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NC06之塔爾寺及其他一日遊 (9/25) PDF 列印 E-mail
週六, 14 十月 2006 18:12

昨天跟旅友約的時間是9:00AM,因此昨晚算是這幾天以來睡得最舒服的一晚,也讓我早上有時間進酒店餐廳咬些食物,費用是含在住房費的,不吃白不吃。可惜這裡早餐真的很糟糕,我只喝碗稀飯,其他食物都非常非常不對味。在約定的地點碰頭後,本預計依昨天導遊的建議搭所謂“依維科”小巴士,到塔爾寺喊價至一人5元RMB,不過,另外碰上的1+4位來自上海的旅友似乎打定主意搭計程車,就在搭小巴的對街,一台車24元(3個人分攤),稍貴些,但不需要等客,看來這些人做過功課。

關於塔爾寺,之前也很陌生,不過,幾乎所有青海的行程都會提及,我還曾在網路上看過這麼一句話:“來青海不來塔爾寺等於沒來過青海”,顯然塔爾寺是此處主要景點之一。

由維基百科查到以下說明:

    “塔爾寺(藏語:sKu-vbum),位於中國青海省西寧市西南25公里的湟中縣魯沙爾鎮。始建於明代
        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是藏傳佛教格魯派六大寺院之一,是格魯派創始人宗喀巴的誕生地。”

我之前對藏傳佛教並沒有多少認識,格魯派是啥也搞不清楚,不過,說黃教可就聽過了吧?此派別是目前藏傳佛教的主流教派。至於宗喀巴,也是第一次聽到,可他的兩個弟子後來分別成為達賴與班禪一世!知道這點後,應該也很能瞭解宗喀巴的地位了。至於藏傳佛教格魯派六大寺院,除塔爾寺外,有一是位於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的拉卜楞寺,其他四個都在西藏,包括:拉薩甘丹寺、拉薩哲蚌寺、拉薩色拉寺及喀什扎什倫布寺。

好啦,做完功課,塔爾寺(門票80元)也玩完了!哇!這麼敷衍?事實是,我對比較宗教的東東沒很大熱情。不過,還是有些值得交待的啦。首先,如果想深入瞭解塔爾寺,參觀時還是建議花個60元找個導遊,我跟旅友兩人合請一位,是昨晚一起晚餐的另一位導遊介紹的,他似乎跟寺內喇嘛頗熟,因此有一間不對外開放的整修中寺院,也特別讓我們進去參觀(裡邊擺一些某世達賴或是班禪的用品,如馬車之類的)。而在每個點他都會詳細講解,例如單單下面這入寺前紀念佛祖釋迦牟尼一生之中的八大功德的八座白塔就足足講了十幾分鐘!(只是現在都忘光光,慚愧!)。

   
                                                                        (八座白塔)
 
    
            (導遊推薦的私房拍照景點:塔爾寺的金頂,可惜天氣不好,看不到閃閃發亮的景象)

其次,在這邊可以親身感受(而感動於)信徒們的虔誠,這包括至少目賭兩位穿著看起來有些襤褸的藏民,卻仍手抓一把鈔票,在每個可能的捐獻箱(旁邊當然有佛像,且還蠻密集的喔)前行禮,然後一塊錢一塊錢地奉獻;還有就是所謂磕長頭,一種五體投地的祈禱方式,在我們參觀時就有不少信徒在殿前不斷地重覆磕長頭(導遊說得磕一萬次,不知道是一天、一年或是一輩子?),木頭的地板也都被磨成一條條凹溝,還聽說這兒地板每隔幾年就得換過。上述只是兩個例子,雖然我不能體會及理解這些信眾們這股虔誠與執著力量的來源,但我真心地羨慕及佩服他們的誠心。

除了宗教之外,塔爾寺其實還有包含另一重要成份–藝術。那也就是塔爾寺的所謂三寶,包括壁畫、堆繡和酥油花(不過,其實這三寶應該不僅是專屬於塔爾寺,而是屬於整個藏傳佛教)。如同宗教,藝術細胞也是位於自己腦袋裡的沙漠地帶,不過,對於技術部分還是印象深刻,這包括壁畫中色彩的持久性及酥油花的製作過程。導遊有特別點出某些歷經數百年而仍然相當程度地保留原有色彩的壁畫,這裡面當然有其特殊的處理方式及技術;酥油花則是塔爾寺三寶之首,不過,沒有實地看過,其實蠻難想像它是甚麼東西。舉個例子,台灣常會舉辦元宵燈節,各種造型的花燈爭奇鬥豔,也會有比賽、評比出名次。而酥油花的製作呢,也是類似的活動,只是它的製作原料是酥油(就是奶油啦),而且雖名為“花”,其實卻可以是佛像、人物,花草及動物等等。而每年比賽的前幾(2)名的作品,就會被陳列在寺裡的酥油花館。由於原料是酥油,因此很容易融化,製成後需置於低溫空調環境。而在製作過程,為能將酥油塑造成型,必須在零度以下環境,以手形塑,可以說是相當辛苦的過程。可惜酥油花館裡不能拍照,無法show張圖。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在塔爾寺內遇上來自台灣來的旅行團,很興奮地過去跟他們打打招呼,說幾句家鄉的話,很是親切。

遊畢塔爾寺,已過中午,搭公交車回西寧,找尋有名的拜酿皮(如下圖),旅友請客,點了酿皮、粳皮及涼皮等,雖說是青海名吃,自己卻挺不習慣它們的味道。

    
 
離開拜酿皮,兩人一同尋找賣酥油茶的店,不過酥油茶似乎屬於比較“家庭式”的飲品,一般店多只賣奶茶,且都限於早餐時間,倒是找到酸奶(其實嘗起來就像 yogurt)。

邊吃著酸奶,就走到了號稱西北最大的東關清真寺,門票10元,但相對於塔爾寺的熱鬧,這兒卻門可羅雀,除了我們兩人外,算遊客的大概就是另一位卡達半島電視的攝影記者,不知道是否因適逢伊斯蘭齋戒月之故。

   

遊畢東關清真寺,與旅友分道揚鑣,他shopping 去,我則利用最後一些時間到“虎台”點將台,這是禿髮鮮卑族在五胡十六國所建立之南涼王國的遺跡,若問為什麼會對這麼冷門的東西感興趣?還不是黃易!南涼的創建者禿髮烏孤曾經在黃易的邊荒傳說短暫出現。不過,來了卻很感失望,雖然這景點整理的還好,不過也顯人工化,而所謂點將台(下圖的土丘),完全看不出所以,我還在照相的所在位置坐著整整看了10分鐘喔!裡面有個博物館,也沒開放,連洗手間也是關閉的。離開虎台後,順便到附近的青海師大轉一圈,純粹打發時間及洗手。

  
 
由於今天是在西寧的最後一天,因此晚餐特別重要。昨天晚餐時師傅曾說如果今天出團回來的早,要帶我們去吃小羊羔。不過,在青海師大搭上公車時已經五點多了,看來沒啥希望,自力救濟地找尋另一“大新街夜市”,按網友指示,居然又來到莫家街夜市,於是就以為兩者是同一夜市 (稍後才知大新街在莫家街北邊,隔著一個block),逛了進去。相較於第一晚多數攤販都已收攤,今天則是正要開張,感覺熱鬧多了!買了1塊錢網友推薦的烤土豆(其實是炸的馬玲薯),共有四片,本只是想嘗下味道,沒想到後來發現真的好吃,後悔沒多買些。又逛,發現另一家“巴蜀風味”的烤魚,與第一晚光顧的不同,再要了兩條,想著吃完烤魚,再去嘗試一下黃燜羊肉。沒想到此時收到旅友簡訊,師傅約我們18:00PM在火車站見面,讓我有些尷尬!不知是否該繼續自己的計畫?後來還是決定赴約,在迅速解決兩條魚後,拎著來不及吃的土豆趕往火車站。

   
                                                                            烤土豆
 
結果呢,大家集合湊齊時已經19:00 PM,旅友也發現他往西藏的開車時間是20:07PM左右(而非較晚的時間),這讓我們時間有些緊,而不能到較遠的郊區(小羊羔店),只得就近另找一家,師傅幫我們點了羊脖子,不意卻成為我此行意外的驚奇!有網友說羊身上最好的部位就是羊脖子,我信了!我自己又多叫了一盤。不過,今天剛加入我們的一位來自內蒙古的旅友對於我沒見過世面的表現頗不以為然,直說吃羊在內蒙古才算正宗,對於類似批評,我100%樂意接受,也留了通訊方式,約好有機會帶我見識一下。
 
晚餐吃的挺趕,很快又回到車站,旅友搭20:07PM 的N917往拉薩,我則搭20:55 PM的K378回西安,結束這兩天非常充實愉快的青海之旅。對了,之前印象是青藏線票不好買,到了這裡才發現不盡然(非旺季?熱潮過了?)。這兩天遇到的旅友都是到西寧後才現場買票,一點都不緊,西寧火車站專賣青藏線的窗口似乎也沒甚麼人,反而賣黃牛票的比旅客多!自己也曾一度想“翹”課,不去參加會議,直接到拉薩玩耍,後來還是按捺住這股衝動,免得愧對自己良心。

回西安這趟,是我第一次搭軟臥,覺得舒服多了,在上舖坐起身時腦袋不會撞到車頂,有獨立可自行開啟的小燈、自己的置物空間,加上四人自成一個空間間,門一關,不怕外面干擾,雖貴些,但值得。另外,軟臥的管制也嚴些,一開始時服務員會檢查並登記每位旅客的身份證。

   
                                                                             軟臥內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