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ter07 - 高原反應陰影下的香格里拉- 2 (1/26) PDF 列印 E-mail
週五, 09 三月 2007 23:31

下午的行程,幾乎是在頭痛欲裂的情境下度過,高原反應是主因,另一方面,進普達錯國家公園必須換乘園內環保車,所謂環保車,其實也排廢氣 (我特地到車尾check過),車身又稍小於原本咱們搭的車,裝了咱整團人後,有些擁擠,車內空氣也不怎麼好,再搭配高低彎曲的園內路況,都讓情況更加糟糕。

大約 1:30PM 抵達國家公園入口,下圖箭頭所示,大致就是我們的路線,如果頭疼的腦袋沒記錯的話,我們共停留三個點,屬都湖、碧塔海、以及介於兩者中間的一個觀景點。由地圖看起來,海似乎沒湖大,這也是這次旅遊中見識的挺有趣現象:池 (滇池) 比湖大、湖又比海大!

  

屬都湖面已經結冰,厚度不一(或是其他因素)的冰層,讓湖的顏色看起來有些雜,感覺似乎不怎麼乾淨,不過,這應該是視覺上的假相,否則,這世界上也沒啥潔土了。另外,懸垂於湖邊樹上,據說只有在空氣品質特別好的地方才能生長的松蘿,則提供另一項證據。松蘿,這個蠻好聽的名詞,是同團一位在國內赫赫有名的登山及野外活動前輩黃德雄老師介紹的,呈樹狀,常大片懸垂高山針葉枝幹間,少數生於石上。而此次有幸結識黃老師及團裡許多各領域的專家,也讓我深深覺得自己應該走出美食、黃易及金庸的世界,旅行的經驗肯定更加豐富。
   
                                                     (結冰的湖面, 乍看似乎有些不那麼乾淨)

   
                                             (纏繞樹上的松蘿, 會讓人誤以為樹長了鬍子)

看看下面這張屬都湖照片,比起加拿大冰河公園附近那幾個高山湖,可一點都不遜色,相信到了春夏之間會更漂亮。
   
                                                       
相較於屬都湖就在木頭棧道邊,碧塔海則離停車處有好長一段路程。有些團友選擇留車上休息,我呢,強忍頭疼,怎樣都得親自走它一趟,不過,自己意志力還是有限,下邊圖片的拍照點,就是我距碧塔海最近之處。圖片中一對也是咱們團友,交際舞跳得挺好,體力也很棒,兩人一馬當先,令人佩服。另外,由照片看起來,似乎我已經離碧塔海岸邊很近,不過,那是用放大鏡頭營造出來的錯覺啦!
   
                                                             
關於碧塔海,有所謂“杜鵑醉魚”及“老熊撈魚”的傳說,公園裡導遊及在之前聯合報旅遊版都有提及。在每年的五或六月,此處特殊的杜鵑花盛開,湖魚食用了落入碧塔海中有微毒花瓣後,醉臥水面,就是所謂“杜鵑醉魚”。而跟我一樣喜歡吃魚的熊熊在湖中撈魚而食的畫面,則是另一所謂“老熊撈魚”。這樣的場景,此時當然無緣得見。

離開碧塔海後,還去了一處藏式的類似民俗村之類的,不過,那時是我高原反應的最高點,迷迷糊糊,不太搞得清楚,倒是在那兒親眼見到一條好兇惡的藏獒犬 (我猜是吧,牠的吼叫聲的確如同傳說中的“蒼老又滄桑”)。裡邊還有許多牛、豬及馬之類的動物。

晚餐是期待的“藏族風味”餐,下圖這個火鍋上桌時,有點給它興奮一下下,不過,鍋裡的肉嘗起來都有一點像處理的不太好 (過期?) 的臘肉或香腸那種餘味。貼心的導遊特地帶了一瓶聲稱治高原反應的特效良方--青稞酒,有點懷疑的我選擇相信她的專業,不過,頭痛並未稍緩,酒店的醫生也說這肯定是錯誤的觀念。此行結束前也拜託領隊有機會提醒導遊,得考量咱台灣人的體質可能跟當地人還是有些差異。
   

晚餐後回房休息一會兒,部分團友再度集合參加藏族家訪活動,這是為了吃烤全羊所衍生的額外自費行程,只是原先有超過30位團友報名,實際上才20個左右上車,原來都被高山症所苦,選擇留酒店休息。對烤羊熱情跟我不相上下的大哥也不支了!

家訪的活動由喝入門歡迎酒開始,進屋上樓後,大家環繞在有根柱子的大廳就坐,各人座位前擺著青稞酒、酥油茶、炒過的青稞(粉)、乾乳酪片及有點像麻花的甜點。然後就邊咬著這些點心邊欣賞藏族朋友唱歌跳舞,不過,高原地區的朋友嗓門本來就大,還配上音效不怎麼好的擴音系統,卻讓人感覺挺吵。高潮出現於兩頭烤羊出場之際,閃光燈此起彼落,好不興奮!不過,過高的期待換來更深的失望,烤羊是去皮的,這不僅去掉了整隻羊的精華,也讓烤出來的肉質變得有些硬。而活動雖然名為家訪,實質仍是商業活動,全場讓我有家的感覺的只有這位在場邊守著火爐的媽媽,不管場子裡多麼喧囂,多半時候她就如同照片中,在有些昏暗的燈光下裡專心地繼續她的針織,偶爾,當發現我在拍照時,還會抬起頭來跟我微微一笑。此外,這場活動倒也遂了我喝酥油茶及嘗糌耙 (青稞粉+酥油茶+砂糖) 的宿願,也算值得。
   

離開藏民家,回酒店後,跟著鄭老大到酒店的診所,吸了20分鐘氧氣,頭痛稍稍舒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