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NC06-氣勢滂礡的壺口瀑布 (9/28) PDF 列印 E-mail
週日, 22 十月 2006 07:33

由於擔心沒車位,早上 7:00 AM 不到就到了延安城南汽車站,就是昨晚下車處,其實真正汽車站整
修中,候車位置是在稍南的大馬路邊,幾台並排的大小車輛佔了近半路面,往壺口瀑布的車已經在
那兒了,買張單程票,耐心地等待發車。一會兒,熟悉的喇叭聲開始此起彼落,往外看,原來是與
大馬路垂直的一條橋上,兩位雙向會車的師傅佔著橋聊起天來,對於堵在後面猛按喇叭的許多車子
完全無動於衷!此時腦袋浮現的是昨天同車的那位“皮”老兄,顯然這裡人“率性”得很。

車子也是中型的巴士,大概只坐半滿 (約20人),其中真正到壺口瀑布的遊客僅6個,其他旅客都是
上上下下的在地人,可能因為這整段路蠻偏僻的緣故,全程好像沒見任何站牌,想下車的旅客隨時
一喊就停,而如果路上有任何張望的人,司機都會放慢車速,確認是否要搭車,還蠻有人情味的。


                                                   西安, 延安與壺口瀑布之相對位置

在路上最高點,師傅停下車,車掌小姐說這兒可以遠眺黃土高原,讓我們下來看看。一下車,就有
好多婆婆級的婦人拿著一籃籃的蘋果與棗子叫賣,這邊棗子昨晚吃過,賣相不好外,咬起來既不甜
又像脫過水一般“鬆鬆”(得用閩南語發音) 的,遠遠不及家鄉的棗子。蘋果倒沒嘗過,可是一籃怕
有 10 幾顆,雖僅5塊錢,但吃不完也帶不走,只各跟兩位大娘分別買一顆頗大的富士與綠色蘋果,
不過,兩者都有些酸,不如山東煙台的小蘋果。可惜沒賣李子,昨晚吃的水果中最滿意的就是李子,
整顆嘗起來都很甜。

車行約3個半小時,11點左右到壺口瀑布,車掌小姐告訴我們上車時間是1:30PM,行李可以擺車裡,
然後就放牛吃草。有一點需特別提一下,這裡的洗手間還算現代化 (至少男生這邊的是如此)。

壺口瀑布又可分為三瀑,因此就沿河岸由較下游的三瀑起往上參觀,越往上越是壯觀。
 
   
                                    往下游方向拍攝,右方是二瀑、前方稍遠處則為三瀑
 
   
     往上游方向拍攝,左方是二瀑、前方稍遠處則為主瀑。百米寬的河面,就在主瀑前突然收成
     一團,水宣洩而下,直濺得下面的河“黃”花片片。

之前車掌小姐說最近只下了幾天小雨,因此今天的水量不大也不小,是最適合看瀑布的日子,本來
覺得不以為然,瀑布當然越大越好。不過,真站在最靠近主瀑布處時,才體會或許車掌小姐說得有
道理,看看下面圖片的水霧,站在那之前10秒,頭髮與外套都濕了,若站個整一分鐘,則肯定濕透
(雖說噴得一身濕本就是看瀑布最過癮的享受,不過,由於黃河含沙量大,頭髮及衣服上的水最終都
變成細沙粒,不是很舒服)。對了,不知道當年柯受良駕車飛越壺口的確切位置?有空再找紀錄片來
瞧瞧。

   
                         這水霧時大時小,真噴得高時更壯觀,只是怕相機濕透,沒能拍下

還有,以前一直以為看壺口瀑布得到山西,這次才知道陜西這邊一樣有得看,原來,這一段黃河是
兩省的交界。而兩岸的差別,據說是陝西這邊看全景好 (沒過山西那邊比較,不敢確定那邊好看)。
不過,肯定的是,山西那邊的峽谷中間有一段是凹進去的,可以下去體會瀑布由上而下的感覺,希
望下次可以過去體驗一下。

   
 
我就在瀑布間興奮地上上下下耍了近一個小時,累了就往瀑布上游找個乾淨石頭靠著,閉上眼睛,
享受一下“風雨”中的寧靜。不過,一旦心思沉殿,腎上腺素也停止分泌,沒吃早餐的效應立刻顯
現,趕緊回停車場,找家店用餐,點了條好大的黃河大鯉魚、一道看起來很有特色的“土雞蛋炒野
木耳”及一碗羊肉拉麵。後者麵跟肉都難吃,羊肉還是桌下一條長毛狗幫忙吃完!土雞蛋炒野木耳
則是奇鹹無比,感覺鹽巴都沒散。紅燒黃河大鯉魚則讓我等了足足 20 分鐘,也還好慢些出來,來得
及交待老闆做清淡些,出乎我意料,其他菜做的奇差的廚師,居然將鯉魚蒸煮得恰到好處,30塊錢
的這道魚,C/P值遠遠高於青海湖的湟魚。

   
                                                                            懷念的美味
 
大約 17:00 PM 回到延安,由下車處過一條橋到對面搭公車到棗園 (棗園就是當年中共在延安時期的中
央書記處所在地,真正的老共革命舊址)。我其實對於在哪搭公車,哪線公車可以到棗園其實毫無概
念,只是見到許多公車都往對岸開,而神奇的是,這整條路都沒站牌,只是這並沒困擾我很久,因為
我發現人多的地方車子就會停!然後多問幾個人後,就順利地搭上一輛小公車,車行近 30 分鐘才到
棗園,天已幾乎全黑,啥也看不到,也就只在棗園門口晃晃,再搭上仍停在那候客的原車回市區 (市
區附近倒是有公車站牌)。回到市區,其實也不知道要幹嘛,中午吃的整條魚似乎還完整地在胃裡,
沒了吃的念頭,逛起街還挺無趣的,而且蠻多店20:00 PM 就打烊,越晚的街上越讓人心慌。最後還是
回昨晚住宿飯店旁的美食城,勉強點了據說是此地名小吃的“洋芋擦擦”(把洋芋絲和著麵粉炒) 嘗嘗,
肚子餓時應該會覺得挺好吃。好不容易熬到 21:00 PM,到嘉岭賓館搭公車至延安北火車站。

可能適逢 10/1 長假前夕人多,加上延安北車站相對落後,在候車這段時間相當難熬,而今晚搭的 4761
列車相當於普通車,或許是心理作用,相較於之前的軟舖經驗,感覺週遭的乘客給人的壓迫感很大,
因此一上車,找到舖位,就趕緊抱著背包睡覺,洗手刷牙也免了!

最後,延安是這幾天以來拜訪都市中唯一沒有任何離情的城市,我對延安的印象相當不好,這不僅僅
只是因為來時的不愉快經過,事實上,延安除基礎建設不好、環境髒亂、空氣污染外,遇到的人們
(包括開車師傅、車掌、火車站及餐廳服務人員等) 的服務態度也相對較差,總結來說,軟硬體都有非
常大的進步空間。而作為一個所謂革命聖地,我覺得老共對不起延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