跟幾位團友開起戰來。有位大姐,個頭不大,卻三兩下就將咱這號稱勇猛頑強的步兵排長打得棄甲曳兵地舉雙手投降。更有趣的是有位大哥,紮了馬步,一蹲下來,褲底就給它裂了開來,後續的行程就見他穿了另位團友的及膝雪衣,藉以“遮羞”!不過這都不重要,可貴的是,不論年齡,這一刻大家都找回了久遠年代的童趣。
      
                                 (體委會應該將咱這位大姐團友列入奧運雪仗奪金計畫培訓隊)

隨後還參觀了一處東巴學堂,教室前立個“安靜”的牌子,但只見裡邊四五位中學年紀的學生卻對著我們耍寶,看來這些樣板學生並不是很敬業。另外也有陳列東巴文物器具之展廳、住家陳設及釀酒展示/試喝,有些屋裡還有看起來很有古味的老先生。最後就是到一處展演廳,欣賞納西古樂演奏,“這是與唐朝霓裳羽衣同享美名的樂譜”,上面這段拷貝自行程說明。看到這跟“霓裳羽衣”同享美名的描述,的確很難不令人心嚮往之,自己早早進場,搶佔了第一排正中間的位子,沒想到開演後,一個個拍照的遊客就正正立在自己前頭,提醒了一個,道了歉走開,下一位立刻補上,實在很讓人氣結。至於“霓裳羽衣”級的音樂聽來如何?體驗一下吧 (只不過現場非常吵鬧)。

玉水寨的下一站是束河古鎮,它其實跟麗江古城有些類似,就是:小橋、流水 & 商家,只是遊客少了許多。事實上,曾看過網路上有這麼一種說法:“現在的束河古鎮,相當於被列世界遺產前的麗江古城”。所以,想看看沒那麼商業化的麗江,到這兒就對了。
   
                            (如果不特別註明,其實還不容易分辨這是麗江或是束河的街道)

                   
          (學學東巴文,不過,我更喜歡那種 “意境” 或者說是自己汲汲營營的終極理想吧)

下圖在四方街拍到兩位年長的納西婦人,特別提他們是因為自己在四方街站了約10幾分鐘,就見到他們兩次分別從不同的街道口走出來,我猜或許兩位老人家走走路健身,或許也有可能是被請來打工當樣板,雖然自己也覺得後者這想法實在有些過份!不過,誰知道!這是自己到過不少大陸景區的體會,就是需在“不疑處有疑”!: ) 還有,右邊那位媽媽瞧見我拍照時,竟然拿起傘來作勢要打我,當時被他嚇了一跳,由於從他臉上看不出甚麼表情,因此始終猜不透究竟是我觸犯了啥禁忌,或他只是開開我玩笑!?
                     

下面兩張照片則分別是在束河(今天)與麗江(昨晚)拍攝的摩梭族女孩手工紡織的畫面 (其實我不是非常確定前者也是摩梭族,只不過根據網路上描述,摩梭女孩會在頭上盤繞粗長假辮,以及那很醒目的花飾等來判斷)。
   
   

說到摩梭族,(特別是男生)難免會想到他們特殊的走婚習俗,來了這裡,由不同的資訊來源,也才知道摩梭人的感情其實是還蠻穩定的,有所謂 “三年眉目傳情、三年交換信物、三年談情說愛”一說,並不像很多人認知中的隨便。只不過,據說摩梭戀人在有小孩前走婚是有些偷偷摸摸的半公開型式,而天亮前男子必須離開女方家,因此,女生會常幽怨地唱起這麼樣的一首歌,也就不會很意外:

“阿哥喲,阿哥喲/月亮才到西山頭/你何須慌慌地走/火塘是這樣的溫暖/我是這樣的溫柔/人世茫茫難相愛/相愛就該到永久/啊/哥/你離開阿妹走他鄉/只有憂愁”。

另外,在摩梭的母系社會裡,小孩的養育責任是歸小孩的舅舅的!呼!好險!自己有好多位姐姐!很慶幸自己不是摩梭人!
 
最後,在束河古城看到下圖這頗有環保及衛生概念的“多用途泉水”之設計,猜想源頭水供飲用、第二眼或許洗菜、最後則洗尿布!好主意!
                          

中餐就在古鎮邊的一家餐廳解決,是所謂的紅鱒魚宴(火鍋),還有生魚片ㄛ!但鍋裡菜色及份量都有許多“改進的空間”,是我這幾天中唯一只是勉強吃飽的一餐 (其他餐都是吃得很飽!)

用完餐,搭車回麗江,又被帶進一家玉石店,這家店的賣點是聲稱為木家公主的老闆 (OOPS, 精確點說是有些年長的公主,見下圖。木家則是以前麗江這兒的土皇帝家族),他也是超會說話,原本在其他店員介紹時零零散散的團友,在他親自出馬後,多半都聚攏過來。
                                        

下一個點是萬古樓,一棟在小山(獅子山)上的五層木造樓房,在上面可以遠眺玉龍雪山及新舊麗江城。其實,不用上萬古樓,在山上就可以看到古城的全貌 (下圖),往右邊些 (東南方向) 則是號稱縮小版北京故宮的的木府,可惜我們並沒有機會進去參觀一下。不過,木府及古城都已非原汁原味,兩者均為1996年地震後重建的。
   
                                                          (萬古樓下俯瞰麗江古城)
 
   
                                                                          (木府)

下萬古樓後,就延著小路下山,再度拜訪古城。沿路有不少小吃,鹹的甜的都有,幾乎每樣我都嘗了些。不過,由於自己到古城外採購換洗衣服,離開前只拍了幾張古城大白天的照片。後來由團友的相簿中才知道自己好像還錯過了不少小吃!其中,居然還有賣“正宗納西土狗肉”!不免想起咱們家聰明小綠與害羞小黑這兩條“正宗的台灣土狗”四仰八x地躺在烤肉架的影像!太恐怖了!

   
                                                       (玩紙牌消遣的納西老人)
 
   
                                                                     (白天的古城街道)

   
                                                                    (東巴宮與東巴老人)

晚餐前節目為麗水金沙秀,這是因早上沒能上玉龍雪山而省下一筆門票與索道費後所增加的項目。這個show相當熱鬧,服裝也華麗漂亮,不過感覺遠不如之前昆明的雲南映像歌舞秀,過程中我還曾一度“失神”。
   

晚餐是號稱王府宴風味的桌餐,名號聽起來很響亮,嘗起來普通!用餐過程,還有服務員在台上拍賣字畫ㄛ,只是自始至終,似乎都沒人搭理,他們也竟然可以一路地表演到底,讓我感覺這幾位女服務員可能志不在賣畫,練台風的成份或許多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