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07 – 寧夏博物館與賀蘭山岩畫 (Day 6) PDF 列印 E-mail
週四, 20 九月 2007 08:34

今天決定給自己一個 break,早上睡晚些,不過也不能太晚,因為酒店附贈的 “清真風味” 的早餐 9 點就結束了!自己對清真食物似乎蠻難抗拒的!所以昨晚還是請櫃台設個 8:00 AM 的 morning call。不過,凌晨前一直為嗡嗡叫的蚊子所苦,直到請櫃台送來電蚊香才順利睡著。

不知道幾點,又被蚊子吵醒!咦?不是有蚊香?勉強張眼瞧瞧,房間一片漆黑,留的小燈熄了、冷氣也沒了,才意識到停電了。當時直覺是這酒店小氣,偷偷關了電 (後來證實,整個 block 都停電,且斷電問題持續到我近中午離開酒店開始玩耍時都沒解決!),為了躲蚊子,只好悶在被窩裡繼續下半場。再度醒來,天已大亮,卻一直等不到 morning call,一會兒才想到叫醒服務系統應該也隨著停電而停止運作了吧!Call 櫃台詢問時間,已經 08:20,迅速盥洗,下樓到隔壁的清真早餐。不過,實際的清真菜色並沒想像中的那麼特色。

      
               (今天的清真早餐,唯一比較特殊的是左上那個類似春捲的東東,但卻不好吃)

早餐後,步行至郵電大樓,辦妥神州行卡號;回酒店,將豪華標間換成單人房 (130 RMB),然後到新華飯店左斜對面的火車票代售點買張 8/6 往包頭的夜臥車 (N2636,18:43 PM),不過,抵包頭時間是淩晨 3 點多,時段並不優。

   
                                                         (昨晚拍的新華飯店前街景)

      
    (新華飯店附近商場林立,應該是銀川老城區最熱鬧之處。這是其中一條步行街,但可能時間
     仍早,尚未見人潮)

今天主要行程是賀蘭山岩畫,計畫搭乘下午 1:30 PM 在新月廣場發車的遊 2 路公車,這是 7 月中才開通的路線,自己很幸運地在出發前在網路上看到這則訊息,否則,我就得如不少網友一樣只能選擇包車或放棄。

辦完雜事,還有些時間,決定參觀寧夏博物館。不過,根據我問路的樣本推論,這裡人似乎多數 (包括計程車師傅) 不是很清楚寧夏博物館所在,不過,說西塔肯定大家都知道 (西塔就位於博物館之內)。西塔則又稱承天寺塔,而寧夏博物館現址就是承天寺,它背後其實有個精彩的故事。西塔之外,銀川還有個北塔 (又稱海寶塔),後者我就沒打算去了。

寧夏博物館可能是我拜訪過最迷你的省級博物館,館內主要有四個展覽館,包括西夏文物、賀蘭山岩畫、回族歷史及寧夏出土文物 (需額外付5元) 等四個展場,另外就是西塔。西夏文物其實並不豐富,大約就介紹西夏黨項族的發展歷史、西夏疆域、及一些文物 (但不多,可能多數都給俄羅斯盜走了),如果純粹對西夏歷史感興趣,不如到西夏王陵的展覽館,那裡的資料遠較此處豐富許多;岩畫展場還不錯,如果時間有限沒能上賀蘭山現場一賭真跡,寧夏博物館倒是有些陳列;另外,回族歷史包括其形成背景、文化及歷史上著名回族人物等,關於回族是否為 “一個” 民族,去年曾在西寧與一位旅友有些辯論,我一直認為回族是基於宗教而非血緣的族群,只是在這裡的說明仍舊很模糊,沒有給我一個確定的答案;出土文物部分就 pass 了。最後,我蠻喜歡賀蘭山岩畫展場的 “寫在前面的話”,抄錄其中片段如下:

“那久遠年代裡所發生的事情,也許很難說清,而當你面對著這些充滿蠻荒而神秘的岩畫,怎能不怦然心動,那凝固在石頭上的線條飽含著苦樂,像一曲雄渾的生命之歌,迴盪在氣象蕭肅的茫茫山谷中,無言的訴說著先民們百折不撓的頑強意志,於是,心靈與心靈、生命與生命,跨越了歷史和時空的侷限,銜接、交融、碰撞了 …”

          
                          (寧夏博物館入口,看起來像寺廟。實際上它前身的確是一間寺廟)

      
       (圖是博物館對於回族的形成的介紹。另外附上網路搜尋的描述:“回族的形成是散點式的,
         多族源的,多地源的。就族源而言,回族先人包括阿拉伯人和波斯人等中亞人,在形成過程
         中,還大量地融進了漢、蒙(主要是漢)等族成分。就地源而言,回族並不是在某一地區形
         成後而散居全國的,在形成時就是多地源、散點式的,西北、中原、東南、雲南、海南都是
         回族發祥地,這些地方的回民相互之間幾乎不存在血緣的、經濟的聯繫”。由這些敘述,回
         族應該不是基於血緣的民族)

      
                  (西塔,我爬上去了,樓梯又窄又陡,而且上面的 view 並不好,不值得。)

   
    (西夏開國君主李元昊的馬上英姿,應該是模擬的畫像,不過仍能滿足自己對神秘西夏的好奇心。
     畫像裡李元昊的年紀看起來似乎蠻大的,實際上他死於兒子之手時年僅46,可能繪像者考慮塞
     外風吹日曬、加上常年東征西討,所以決定讓他看來遠比年齡來得大!)

離開寧夏博物館,打車到新月廣場。不過我很倒楣,計程車師傅講的話我頗難聽懂 (恐怕他也不太清楚我說的話吧),他後來送我到一個汽車站廣場,那兒車子很多,但問了好幾位師傅與售票員,卻沒有一班車是往賀蘭山岩畫的,當時以為網路上關於開通旅遊公車的訊息是假的,還好後來補問一句這兒是否是新月廣場?竟然不是,之前還跟那位師傅確認過耶!趕緊再攔一部車,這次先確定他知道新月廣場在哪。而跟博物館一樣,這兒人似乎也不太清楚位於銀川老城東邊之邊陲地帶的新月廣場 (樣本包括第一位師傅、路人甲乙丙,甚至第二位師傅對新月廣場也只有模糊的概念,不過,我也不排除這是計程車師傅們刻意的作為,因為當兩位師傅知道我的目的地後,一路都遊說我包他的車,而顯然當旅遊公車的生意越興旺時,他們的包車生意相對也會更差。順便提醒一下,新月廣場位於北京東路的最東端,與東關清真寺近在咫尺)。

幾經波折,終於搭上二路旅遊公車,車子開得不快,且跟一般公車一樣,沿途仍有乘客上下。車行約一個小時左右,遠遠可見賀蘭山!賀蘭山,這很好聽的名字,打從讀過岳飛的“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起,就已經嚮往很久了 (雖然當時完全不知道它位在何處)!事實上,我對賀蘭山的興趣還遠高於岩畫呢。

進入賀蘭山區後,除終點站外,旅遊車還停兩站,包括滾鐘口及蘇峪口,同車遊客說前者有步道可上賀蘭山,後者則是一個森林公園的入口。下次還有機會來這兒,肯定爬上賀蘭山。過滾鐘口後一陣子,遙望賀蘭山可見拜寺口雙塔挺立,這裡以前是西夏國的佛祖院,供奉的是釋迦牟尼與多寶如來。

    
    (遊二路的旅遊公車,是部有些破舊的老車。車掌說自開通兩路旅遊公車約半個月以來,不計人
     事,單油費就 9000+,而售票收入卻僅 6000+!有點擔心它撐不下去)

   
                                               (遠方賀蘭山已在視線之內,趕緊拍一張)

   
                                                                  (賀蘭山前的拜寺口雙塔)

15:30 PM左右抵達賀蘭山口,買了票進去。根據入口處導覽牌子的說明,在南北綿延500里 (華里?) 的賀蘭山東麓之27個山口均發現有數以萬計的岩畫,而我們到的位置,乃其中距市區較近 (位於銀川西北約50公里)、分佈最集中、岩畫(藝術)表現最豐富之處。景區內有一條小河,由賀蘭山方向往東流,岩畫則分佈於溪流兩側的山壁。 

   
            (這是在別處拍的,上面廣告詞說賀蘭山岩畫是中國最值得外國人去的50個地方之一)

   
                 (賀蘭山岩畫。往賀蘭山方向拍攝景區內的小河,岩畫則分佈於兩側的山壁)

   
                                 (賀蘭山岩畫。背向賀蘭山,往外拍攝。景區入口在右側)

現場看岩畫的最大問題是沒有說明 (後半部倒是有),因此除非天縱英明,否則自己悶著頭看,絕看不出個所以然!而自己一人請導遊講解又挺不划算。還好有不少旅行團,跟著他們就對了。由於時間充裕、主要岩畫又不多,因此平均每個主要岩畫至少都可聽個兩個以上的導遊講解,也才發現不同導遊專業及敬業態度真的差異頗大。以下就介紹其中四個自己印象比較深刻的岩畫。

   
    (賀蘭山岩畫。此岩畫距入口處不遠,導遊說在美國加州也曾發現類似構圖的印第安岩畫,有些
     學者據此推測中國先民與美洲印第安人間的可能關連性)

   
    (賀蘭山岩畫。賀蘭山岩畫中最具代表性的太陽神岩畫。在整個區域的所有岩畫中,它的位置最
     高,導遊說這代表太陽神在中國先民心目中的地位。網路上則有人說研究圖騰崇拜的國際學者
     們都會來此考察一番,而不論埃及或瑪雅人的太陽神雕刻,也都會拿來與此幅岩畫做比較。)

   
                                                               (更近距離的太陽神岩畫)

   
   (這個由一圓一叉及兩個點組成的人像臉譜,顯示遠古人類已經知道以簡單抽象的線條來表現人
    面形象)

   
   (這是一幅人面像,臉部五官線條看起來像一條羊。羊顯然是這兒的中國先民崇拜的主要動物圖
    騰,而“羌”字乃羊與人的合體,因此,有學者推論這附近可能是古羌人的發源地。岩畫旁邊,
    還題刻有5個西夏文字,翻成中文是 “能昌盛正法”,據推測可能是西夏時代在賀蘭山遊牧的黨
    項人發現了這些人面像,誤認為是佛的化身,才加上的文字。)

看完岩畫,一個人深入景區一些,那兒沒有岩畫,倒是看到一群山羊 (有人稱之為岩羊,的確,牠們毛色與岩壁接近,且在賀蘭山岩壁上跳躍也如履平地)。在那兒也被一種稱作蠍子草的植物蜇了整條腿,痛死了!逛完這一切,也才 17:00 不到 (旅遊車18:00 開),於是脫下鞋襪,泡在賀蘭山冰冷的溪水中,這可能是這幾天來最悠閒的一刻。

   
                                   (賀蘭山 “岩” 羊,賣相不佳,but might be yummy :-) )

   
                          (蠍子草。碰上了可疼得很,不知道被蠍子蜇的感覺是否就是如此)

   
                                                                   (賀蘭山足浴)

20分鐘後離開賀蘭山口,跟旅遊車師傅報備一聲,與三位同車年輕人沿著賀蘭山邊的回程路漫步前行,右邊是連綿不絕的賀蘭山,左邊則是一望無際的草綠,很棒的感覺。三個年輕人都是同行 (資訊業),其中一人來自福建,還常看台灣綜藝節目,因此話題不缺。沒多久就讓旅遊車追上,上車,一路回到原點新月廣場。

   
                                                      (很難不讓人心胸開闊的場景)

回程車行快多了,19:00多一些回到新月廣場,打車找到銀川另一知名的國強手抓,羊脖賣完了,只得再點一斤手抓及下圖的特色菜:大漠沙蔥,名字響亮,吃來卻不怎樣,勉強自己吃完,免得羊肉中毒。國強手抓也不錯,不過這家的服務員沒老毛親切。

   
    (大漠沙蔥。雖然這兒羊肉超好吃,但我懷疑這邊人不太會處理青菜!至少都非常不合自己口味。
     我寧願他們像咱麵攤作法,只要川燙再加簡單調味)

餐後步行回酒店 (似乎剛好穿過紅燈區,有些恐怖),經過一家超市,買一顆西瓜,拜託店內服務人員幫我切片,結果他很貼心地切成下圖這個樣子,方便我攜帶,輕輕一掰就是方便食用的西瓜片。

   
   (在塞外吃西瓜,不僅便宜,也是很棒的經驗。未來幾天,只要有機會,都會搬一個西瓜回酒店)